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 答应汤 琴的要求

    晚上,苏莱请程宁,程晓涛,还有律师一起吃饭。不过最后来的只有律师,而且也没有需要她请客,只是在街心公园的长椅上,律师把案分析给苏莱听。

    张玉梅这件事,其实难办的,卢家的人只要咬着不放,到了法庭上,就算法官相信张玉梅是自卫伤人,但是卢经理现在死了,就是自卫过度,也是要坐牢的。

    能作的时间,就是这段没有审判时间里。

    这起事件,律师算是从头跟到尾的,他感叹了一句:其实本不是什么大事,赔钱了事就能算的事,闹到现在这一步,全是因为对方想整你们!

    苏莱明白。

    陈丽与汤琴他们是在她!

    现在卢太太的人影都见不到,每次有什么警方询问,都是代表律师出席,她也不住在原来的地方了,总之,人影儿都不见,可见陈丽他们藏人的功力了得。

    与律师告别后,苏莱心急如焚,打了辆车就往汤家去。

    她想要亲自见见汤琴,江珧,想要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问问他们到底想怎么样。

    可是却万万没有想到,叶烯就在他们家吃晚饭。

    此时,江晨曦正巧笑嫣然的依偎在他的怀中,撒着。见到苏莱突然冲进来,她眼底的笑意更甚了。

    这段时间,叶烯对她的好,全是明晃晃的摆在了那里,但是,她却从不认为,叶烯真的回到了她的边。她感觉得出来,叶烯是人在,心不在,不过,那又如何呢?现在叶烯在她的边,她就是胜利者,所以,对于这个失败者苏莱,她的笑里面,也带着高昂。

    而叶烯,面无表,什么都没有表态,甚至……都没有推开江晨曦。

    苏莱的心,在那一刹那,疼到不知道应该要什么言语表达。

    但是,她忍下了,她开始目不斜视的盯着江珧与汤琴,到底要怎么样,你们才能放过我妈?

    汤琴冷笑,我以为,我的想法,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苏莱你也是聪明的丫头,不需要我说第二次了吧!

    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了吗?苏莱又道。17419962

    没有!汤琴的声音,说的决绝。1b5j8。

    你们……有什么资格决定我的人生?

    汤琴说:我们没有决定你的人生,你人生的决定权还是在你自己手上!

    是么?苏莱冷笑,给我画好了一个框框,告诉我,只要在框框里,就是自由的?

    苏莱,你想怎么认为,就怎么认为吧!如果,你的心脏够硬,那么,你大可以不去管张玉梅!如果你想要救她,你唯一能走的,就是那条路!汤琴一字一句道。

    她有一双好看的杏眼,与苏莱的很相似,所以,如果扣除他们之间乱七八糟的关系之外,如果苏莱只是一个普通的姑娘,她想她会喜欢上这丫头的,但是,这丫头偏偏是张玉梅生的。她不是圣母,能保全自己的丫头已属不易,张玉梅的姑娘,自然不在她的范畴了。所以,汤琴一副高姿态的站在那里,我想我们之间要说的话已经说完了,苏莱你也可以走了!我们一家,还要用餐呢!

    对啊,他们一家。

    他们一家有汤琴,有江珧,有江晨曦,也有叶烯。

    这一家人,说起来与她息息相关,一个是生父,一个是姐姐,还有一个是深过的男子,可是,他们组成的一个家,却与自己无关。

    来这里,到底还是受辱了。

    苏莱最后的看了叶烯一眼,此刻,江晨曦正夹了一块鸡送到叶烯的嘴里。苏莱其实想说,叶烯不喜欢吃类,尤其是鸡,他喜欢吃鱼,吃海鲜,你难道没有看见他虽然咬下去了,可是眉头却皱起来了么?

    可是,回过神来,她意识到,她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啊!

    所以,她还是转离开了。

    从江家出来,要走很长的一段路,才能走到马路上,才能有公车,才能打到车。

    但是明明是九月的天气,却让她寒彻心扉。

    他们一家人在其乐融融,而她的家,她的家人却关在冰冷的监狱里。

    苏莱哭了,边走边哭,直到一辆包的跑车停在了她的面前。

    她本以为是唐少陵。

    但是车窗降下,露出来的,却是叶嫸那张令人讨厌的嘴脸。

    苏莱抹了抹眼泪,扭头就走,后传来了关车门的声音,让她知道叶嫸也下车了,他一定会跟过来的,她做好了防备。果不其然,没多久,他就出现在了她的边,用着欠扁的语气道:被叶烯抛弃了,很难受吧?看见人家一家子在一起,而你独自一人,很伤心吧!

