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抽她的骨她髓

    叶烯很快就查到了高邑目前正在royl,他和唐少陵立即赶过去。

    见到他们出现的时候,高邑愣住了,虽然都是上流社会上转悠的人,但是各有各的圈子,高邑与叶烯,唐少陵之流那是从来没接触过的,所以难免吃惊。

    但是面子工程还是要做足,高邑立即起迎叶唐二人入内,但是话还没说完叶烯就已经推开他进入了包间。扫视一圈之后,发现没有要找的人。

    叶烯直接揪住高邑的衣襟,把他拖到了包间的外面,而唐少陵站在包间的门口,挡住要出来的高邑那一帮子的人。

    叶烯怒气冲冲的询问高邑,漠子涵呢?和漠子涵在一起的那个少女呢?

    高邑本来也是愤怒的,大家份背景,社会地位相当,你叶烯凭什么这么没头没脑的来这样的对我啊。但是,当听见叶烯是来询问漠子涵的时候,他眼神中的愤怒收敛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停顿的疑惑,接着他装傻说:叶三少,你在说什么?

    但是他的反应早就被叶烯收入眼底了。

    他知道!

    起码知道漠子涵在哪里!

    这是叶烯唯一的认知,他的手,扣住了高邑的脖子,质问:人呢?

    叶烯整个人仿佛地狱爬上来的索命罗刹,好像,只要你不回答他的疑问,他就会毫不犹疑的立即送你上西天。

    他本是内敛的人,可是只要遇上苏莱的事,他平时有多内敛,这个时候就有多疯狂。

    高邑被他的气势给震慑到了,结果,还没反应过来,就接连的受了叶烯好几拳!

    叶烯的拳头有多硬,力道有多足,只有挨过的人才知道。

    这不,高邑整个人就已经跌落到地上,捂住口打滚,咳嗽了。

    但是叶烯也不想让他太好过,抬起脚,一脚踩在了他的口之上,冷冷的吐出了一个字:说!!!

    高邑有所觉悟,这个时候若她还不说的话,那他也许真的会死也说不定,才抖言:宋……城南宋先生!

    什么!?

    城南宋先生!?

    是宋千语!?

    叶烯与唐少陵均愣了。19nub。

    怎么会是他!?

    ……

    …………

    出了那间诡异的黑白房间之后,苏莱就被带入了一间纯白的实验室。

    她双颊红肿,嘴角流血,一副受人蹂躏过的样子。8

    宋千语沉默的看着自己的手下把她放置到了实验台上。

    昏迷中的她,那样的躺着,就好像是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17111515

    女人啊,真的是太弱了,仅仅只是受下两巴掌就晕过去了。但是,苏莱并不是第一个在他面前昏倒的女人。可是,却是他最感兴趣的一个女人!

    烯邑与候前。当然,感兴趣的并不是她的体,而是……

    宋千语挥手让黑衣手下下去。

    他自己一个人,站在试验台前,凌厉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然后,拿出了手机,拨了一通电话。

    他说:我找到猎物了,你现在过来!

    说完,也没有等对方答应,就把电话挂断了。

    他看着昏迷中的苏莱,目光中,流露出了一丝诡异。

    他抬起手臂,那条青色的小蛇就从他的袖管中游了出来,对着苏莱吐着蛇信。

    宋千语微微一笑,小青,看起来你很喜欢她嘛?她的血的味道让你很兴奋?

    小青蛇好像是听懂了他的话,扭过青色的头颅,对着他吐了吐蛇信,小的躯也在他的手上扭了扭。

    苏莱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人蛇共舞的画面,这一看,又直接把她吓得半昏了过去。

    宋千语无奈了,伸出另一只手,拍了拍小青的头颅,进去,你吓坏美人了!

    小青蛇乖巧的又钻进了宋千语的衣袖。

    宋千语这才俯,拍着苏莱的脸颊,想把她拍醒。

    但是受了刺激的苏莱,宁愿陷入自己的绪中也不愿意醒来面对那一条小青蛇。

    她感觉到有人拍她的脸颊,她的脸颊本来就疼,这样一拍,就更疼了,让她有一种被人拧开脸颊的错觉。

    可是是谁呢?谁在拧她的脸颊,又是为什么拧她的脸颊?

    蓦地,她又想起了那个很bt很bt的男人的手下说要拔掉她的舌头。

    所以,现在是来拔她舌头了么!?

    苏莱哭了,在昏迷中,迷迷糊糊的哭了,边哭还边嘀咕:叶烯……你真的一点都不bt。原来bt也是分等级的,豪哥那也根本不算bt,充其量只能算无耻,这个男人才叫真的bt!她嘀咕着,声音很低,说道后面也说得很模糊,发音并不清晰,所以宋千语也没有听清楚,但是……开头的那两个字,宋千语却听得真真的。

    叶烯!?他也咀嚼着这两个字。

    叶烯是么?会是他所知道的那个叶烯么?

