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 盛开盛与顾陌辰

    那什么,提一下,上两张写到顾陌辰是江晨曦的堂哥,有童鞋提出意见来了,说不是堂哥。然后我咨询了我妈,汗颜啊,的确不是堂兄妹,是表兄妹哈!所以前面写错的,你们原谅我吧,自动把他们翻译成表哥,表兄妹哈(我对那人际关系,真无能!汗颜死了!)

    江晨曦的爸爸江珧是顾陌辰的舅舅~~~~hoho~~~~所以是表兄妹。

    ----------------------------以下,正文时间-----------------

    汤老的葬礼上,陈丽的出现,让许多人都开始交头接耳起来。因为在b市,众所周知,陈丽与汤老家的倒插门女婿江珧多年前因为某个原因,一直不合,直接导致了汤老与叶老的不合。

    正如现在,汤老过世,这b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几乎都出席了,唯独叶老只派了孙子叶烯前来凭吊。

    现在陈丽却突然带着叶嫸出现,当真是勾起了大家的八卦**。

    而陈丽的到来,就连江珧与汤琴夫妇都觉得吃惊。

    母子二人在汤老的灵位前鞠躬祭拜过后,陈丽就与江珧说了几句话,二人去内堂了。

    而剩下的叶嫸则对着不远处叶烯与唐少陵笑了笑,移步过来。

    叶嫸:想不到这里也能看见唐二少,你们唐家现在不是早就不在官场上混了么?

    唐少陵讥笑,不在官场上混,面还在,过来祭拜下,不为过吧!

    叶嫸也嘴角一勾,打量了叶烯唐少陵二人,冷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两个心里都记恨着江珧,会出现在这里,大概是想来看看香市的盛家会派谁来凭吊吧!

    叶烯与唐少陵相顾无言,心想:这叶嫸难得带脑子了!

    叶嫸笑,也是啊,这汤老一死,汤家,江家与盛家的关系就算彻底是断掉了,以后啊,那女人的消息,你们可是彻底的打听不到了!不过……他邪佞一笑,这样的场合,盛家是不会派那女人过来的!你们……死心吧!

    叶烯与唐少陵的脸色一僵。

    只是叶嫸还没来得及高兴,后就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是么?

    叶唐二人脸色一变,循声望去,诧异十足。

    叶嫸讶异回头,只见后站着一名材高挑的美女。

    女人长得十分的漂亮,却也足够的冷艳,浑上下散发‘生人勿进’的气息,整个人仿佛是从冰窖里捞出来的,就算穿着一火红色的裙,也丝毫掩盖不去她的冰凌。

    没错,她虽然处葬礼,穿着的却是一件醒目的红色裙子,足蹬十寸红色尖头细高跟,皮肤白希,烈焰红唇,很是好看!

    只是-------------

    喂,你是谁?在我外公的葬礼上为什么穿一红色,这是对死者的不尊重,你知不知道?

    江晨曦走过来,第一眼就看见了这个红衣女子,顿时生气,对着女子就是一通的指责。

    可是女子唇角一勾,冷冷的吐出四个字:香市,盛家!

    周围听到这四个字的人,都发出了惊叹声。香市的名门权贵盛家么!?那么,这位就是传说中盛家的大小姐----盛开!?大家纷纷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女子凤眸四处一扫,女王气场尽显,周围立即鸦雀无声。最后,她的目光落在了叶烯与唐少陵的上,她说:等我!

    她从来就是如此,话十分少,只说重点。即使当年在烈中,也只是语气上稍微柔和些罢了。如今,那个能让她变柔变软的人躺在那一动不动,所以她越发的显得女王了。

    切~~~~~看着盛开离开,叶嫸撇嘴,不过,目光却盯在了江晨曦的上,暗想:得来全不费工夫啊!不过,她怎么会是汤老的外孙女呢?不是说叫苏莱么?

    这是,江晨曦丝毫没有注意到叶嫸,只是缠着叶烯,烯哥哥,刚刚那个女人是谁?

