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0 流产

    苏莱特意挑了一件七分袖的白色雪纺衬衣穿上,下穿了一件鹅黄色的铅笔裤!这都是叶烯给她买的,但是搭配是她自己搭配的。

    叶烯看着自家姑娘清新亮丽的形象,大赞:姑娘眼光真好!

    苏莱冲他吱呀咧嘴!

    二人携手出门。

    结果才开门,江晨曦就扑了过来,直接扑进叶烯的怀中,哭得梨花带雨,烯哥哥……

    江晨曦的出现,就像是一道闪电,直接的劈断了叶烯与苏莱之间难得和谐的气氛。

    苏莱看着钻入叶烯怀中的女人,眼神黯淡了,原本挽着叶烯的手,也不自觉的就松开了。

    因为昨天叶烯的英雄救美与今早的温柔体贴,让她忘记了这个人。

    而现在她出现了,宣告了苏莱的梦碎。

    主角出现,配角就该自动退让。苏莱不会死缠烂打,自动的,就退开了。

    叶烯被江晨曦死死的抱着,她在他的怀中嘤嘤的哭着,眼泪浸透了他的衬衫,他感觉到了湿意。

    暖暖……叶烯回神,忍不住的唤道:你怎么了?

    记忆中,她虽然柔可,但是并不是常哭的女孩子。而现在怎么会哭成这样呢?

    听到叶烯的唤声,江晨曦想是承受不住般,整个人,攀着叶烯,倒了下去……

    暖暖,暖暖!!!叶烯紧张得唤道,眉宇间的着急,是怎么也掩盖不了的。

    这道急促的叫唤,使得苏莱也停下了回房的脚步,她转,紧张的看过去,怎么了?

    只见叶烯抱起江晨曦步履摇晃的往里面冲,路过苏莱的时候,撞到了她,也完全无视!

    直接就往房间里冲。

    叶烯紧张下的力道不清,苏莱被撞到,整个人因为惯,被撞到了沙发的靠背上,正好撞击在肚子上,这段时间一直不舒服的小腹,又隐隐的作痛了。

    这时,房间里却传来了叶烯的吼声,单和被子呢!

    苏莱这才反应过来,她把单洗了,被子晒了!她立即站起来,从柜子里拿出备用的被子,先给江晨曦盖上!

    她怎么了?她问。

    上的女人,看起来脸色很不好!实则上,叶烯的脸色也很不好!

    糖水,去泡点糖水来!叶烯道,暖暖一直有低血糖的毛病,可能是低血糖反应吧!

    苏莱点头,立即去厨房,泡了被简单的糖水拿过来。

    再次回到房间的时候,江晨曦已经醒了。

    脸色,连带嘴唇都是苍白的,整个人看起来我见犹怜,正依偎在叶烯的怀中。

    苏莱走进去,把杯子递给她。

    她感激:谢谢!可是,才轻轻抿了一口,立即体一震,蹙眉,烫!!!

    叶烯紧张的立即接过,探了下水温,又看了看江晨曦吐出的舌头,责备的看向苏莱:你不会凉一下再拿来么?暖暖都烫伤了!

    苏莱:……

    她委屈!谁知道她醒这么快?而且,这么大的人了,喝水之前难道不会先试一下水温么?

    不过苏莱不打算争辩,她体不好,她忍了!

    不过,当苏莱垂下眸的那一霎那她分明从江晨曦的眼里,看见了闪烁的笑意。

    江晨曦是在向她挑衅,炫耀!

    苏莱觉得无语了。

    她看了看正在替江晨曦吹着糖水的叶烯,默默的转离开房间。

    苏莱离开后,在叶烯怀中的江晨曦才稍微的挪动了下,烯哥哥……

    叶烯抬眸,怎么了?你还头晕着吧?糖水凉了,把它喝掉!

    江晨曦摇头,我不是低血糖!

    那……

    外公去世了!江晨曦说着,眼泪又止不住的滑落了,外公最疼我了,可是他却在昏迷中就走掉了,一句话都没有来得及对我说!他不在了,他也不要小暖暖了,就像你一样……你们都不要小暖暖了!

