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2 伶牙俐齿女人的下场

    苏莱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阵仗,就算上次在ktv被豪哥等人侮辱,她也从没觉得气氛如此紧张与诡异过。

    黑衣人走了过来,她的挣扎在强力壮的他们面前,显得那么的绵软无力,两条手臂被架了起来,然后整个人就这么直接的被拎起,然后被带到了那面大大的太极墙之前。

    那黑白分明的太极图上,其实有着细微的锁扣,苏莱就这样被悬空的锁到了墙壁上。

    你们,你们究竟想做什么?苏莱愤怒,双眼中流露出来的,除了害怕之外,更多的是愤怒。

    男人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倒是一名黑衣男子解释道:先生讨厌伶牙俐齿的女人,所以一般这样的女人,下场都是拔掉舌头!

    苏莱的脸色瞬间惨白。

    她四肢被扣在太极图的锁扣中,整个人呈现大字状的被悬空绑缚,现在这样的她,可以说是一点自保能力都木有,当她看见黑衣男子拿出可怕,尖锐的工具来的时候,苏莱被吓得紧紧的抿住了嘴巴,只发出了呜咽的声音。

    此时的漠子涵更是被吓得完美的脸上毫无血色,她几乎是用爬的,爬到了男人的脚边,宋先生,求求你,求求你放过苏莱吧!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都可以!

    她揪着男人的裤脚,恳求着。

    他不能这么对待苏莱。今天晚上的事,苏莱已经被吓成了这样,她已经够对不起她的了,不能,不能再继续让苏莱受苦,受伤害了。

    但是男人,却嫌弃的一脚踢开了她,现在的你太脏了,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

    漠子涵一听,立即站起,机械的说:我去洗澡,现在就去!我一定会洗得干干净净的!

    是么?男子薄唇一勾,那么,就在这里洗吧!

    他说。

    原本机械活动的漠子涵,愣住了,在这里!?

    当着他的面,当着他手下的面!?

    屈辱,被玩弄的感觉浮上了心头,她原本苍白的脸色,出现了红潮。

    他却笑意吟吟的说:怎么!?你好朋友的一条舌头,难道比不上你当众洗一次澡的代价!?

    男子的话说完,门外又进来了两名黑衣人,他们的手上抬着一个大大的,里面注了一半水,撒了花瓣的浴盆。放下它后,黑衣男子也站在了边上,双臂怀,一动不动。

    围观的人,又来了两个么!?

    漠子涵的脸色已经出现了绛红色,但是嘴唇却毫无血色,一定要……这样么?

    只有这样,才能救下你朋友的一条舌头!说着,男子用似笑非笑的目光看向苏莱,好似在说:你睁大眼睛看看,在关键的时候,是你的舌头重要,还是你好朋友的自尊重要。

    苏莱虽然不语,却冷冷的笑了。

    那一刻,男子的眼中闪过了一道诧异。他似乎对这个女人有点点的感兴趣了,从来没有一个女人遇上这样的况,还能这么的镇定!

    漠子涵看着男人,体微微的颤抖了下。

    却还是笔直的站着,然后开始脱衣服。

    苏莱却在那一刻,喊道:子涵,别脱了!你脱了取悦不到他!

    漠子涵的手一愣。

    男子奇异的目光也看向了苏莱。

    苏莱说:只有看着我们互相挣扎,互相诋毁,看着我们为了自救,不顾鄙视,才可以取悦到他这样的人!

    她的话,一针见血。

    男子的脸色变了!

    他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使了个眼色,站在苏莱左侧的黑衣男子,就站到了苏莱的面前,然后重重的一巴掌,就抽了下去。

    这一巴掌的力道,跟以前古晨风的力道那是完全不可以同而语的。

    一巴掌挨下来,苏莱顿觉得耳朵嗡嗡的直响,然后,喉口一阵的腥味,接着,喷出了一口血雾。

    在短暂的麻痹后,紧接着而来的,就是疼痛。

    这样的疼痛,已经不单单是脸颊了,她觉得整个体都在痛。

    唔……苏莱闷哼,若不是四肢有铁链扣着,她已经跌落在地了。

    苏莱!漠子涵想要去放下苏莱,可是却被黑衣人拦住了。

    但是她到底是男人看上的女人,就算拦她,黑衣人也控制住了力道。而且……也不敢触碰漠子涵露在衣服外的肌肤。

    男人有很奇怪。

    他从不喜欢碰处-女,但是他用过的女人,却不喜欢别人碰,要是碰到了,轻则剁手,重则处死。而女人被碰到部位的肌肤,就会用硫酸销毁,然后他会在那腐蚀的肌肤上,纹上漂亮的图案。

    这点,不可谓不bt。

    黑衣人为了自己的手和命着想,自然是不敢乱碰漠子涵的。

    这场闹剧,暂停了对苏莱的惩罚,但是男人不说停,黑衣人也不敢多停,所以第二下的巴掌,很快就抽了下去……

    唔……这一次,苏莱直接的吐出了一口鲜血。

    伴随而来的,是她觉得牙齿的松动。

    她已经痛得翻白眼了。

    她从来不知道,光一个巴掌,就能把人抽至于此。

    漠子涵已经看不下去了,眼泪流满了整张脸孔,停手吧!宋先生,你到底想做什么,只要你说,我立即做!

