040 发现了疑点

    再次见到莫泽南的时候,苏莱也像姚遗珠般,表现出了同样的震惊,她简直不敢相信的张大了嘴巴,“快来告诉我,你不是莫泽南!”

    “我若不是莫泽南的话,是谁呢?”莫泽南冲着苏莱挑-逗般的眨着眼睛,嘴角划过一道调侃的微笑,这样,苏莱印象中的莫泽南好像是回来了,他有摸了摸下巴,头往后仰了仰,作势在打量苏莱,“倒是你,小苏莱,成为了大明星,气质这种果然不一样了!现在看着……嗯,就是女神!”

    苏莱嫌弃的看了莫泽南一眼,“难道我以前就是**丝么?”

    “错!”莫泽南一步上前,拥抱住苏莱,“你以前是个小丫头,现在成熟了!如果你换个名字,我都不敢认你了!”

    苏莱也微笑着返拥莫泽南,“好久不见!”

    “是啊,好就不见!”

    “这些年,过得怎么样?”苏莱问,松开莫泽南,拍了拍他的肩膀,“嗯,虽然黑了,但是肌(肉ròu)好像比以前发达多了!”

    “以前你摸过我?”莫泽南反问,然后立即像个良家妇女被非礼时候的姿态……双手护(胸xiōng)。(爱ài)睍莼璩

    苏莱:“……”她嫌弃的瞪了莫泽南一眼。

    莫泽南这才停止调侃,“小苏莱,这些年,你过得如何?”

    “我很好啊!”苏莱毫不犹豫的回答,“你应该能看得出来吧,我过得很好!”

    “是么?”

    “嗯!”苏莱肯定的点头,还露出了非常感激的神(情qíng),“我,我的孩子,我们都过得很好!而这些,都要感谢你!”

    这句话,让莫泽南的(身shēn)体僵住,急于否认,“不是的……”

    “是!”苏莱说,“当年,要不是你突然出现,把我和孩子救出去,陌陌肯定早就不在了,而我……我都不知道现在的我会是什么样子的!”

    当年,她在手术台上,被迫的剖腹取出的孩子,她还没来得及看那孩子一面,就听到了那个医生说要把孩子抱给言少处理,她挣扎着想要起来,可是当时的麻醉还没有散去,她力不从心,根本没办法爬起来,甚至整个人都开始昏昏(欲yù)睡,那个时候,她想死的心都有了,她流泪满面,已经打定了注意,若是叶烯真的把孩子处理掉了,那么,她醒来后,一定随孩子而去!!!她痛苦,烦躁,抓狂,却只能沉沉的陷入昏睡的状态……耳边有一道声音要让她安静,可是她却挣扎着想要反抗,弄得自己疲惫不堪……这种感觉,她至今都记忆犹新。然后,她就像是被人救起来了一般,睁开眼的那瞬间,她就看见了莫泽南。

    莫泽南告诉她,这里的事(情qíng)他能替她搞定,让她带着孩子先走!甚至还安排她假死逃走。在苏莱的心目中,是莫泽南给了她和孩子重生的机会,所以让她如何不感激他呢!?

    但是,天知道,她眼眸中陈恳的谢意,让莫泽南犹如在承受凌迟,他受不起的!!!所以,只能转移话题,“孩子……还好吗?”

    苏莱点头,“很好!虽然这么说自己的孩子很不厚道,但是我还是想说,她长得很漂亮,很可(爱ài),也很聪明!”

    听着苏莱的形容,看着她脸上满足的笑容,莫泽南才稍稍的宽心,“这样就好!你过得幸福就好!”

    “嗯!”苏莱点头,“她现在跟着她在四处旅游,下次,我带她来见你!”

    “好!”莫泽南点头,然后对苏莱招了招手,“来,我跟你研究下汤琴的病(情qíng)!”

    “好!不过在这之前,还有件事我想问你!”

    “什么事?”

    “叶来的问题,你知道吗?”

    莫泽南点头,“我知道!”

    “没办法根治吗?”

    “没有!那孩子,是先天(性xìng)的!”莫泽南回答。

    “这孩子……真的是叶烯收养的,还是……”

    “还是我找来替代的孩子吗?”莫泽南接口,“你是想问这个?”

    苏莱点头。

    她记得,当年在她安定下来的时候,见过莫泽南一次,莫泽南说用一个有病的孩子替代了她生的孩子交给了叶烯。这段时

    间,冷静下来,苏莱也有想过,叶来会不会就是当年莫泽南交给叶烯的孩子,叶烯并没有动手处理掉那个孩子而是养在了(身shēn)边。

    可是,莫泽南却摇了摇头,“不是!我找的那个孩子,(身shēn)体本(身shēn)就不好,交给叶烯后没多久,就死了!”

