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你跟安德烈到底是什么关系

    与苏莱的电话,莫泽南是在机场打的。(爱ài)睍莼璩

    他刚刚从墨西哥飞回。

    下飞机,开手机的那刻,几十通未接来电蜂拥而至,都来自同一个号码。可是他并没有选择回复,而是给苏莱打了一个电话,挂断电话后,便又关闭了手机,之后,才潇洒的走出机场。

    ……

    结束了一天的拍摄,苏莱率先回城,但是她并没有回住处,反而让司机朝着医院方向而去。

    她抵达医院的时候,莫泽南也正好抵达。

    莫泽南看见了她,可是她并没有看见莫泽南。也许是心急,她直奔住院大楼,连莫泽南一路跟着她,她都没有感觉到。

    她并没有去肿瘤病房,而是去了儿科深切观察室,她要去看叶来。就算不能够看见叶来,她想,她至少要询问一些关于叶来病(情qíng)的(情qíng)况。不过,也许是她今天人品爆棚了,在护士小姐把她拦截在病房之外的时候,来了一个中年男人,询问了她这边的(情qíng)况之后,便与护士说了几句话,之后,护士小姐就非常客气的邀请她换上隔离衣,让她进去了。

    苏莱大感意外,对这个中年男人非常的感激涕零。

    然而,她不知道,这一切,是因为莫泽南在背后替她打点。

    看着苏莱走进深切观察室之后,中年男子就到了转角处,“莫院长……”中年男人就是肿瘤科的主任,整个医院也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莫泽南回来了,“您是在这里等,还是去我的办公室,看看汤琴的病历记录?”

    “不急!”莫泽南甩手,“你先回办公室,我先去找姚医生!”

    主任便先走了。

    而莫泽南,慢慢的踱步到深切病房门口,隔着玻璃,看着里面全副武装的苏莱,蹲在小叶来的病(床chuáng)前……

    小叶来的(情qíng)况,比之昨(日rì),已经好了不少,但是还是肿得很,那模样看着让苏莱心疼极了。

    “小来来她暂时还不能自主呼吸,气管切开了,现在靠着呼吸机!不过(情qíng)况已经好转不少了,再过两天,就应该可以自主呼吸了!”深切病房的护士小姐非常(热rè)心的跟苏莱说话。

    苏莱问:“看起来,她经常住院,是吗?”

    “嗯!”护士小姐应,“她是先天不好,又是很严重的过敏体质,不能吃辛辣,海鲜,鱼类这种更是不可以!也不能感冒,一感冒就容易发病,而且,到(春chūn)天的时候,就连花粉也容易令她过敏!所以很多时候,到(春chūn)天的时候,她都会来这里的无菌病房住着。”

    苏莱听着,握着小叶来软软的,小小的手,默默的落泪,这个孩子,从小到大,遭了多大的罪啊。

    这时,又听护士小姐说:“说句不中听的话啊,这孩子,若不是养在了叶先生家,又有我们姚主任24小时贴心照顾着,只怕,早几年就已经不在了!普通人家根本养不起这孩子!”

    因为叶来每次住院,都由这个护士照料,所以她比谁都了解,这孩子,一次住院费得需要多少,又得需要多少的耐心花上去才能照顾得来。

    苏莱默默的听着,半响后才问:“叶先生对这个孩子很好?”

    “那当然喽!只要小来来在这里住院,叶先生除了上班时间,其余的时间就全部耗在这里,这孩子平时很乖巧的,即使动刀,打针也没闹过,但是每次吃药,就会闹得特别的厉害,谁的话都不听,每次都要叶先生花好几个小时哄着才行!”

    之后,苏莱就没在说话了,只是在病(床chuáng)边陪着小叶来,就这样看着也好。

    她真的很心疼小叶来,也觉得十分的抱歉。真的,若不是她昨天的自负,不通知叶烯就把小叶来带回去,还喂她吃那么多虾仁和鱼,她就不会是现在这样了。

    都怪她!!!

