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 咄咄逼人的苏莱

    叶家与纳兰家要举行盛世订婚礼的消息很快就由叶家和纳兰家公关部正式宣布出来了,挑定的是个好子。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苏莱正在陪张玉梅吃晚餐。

    张玉梅注意着苏莱的神色发展,可是苏莱好似根本没有听到这则新闻般,埋头扒着饭,直到碗里见底了,才抬头,妈妈,我今天晚上留在这里陪你!

    ……好!张玉梅回应,看着苏莱的目光若有所思,好似从她刚刚的回答里,她就知道了什么。

    所以晚餐后,苏莱就收拾了收拾,把病房里一直没有利用到陪护给整理了出来,之后就开始看书,结果书没有翻几页,叶烯就推门进来了。

    他高大的影站在病房的门口,看着窝在角看书的苏莱。她明显是知道他来了的,但是却不动声色,照常翻阅着书本。医学书本就是很枯燥,乏味的东西,每一页,苏莱都在在上面停留好久。

    叶烯在门口站了不下五分钟,她头都没抬一下,而张玉梅,一直看着他们二人,也没开口。

    最后,是叶烯忍不住了,才走了进来,苏莱,跟我回家!

    他站到苏莱的前。

    苏莱没动。

    叶烯便默不作声的把她的书夺了,塞进一边她的书包里,提在手上。

    手中没了书本,苏莱这才抬头看向叶烯,冷冷的问:你做什么?

    接你回家!叶烯回。说着,伸出手,想要扯苏莱起来。

    但是苏莱却甩开了他,别碰我!

    她是打定主意不跟他回家的了。

    可是叶烯却低下了头,在她的耳边道:苏苏,你妈妈在,别我在她老人家面前动粗,乖乖跟我回家,我有事要跟你说!

    搬出张玉梅,苏莱眼中的挑衅光芒终于熄灭,剩余的是怨恨。17746737

    可是叶烯不在意了,他知道这些天发生的一些事让她对他颇有怨言,但是他可以解释的,解释了,应该就没问题了。

    苏莱到底是跟着叶烯走了。

    临走,张玉梅才开口,叶烯,找个时间,我想跟你谈谈!

    叶烯回头看着她,我知道,必要的时候我会来跟你谈的!

    张玉梅这才点头。

    叶烯一手替苏莱拎包,一手牵着苏莱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

    苏莱跟在他的后,冷冷的说:叶公子这么光明正大的牵着我走,就不怕被记者拍到!?我没记错的话你的未婚妻纳兰雪央小姐此刻也住在这家医院里吧!

    叶烯嘴角一歪,回头看向苏莱,苏苏,我能把你这样的举动看成是吃醋么?

    苏莱扭头,我这人不吃醋!

    哈哈……叶烯大笑,气氛一下子很诡异的变好了。

    抵达停车场,他牵着苏莱走向自己的停车位,却迎面遇上了汤琴和江珧。

    汤琴见苏莱和叶烯二人在一起,一怔,随即立即扯着叶烯的手说:阿烯,你帮帮暖暖好不好?

    因为纳兰雪央差点流产这件事,纳兰家现在是咬着江家不放,江珧在工作上面,也颇有磨难。而且叶家老爷子都放话不会轻易放过伤害他宝贝孙媳妇的人。以前江家对付陈丽就够疲惫的了,现在陈丽好不容易偃旗息鼓,又出呃叶老爷子和纳兰家。汤琴疲倦的想,她上辈子不知道是造了什么孽,这辈子要被家里两个姓江的搞得这么的疲累不堪。

    叶烯淡淡的看了他们夫妇一眼,转头对苏莱说:你去车上等我,我马上就来!

    苏莱却不动,站在一边,有什么是我不可以听的吗?她问叶烯。1csjh。

    叶烯捕捉到了她眼底闪过的灵动,这是他好久不曾见过的了,他有些满足,却也配合着她说:当然没有!我在你面前是没有秘密的!

    苏莱当即赏了叶烯一个白眼,要不是江珧夫妇在,她很想赏叶烯一句:你在我面前的秘密还少么!