    江晨曦哭诉着,小手紧紧的握着拳头,敲打着叶烯的膛。

    这样的暖暖,让叶烯最没有抵抗力。嘴巴比脑子的反应更快,我怎么会不要你呢?

    说完,就后悔了。也十分的鄙视自己。

    鄙视自己坚守了两年的恨意,居然就在她的哭泣中,全盘崩溃了。

    叶烯恼自己,又不自觉的烦躁起来了。

    反而江晨曦却很开心,含着泪的眼眸,看向叶烯,烯哥哥,你是说真的?你不会不要我?

    叶烯眸光一敛,你是辰哥的妹妹,辰哥出事前交代我们要好好照顾你的,我自然不会抛弃你!

    江晨曦刚刚还满是喜悦的脸色,又消失殆尽了,烯哥哥,就因为哥哥么?如果哥哥没有让你照顾我,你是不是?

    叶烯冷笑了一下,如果是两年前,就算没辰哥的话,我也会尽力的照顾你,护你!可是,如今……你对我而言,剩下的,也只是责任了!

    烯哥哥!江晨曦绣眉一皱,你还是在怨我,是不是?刚刚你明明很紧张我的!你为了我,还吼了你的……她嘴巴一抿,未婚妻!可见你心里有我的,至少,在你的心里,我比她更重,不是么?既然这样的话,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

    江晨曦的话,让叶烯反应过来了,刚刚他对苏莱的态度很不好。那丫头昨天也经历了可怕的事,现在……

    想到苏莱,叶烯明显不镇定了。

    他放开江晨曦,从上坐起来,我说了,对我而言,你是责任!你脸色还不好,休息一下再走吧!

    说着,叶烯就离开了,也没管江晨曦在背后的叫声。

    他一直以来都对她绵软的声音,眼泪,没有抵抗力。为了防止自己溃不成军,还是趁早离开为好!

    出了房间,叶烯在外面没看见苏莱,他的一颗心又提了起来,直到去了她的房间,看见她正躺在上看书,这一颗悬着的心,才慢慢的落下。

    他走进去,把门关上。

    苏莱也一放下了书,看着他,一双眼睛,幽黑见底,却……看不出任何的绪。

    苏莱……他叫了一声。

    有什么事需要我做吗?苏莱应,更是准备从上站起来,可是叶烯却一个箭步过去,把她按住了。

    对不起!他说。

    正如第一次时候的道歉那般,这是第二次,声音还是一样的低不可闻,但是却清晰的灌入了苏莱的耳底。

    她什么话都没说,心底却在冷笑:叶先生,这其实没什么好道歉的不是么?人就是如此,哪个比较重要,哪个比较轻,是由心控制的,丝毫表演不出。

    对不起,伤了你!我只是太着急了!暖暖她昏倒了!他进一步的解释。

    她微笑,我理解。连我被欺负,你都那么生气,看见江小姐昏倒,急火攻心,是应该的!

    苏莱!叶烯低喝,不要这样说话!

    我说的是事实,不是么?

    不要把你自己和她比较!叶烯道,你是你,她是她!

    苏莱一笑,请问,这句话,你能骗过你自己么?

    叶烯沉默了。

    苏莱说:你还是喜欢她的,不是么?你潜意识里做出来的事,就已经说明了一切,叶烯,你何必自欺欺人呢?你不累吗?

    从你第一次见到我起,你就把我当成是她了吧!不然的话,你应该根本就不会救我!就算救了我,也应该只会让我自自灭,而不是缠着我,是吧?苏莱有些悲哀的说:你很喜欢她,喜欢到,即使找了一个替边,也愿意!你能否认这一切么?

    叶烯闭了闭眼睛,再次睁开,看着她,苏莱,你难道就从来想过,我已经喜欢上你了?

    没有!苏莱毫不犹豫的说,从来没有!

    为什么这么笃定?

    因为一开始,我就被你设定在替这一项上了!她说,没有人会上替

    你不是替!叶烯道,叶烯,你一开始是,但是,事实上,你却不是!

