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 妈妈居然会做菜

    翌,苏莱醒来的时候,阳光已经暖暖的挥洒在她的上了。

    体很痛,但是她的心十分的平静。

    因为,阳光很好,她也很好,而环境……也很好。

    她知道这里是哪里,也清楚的记得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她现在入眼所见的却是曾经的模样,头散乱的堆放着一些书,还是她以前翻阅的那几本,可是她明明记得自己当初离开时,全部都收走了。想来,应该是叶烯放在这里的吧!

    这算是他认同了她的生活模式了么?其实,最初的时候,他非常抗拒她头摆书的,说会降低他整个房间的格调,还会降低他的睡眠,因为她看完了喜欢随手放,枕边,枕下,甚至是被子下都是,他晚上翻经常会咯到。

    回忆着以前同居的景,苏莱是微笑着的。

    她伸出细白,不对,现在可以说是伤痕累累的胳膊,想去抽一本书出来,这个时候,叶烯正好推门进来,他立即紧张道:你在做什么?经十来生。

    说话间,人已经来到了前,问苏莱,你不要动,有什么需要,告诉我,我照顾你!

    苏莱嘟嘴,看着他一副居家好男人的样子,你不用上班吗?

    我今天休假!他说,我正在照着菜谱给你煮汤!

    那能喝吗?她问。

    他看她精神不错,就伸手点她额头,本少爷难得亲自下厨,你还嫌弃么?

    她躲进被窝里,欺负病人!

    他被她逗笑了!二人之间仿佛就这般的紧密无间,像是中间从未又过伤害般,又一次的展开了同居模式。

    苏莱这次的伤,足足的在家里休养了一个礼拜,等到上的痕迹全部褪去,叶烯才答应让她回学校上课,她为此抱怨了良久。

    你都不知道,我们系主任已经看我不大顺眼了,这次我又缺课了这么久,估计他又在想我不知道去哪里援交了吧!此时,苏莱正坐在叶烯的汽车上,由叶烯送她去上课。她也把当时‘杜蕾斯’事件原原本本的说给叶烯听了。所以叶烯明白她的担心,安抚了她一下。

    车子在离学校还有三百米的时候,苏莱就叫停了。因为她不想再引人注意了。

    叶烯也不勉强她,只是在她走进了学校之后,他还是驾车进入了学校。

    他的目的地自然是学校的校长办公室。

    为的就是交换生的事来的。

    这种事,本应该是校长亲自去叶烯的办公室谈的,哪知道叶局亲自上门,校长都受宠若惊了。

    文件批了下来,接着就是确定学生名额的事了。

    叶烯离开前,王校长特意问叶烯,那个叫苏莱的女同学,依旧是确定在案?

    叶烯微怔,想了想,他还是道:嗯!不过……还是以她的意见为准,若是她自己决定不去,那么,你们再另外挑人就行!

    这一个星期,他们真的就恢复了从前的相处,二人如胶似漆的,非常和谐,这样的子让叶烯食髓知味,他知道自己是越来越不会放开苏莱了。而且在内心已经决定相守之后,份,地位,血缘关系什么的她都已经不放在心上了,他只想对苏莱好。

    但是提及交换生这件事,他还是决定,这一次,把决定权给苏莱。

    她若是想要出国留学,那么他必然亲自送她过去。

    若是她不愿意,那么,他们就继续这样过下去。

    无论哪一种方式都好。

    ……

    这天下课回家,叶烯还没回来。

    苏莱做了两个小菜,决定到楼上去见见张玉梅,她没有选择走密道,而是出门按上行电梯。当时电梯正在显示上行,甚至跳动的数字已经是‘36’了!

    苏莱还没来得及按下按钮,它却已经显示了‘37’了!

    这幢楼电梯就到37层!

    而这显然就是有访客到37楼!

    可是有谁会去看妈妈呢?难道是管家中心!?但是苏莱站在走廊等了好久,电梯都没有下行,那么就证明不是管家中心的人。

    而那一刻,江珧的样子,从苏莱的脑中一闪而过。17744266

    她想起了上次给妈电话,江珧也在这里,那么这一次,也许也可能是江珧。

    苏莱想了想,决定从密道悄悄上去看看况。

    她悄然的从密道出来,来到了唐少陵的更衣室,站到门口,注意着客厅的况。

    外面果然有声音。1cs5q。

    有妈妈的,也有江珧的,他们之间有说有笑的,而妈妈,居然还在厨房里做着菜,香味飘散在整个厅里。

    苏莱整个人僵在了那里,脸上有着不可思议的表

    然后,外面有声音灌入了她的耳里。

    江珧说:小梅你的手艺还是一样棒,这道菜,是我当年最喜欢的,这么多年我都没吃过了,现在一吃,味道还是如旧!