    安娜!叶烯吐出两个字。

    江晨曦脸色一变,什么,她就是安娜?

    不可置信,江晨曦看向了唐少陵,唐少陵挑眉。他的目光早就随着盛开的影,移到了灵堂里。

    整个灵堂里,现在只有汤琴一个人在。

    不好!江晨曦暗叫,立即小跑去灵堂。

    唐少陵调侃,我们要不要也去看看呢?看看嫂子的女王气场?

    叶烯不语,但是脚步却踏向了灵堂。

    这时,叶嫸道:等等!

    什么事?

    刚刚那个女人到底是谁?叶嫸指的是江晨曦。他被搞糊涂了,为什么一会儿叫苏莱,一会儿又是汤老的外孙女?

    叶烯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也不回答,只是一笑:叶二少不是很有能耐么,自己去查呗!

    唐少陵也露出了嘲讽的笑,又是一个把江晨曦与苏莱弄混的人。真是没见识,小苏莱多清纯可人啊,居然会把她跟江晨曦弄混,没见识啊没见识,不过这叶嫸本来就是没见识的人,好吧,唐少陵圆满了。

    灵堂里。

    汤琴看着一居然有人穿一烈焰红妆的出现在这里,原本要破口而出的责骂却在看见来者容颜之时,被生生的咽了下去,安娜,你怎么会?

    安娜死了,在五年前!我是盛开!女子没有看向汤琴,而是看着汤老的巨幅遗照,我只是来通知,他死了,盛汤两家从此再无关系!

    盛开就是代表盛家的家主盛老爷子来传达指令的,这句话包含的意思就是:盛家与汤家的合作关系就解除了!从此以后,不论是汤家或者江珧的事,都与盛家无关!

    汤琴倒退了一步,原本就苍白的脸上,更是添加了死寂,死死的看着红衣女王,安娜,你果然……还是恨我们家!

    恨?女子终于扭头,看向了汤琴,冷言:你太抬举你自己了!

    说完,女子也不上香,不鞠躬,直接转走人,正好撞上追进来的江晨曦。

    江晨曦说:你就是我哥以前经常挂在嘴上的安娜姐姐吗?

    死了!盛开又是只给了两个字,踏出灵堂。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让她哭,让她笑,只是那个人却再也不能哭,不能笑了。她走到叶烯与唐少陵的面前,我想见见他!

    叶烯点头,说:他等你很久了……17lou。

    唐少陵却非常高兴,显得很兴奋:嫂子,我马上备车送你过去!辰哥要是见到你,说不定立即就跳起来,好了……!!!

    听到那个人的名字,一直冷如冰雕的女子,终于微微的勾起了唇角。

    ……

    汽车,开往郊区,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

    因为对他们来说,这并不存在什么久别重逢的喜悦,反而更是一件肃穆与庄重的事

    因为他们要去看的是……顾陌辰。

    那一位,在他们心目中仿佛像神一般存在的男子。

    所以一个多小时的路程,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临湖的疗养院,是政府投放了强大的资金力量建成的,环境清幽,占地辽阔。

    他们抵达一间处于疗养院最里端的病房。

    三人在病房门口站了很久,才轻轻的推门进去。

    这是一个非常清幽的房间。

    有一个大大的玻璃露台,露台上摆了几张躺椅,坐在躺椅上,远目过去,就是波光粼粼的湖景。露台的四周,种上了各种小盆栽,有一种特别悠闲的感觉。房里,有一面整面墙的书柜,书柜上放满了各式各样的书,墙角,丢了一个懒骨头的沙发,随意的丢了几个抱枕,边上是一个小几,小几上放着香薰灯,这一切,仿佛在要求主人投入它的怀抱,好好的抽本书,点个香薰,肆意的感受下悠闲的时光。

    若不是……若不是房间中央摆置的那张单人病,若不是病周围摆满了各种各种的机器,所有的人,都不会认为这是一间病房!