    苏莱瞪他。

    叶嫸,想要你妈妈无罪释放吗?

    苏莱不语。

    跟了我,我就让姓卢的一家,放弃起诉你妈!这样你们母女就可以团聚了!叶嫸死不要脸的说。

    苏莱看着他冷冷一笑,叶嫸,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幼稚?

    叶嫸脸色一变,刚刚还嬉皮笑脸的表一下子变得十分的恶劣,你这个女人,不要给你脸你要脸!

    我苏莱就算再不要脸,也不会比你叶二少更不要脸!苏莱的口气还是带着浓浓的嘲弄,除了用手段,用你的份欺压人,你还会做些什么!?

    叶烯玩过的东西,就那么好?让你迫不及待,恬不知耻,无所不用其极的要弄到手?苏莱忍不住的就吐槽,别忘记了,我就是一双叶烯他穿过的破鞋!!!

    这一番话倒是说得叶嫸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的,十足成了调色板,这让苏莱的内心有一霎那的欢畅。从叶烯,还有赵静那知道,叶嫸就喜欢与叶烯争,叶烯想要的,他全部要弄到手,不管自己要不要。可是现在他却是要叶烯用过的东西!!!对,就是东西,即使这个东西指的是她自己。

    苏莱想要赌一次。

    赌叶嫸被她这么说之后,就放弃她。

    可是,叶嫸此人,不从她愿,他甚至,在脸色恢复后,伸出了手指,轻挑的勾起苏莱的下巴,细细的端详着她的脸,邪佞的说:叶烯的破鞋,也许味道还是不错,至少,折腾起来……带劲!!!

    苏莱咬牙,甩来了叶嫸的手,走人。

    后,叶嫸也不追,而是在她后邪恶的说:苏莱,你越反抗,我会越觉得你带劲,我喜欢折腾你这种女人,我喜欢看着你这样的人,在我下被驯服,最后乖乖的臣服!

    苏莱回头,对着叶嫸不雅的‘呸’!

    然后她扭头就走。

    叶嫸咧唇,虽然他很想现在就把这丫头拖回来好好的教训一顿,不过不急,他有的就是时间等待!哼哼,至于这丫头的娘,他自然会让人好好的招呼她的!

    果不其然,在隔天,苏莱去看张玉梅,张玉梅已经不对着她哭了,而是沉默,完全的沉默不语,苏莱看见她手部露出的肌肤来看,都是青青紫紫的,所以把她的手臂拉过来,才发现她的手臂上,全部都是伤痕。苏莱问了半天,才从她嘴里出一句,这是同囚室的人打的!

    苏莱心痛不已,出去后,就找了狱警咨询,并且投诉了。可是,监狱是什么地方,哪里会有公平可言,在之后的几次,她来看张玉梅,每次都能发现她上新添的伤痕,监狱方面却一点消息都没有。

    终于有一天,在她心神不宁的上课之时,接到了监狱的一通电话,她妈妈被送到了市人民医院。

    苏莱火急火燎的赶过去了解了况之后,才知道同囚室的人打架,张玉梅无辜的被牵扯进去了,她被打得内出血。打架的几个,已经作了关闭处分了。

    苏莱对这些狱警,监狱的领导无望了。

    在张玉梅被抢救过来,她开口能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莱莱,救救妈妈,再这样下去,妈妈会死的!’。

    是的,妈妈会死的。

    而她也会被折腾死的。

    张玉梅在医院的稽留病房住了一个星期,医生宣布可以出院,她哭得死去活来,不想回去,但是却还是被狱警拖上了车。看着妈妈的双腿在地下滑行,这场面,有多揪心,只有苏莱知道。

    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办法等下去了,或者说,妈妈已经没有办法等下去了。

    再这么下去,不用别人动手,说不定妈妈自己会自杀的。

    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发生。

    所以,在万般无奈之下,苏莱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

    但是,在下定论之前,她第一次,拿着手机主动给叶烯打了一个电话。

    响了三声,叶烯就接了,苏莱?

