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 我的王子,会着踩着五彩祥云来救我

    我的王子,会踩着五彩祥云来救我……

    不知道为什么,当苏莱睁着雪雾蒙蒙的双眼,看见叶烯出现的时候,她的心里,就出现了这么一句话。

    叶烯是他的王子!虽然她不是他的公主。

    阿烯……她轻声的唤了一句,然后,整个体就软绵绵的一头栽了下去。

    和过去的几次一样,只要他来了,她就心安了,仿佛天塌下来了,她都不害怕了。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她就显得有些的迷迷糊糊了。

    只知道耳边都是呼痛声,求饶声,里面夹着叶烯恶狠狠的警告声……然后她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很熟悉的久违了的味道。虽然这个怀抱有些的颤抖,但是她却固执的认为,是最安全的。

    她不明白为什么他要颤抖,但是她却愿意贴近他,听他那‘砰砰砰’乱跳的心脏。

    叶烯看着被自己搂在怀中的小女人,看着她血模糊的双膝,看着她被瓷器碎片割破的大腿,看着被鲜血染红的双腿,心中到底是什么滋味,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阿烯……她唤。

    以往,她都是连名带姓的一块儿喊他,可是现在,却亲昵的唤着他的名。

    太过于了解她的他明白,只有在最虚弱又是她觉得最安全的坏境下,她才会卸下所有的防备。原来,直到现在,他的怀抱都是她觉得最安全的地方,是么?

    那一刻,叶烯都快要落下男儿泪了。

    他梗咽的说:丫头乖,我在这里,我带你回家!

    回应他的,是她更加缩进他怀中的动作。

    ……

    苏莱是被叶烯送到医院,才清醒过来的。

    但是叶烯宁愿她继续昏迷。

    因为,针对她伤口的清创是一件十分折磨人的事

    她全上下,几乎所有的伤口中,都夹着瓷器,玻璃的碎片,要一点点的翻找,清理出来,期间要用生理盐水不停的冲洗。

    苏莱疼得眼泪直飙,但是却没有吭声,就死死的咬着自己的下唇。

    叶烯在边上陪着她,看着她整张脸煞白,煞白,干裂的唇角被咬得出血的样子,心疼极了,他半跪在她的边,丫头,不许咬唇!

    疼……她终于松开了自己的唇,吐出了这么一个字。

    疼,好疼!

    叶烯默默的,伸出了自己的手,解开袖口,把手腕处,放置在苏莱的嘴边,疼的话,就咬我,只要你不伤害你自己!

    苏莱隔着泪水,看了一眼叶烯……这段时间,所有的绪,都涌现上了她的心头,他护她的模样,二人甜蜜时候的样子,她喜欢这个样子的他。也有他在感的世界中好不干脆,犹犹豫豫,举棋不定的样子……她讨厌这样子的他。

    叶烯,我好恨好恨你……苏莱呢喃,恨你,既然不喜欢我,为什么总要出现在我的边,给我关心,给我柔,让我不能干干脆脆的忘记你。

    可是,叶烯,我有多恨你,就有多你!

    这句话,苏莱留在了心底。

    然后一口,咬住了叶烯的手腕。

    她的心有多疼,体有多疼,她咬得就有多重!!!

    叶烯一动都不动,任由她咬着,连神都没有变。

    伤口清洗干净,上药包扎……直到一切都处理完,苏莱才松开叶烯的手腕。

    此刻,她的嘴巴里,也尝到了血腥味。

    原来,叶烯的手腕已经被她咬得出血了。

    的云一莱。可是她却狠心的没有去看他的伤口,而是选择了闭上眼睛,就这么躺着。耳边是小护士急促的声音:先生,你的伤口出血了,来来来,给你包扎一下!……后面好像是对她说的,你这小姑娘真狠心,你男朋友心疼你,让你咬,你哪能真咬这么狠啊,都快见骨了,要是把神经要断了可怎么是好啊!

    苏莱蹙眉:真吵!

    叶烯注意到了她那小表,唇角微微一勾,对‘真吵’的护士说:不要紧!我已经习惯了!

    苏莱怒想:习惯你妹,姑娘只咬过你这么一次,还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给我咬的,你这么说是在污蔑我咩?

    最后,叶烯到底还是让护士给他包扎了一下。

    苏莱的况不需要住院,她上伤口虽然多,但是都不深,只要注意一下,过几天结疤了就会好的!但是却需要打破伤风针!