    苏莱点了点头,“那么,你知道那个孩子安葬在哪里吗?我想去祭拜一下!”

    莫泽南依然摇头,“我也不知道!我想也许只有叶烯知道了吧!但是你想去问他吗?”

    “不!”苏莱摇头,“算了吧,不说这个了,我们还是讨论下汤琴的问题吧!”

    汤琴的病(情qíng),安德烈那里其实已经把资料传给她了,她笼统的看了下,但是很多的地方都不懂,现在有莫泽南在,正好可以咨询!汤琴的病(情qíng)还算稳定,移植骨髓可以治愈,但是她的血型太特殊了,几乎不可能会找到相符合的骨髓,所以一直拖着。莫泽南正好意外的知道了这件事(情qíng),所以想到了苏莱,知道苏莱在B城拍戏,便安排汤琴回来了。

    苏莱说:“那我什么时候做化验?”

    “随时都可以,看你什么时候方便吧!”莫泽南说。

    “嗯,我必须跟剧组请几天假!”苏莱回答。

    “不必着急!先等配对下来,看看会不会符合再说!”莫泽南道。

    “一定会符合的!”她道,“我坚信!”

    汤琴是她的亲生妈妈,虽然她们从未在一起生活过,可是汤琴是一个好母亲,她一直知道。若自己从小到大在她(身shēn)边长大,那必然也是会很幸福,很幸福的。

    虽然她不能认她,但是愿意为她做些事(情qíng)。

    莫泽南知道苏莱的孝心,便不在多说什么了。

    ****** ***** *****

    夜,迷离!

    在声色米人的酒吧里,不乏劲歌,(热rè)舞!

    唐少陵相邀喝酒,向来是要(热rè)舞一曲的,但是今天却分外的安静,陪着叶烯在包间里闷闷的喝酒,连女人都没叫。

    叶烯斜眼看了一下唐少陵,“怎么了?”

    唐少陵摇头,反问:“小来来怎么样了?”

    “(情qíng)况还算稳定,正在恢复中!”叶烯出来前。小叶来醒了一下,可能是周(身shēn)的不适,看着叶烯的时候,嘴巴瘪了瘪,低低的哼了两声,又睡过去了。

    叶烯一直陪着她,直到唐少陵约他出来喝酒,他心(情qíng)也郁闷,就来了!

    “你真的不打算告诉苏莱小来来其实就是当年的那个孩子?”唐少陵道。

    “没必要跟她说……”叶烯轻哼,“她现在过得很好!”

    “何以见得?”唐少陵反问,“你看起来也过得很好,可是,你真的过得好么?”

    “……”叶烯沉默,隔了半响,道:“她结婚,还有个女儿,怎么可能不幸福!”

    “你也有未婚妻了,你也有个女儿……”唐少陵没心没肺的跟着念叨,话到一半突然间反应道:“什么叫结婚了,还有个女儿?”

    “你还记得安德烈么?”

    唐少陵那双潋滟的桃花眸,光芒一聚,像是想到了些什么,满是惊奇,“该不会……”

    叶烯点头,“没错!她的丈夫,就是安德烈!而陌陌,就是她的女儿!上次回来,只是为了报复我!”

    “怪不得……”唐少陵呢喃,“原来当时你那么倒霉,是因为那丫头啊!”

    叶烯再次点头。

    “等等,不对啊!”唐少陵疑惑,“年龄,小陌陌有七岁了吧!”

    “苏莱说,她故意往大了说了几岁,而且,名字也是假的!”叶烯灌了一口酒,“苏莱说她只有一个英文名字,叫艾米丽.布鲁诺,小名叫微笑!”

    微笑!

    很适合那丫头,因为那丫头真的很喜欢笑!

    唐少陵也好似想起了那小丫头,因为那丫头跟他感(情qíng)也很好,分开了这段时间,她连一个电话都没打

    来过,原来是因为其中有这个缘由啊!

    唐少陵笑了笑,问:“你们聊了很久?”

    “就说了几句话!”

    “火药味不足吧?”说着,也没等叶烯回答,又道:“在小来来的病(床chuáng)上,火气应该不会很大的说!”

    叶烯点头,“她是对我彻底死心了!”

    “呵……”唐少陵笑了笑,“这不正是你想要的?”

    叶烯自嘲一笑,“也是!”

    两人撞了一下杯子,还是继续喝闷酒啊!正当叶烯想问唐少陵今儿个出什么事(情qíng)的时候,唐少陵突然又问:“话说,我还是觉得小陌陌不像是安德烈的孩子,在她(身shēn)上真的一点欧美血统都看不出来!”

    虽然安德烈也有东方血统,但是也不可能遗传的时候正好一点异国血统都没遗传到,全部遗传了东方血统吧。

    唐少陵看想叶烯,“你就没怀疑过?”

    怀疑小陌陌是自己的孩子?