    对,是我!苏莱说。

    有事吗?他的语气,非常的公事公办。

    苏莱说:我有件事想要问你意见,我们……能见个面吗?

    那端停顿了十秒,才回答:好!

    那我们哪里见面?苏莱问。

    就在你打工的那家咖啡店吧!叶烯回答。

    好!

    约定了时间,苏莱就挂断了电话,一个人沉默的坐在家里很久很久……直到差不多要出发的时间,她才起,洗脸,换了一干净的衣服,并且对着镜子,努力的展现了一个微笑。

    可是,笑着笑着,对着镜子却又哭了。

    ……

    抵达咖啡店的时候,叶烯还没到,苏莱与老板随意的聊了几句,知道咖啡店门口的风铃声响起。

    她回头,看见叶烯居然揽着江晨曦出现了。

    苏莱的脸色瞬间的降到了冰点。

    他们在角落的坐位入座。

    叶烯先开口,不好意思,因为要送暖暖回家,她又不肯在车里等我,我只能把她带来了,你不介意吧?

    这样的话,成功的堵住了苏莱要说出口的话。

    她只能强颜欢笑的点头,可是内心却觉得十分的羞辱,所以,坐在那里,她一个字都没有说。

    倒是江晨曦,心似乎十分的愉悦,翻着咖啡店的菜单,招来服务生,饶有兴致的,一个个询问。

    最后,也许是等得不耐烦了,叶烯问:苏莱,你有什么事要跟我商量的?

    苏莱一笑,没有了!

    她想问他,她要不要随了汤琴的要求,跟了叶嫸,救妈妈,可是,江晨曦在这里,她怎么说得出口!?

    叶烯也不多问,那么,我们先走了!

    说着,搂着江晨曦起

    苏莱也不挽留。

    倒是江晨曦俏的说:哎呀,咖啡还没点呢,据说这里的咖啡最好喝了!

    这里都是美式咖啡,你在美国还没喝够么?叶烯淡淡的回应。

    可是,美国的美式,和这里的美式还是有所不同的啊!

    ……

    他们的声音渐行渐远,苏莱终于忍不住的哭了出来,却是无声的哭泣。

    认识叶烯之后,她越来越喜欢哭了。

    她渐渐的觉得,也许,上一个人与眼泪是分不开的。

    最后哭够了,抹干眼泪之后,她摸出了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发送给了叶烯。

    叶烯收到的时候,正在开车,江晨曦在他的边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当手机屏幕亮,江晨曦说:苏莱的短信,烯哥哥,我给你看!

    说着,她就想动手去拿手机,但是下一秒,叶烯一个急刹车,就把车停在了马路正中央,幸好这里不是大马路,也没什么车辆,才没酿成祸事。叶烯拿过手机,淡淡的说: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的手机!上律程给涛。

    他把手机拿了过来,翻阅------

    信息来源:苏莱

    内容:叶烯,当年你进入监狱,你妈妈的心如何,我现在能够感同受了。我已经决定答应汤琴的要求,救我妈妈!这件事,我希望你不要跟小涛说,她马上就要出国了,我不希望她替我担心!

    叶烯看着这条短信,眼睛变得有些的模糊。他努力的控制了自己的况,努力的不让自己的手发抖,编辑了一条短信,回复。

    -------好---------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就是叶烯的全部回复!

    苏莱看见这条短信的时候,笑了。

    咖啡店的老板,看着她一个人在角落中又哭又笑的,叹气,却用十分怀念的语气道:年轻真好啊!

    幸亏苏莱没有听到,不然依照她现在的心来看,很可能回他一句:好个!!!

    而叶烯这边,车,停在了马路上久久,一直没有发动,最后江晨曦的耐用尽了,她嘟着嘴:叶烯哥哥,走啦,开车啦!

    叶烯不理她,她伸出手,扯着叶烯,最后叶烯恼了,送了她一个字:滚!

    这几天,对着江晨曦,他的耐,似乎也用尽了。

    可是被他一字箴言给吓到的江晨曦泪水盈眶之时,他又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只好耐着子说:我还有些事要处理,你先下车吧,走几步去路口,就可以打车了!

    江晨曦下车后,他几乎没有停留,就调转车头,绝尘而去了。

    江晨曦在原地,气得浑发抖,不过,在努力的压制住杀人的**后,她给叶嫸去了一个电话,笑得十分恶毒的说:苏莱顶不住了,你很快就能得到她了!