    虽然不是她的本意,但是她确确实实的伤害到了小叶来。把对叶烯的仇恨与抱负,都加注到了一个孩子的(身shēn)上。

    叶烯说得没错!!!

    “对不起……”苏莱喃喃自语。

    ……

    病房外,莫泽南面无表(情qíng)的转(身shēn),绕到了一间办公室门口,推门而入。

    &nb

    sp;此时,姚遗珠正愤怒得在摔电话,当看见莫泽南似笑非笑的倚靠在门框上看着自己的时候,立即怒而起(身shēn),“师兄……!?”

    姚遗珠也有好多年没有看见莫泽南了,此时的莫泽南与那时候改变很大,当年的他是风流倜傥的翩翩公子,而现在……原本白希的皮肤变得黝黑,头发也剃成了板寸头,整个人呈现出来的感觉,与当年完全不一样了,姚遗珠甚至都没敢认。但是事实上,这个人,绝对是莫泽南,她的师兄。

    姚遗珠,“你怎么……怎么回来了?”

    莫泽南扬了扬手中的手机,笑道:“你打我这么多电话,想必是找我有急事,我现在出现在你的面前,不好么?”

    提及电话,姚遗珠也立即想起了自己找莫泽南为了什么事(情qíng),她立即冲到门边,把莫泽南拉入办公室,并且关上了办公室的门,上锁。

    莫泽南一笑,“怎么搞得想跟我偷(情qíng)一样啊!”

    姚遗珠:“……”

    随后,她才突然爆发似的,质问:“师兄,你为什么回来?还有,你为什么要把汤琴弄回来了?”

    比起她,莫泽南十分淡定,他走到她的办公椅上,一(屁pì)股坐下,“我要替汤琴做手术!”

    很简单,也很真实的一个回答。

    姚遗珠:“不可以!”

    “为什么?”莫泽南问。

    “我看过汤琴在旧金山医院的病历,她的手术,那边的医院完全可以做,一直没有进行的原因就是找不到合适的血源……”

    “所以我把她转了回来啊!”莫泽南打断了姚遗珠的话,“苏莱在这里,不是么?”

    “所以我说不可以!”

    “为什么呢?”莫泽南耸肩,问。

    话题,一下子又回到了之前。

    姚遗珠憋屈,“若是让苏莱输血给汤琴,那么,她们的关系,岂不是就昭然若揭了?”

    若是这样,汤琴与苏莱成为母女的话,那么,苏莱与叶烯就没有任何的关系了,不是么?这样子的话,她与叶烯就……

    莫泽南太了解姚遗珠了,她眼珠子一转,他就知道她想做什么了。

    莫泽南说:“遗珠,那是一条人命,那是我欠苏莱的,我必须还!”

    “那么我呢?”姚遗珠问,“我跟叶烯的关系刚刚才进了一步,若是这个时候,苏莱的真实(身shēn)份揭穿,那么,我怎么办?师兄,我努力了近七年了!!!”

    “你跟叶烯?”莫泽南皱眉,显然不相信,“叶烯是不会再(爱ài)上谁的,遗珠,你醒醒吧!”

    从七年前,莫泽南就知道,叶烯这辈子除了苏莱,再不可能(爱ài)上第二个人了。

    “不!”姚遗珠道,“他会(爱ài)上我的!我能感觉到,他已经离我越来越近了,证明我的努力是有所回报的!可是如果这个时候,苏莱……”苏莱的(身shēn)世被揭穿的话,那么,一切就都难说了。姚遗珠心里苦闷,“不管怎么样,师兄,这个手术,不可以做!绝对不可以!”

    说着也不等莫泽南接话,又说:“我好不容易可以幸福,你难道不为我开心吗?师兄,你以前最疼我,这次,为什么要扯我的后腿呢?”

    “我没有扯你的后腿!”莫泽南说,“而是让你明白,你的幸福,其实是如履薄冰的!”

