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 迷幻剂,药石无解

    在之后那么多年的人生中,叶烯永远也忘不掉那一幕,那个纯真美好的少女,被绑缚在代表原罪的黑色铁制十字架上,左手的手掌心,被钉入了黑色铁钉,鲜红的血液染满了她整个手心。

    她神痛苦,却混合着极致的一丝诡异的欢愉。

    修长的双腿被分开,一名男子正站在她的腿间,而边上,正站着一群嘴角带着邪笑意的男人们……

    看见这样的一幕,叶烯疯狂了,全上下所有的血液,几乎都冲入了脑门,让他沸腾。

    他的姑娘居然被这样的羞辱对待,这让叶烯想要杀人的心是澎湃汹涌的。

    然后发生了什么,叶烯已经不记得了,他只知道,要把这里的男人都杀光,为他们家的姑娘报仇。

    耳边,都是男人们凄厉的惨叫声,还有张玉梅,汤琴惊讶过度的声音……

    之生那女整。直到,唐少陵拉住了他,在他耳边说:阿烯,先带苏莱离开!

    他才反应过来。

    是啊,现在苏莱才是最重要的。叶烯的理智回归,不顾遍地的鲜血,与横七竖八躺着的男人们,直奔十字架前!

    他小心翼翼的把锁链解开,林陌也过来,帮着小心的拔下了苏莱手心的钉子,当钉子拔出的那一刻,也是叶烯正好解开锁链的瞬间,苏莱控制不住的哀嚎出声,没有了铁链的绑缚,她的体直接倒入了叶烯的怀中。

    叶烯没有外,唐少陵适时的奉上自己的外,赶紧把苏莱送去医院,这里的事,我来解决!

    叶烯点头,盯着地上蜷缩在一起哀嚎着的痛苦男人们,狠的说:我要让他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地狱!!!

    唐少陵点头,我知道,敢伤了我妹妹,我就让他们知道后悔这两个怎么写!

    唐少陵最近这段时间也是够心烦的,现在正好趁着这个时间,放松发泄一下。

    他让顾寅把昏过去的张玉梅还有汤琴也送去医院。

    剩下的人,他和林陌两个就可以慢慢收拾了。

    这一夜,在这样的一个外表是仓库,内部却是装潢精致的地方,是真正的无间地狱。

    苏莱承受的一切,唐少陵和林陌都会把这一切,都百倍,千倍的还给这些男人们。

    最后,折磨够了,鲜血淋漓的林德说:你们,你们怎么办,不怕,不怕炔爷……

    林陌冷笑着,炔爷!?炔爷已经在阎王爷那等着你了……

    话音落,一根长长的铁钉,也钉进了林德的体……

    唐少陵站在一边,摸了摸下巴,话说,让他像耶稣这么死,也真是对主太惭愧了!

    林陌无视抽风的唐二少!

    可是下一秒,唐二一拍拳,林陌,叶烯是不是还带着面具啊?

    林陌的手一顿,还真是!

    糟糕了……唐二少开始翻口袋,找手机。

    可是,此时此刻,叶烯哪里还有空管什么电话呢!?

    他开着车,直奔医院,车子直接丢在了医院的门口,抱着苏莱就往莫泽南的办公室去。

    莫泽南,莫泽南……他吼着,估计方圆千米之内都能听得到他的声音。

    莫泽南想听不到都难。

    只是,当他出来,看见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之时,饶是已经知道真相的莫泽南都忍不住一愣!他以为改装,了不起就是特效化妆而已,可是此时此刻,站在他面前的男子,若是不开口说话的话,他是完全认不出这个人就是叶烯的。

    莫泽南愣在当场。

    而叶烯也终于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我是叶烯,解释什么的话,我以后跟你说!他低声的说,然后把苏莱交到了,快救苏莱!

    莫泽南这才回神。

    刚接过苏莱,他就感受到了她体的高,然后看见她脸色呈现诡异的红润,暗叫不好,便也不在管叶烯了,抱着苏莱就去了诊疗室。

    叶烯是想要跟进去的,但是,他却仿佛一下子失去了力气般,跌坐在了诊疗室外面的椅子上。

    他捂着脸,痛苦到后悔莫及。

    他真的,真的不该把苏莱拖进他这个世界的。这些,本来就不该是她要承受的,难道不是么!?

    叶烯沉默着,坐在那一动不动,仿佛能坐到天荒地老去。

    顾寅安顿好张玉梅和汤琴之后,就过来找叶烯了,烯哥……

    有烟吗?叶烯问。

    顾寅知道叶烯心不好,可惜他也没烟啊,所以为了活络气氛,用愉快的语调说:烯哥,你知道我刚刚安排好汤琴和张玉梅出来,在走廊遇见了谁么?