    还有……病上,安安静静的躺着的那个男子。

    男子已经瘦得脱了形,皮肤也苍白似雪,只有那剑飞的眉,长长的睫毛,高蜓的鼻,与……完美的唇形,还能看出往英俊的影子,想必,当年,他也算是一名美男子。

    他便是顾陌辰!

    当年那个意气风发,满腔血,在黑白两道上混得如鱼得水的少年,已经一动不动的睡着这里,已经整整五年了。

    盛开直的站在门口,久久……

    他不移步,叶唐二人也不催促,直至,她说:我要单独跟他说话!

    叶唐二人顺从的退出,他们找了顾陌辰的主治医生还有位护士聊了一些他的况。

    顾陌辰还是老样子,虽然躺了五年了,但是因为护理得当,体的各项机能都很不错,没有什么并发症,也没有一个褥疮。

    叶烯与唐少陵对这样的况已经算是相当满意了。

    不然能怎么办呢?最初的时候,他们还抱着他能醒来的想法,可是五年过去了,他们已经渐渐的死心了。

    变成植物人五年,还能醒来的病例实在是太少了!

    二人从医生办公室出来,在疗养院的花园里抽烟,等待盛开出来。

    唐少陵说:嫂子还如以前一般彪悍,女王气场那不是盖的!

    叶烯不语,只是掏出手机,开机。

    他还要给苏莱打电话。

    而唐少陵见状也掏出手机开机。

    这是他们二个的习惯,来看顾陌辰的时候,都会把手机关掉。因为他们不想有人来打扰他们兄弟三人相聚的时光。

    叶烯刚开机,就跳出了好几个莫泽南来电的短信呼。

    叶烯也没管他,只是在通话记录里翻看苏莱之前给他来电的号码,那丫头的手机坏了,他还没给她买新的呢!

    唐少陵的手机一启动,顾寅的电话就进来了。

    他才接起,顾寅的声音就火急火燎的传来了,少陵哥,你终于肯接听我电话了哇!什两前你不。

    怎么了?唐少陵听着那端的哭腔,公司要倒了么?这么个模样!

    你在哪儿哇?

    疗养院,看辰哥!

    什么!?听到顾陌辰的名字,顾寅兴奋,严重走题,少陵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去看辰哥为什么不叫哦,你明知道我好久木有见辰哥了,我很想他!

    闭上你的臭嘴,现在你辰哥不需要你的!说着嘴角一勾,有你嫂子在,柔细语,要你这糙汉子做毛!16628430

    什么!?顾寅更是兴奋,嫂子回来了么?什么时候的事?哇,我的美女嫂子,我的女王下!

    你他妈的打我电话到底为了什么事!!!!

    唐少陵的这一吼,总算把顾寅吼回了正途,立即严肃说:辰哥,前两天你让人看着古晨风跑了!

    什么!?这回换唐少陵吃惊了,他看了看叶烯,问:什么时候的事了?

    具体时间不清楚,中午的时候,小弟进去送饭才发现她已经不在里面了!顾寅报告。

    t!!!唐少陵烦躁摸头,赶紧派人去找!

    唐少陵这边的况,叶烯也已经感听到了,听到说古晨风逃离的时候,他心里某处狠狠的一抽,似乎,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了一般。

    苏莱!!!

    他的脑子里闪现了这个名字!

    他立即翻查到苏莱之前给他打电话的号码,刚想回拨过去,莫泽南的电话又进来了,叶烯烦躁的想按掉,但是最终还是接听了,莫泽南,你最好有事!

    叶烯,你个混小子,苏莱出事了,你人呢?莫泽南那才叫怒吼呢!

    叶烯体一震,周散发森冷,你说什么?

    我说苏莱出事了!!!她怀了你的孩子,却出了车祸,孩子保不住了,必须尽快动手术,需要家属签字,可是你去哪里了?莫泽南道。

    叶烯一个踉跄。

    孩子!?

    苏莱怀了他的孩子!?