    “不!”姚遗珠不认同莫泽南的话,神色显得有些的疯狂。

    莫泽南只能选择柔和的语气,“遗珠,你这么棒,你值得更好的男人,不是么?为什么一定得是叶烯呢?”

    “因为我(爱ài)他!”她(爱ài)上了这个男人!

    最初,从那个人的嘴里,得知叶烯的时候,她是带着冷然高傲的姿态的,她不明白叶烯这样的男人为什么人人要去争夺,搞得好似争宠似的。而后,师兄莫泽南又正好同她提及了这个男人,她便顺理成章的来到了这个男人的(身shēn)边,她想看看,这个男人的魅力到底在哪里。可是,还没瞧出所以然,她自己便沦陷了。

    既然沦陷了,她也不打算挣扎。不过,她姚遗珠向来都是NO。1,即使在感(情qíng)上,也必须是!所以,叶烯她势在必得

    “叶烯他根本不(爱ài)你,他(爱ài)的人,只有苏莱!!!”

    “他会(爱ài)上我的,一定!”姚遗珠咬牙道,“师兄,帮帮我,不要,不要做这个手术,不要被叶烯知道!”

    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刻,她绝对不能让叶烯知道,苏莱原来是汤琴的女儿。

    姚遗珠恳切的看着莫泽南。

    可是莫泽南最后只是对着她摇了摇头,“我已经通知苏莱了,她等会会过来,进行骨髓配对!”

    “师兄!!!!”姚遗珠吼。

    “这是我欠苏莱的!我必须还她!!!”莫泽南冷静的看着姚遗珠,“遗珠,你没来没有这样被人对待过吧……不是人,只是一只白老鼠,被关在一间透明的无菌的房间里,永无止境的被人做实验,注(射shè)各种针剂,就算哭着,求着,也没有人会帮助她,搭理她……也没有当过母亲,你大概也不知道,即使在那样的环境下,她心中念想着的,也是自己的那个尚在襁褓中的孩子。可是……见不到,没有人会把孩子抱去给她看!除非……完成实验!!!”

    说到这里的时候,莫泽南顿了一下,接着缓缓的说:“可是这样的(日rì)子,苏莱她过了整整一年!我们都认为她会疯掉,可是她没有!她熬了过来!……这样的(日rì)子……”莫泽南梗咽了,“是我带给她的!是我给了她这半生的痛苦!是我要报复叶烯,却把她拖下了地狱,那里没有轮回,只有无边无际的痛苦!都是我,是我……是我带给她的!!!”

    姚遗珠,咬着唇,看着莫泽南,“那么,我呢?师兄?我这六年多的(日rì)子……”

    “遗珠,做人不能这么自私的!”他曾经自私的利用苏莱报复叶烯,导致了这个女孩子痛不(欲yù)生,导致了自己这些年都活在了后悔之中,所以对现在的莫泽南来说,叶烯欠他的,早就被他收回来了,而且他从苏莱(身shēn)上汲取了更多!

    最后,莫泽南说:“我能替苏莱做的事(情qíng),就算我豁出去,我也会替她做的!譬如就她的母亲!”

    见从莫泽南那说不通,姚遗珠一下子,跌到了地上。

    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样子,莫泽南到底是于心不忍,出办公室之前,说了句:“只不过,我想,苏莱就算给汤琴捐骨髓,她也是不希望汤琴知道的!”

    若是苏莱想认汤琴,早在七年前就可以那么做了!

    七年前没做,现在也未必想做。

    莫泽南对苏莱还是比较了解的。

    他的这句话,让姚遗珠的眼里,闪现了光芒。

    莫泽南打开办公室的门,道:“我回来这件事,我不希望被第四个人知道!”

    说完,就走了出去!

    莫泽南的做法,让姚遗珠松了一口气。

    这样的安排,很好。这样的安排证明叶烯知道苏莱是汤琴女儿的几率等于是零!