    低头见叶烯不语,又继续道:我遇见了陈丽!她估计已经接到了叶嫸被揍得送进医院的消息了,急匆匆的赶来了!我从来没见过陈丽这么慌张,没有形象的样子哎!

    ……是么?叶烯总算吐出了两个字!

    恩恩!顾寅赔笑,所以,烯哥啊,愉快点吧!叶嫸被咱们狠狠的揍了一顿,小苏莱我看着也不像是有大事的样子,安啦安啦,一切都会好的!

    顾寅的话才说完,莫泽南就出来了,看着脸色还不好。

    叶烯腾的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怎么样?苏苏怎样了?

    莫泽南皱眉,手掌上的伤口还行,没有穿透骨膜,没有伤及重要神经,算是普通的皮伤,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只是……

    只是什么?叶烯吼。

    就是她估计被注了迷幻剂,估计等下要发作!莫泽南道。

    迷幻剂!?叶烯皱眉,那你赶紧弄解毒剂啊!

    莫泽南摇头,据我所知,那是一款新型的名叫‘卡门’的迷幻剂!目前为止还没有药物型解药!

    什么!?叶烯懵了,那怎么办?什么叫没有药物型解药?

    莫泽南微微的勾了勾唇,迷幻剂,说穿了就是药,药的解药的话……

    下面的话,不言而喻,叶烯岂会不知!?

    叶烯怔了好几秒,问: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没有!莫泽南回答:这是款重型迷幻剂,药石无解!16934551

    唯一的办法,就是做男女之间最契合的那件事,才能缓解。

    听到这样的回答,叶烯又一下子跌落在了椅子上,如果,就让她那样……

    那样的话,她的体撑不住的!莫泽南回答,她现在体温已经很高了!再这么继续下去,很可能烧坏脑子!莫泽南看着叶烯那张陌生的容颜,忽而一笑,你快进去吧!我会吩咐人不准进来的!这里,隔音效果还不错!小苏莱这会儿正需要你呢!

    叶烯看着莫泽南,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站在一边的顾寅是知道所有事的,他对着莫泽南使了个眼色,莫医生,你能不能回避一下!

    莫泽南挑了挑眉,好吧,我去看看你先前送来的被打得半死的病人,据说他家人来了是吧!

    恩恩!顾寅点头啊。

    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会认识你们几个!说着,莫泽南走远了。

    叶烯捂着脸,顾寅,我该怎么办?

    顾寅摸了摸鼻子,笑嘻嘻的说:要不,我去给小嫂子找几个壮男来?要不然,我亲自上也成!烯哥,你看怎么样……唔……!!!

    后面的哀嚎,没有意外,顾寅被叶烯揍了。

    叶烯恶狠狠的盯着顾寅,你还真敢说!

    顾寅委屈的摸着头,烯哥,你看吧!你明显不舍得小嫂子被别的男人碰好不好!可是莫医生也说了,小嫂子的体也受不了那迷幻剂!只能你亲自上喽!193rv。

    我知道!叶烯低喝,可是……

    可是他们是表兄妹啊!

    顾寅当然知道叶烯的别扭与纠结,他叹了口气,说:烯哥你根本就舍不得小嫂子,何况现在是非常时段!说句难听点的,有过一次,二次了,害怕第三次,第四次么?

    这方面,顾寅倒是看得很开,但是也许这是因为这件事没有搁到他自己的上吧!

    不过倒也是说动了叶烯。

    他慢慢的站起来,推开诊疗室的门,走进去……

    好……

    一种奇怪的感觉从体的深处慢慢的溢出来,似泉水经过了加管道,迅速变,很快就化为沸腾的开水!

    血液逆流顺流,这烫之中似有无数的蚂蚁爬出,细细的啃咬着她的体。苏莱被这种又痒又的感觉充斥着,全的血液里流动的都是炽

    空-虚,想要得到什么东西,深深的填补体与内心的巨大空缺!

    这突然兴起的疯狂的得她走投无路,只能申银出声:啊……

    这,这是怎么?

    此时此刻,苏莱的神智是不清晰的,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被注了药物,会很自然的让人产生**。

    一直以来,她手上强烈的疼痛掩盖了这种药的效果。

    苏莱初期的症状只表现为脑子发眩,神智不是很清。可是现在,疼痛已无法抵制这药,**一下子排山倒海,汹涌澎湃,让她无法适应。

    啊……好难受……

    声音虽然轻,却又又媚,一丝丝的泄露出来。

    ..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有染,总裁贪欢无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