    说着,她开始解纽扣,开始脱衣服,开始脱鞋子,脱裙子,脱袜子……

    啊!!!!

    当她只着着内衣裤,弯腰脱长筒袜的时候,她整个人跳了起来,因为……因为她看见了地上有一条青色的小蛇在慢慢的蜿蜒游来。

    这条蛇,只有她的大拇指般的粗细,周青色,唯独那双眼睛血红,还吐着红色的蛇信。

    漠子涵最怕这种东西了,她不顾形象,想都没想的就跳到了男人的上。

    男人微笑着的抱住漠子涵,吻了吻她泪湿的脸颊,温柔的说:我们小青吓坏了美人了,真不懂事!

    漠子涵这才知道,这条蛇,是男人养的。

    先生……黑衣人开口,他们是在求指示。

    罢了,你们都出……去吧。

    男人的话没有说完,就停住了,因为他的目光已经完全被小青吸引过去了。

    只见小青慢悠悠的游到一滩血迹边,停了下来,小脑袋扭动了一番,然后吐了吐蛇信,沾染到血迹,尝了尝味道,然后下一秒,奇迹开始出现了,它开始疯狂的贪婪的吸食着地上的血迹,直到白色的地毯上再也不出血液的味道。

    小青才开始扭动着体,慢慢的朝着苏莱爬去。

    苏莱此时还被绑缚在太极图之上,她的唇角边还有着鲜红的液体。

    她的意识还清晰,当看着那条青色的小蛇沿着自己的脚踝慢慢的爬上来的时候,苏莱发出了尖叫,她觉得浑的鸡皮疙瘩都浮现出来了。

    这时,漠子涵双手揪着男子的衣襟,宋先生……

    可是男子却丝毫没有多余的神分给她,而是目不转睛的,注视着他家小青的举动。

    而周围的黑衣人,也一瞬不瞬的注意着。

    终于,小青沿着苏莱的小腹攀爬而上,滑过她的口,然后脖子,最后朝着她的嘴角吐出蛇信的时候……

    一道奇诡,却好听的口哨声,从男子的嘴里倾泻出来。

    听到这个口哨声,小青停止了动作,好像是能够感受到一般,扭着小小的蛇头,朝着男子看过来。

    男子说:小青,回来!

    说完后,继续吹着口哨。

    小青似乎是在犹豫,看了看主人,又扭头看了看苏莱唇边的鲜红。它在服从主人的指令,还是能够让它饱腹的美食中犹豫了好一会儿……但是最后在男人的口哨声中,不甘心的扭过体,慢慢的游下来,回到男人的边,男人的手臂垂了下去,它‘咻’的一声,钻进了男人的衣袖,像是它再也没有出现过一般。

    而苏莱,在重重的松了一口气之后,昏厥了过去,整个人,陷入了黑暗之中。

    而在男人怀中的漠子涵,因为知道小青进了男人的衣袖,在疯狂的挣扎着要下来!

    可是男人却直接抱着她站起,把她投入了那个大浴盆里,接着指了指昏厥过去的苏莱,对着黑衣人说:把她带去实验室!

    是!黑衣人立即执行。

    漠子涵在水里扑腾而起,你想做什么?想对苏莱做什么?17111515

    男子却冷冷一笑,你乖乖的留在这里洗干净等我!否则,我不保证你的朋友安然无恙!

    说完,男子走了。

    他的步子,一反往的款款,显得那么的急躁,似乎是想去证明些什么。

    漠子涵想尾随而去,但是太了解男人子的她,还是选择了留下。

    至少,他那样说的话,就证明苏莱会无碍吧!?

    漠子涵难受了,坐在浴盆里,抱着自己的双膝,想哭却哭不出来。老天,让她一个人受折磨就够了,为什么还要害苏莱呢!?

    ……

    …………

    叶烯与唐少陵那边,是急疯了。

    但是仅存的理智还是让他们知道,若从苏莱的角度,与黑衣人的上查不出什么的话,那么,就该调查与苏莱最后一个见面的漠子涵。

    很快,他们就把漠子涵的背景调查得清清楚楚了。

    但是漠子涵的背景,除了与姓高的有点不清不楚的关系之外,其余都是清白一片,连个男朋友都没谈过。

    莱这他气的。那么……这件事与姓高的有关!?19nub。

    ……

    …………

    ..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有染,总裁贪欢无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