    但是这话有够矫的,就算江珧夫妇不在,她也未必会说。

    二人状似打骂俏的状态,让汤琴,江珧心中很不是滋味,尤其是江珧,但是他深知自己在叶烯的面前,是一句话都说不上的,叶烯根本就不待见他,所以他推了推边的妻子。

    汤琴先是瞪了江珧一眼,然后才对着叶烯开口,阿烯,你看,你跟暖暖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清楚,问她她也不说。可是事到如今,就算你们做不成侣,可是也有这么多年分在,不是么?现在她真的被纳兰家要疯了,纳兰夫人甚至放话,要控告暖暖故意伤人罪!阿烯啊,如果陌辰还在,他也舍不得看见自己疼的妹妹遭这样的罪啊!我们的求他们家大抵是看不上的,但是你不一样,叶老爷子是你的爷爷,你也是纳兰家 的女婿,腹中孩子的父亲,你说一句话顶的了我们十句!

    汤琴搬出了顾陌辰。

    苏莱看出叶烯有所动摇,她自己也觉得汤琴不容易。但是她见多了江晨曦的嚣张与没脑子。所以一时间玩心大起,她揪着叶烯的手臂,叶烯,如果我让你不要管这件事呢?

    叶烯狐疑的看向苏莱。

    苏莱说:如果你还着江晨曦,那么你就去帮她。否则,就是不许去帮!

    叶烯:……

    汤琴也石化了,她没想到苏莱这丫头会这么的狠心。

    但是江珧是见识到的,这丫头很是伶牙俐齿,心底也是恨极了他们家,所以江珧第一个忍不住,冲着苏莱就吼:这是我们家跟叶烯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小孩子一边呆着去!

    是么?苏莱挑眉。

    对!江珧气势汹汹。

    可是苏莱一点都不怕他,反而是站到叶烯的前面,高傲的昂着头,那么,我们就看看叶烯是会听你的,还是听我的!说着,她转踮起脚尖,附嘴到叶烯的耳边,如果我告诉你,你要是帮他们的话,我这辈子都不原谅你,你打算怎么样?

    叶烯脸色一变,他知道苏莱在江珧,汤琴的上吃过很多亏,心底多少是怨的,所以这话,多半是真的。

    苏莱看着叶烯,等着他的答案。

    江氏夫妇也是。

    终于,叶烯嘴角勾了勾,似乎是有些的无奈,真拿你没有办法!而后,看向汤琴和江珧,很抱歉,这件事我帮不上忙。暖暖也该受点教训了!不过放心吧,纳兰家也是有分寸的人家,不会乱来的!

    叶烯的这句话,等于是宣判了汤琴,江珧的死刑。

    汤琴恼羞成怒的看向苏莱,口不择言道:苏莱,你果然是你那当小三的娘生的,生来也是喜欢当小三的是不是?叶烯都要订婚结婚了,你还跟着她,你到底要不要脸啊!一家子都是践人。

    叶烯见苏莱被侮辱自然是要出声的,但是苏莱却阻止了他,她冷笑的看着汤琴,你这句话可真可笑,若不是你边那位犯的话,光靠一个女人得起来么?

    汤琴被噎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江珧面颊绯红,你这个……

    我怎么?苏莱冷冷的打断他,若说苏莱对汤琴还有一丝温度的话,那么对江珧的态度可就是冰冷到底,还带着十足的嘲弄了,你总不至于想来骂我一句践人生的种了吧?

    江珧:……

    如果你要对我骂出这句话来,真可算是天大的笑话了!苏莱继续嘲弄。

    江珧没忍住,骂道:你跟你妈一样是践货!

    是么?苏莱的笑,更具讽刺意味了,她看向汤琴,所以我说,男人都是

    汤琴不明所以。

    苏莱,你还不知道吧!?你边的这个大声骂着我母亲是践人的男人,前几天还在我母亲那里进出,喊着‘小梅’,吃着‘小梅’做的菜!

    江珧的脸色瞬间变白,看向汤琴。而汤琴怒极,什么话都没说,直接给了江珧一巴掌。

    而后就是戏剧的变化,江珧开始朝汤琴不求的恳求,解释……

    苏莱冷冷的看着这一切,觉得真的是讽刺十足。

    而叶烯,则像看陌生人一样的看着苏莱。他从来不知道苏莱竟然会有这样的一面。在他的映像中,她从来都是不温不火,被欺负狠了也许会反击,但是从来不会是这样的咄咄人。

    叶烯傻眼的看着苏莱,这样的苏莱,让他心底隐隐的浮现出了一种恐惧不安的感觉。

    是不是,如果有一天他真的惹怒了她,她也会这样的对他呢!?