    苏莱现在在医院,你给我赶紧过来!电话中,传来了莫泽南的声音。

    可是叶烯已经听不到了。

    站在阳光下的他,却面如菜色,死白死白!

    叶烯……唐少陵不明所以,去拉他。

    他这才清醒,赶紧朝着停车场跑去。

    他的这副样子,是唐少陵多少年都未见过的……失魂落魄!!!

    对,就是这个词!

    唐少陵想,叶烯这个样子,应该与苏莱有关吧!小苏莱出什么事了吗?

    他又想到了古晨风失踪。

    难道……

    ***** **** ****

    叶烯抵达医院的时候,苏莱已经转入普通病房了。

    她还在昏迷中,小脸苍白,毫无生气。

    莫泽南说:女人流产是最伤元气的,而且我看了她的急诊检查,其实送来之前,她就已经有先兆流产的迹象了。上次你把她送来治疗手的时候,说过踢了她的肚子,那会,她说月事来了,现在想来,只怕那时候根本不是月事,而是见红吧!……叶烯,你和她在一起这么久了,你就没关心关心她的体么?

    叶烯绝望的闭了闭眼睛,没有说话,却是默认了莫泽南的话。

    的确,从那次被他踢了肚子开始,她的亲戚就断断续续的一直在,即使他每天灌她喝红糖姜茶,脸色也不见好,他只以为她是体虚。他们之间也只有过一次,所以他从来没往她怀孕这件事上想过,想来,她也应该跟他一般吧!

    叶烯难受,心疼。

    他坐到边,抓过她冰凉的手。

    可是,她似乎感受到是他在碰她,居然在睡梦中就把自己的手给缩回去了。

    叶烯更是绝望。

    他想起了当时,她说‘叶烯, 你现在来我这里!’。她甚至说‘你答应过我的,我与她,你会把我放在首位!’

    她这句话,分明就是在恳求了。

    她是一个傲气的小姑娘,不到不得已,她绝对不会把她自己与江晨曦比较的!

    他当时居然没有听出来,还以为她在闹。

    所以她最后才会说‘如果你现在不过来,那么,你会后悔的!’。

    她预示到了,知道了真相,他真的后悔了。

    她现在连碰都不想让他碰了是么!?

    叶烯看着她缩回去的手,心疼到无以复加。

    莫泽南说,她要到明天才会醒。叶烯又在病房里坐了一会儿,才出来打电话。

    唐少陵和顾寅很快就接到消息赶来了。

    顾寅说:烯哥,查清楚了,是古晨风干的!

    当时车祸地段的视频资料他们已经拿到了,那辆白色的疯狂的汽车是古晨风驾驶的,她从苏莱出影视城就已经跟着了,一直到苏莱换乘了出租车,才下手的。

    现在警方也已经掌握了这个线索,正在全力搜查古晨风的下落。毕竟这是一件极为恶的事,司机在抢救了两个小时后,最终还是宣告不治亡,而苏……流产了。

    叶烯森冷的下达命令:就算给我搜城,也要比警方先找到古晨风!!!那个女人,我不会放过她的!!!

    顾寅点头,必须的,就算烯哥你不说,伤了我们嫂子的女人,也必须要由我们自己教训!!!

    叶烯勾了勾唇,脸上终于有点了血色,谢谢!

    他要陪苏莱,所以这些事不能亲自去办了。

    唐少陵打开了一条门缝,看了看苏莱,我的小苏莱真可怜,我现在就回大宅去,去偷我嫂子的补品来孝敬我们小苏莱!

    唐少陵就是一枚活宝,气氛因为他的这句话,稍稍的缓和了。

    叶烯只说:她暂时还不能吃东西!手机震动响了,是江晨曦的电话。

    烯哥哥,你快来……

    叶烯才接起电话,就听到了她的呼救声。

    ————————————————

    悲催的停电,停了快一天了!还有一章稍后写好就更新哈!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有染,总裁贪欢无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