    刚刚还失魂落魄的姚遗珠,立即满血复活了。

    ……

    提早下班后,叶烯去了一趟烘培屋,买了小叶来最(爱ài)吃的焦糖布丁,就来到了医院。

    他并没有先去找姚遗珠,而是直接来到了小叶来的病房。

    还买有来得及进去,就透过墙上的玻璃,看见了苏莱在里面。

    他(身shēn)体一僵,就这样呆呆的站在那,看着苏莱半跪在地上,一手握着小叶来的手,一手轻抚她的额头,这样的场面很是温馨。

    曾几何时,在叶烯的梦中也出现过这样的画面。

    但是,梦见这种画面,醒来后,面对现实的他,就觉得太残忍了,所以久而久之,他连做梦,也不去梦这种温馨的画面了。

    叶烯轻轻的推门进去。护士正在外面写着记录,见叶烯出现,立即想起(身shēn)打招呼,但是却被叶烯制止了。

    护士小姐便只能轻声道:“有给来来带布丁来了?”

    “恩!”叶烯点头。

    “好可惜,她现在都不能吃!”

    “是啊!不过让她闻闻味道吧!”叶烯淡淡一笑,而后他轻手轻脚的换上

    隔离服,接着推开第二道门,真正的进入深切治疗室。

    他的脚步很轻,苏莱根本就没有意识到,或者意识到了,只以为是护士进来了,总之并没有回头。

    只是轻柔的跟小叶来说话,“来来,你跟阿姨一定很有缘,因为阿姨也叫莱莱。虽然阿姨没有你漂亮可(爱ài),但是还是想请你快点醒过来,好起来,然后我们可以一起上街,万一有人喊‘来来’的时候,这样咱们就可以一起回头了!”说着苏莱自己都笑了,“还有,你还记得你的陌姐姐吗?”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站在苏莱(身shēn)后的那个(身shēn)影顿时怔住,带着口罩的脸上,露出的那一双眼睛,显满了震惊。

    这时,苏莱道:“你的陌姐姐很喜欢你,也一直很想念你,虽然她没有说过,可是她在梦中喊过你的名字,也说过来来很喜欢她,对不对?那么……来来醒来后,阿姨带你去见陌姐姐好不好?”

    絮絮叨叨的,苏莱又说了不少话,很多都是关于苏叶陌小公主的,她知道二人投缘,就多说了一些。

    直到-----

    “你都不醒的么?”过了一会儿,苏莱又说:“你再不醒来,阿姨就要走了哟!”

    苏莱看了墙上的时钟,的确是到了与莫泽南约定的时候了,所以必须走了!再说,叶烯等下也要来了,照面的话,不好!

    所以苏莱亲了亲小叶来的小手,“来来乖,阿姨先走了!有机会再来看你哦!”

    说完,苏莱起(身shēn),转(身shēn)的那刹那,她吓得尖叫了一声,整个人都倒退了一步,差点撞上(身shēn)后的医疗器材,幸亏一个有力的臂膀托住了她,她才得以稳住(身shēn)体。

    不过,在(身shēn)体稳住之后的下一秒,她立即推开叶烯!

    隐藏在口罩下的脸色,有多么的苍白,只有她一个人知道。因为她不知道他来多久了,也不知道他到底听到了多少!

    苏叶陌的存在,是她根本就不想被他直达的。

    所以下意识的,苏莱就想赶紧离开。

    但是整个人却被叶烯扯回来了。

    “你跟安德烈,到底是什么关系!?”叶烯质问。

    苏莱眼眸一眯,并没有回答。

    “苏叶陌到底是谁?”叶烯又问。

    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来的是那丫头曾经说过的爹地妈(咪mī)一个姓叶,一个姓苏,何在一起配陌字,代表二人从此陌路。

    犹记得,当时安德烈以父亲的(身shēn)份出现的时候,她也质疑过,甚至想过要调查陌陌,事后也的确是调查了,但是一无所获。安德烈似乎把苏叶陌藏得很好。

    苏莱的一双黑眸,凝视着叶烯的眼,半响后,眉眼一笑,甩开叶烯制住她的手,“叶先生,我还有个英文名字,不知道你听过没?”苏莱挑眉,“埃斯特尔.苏.布鲁诺!”