    那么恭喜你,也能得到叶烯了!叶嫸那端正在跟女明星**,懒懒的回复。

    是!江晨曦咬牙道,我一定会得到他的!

    哼,那希望你用得顺手吧!

    叶嫸,你敢不敢答应我,好好的折磨一下那丫头?江晨曦罪恶的说。

    不用你说,我也会照办!毕竟,他在苏莱手上被羞辱了多次,自然要讨回来的。

    那好!什么时候一起喝个酒,庆祝我们初次合作顺利!江晨曦提议。

    喝酒!?免了吧!叶嫸不给江晨曦这个面子。

    江晨曦挑眉,也好!我们还是不要见为好!不过……叶嫸,答应我的事,希望你不要反悔!

    呵呵,我自然是不会主动碰你们江家的!不过我妈,就难说了……叶嫸开始玩吃了吐那招,不过在江晨曦尖叫前,又好心的说:不过,我会努力的劝我妈的!

    叶嫸与江晨曦合作,演了一场戏。

    江晨曦要的是叶家不动江家。

    叶嫸要的是苏莱!

    昨天叶嫸也凑巧出现在江晨曦家外,与苏莱打照面,就是因为江晨曦的暗中通知。

    叶烯喜欢苏莱是吧,喜欢到宁愿把苏莱推到自己的生活之外,也要保护苏莱。那么,叶嫸就必须要把苏莱弄到手,狠狠的玩弄一番。尤其在,他各人也对苏莱感兴趣的况下!

    在叶嫸看来,苏莱远比江晨曦可,耐玩!

    挂了电话,江晨曦站在空旷的小道上,毒的说:苏莱,欢迎下地狱吧!

    ***** ****

    第二天,苏莱翘课,约见了江珧,汤琴。

    地点,是一家私密很好的会所。

    你先坐。江珧将手里的文件放在苏莱的面前,连同一支打开了的签字笔。

    苏莱知道那文件代表什么,但是却还是深吸了一口气,坐了下来。伸手将那份合同拿过来,快速的翻阅。这一份合同只有她签字才能生效。

    其实,说起来,这是一份就算上法庭,也根本不会被法律承认的文件,却不知道江珧为什么要签署这样的东西,难道他不知道,如果有朝一,江珧要是倒台,这样的东西曝光,反而会让他更加名誉扫地,为世人所不齿么?

    所以看着,苏莱笑了。

    在苏莱的笑声中,一直非常冷静的江珧,却不知道为什么表现出了父,那什么……反正也不急,苏……莱,你要不要先喝点什么?这里的甜品……很不错的。

    汤琴打断了他的话:江珧,你怎么这么大的人了,连轻重缓急都永远分不清,签字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有多少东西签完字吃不得。

    汤琴火急火燎的说。只有答应陈丽的要求,陈丽才会停止对汤家的报复。要知道,最近这段时间,汤家方面的亲戚,开工厂,开公司的,都是接二连三的资金短缺,面临倒闭。这些厂子,公司里,她也是投了不少钱的,她最近也是损失惨重,她个人的财政都要出现赤字了。所以,现在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候了。

    江珧皱了皱眉道:……反正签字也没那么急,先吃也行……

    这算是认识江珧,知道江珧是自己父亲以来,苏莱听到从他口中出口的,对自己最温柔的话了。

    是啊,到了把女儿卖掉来换取荣华富贵的地步了,能不稍微给点微笑与温暖么!?

    苏莱翻阅着这些条款。

    无非是江珧和陈丽签订的私下条约,无非就是,只要她答应住进叶家,跟了叶嫸,对叶家所有人的要求有求必应,那么陈丽会把手上对江珧不利的证据都还给江珧,从此后,只字不提。

    呵,当初说得多好啊!什么代替江晨曦嫁给叶嫸。可是怎么能用到嫁这个字眼呢?她这种份,如何能担得上叶家少的名号啊!

    所以,只能是‘跟’!

    而‘跟’也不过是说得好听,其实不过是妇。玩玩就能丢的!

    苏莱在心里冷冷一笑。

    她没有动笔,而是缓缓的说:我要加一条!

    ……

    …………

    ----------------------------------------------------------------------------------

    -------------

    ..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有染,总裁贪欢无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