    然后她听到了张玉梅的笑声,我很多年不做了,手艺早就退步了,怎么可能一样!

    当然一样……

    苏莱听着这种不是话,甚似话的话,闻着满室的幽香,她觉得自己受刺激了。

    真的受刺激了。

    她的妈妈会做菜,而且做得很好!

    可是这些年,她从来不知道!!!她的妈妈在她的面前做饭,每次都能毁掉厨房,甚至端出来的菜不是生的,就是糊的,没有一道可以下口的。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在这上面骗她呢!?

    她想到了前段时间,叶烯曾经说过的,妈妈会在他小的时候给他做很多好吃的,手艺很好,她当时竟然还觉得是叶烯记错了。

    她又想到了,那一次,她从叶烯处回去,看见家里有丰富的菜色,当时妈妈惊慌的表,她当时还告诉她,那是她花了几天时间好不容做出来的。当时她还觉得妈妈真的很棒,妈妈努力生活的话,一定会很棒很棒的!

    可是直到今天她才知道,妈妈的厨艺早在她出生之前就应该很好很好了。

    可是为什么在这点上都要欺骗人呢!?

    那么,是不是意味着,妈妈还有很多事在欺骗她呢!?

    苏莱觉得自己不能再继续想下去了,会越想越可怕的。

    她只能慢慢的移动脚步,从来时的路下去。

    而楼下36楼,叶烯回家正好看见苏莱脸色苍白的从衣帽间走出来,他立即关切的问:怎么了?

    苏莱看见是叶烯,立即抱住了他。

    叶烯微笑,怎么啦?突然这么,我会很不习惯的好不好!虽然很享受。

    苏莱却闷不吭声,在他怀中腻了很久,才抬起头,叶烯……

    嗯?

    你跟我说说我妈妈的事吧?她似乎从来没有好好的询问过叶烯,当年叶烯眼中妈妈的形象。

    叶烯狐疑的看了苏莱一眼,怎么?他想到刚刚苏莱从衣帽间出来的,又道:你上去见过你妈了?

    没有!苏莱摇头又点头,我是上去了,但是没见她!江珧在!

    什么?叶烯也惊讶。

    我妈妈居然在楼上给江珧做饭……苏莱说。

    叶烯看着她,不说话。

    苏莱很不开心,她抓着叶烯的说,妈妈居然会做饭,我居然到现在才知道!她竟然连她会做饭,都欺骗我!!!她是不是还有别的什么事在欺骗着我呢?

    苏莱问叶烯,叶烯也说不出所以然来。

    当然,苏莱也并不是要叶烯的回应,她只是在发泄,她到底是不是我妈妈呢?我……她的女儿,在替她受过,代替江珧的女儿在仇人那里受苦,她居然可以与那个抛弃了她,伤害了她的男人谈笑风生……叶烯,我突然间觉得我好委屈,真的好委屈!!!

    苏莱握紧了拳头,泪水字眼眶滑落了出来!

    委屈,当真是委屈极了!

    这些年,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妈妈,为了让妈妈过得更好,她可以委屈自己,可以连自尊都不要,可是她回报给自己的是什么呢?

    别人家都是妈妈照顾女儿,在她这里,一切就都反了过来了。

    如果妈妈真的没生活能力,真的什么都不会,她可以忍!她在意的也不是妈妈会不会做菜的问题,就算妈妈会做,她也可以为她做,但是为什么要隐瞒,还要装出一副什么都不会的样子呢!?

    苏莱真的是郁闷,委屈,纠结到了极点,整个人都不受控制的抖了起来。

    叶烯看着这样的她,轻轻的勾起了她的脸,替她抹干了脸上的泪痕,又亲吻了她,然后,抓住了她的手,带着她到衣帽间,打开密室的门,既然不爽,就上去问问清楚!!!

    谁都不能让苏莱受委屈,即使那个人是张玉梅。

    而三十七楼上,那两个正在和乐融融用餐的人,看着蓦然间出现在自己面前,甚至不知道从哪里,怎么冒出来的两个人,大惊!

    尤其是江珧,他可能是没有想到自己的歼居然会被撞破吧!

    相比较江珧而言,张玉梅还算镇定,只是看着苏莱,莱莱……你怎么,怎么……

    怎么会来了么?

    ..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有染,总裁贪欢无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