    叶烯仓惶后退了一步。

    这个英文名字,直接让苏莱与安德烈的关系暴露了。

    安德烈.顾.布鲁诺……埃斯特尔.苏.布鲁诺!

    他们是夫妻,国外有婚后冠夫姓的习惯。

    苏莱隐藏在口罩下的唇,扯了扯,勾出了一丝嘲笑,“我的丈夫叫安德烈,我的女儿,英文名字是Emily Bruno!小名微笑!!!”

    微笑,这个名字,起初是花安素给取的,因为小公主特别喜欢笑,笑起来的样子又特别的招人喜(爱ài),所以便说陌陌不该叫苏叶陌,应该叫苏微笑。而小公主自己也非常喜欢微笑这个名字,所以久而久之,大家也都会叫她微笑,弄得苏莱偶尔也会叫。每次叫她微笑的时候,心里都在痛骂小公主:你是有多嫌弃你妈我给你取的名字啊!

    “不!”苏莱的话音落,叶烯就立即否认般的摇头,“不可能!她说她叫苏叶陌!而苏叶陌这个名字的由来……”

    “是因为她的父母,一个姓苏,一个姓叶,而陌字代表从此陌路,意思就是父母二人从此陌路,对吗?”苏莱代替叶烯,把这番话说出来了。

    叶烯点头。

    苏莱冷笑出声,“她说的话,你也信?”

    ……”半响,叶烯道:“叶阙,安德烈,都曾经喊过她为陌陌!”

    所以,叶烯对小公主叫苏叶陌这个名字,是深信不疑的。

    苏莱笑得更加璀璨了,“你难道不知道,她上次回来唯一的目的只是报复你么?”

    叶烯:“……”

    “我们家微笑从小就聪明伶俐,脑子比一般的小孩子活跃得多!所以我跟她之间的沟通,从来都是像正常大人一样!我曾经跟她说过,她曾经有过一个哥哥或者姐姐!她便追问我,为什么哥哥姐姐没了,我便告诉她了我的第一段感(情qíng)经历!上回,小雀结婚,对象还是叶欢,我们都是认识的,而她不知道从哪个渠道得知了叶欢与你来自从一个家族,所以给我留了一封信,就跟着小雀到你们叶家去了!她的目的就是为了看看曾经狠心抛弃她妈妈的男人,是个什么样的男人!所以……苏叶陌这个名字,年龄之类的,都是她瞎编的吧!就是为了勾引你的回忆,看看你会不会有什么联想,或者会不会有后悔之心!”苏莱不带喘气的说完了这番话。

    叶烯却沉默了。

    苏莱在原地站了几秒,见他没反应,便想离开。

    只是才迈出步子,就听见叶烯道:“对不起!”

    苏莱眉头一皱,“什么对不起?”

    “对不起,当时陌陌和来来同时被绑架,我选择了救来来!”叶烯道,“若是知道,陌陌是你的女儿,我……”

    “你会怎么样?”苏莱反问,“你会选择救陌陌,而不是来来?”

    “……”叶烯沉默。

    苏莱冷哼,“算了吧!假设的话题,我们都不用作答,还有……每条生命都很可贵!容不得你去选择!!!你没有让谁生与死的权力!!!”

    说完后,苏莱就大步的离开了这个病房。

    外间,护士小姐出去了,苏莱一个人靠在门板上,默默的流着眼泪。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回来的这一决定是错误的!!!

    她回来,是因为那次绑架叶烯选择了保叶来,而不是小公主。可是……惶然间,她意识过来,当初的小公主对叶烯来说,不过就是一个陌生的孩子。

    亲人与陌生人之间,大抵都会保护自己的亲人的吧!

    毕竟,这个世界上,圣人不多!

    而现在,她也要去救她的亲人去!

    所以苏莱,脱下了隔离服,抹干眼泪,去找莫泽南!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有染,总裁贪欢无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