    苏莱:……

    你跟暖暖真的长得很像,非常相似,几乎可以以假乱真!起初,我也以为,我寻来了一个完美的替!可是,你根本就不是她!叶烯说着,笑了笑,你们生活环境,经历完全不一样,造就了你们的格不同!

    在格方面,叶烯更喜欢苏莱。只是,暖暖是我的初恋,也曾经伤我至深,我不会再回头了!

    ……苏莱怔了下,回神,才道: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

    不要离开我!叶烯盯着她,说,留在我的边!

    你想利用我,说服她,不要缠着你么?苏莱的脑子,反应奇快。

    叶烯又被她将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苏莱低低一笑,既然喜欢着,她又回来找你了,你为什么不要?叶先生,不要太别扭,差不多得了!

    你难道没听说过,好马不吃回头草么?叶烯回。

    苏莱,说不定你这颗回头草,魅力过剩呢?

    那你被电到了么?叶烯问。

    我是食动物,不吃草的!苏莱非常严肃的说。

    惹得叶烯哈哈大笑,其实,他越发的觉得,苏莱是个宝了,他舍不得放她离开。

    苏莱,跟我在一起吧!他再一次提。

    苏莱想了想,想到了刚刚江晨曦那挑衅的微笑,觉得自己非常有必要答应叶烯,遂:让我答应你……可以!你必须答应我两个条件!

    什么条件,你说!

    苏莱:第一,不许碰我!

    不行不行!叶烯立即打断,这条必须改成,不能强行对你出手!

    苏莱虎着脸,看着他不语。

    叶烯无辜道:喂,姑娘,我们孤男寡女的,有时候到浓时,自然而然会发生一些事的好不好,到时候你也愿意,难道我还要被这条规矩卡着不能碰你啊!

    苏莱:……

    行,她咬牙,应了叶烯了!哼,本姑娘会自愿才怪!

    叶烯却笑嘻嘻的说:这才对吗,这样对我家小兄弟也比较好!

    苏莱:……

    叶烯,你就是头猪!!!种猪!!!

    第二,从现在开始,你必须以我为准!即使在江晨曦的面前也是如此!绝对不可以发生今天这种况!苏莱提第二点。

    必须要杀杀江晨曦的锐气,她苏莱不是好欺负的。

    这条,叶烯毫不犹豫的点头了。

    末了,他说:就这样?

    对,就这样!苏莱道。

    陪着叶烯玩一个游戏而已吧,哪那么多要求!

    叶烯却笑嘻嘻的凑过脑袋,那么,来盖个印章吧!

    苏莱一阵的恶心。因为,她想起了昨晚豪哥的所谓……敬酒!!!!

    她推开叶先生,问:叶先生,我问你啊!你们这些所谓的社会精英,败类们出外应酬,让女人敬酒的话,是不是都用非正常的方式啊?莱件真特娘。

    叶烯立即反应过来了,他说:嘴对嘴么?

    苏莱点头,然后立即一副嫌弃的样子看着叶烯,一副:我就知道你也不是什么好鸟的表

    叶公子却非常严重,正气的甩了甩头,那种恶心巴拉的方式,怎么可能出现在我的应酬啊!那几张用马桶刷子刷过的嘴,你以为本少爷亲得下去?

    苏莱:……

    好吧,叶公子,你强!!!

    这时,叶公子却搂住了她,乖哈,以后再也不会让你经历这样的事了!把昨晚,忘掉吧!

    苏莱点头,嗯!

    她知道,不管她与叶烯到底会走向什么样的方向,但是昨夜他给的温暖,却是她终其一生不会忘记的!

    而叶烯也是,只要回想起那句低低的‘叶烯,带我回家’,他会觉得心脏的某一处,软榻了!

    房内,一派的温馨。

    而房外,江晨曦苍白着一张脸,透过门缝,看着里面想用的两人,嘴角弯起一道罪恶的弧度。

    所有阻挡我步伐的绊脚石,我都会剔除,苏莱,你等着接招吧!!!