    应该……运气没这么好吧!?

    嫌弃的看了一眼又哭又闹中的昏迷的女孩子,他不想等那个人过来了,直接让宅子里的医护人员先行处理一下吧。

    宋千语吩咐了下去。

    很快的,穿着纯白色的隔离衣的医护人员就进入了这间实验室。

    宋千语被请到了实验室的外面,隔着玻璃的墙面,看着他们在里面做事。

    先是抽血,验血。然后,当其中一位研究人员对着他比了一个ok的姿势之时,宋千语一直僵硬的脸部线条柔和了下来,对着扩音器下指示:抽骨髓!

    当他的小青对她的鲜血有兴趣的时候,宋千语就知道错不了,她一定是那种稀有血型中的一员。这种血型的拥有者,全世界都不超过二百例,他找了很久很久了。

    实验室内,白衣人员将不知名的药物,注进了少女的体内。

    然后,少女被摆成了一副侧卧,双手抱膝的姿势。

    她的上衣被掀了开来。露出了光滑的背部,医生戴着无菌手的手,在她的脊柱上按压着,一节节的顺着往下,然后确定了部位,消毒,紧接着,穿透针刺入……

    医生的手法很娴熟,很专业。

    可是那一刻,还是让苏莱有所反应了,她半睁着眼睛,轻轻的,几不可闻的低呤:好痛!

    可是,这样的声音丝毫没有引起医护人员的怜悯之心。

    穿透针,没有停顿,继续刺入。

    然后,苏莱突然的放声哼叫:疼,叶烯,救我,救救我!

    脑子,在疼痛,恐惧和药品的三重作用下,已是不清醒了。

    苏莱扭动着体,发出破碎的低泣:叶烯,救我,救救我……!

    那个男人,总是能在她最绝望的时候出现,救她于水火。

    所以,在危险的时候,她的潜意识里,就会想到他,向他求救。

    似乎,他总是能救她与危难。

    叶烯……似乎已经成为了她的救赎。

    就算不思考,她呼唤的,也是他的名字。

    然后,所有的呼救,全部都化成了一种声音,一个名字,那就是:叶烯……叶烯……叶烯……

    实验室外,宋千语听着她这一声声的低唤,眉头紧锁。

    然而,这个时候,黑衣手下,却拿着手机出现了:先生,高老板的电话!

    宋千语没有说话,也没有伸手接过手机,而是冷冷的睨视了一下手下,寓意非常明显!在他边这么久,规矩还不知道么?这种事居然拿着无关紧要的电话来烦他!?

    手下一个紧张,立即急切的解释:对不起先生!因为高老板打电话来问先生请漠小姐的时候,是不是顺便一起请来了一位小姐,现在那位小姐的人已经要找上门来了!

    听了这话,宋千语立即拿过了电话,喂,是我!

    宋先生,你今天是不是……

    那个女人,是不是叶烯的女人?宋千语不想跟高邑废话,直接问。

    高邑那端愣了一下,立即道:是的,叶烯现在正在过去!

    知道了!说完这句话后,宋千语把手机丢给了手下,对着扩音器对着实验室里的人道:取好没?

    快了,先生!

    赶紧处理完!

    ……

    …………

    叶烯开着车,朝着宋千语的宅邸方向疾驰着。

    唐少陵坐在副驾的位置。

    车厢里的气氛很凝结。

    虽然理解叶烯是因为苏莱出事,所以散发出的气势会这般的骇人,可是,作为多年的兄弟,唐少陵还是敏感的感觉到,今天的叶烯,还有一点是与平时很不同的。

    这份诡异的沉默,让唐少陵很不舒服。他道:我们这样直接去问宋千语要人,真的行得通么?

    宋千语此人,非常的神秘。

    他虽然盘踞在b市很多年,却也没见他结交过谁,但是他在黑白两道上却十分的吃得开。就连程叔对他都会礼让三分!所以唐少陵不认为他和叶烯这么贸贸然的前去,会要得到人。

    唐少陵又道:我们还是跟程叔说下吧!必要的时候有程叔他老人家出面……

    你以为我刚刚闲得无聊才在royl揍高邑?叶烯冷冷的道。

    潜意思:我在royl揍人这事早已经传到了程叔的耳里了,而程叔一定会调查这件事,只怕现在已经知道了。

    唐少陵默,刚想再说些什么,顺便问问叶烯今晚是不是对他有意见,一个晚上跟着他跑动跑西的,就没给过一个好脸色。

    可是叶烯的手机偏偏响了。

    ..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有染,总裁贪欢无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