    “怎么可能!”叶烯笑,“如果,陌陌是我的孩子,那么来来呢!?来来又是谁的?”

    当时,苏莱只生了一个孩子,不是么?

    又是Daniel亲自接生的,他是不会说谎的!

    而且,来来就是他亲生的孩子,他们的血型更是一样,在叶来无数次的治疗中,他都坚持输自己的血给她。

    所以,即便一开始也怀疑过,可是无数的现实证明,陌陌不可能是他的孩子,就算不是安德烈的,也会是别人的!

    “那么……”唐少陵换一种问法,“苏莱呢?苏莱有怀疑过小来来是她生的那个女儿吗?”

    叶烯:“……”

    经过唐少陵这么一问,他好像也意识到了一些问题。

    唐少陵问:“苏莱回来后,就没有问过你关于孩子的任何问题吗?”

    叶烯沉默。是啊,她什么都没有询问过,好像根本就没有那个孩子存在过一样。就算,就算她认为他真的杀死了他们的孩子,作为母亲,也应该要询问下,那个孩子是葬在哪里了,不是么!?

    可是苏莱从来没有问过那个问题。

    这时,有一种可怕的想法在叶烯的脑中呈现,那就是,也许……也许苏莱一直是知道那个孩子的现状的,不然不会不问。但是……她对叶来表现出来的,根本就不像啊!!!

    叶烯混乱了,他想不通了。但是,想到她现在的(身shēn)份,认识的那群朋友,又觉得能够理解,他说:“以她今时今(日rì)的(身shēn)份,她想要知道些什么,只怕无须询问我吧!”

    她(身shēn)边的那一群朋友啊,各个都是无所不能的,想要调查一些事(情qíng),那都是分分钟的事(情qíng)吧!就好像能拿到他两年多之前在伦敦杀人的那颗子弹!

    “呵呵……”叶烯悲伤的笑着,“我觉得,我已经离她越来越远了!虽然……虽然这就是我想要的,但是这感觉,真特么的炒蛋!!!”

    叶烯很少爆粗口,但是此刻,只有这种粗话,能形容他的心(情qíng)了。

    他低头灌酒。

    唐少陵却轻啜了一口清透的液体,在口中细细的品味着,脑中也顺便把叶烯的话给过滤一遍。深陷在感(情qíng)漩涡中的男人都是十分没脑子的,现在的叶烯就是一个。他个人觉得,事(情qíng)没那么简单。就算有些事(情qíng)像叶烯说的般,苏莱(身shēn)边的朋友能够调查出一些事(情qíng),那么,难道就调查不出叶来的真实(身shēn)份么?只怕若是真调查了,连张玉梅的(身shēn)份也调查出来了。现在这样不清不楚的,只怕是根本没有调查过!那么……苏莱为什么对那个孩子的状况不闻不问呢?若是没生出来也就罢了,事实上那孩子出生了,她知道,就算死了,依照苏莱的(性xìng)子也是要知道孩子的坟头在哪儿的,不是么!?

    唐少陵觉得这件事真的有必要好好的查查……

    这时,叶烯突然整个人站了起来。

    “怎么了?”唐少陵问。

    “少陵,我突然发现,有件事(情qíng)真的很诡异!”叶烯道。

    “什么事?”

    &nbs

    p;“张玉梅!!!”叶烯提起这个名字,“苏莱一次都没有问起过张玉梅!就连我上次给她张玉梅的地址,她也撕掉了!”

    这是一件不对劲的事(情qíng)。

    依照当年苏莱对张玉梅的保护程度,就算这些年她隐姓埋名生存不容易,没办法照顾到张玉梅。那么这一次回来,她至少应该关心下张玉梅的,不是么!?

    叶烯总算意识到了这件事(情qíng),他这段时间的脑子都是一团的浆糊,这会儿总算是清明了。

    “是因为苏莱还在记恨着当年的事(情qíng)?”唐少陵也不敢确定,“或者是……当年发生了什么连你都不知道的事(情qíng)?”

    有些事(情qíng),反应过来了,但是却觉得更是混乱了。

    他们找不到一丝的出口。

    叶烯说:“我去找张玉梅去!”

    唐少陵也起(身shēn)尾随。

    他们一起来到包间外,外面摇滚乐响彻,舞池里,到处是疯狂扭动或者拥吻在一起的男男女女,一番纸醉金迷的景象!

    唐少陵有所感慨的站在边上瞟了一两眼,平时,他也是上面的一员呢,只是今天啊……真没兴致。

    叶烯也陪他站着,问了句:“你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也许是他的声音太轻了,被震耳(欲yù)聋的舞曲给湮灭了,又或者是(身shēn)边人的对话,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唐少陵根本没回答。

    (身shēn)边有人说:“咦,那个人看起来很像那个影后苏莱啊!”