    所以叶烯付了钱,拿了药,又陪着她去打了针,最后带着她回了瑞德康城。

    一路上,苏莱都沉默不语。

    他也没有说什么。

    回到家,叶烯想抱着她去主卧室休息,但是她却死活不肯去。想到那张上,躺过江晨曦,很可能还趟过那个什么纳兰雪央,她就觉得恶心!

    叶烯看得出她在闹别扭,我的上,没躺过除了你以外的别的女人!

    谁说没有!苏莱道。

    哪有!

    有!就是江晨曦!苏莱扭头,还是他当着她的面,亲自抱进去的呢!

    经提醒,叶烯才想起这茬,这都是多久前的事了啊,你还记得?说着,叶烯伸手轻刮她的鼻子,你之后自己不有睡过么!

    现在不想了!苏莱道。

    她缓缓的低下了头。

    刚刚叶烯如此亲密的动作,好像又让她觉得自己是回到了从前,可是现实告诉她,他们永远回不到从前了,不知怎么的,一种浓浓的失落感觉,又袭上了她的心头。

    叶烯见状,也没有强求什么只是把她放置在了沙发上,自己脱了外往苏莱以前住的次卧走去,你先在这里坐,我去铺

    他的习惯还是保持了以前的样子,客厅放置了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台ipd!苏莱顺手拿过ipd,想看看有什么新闻没有,比如说妈妈的那件事。

    还好网上什么风声有没有,风平浪静的。

    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城中名少叶烯与纳兰雪央,江晨曦的扑朔迷离的三角关系上。

    今天,叶三公子与纳兰小姐共进晚餐了。

    明天,叶三公子送江小姐上课了。

    上午,叶三公子与江小姐一起在江小姐学校附近吃了午餐;下午就与纳兰小姐一起出现在了慈善会的现场……

    都是诸如此类的八卦消息是不绝于耳,大家都在猜测着到底哪位小姐是叶三公子的真

    苏莱知道,叶烯对江晨曦才是真。共进晚餐,一起出席慈善拍卖会,那不过是叶烯做出来给媒体,给叶老爷子看的,只有对江晨曦,才是小心翼翼的呵护……接送上学,过来学校附近一起吃午餐……要知道,叶烯上班的地方与学校完全是反方向的,如果不是有心,谁会愿意花一倍的时间去做这个呢?江家又不是没司机的。更别说,苏莱在学校就听到过,叶公子还低调的来看过江晨曦所在院系的文艺汇演。17385193

    看男人一个女人,看的就是细节。

    她默默的把ipd关掉了。

    而叶烯,也正好从房间出来,铺好了,我抱你去休息!他说。

    不用了!苏莱抬头,认真的看着叶烯,我想我还是回家好了!1wgl。

    继续住在这里,她都不知道自己算什么了!

    回家?叶烯像受了什么刺激一般,就你那破地方,是个人都能进去,一点安全保证都没有!苏莱,你脑子没坏吧!你以为下次再发生什么事,每次都能运气好被我救!?

    叶烯生气了,所以语气不善。

    苏莱虽然知道他是担心她。但是……听着也不是滋味,回:是啊,我就只能住那样的地方!我穷人,我住不起有保全的高档公寓!我浪费叶先生的时间了,叶先生的时间多宝贵啊!所以,下次就算我出事,就快要死了,也麻烦叶先生不用来救我,我的命比不上叶先生的时间金贵!

    叶烯气结,气得都忘记反驳了。

    苏莱也别过了头去。

    二人之间,似乎又在闹别扭了。

    过了好久,叶烯才耐着子,道:你回去那里做什么?别说我不放心了,就算你去跟小涛说说,她也是不会答应的……

    叶烯的话,没有说完,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叶烯拿出一看,是唐少陵的,少陵怎么了?绍琰哥醒了?

    还没有!电话那端,唐少陵回答,还在昏迷着,专家们都赶来了,还在做会诊!我打来问问你,小苏莱家里的事怎么样了?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我能处理!叶烯道,看了看苏莱,又加了一句:苏莱现在在我这里,我等下跟你……

    我有话要跟唐少陵说!苏莱却突然大声的打断了叶烯。

    声音比较大,电话那端的唐少陵都听到了,立即说:小苏莱么?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叶烯黑着脸,把手机递给了苏莱。

    苏莱拿过:唐少陵,帮个忙呗!

    说!

    我要借住你家!苏莱道。

    ---------------------------------------

    第一更哟!如无意外,今天会更四更,补前两天欠大家的!

    ..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有染,总裁贪欢无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