    ******************

    苏莱在家休息了一天。

    从下午开始,各大网站开始冒出一系列的不雅视频,视频的主角,就是昨天晚上在ktv出现过的各大歌手,演员!这其中,也包括古晨风。

    苏莱不用问也知道是谁的手笔。

    丑闻,-视频,一个个的被曝光,唯一例外的就是在包厅里面救过苏莱的那位同剧组的女演员,不过听唐少陵说,她伤得严重的,要住院观察一段时间。《流年》是演不了了,不过为了答谢她,唐少陵说了,会专门写两个剧本捧她。

    苏莱想,这对她来说,应该是最好的报答了吧!

    对于那名演员,苏莱是感激,因为她的良知到底还没有被湮灭,但是感激涕零的话,苏莱不会说,因为她不会忘记,是她和另外一名女演员推她上车的!

    若不是他们推她上车,就不会有后面的事发生。

    所以,虽然她也算是帮了她,可是苏莱不会去当面道谢,也不会把真相告诉叶烯和唐少陵。

    唐少陵说要捧她,就当是回报了。

    至于包间里的那些个‘才俊’们,有的被那些不雅视频连累,被记者围攻,有些虽然消息暂时没放出来,不过叶烯说,一个都不会放过。

    苏莱对这些不感兴趣了。

    对于叶烯和唐少陵到底有多少势力,是不是玩得过那一大群人,她也不是很感兴趣!反正,他们看起来不像会被人欺负的主。

    老实说,这种被人护着的感觉,苏莱还蛮喜欢的。

    为了答谢这二人,苏莱晚上还特意做了一桌子的菜,答谢他们。

    唐少陵最开心了。

    家常菜啊,他的最啊!

    另外,他还给了苏莱一部新的手机,因为他说,昨天清场的时候发现她的手机被摔在角落里,屏幕都摔碎了,干脆不要了。

    不过对于唐少陵送的手机,叶公子的标准是:你哪里拿来的,拿回哪里去,我老婆的手机我还买得起!

    所以,唐少陵很郁闷,以把叶烯最的小炒全部吃光作为对叶烯的惩罚。

    以至于最后被叶烯踢上了楼,还扬言:唐少陵,下次不许你走这个道!迟早我要把这道给封了!

    正在收拾碗筷的苏莱觉得很开心。

    她觉得,若这一切是真的多好!

    ……

    第三天,苏莱照常去片场。

    片场还如平常无异,知道那晚发生了什么事的人,都不在了。唯有导演看见她的时候,用非常抱歉的神态,看着她的脸色不好,还问她要不要多休息。

    苏莱摇了摇头,她脸色不好,不是因为那夜的原因,而是因为,小腹一直胀痛,很不舒服。

    这次大姨妈来得真是诡异,苏莱在思考,是不是应该去看看医生了,断断续续一个多星期了,量还时多时少的!

    汤童鞋对那夜的事,是完全不知的,拉着苏莱说:好诡异,咱们剧组大换血呢!连古晨风都给换掉了!这样好多镜头都要重拍了!

    苏莱只道:出了那样的丑闻,能不换角么!

    就是!赵静凑过来,捏了一颗苏莱洗净的葡萄扔进嘴里,哎,有些人啊,冲冠一怒为红颜,说把人废了就给废了,也不可怜可怜我们这些在烈暴晒下一条条拍出来的人。还还得重拍!就不能在影片拍完后废么?赵静说着,挑眉看向苏莱。

    苏莱微笑,不语。

    完全不在状态下的汤淼同学,一个劲的问:静姐,你在说什么?你知道这事是谁做的?话说,那些人是得罪谁了啊!

    赵静看了一眼纯得要死的汤淼,与苏莱幽幽对视了一眼,集体道:哎,(小妹)小水儿,你怎么能在这个娱乐圈活到今天的呢?

    小水儿无辜了!

    不过她眼睛闪啊闪的,看了苏莱一会儿,立即变得亮晶晶的,说:小苏莱,我跟你说一件事哟,那天我们家族饭局,我告诉你哟,我在饭局上见到了一个跟你长得很像的人!而且她居然是我表姐!