    叶烯与唐少陵几乎同一时间往台上看去,台上和一名肌(肉ròu)男在跳舞的女人,很像苏莱。

    然而,这个苏莱和平时他们见过的苏莱有些区别,浓妆艳抹,带着一头紫色的假发,她穿着一(套tào)低(胸xiōng)的紧(身shēn)皮衣,皮裙,裙子刚过(臀tún)部,高跟鞋,黑色袜,看起来分外的撩人和狂野,那跳舞的姿势,仿佛在you惑人般,非常令男人心动。

    “你确定,是苏莱吗?”也有人问。

    他们对苏莱这个名字如雷贯耳,可是对苏莱的样子,是比较模糊的,毕竟她出现在公众面前太少了,仅有的露面就是电影里,与刚刚的这次电影开幕式。

    画面中的她,一向都是非常清淡的妆容。

    而这个的妆容化得太浓了,且跳舞的动作太出格了,几乎都和肌(肉ròu)男紧(身shēn)贴在一起。

    跳舞的时候,大家都会这样,他们本没什么偏见,可‘苏莱’一边跳着,一边都和那男人接吻了,这就不单单是舞伴的关系了。

    “西班牙斗角士跑到她(身shēn)体里了吗?怎么这么狂野啊。”有人说,“如果她是影后苏莱,那么……老子粉她!”

    “苏莱?”唐少陵眨了眨眼睛,甚至还活宝似的揉了揉眼睛,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看见的场面。

    “不是!”叶烯却像一个雕像般,站在那一动不动,“是江晨曦!!!”

    江晨曦回来了!!!

    江晨曦居然回来了!!!

    犹记得当年,在查出苏莱学校的那一段火辣视频,还有一堆关于苏莱的艳照是江晨曦放出去的之后。叶烯对她的所有忍耐都已经突破了底线。毁掉了苏莱的名誉,这件事(情qíng),是叶烯所不能容忍的,当时,他差一点点就掐死了江晨曦。最后若不是汤琴阻止的话,他只怕真的杀了她了。汤琴的阻止,让他清醒过来,也让他意识到,不论怎么样江晨曦对与他也是有(情qíng)的,曾经他们毕竟相(爱ài)过,更想到了顾陌辰出事前,答应他要照顾好江晨曦的,所以放了江晨曦一马,唯一的要求就是江晨曦从此离开B市!在那之后,江珧被陈丽明着暗着打击,局子里几进几出。最后汤琴与江珧离婚,汤琴带着江晨曦离开了B市去了美国旧金山,因为汤琴有亲戚在那儿,而江珧在不久之后,他的官司判决之前,潜逃出国了,至今不知去向。

    “她居然还敢回来?”唐少陵一听是江晨曦,整个人的脸色立即变了,作势要上前去,但是被叶烯拉住了。

    唐少陵不解的看着叶烯,“你做什么?难不成你对江晨曦那践人还有(情qíng)!?我告诉你叶烯,你和姚遗珠在一起,我赞成,可是你若再跟江晨曦纠缠不清,我们兄弟,没得做!!!”

    叶烯叹气,“不是这个原因!你就算现

    在去找她,你看她那样子,会认得你!?只怕她自己都不认得自己!”

    唐少陵摸了摸鼻子,“也是!”

    叶烯说:“走,先回去,让林陌查一下她为什么回来,是自己一个人回来的,还是跟汤琴一起回来的!”

    唐少陵接口:“顺便要不要叫酒保把她弄去酒店睡觉?”看她现在那倚在男人(身shēn)上的模样,只怕会被拖去不知道什么地方啃掉呢!虽然她会不会被啃得一口都不剩这件事对唐少陵来说不痛不痒,但是……觉得叶烯应该不希望江晨曦被欺负吧?

    哪知道,叶烯却冷漠的开口:“你这么多事做什么!”

    “哈!”唐少陵几乎都快拍手叫好了。

    的确,对江晨曦那践人,多事做什么,说不定人家就喜欢张开大腿欢迎各式各样的男人进洞参观呢!!!

    ……

    闹了这么一出,叶烯最终没有去找张玉梅,而是直接回医院去了,唐少陵也跟着他去医院,想说要看看小叶来。

    半道的时候,他们就接到了林陌的电话,知道江晨曦和汤琴是一起回来的,因为汤琴生病了,转回了国内的医院治疗,她所在的医院,正是来来所在的医院。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叶烯心里(挺tǐng)不是滋味的。

    唐少陵问:“要不要通知辰哥?”

    “去看了(情qíng)况再说吧!”叶烯说,“辰哥只怕很忙!”

    “对!”唐少陵笑。

    忙着追妻!!!

    唐少陵,“我那大美女嫂子啊,你就乖乖的从了我辰哥吧!”

    ……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有染,总裁贪欢无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