    叶烯竟然不敢想象这一点。

    最后他只能牵着她的手,带着她上车,打动汽车的时候,才道:苏苏,我不喜欢这样子的你,你要记住,只要有我在边,你永远不必自己出头,我会保护你的!

    是么?

    是!

    可是,伤我最深的却是你……叶烯!她说。

    她的语气云淡风轻,可是却让叶烯一窒,他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发,回家,我跟你解释!

    接着一路无言的回到了瑞德康城36楼。

    叶烯甚至还没开始说话,苏莱就找出了行李箱开始收拾起了东西。

    看那架势,她是要离开了。

    叶烯当然是不准的,但是却也没有立即阻止,只是看着她把她那不多的东西全部整理好,最后提着行李箱站到了他的面前。

    我走了!她说。

    说完,就拖着箱子离开,但是手腕却被叶烯拉住。

    叶烯的眼底深处,是藏着笑的,他把苏莱拉到自己的面前,这么急!?

    苏莱:……

    你对我,没有什么话要说?叶烯问道。

    苏莱悠的抬头看向这个男人,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要订婚了,你没有什么表示?他步步紧

    那么,订婚愉快!她在后退。

    家礼出在苏。就这样?

    要不然还想怎样?苏莱反问。

    我要订婚了,你就不生气?看着那张倨傲的小脸,叶烯有些无奈了。也许,这种时候,想从她嘴里出自己想听的话,是很难了吧!

    看来自己真的惹怒她了。

    叶烯觉得还是不要开玩笑了,直接先跟她道歉算了,大丈夫能屈能伸,没关系的。

    接着,这个时候,苏莱却干脆松开行李,坐到了沙发上,冷冷的看着叶烯,我为什么要生气?

    叶烯:……

    从你强迫我去把孩子做掉开始,叶烯,我就恨透了你!而现在……她冷哼一下,纳兰家高贵的小姐怀孕了,差点流产,你立即抛下生气中的我,飞奔而去……叶烯,我与她在你心中的份量,显而易见了吧!

    叶烯:我都说了,请你听我解释!

    解释!?苏莱摇了摇头,没什么好解释的了!解释你其实不她,其实那孩子不是你的,其实你们订婚也是权宜之计?

    叶烯忙不迭的点头,就是!

    哈哈……苏莱却笑了,笑完后,冰冷的看着叶烯,可是跟我有什么关系!

    叶烯:……

    苏莱:叶烯,我觉得我们之间完全的不合适!我们两人即使再努力,每次平静相处不足一个月,就会生出矛盾!而且,一次比一次剧烈,叶烯,我真的受够了,趁我现在还没完全恨透你,我们好聚好散吧!

    苏莱是认真的。

    你不我了?叶烯的脸色,也冷却了下来,他俯,把苏莱困在他和沙发的中间。

    她的手迎上了叶烯的膛,想推开!

    可是她的力气是抵不过他的,最后恼怒,离我远点!

    可是叶烯非但没离开她,反而更是欺上去,苏苏,别闹了!我们两个是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契合!你生气,骂我,打我,怨我都成,这种要离开的话,千万不要说!

    我偏要说!苏莱大吼,叶烯,我要离开你!从此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谁也不欠谁的!

    苏莱!叶烯也吼,不要说这种话!

    每次她一说这种话,就会让叶烯觉得害怕。他们的关系本来就是如履薄冰的,如果他们的意志不坚定,那么,就真的要碎了。所以叶烯不许任何人说这种话,即使是苏莱。

    可是苏莱却乐此不疲,一连说了十几遍:我要离开你,我们分手……

    最后么办法,叶烯只能吻住苏莱,把所有他不想听的话语,全部封在她的嘴里。

    他有段时间没好好的吻她了。

    她的滋味,还是一如既往的吸引他,他在她的唇上辗转反侧,他的舌头甚至深入了她的嘴里,加深了这个吻……

    ..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有染,总裁贪欢无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