    苏莱:……

    她愣住,第一反应,就是江晨曦。果然-------

    她叫江晨曦!是我表姑妈的女儿,从小长在美国,最近因为表姑妈的父亲……咦,到底叫什么,我也叫不出,反正就是我那表姐的外公体不好,才招回来的,话说,昨天早上去世了,我爷爷还让我今天下午请假去参加他的葬礼呢!17t2i。

    苏莱是完全没听明白小水在说什么,只注意到了一点……小水居然跟江晨曦是亲戚!

    赵静眉头一皱,小妹啊,你说的那个葬礼,该不会就是前财务部部长汤老的葬礼吧?

    就是啊!小水应。

    赵静点头,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能在娱乐圈活这么久了!小苏莱,感我们边有位隐藏的豪门呢!

    苏莱:……

    ……小水连连摆手,他们家是名门啦,我们家可不是,我爷爷跟她外公可不好比!

    说着,又揪着苏莱,小苏莱,我告诉你,你一定要去见见她,你们长得真正的超级像……

    汤淼,你在晃什么,过来给你说戏!

    这端,汤童鞋在叽叽喳喳,那端副导演在拿着剧本吼人了!

    汤童鞋立即包了一包眼泪,奔到副导演那儿去了。

    看着她那委屈的小摸样,赵静都笑了,她可真是块宝,养得多纯啊,娱乐圈这样的,少了!

    苏莱也点了点头,又看向赵静,严肃的问:静姐,你认不认识江晨曦?

    赵静摇头,我必须要认识她吗?

    不是!

    还是说,你其实见过她了?赵静的观察,可是细致入微的。

    她是……叶烯的初恋……苏莱道。

    哦!?赵静点头,也就是说,你觉得你是叶烯找来的替

    静姐,你反应要不要这么快啊!

    这是老梗啊,你一说,我就条件反了好不好!赵静说着,拍了拍苏莱的肩,怎么?前女友回来了,让你有危机意识了?

    苏莱不语。

    其实吧,想那么多做什么,叶公子对你好就行了!赵静大度的说,谁也不能保证谁能够谁一辈子!感的事,过程不重要,结局才重要!

    苏莱皱眉,不是应该过程重要,结果不重要么?

    傻蛋!!!赵静骂,要是你努力了半天,结果不是你要的,那你要那过程做毛!

    当积累经验喽!

    嘞!赵静不雅道,你以为是学习,考试啊!这是感好不好!最重要的是两个人在一起,而不是曾经的努力,最后都没在一起!

    苏莱笑了,觉得静姐的观点更新鲜。

    叶公子为了你都把那么多人报复了,可见他对你不完全是假的。据说那豪哥被废了双手,连自家小兄弟都给废了,结果叶公子还不解恨,把人挪走了,到现在都不见人呢!赵静道。

    啊!?苏莱惊。

    怎么,吓到你了?

    没有没有!苏莱道,只是突然觉得叶公子好血腥,好暴力哟!

    赵静笑骂:暴力你个头!跟在叶烯的边,以后你就见得多了!

    啥?

    赵静拍苏莱的头,叶公子的事迹,你自己慢慢去挖掘!

    苏莱抿嘴,你知不知道,说话说一半,最讨厌人了!

    我可一半都没说好不好!赵静觉得无辜嘞!

    苏莱嘟嘴。

    又在心底为叶公子默默记了一笔:叶公子,你上的秘密越来越多了!

    不过,他对她不完全是假的,是么!?

    苏莱困惑。

    ……

    下午,汤淼请假回去参加葬礼去了,苏莱也跟着回市区。在半道,苏莱就先下车,转而打了一辆车去医院。她想去医院看看医生,检查下自己的体到底怎么回事。

    因为此时此刻,她的小腹已经在开始不规律的疼痛了。持续了有两个小时了。这样的况,前所未有,苏莱不敢耽误了。

    出租车上,正放着广播,各大电台也在说着这次不雅照,-视频的事

    想来,这应该是这两天最闹的话题了吧!

    她对这些不感兴趣,靠着车窗坐着,捂着肚子,一阵阵的觉得发寒,最后只能把车窗打开,让流,暖风吹进来。

    司机皱眉,但是看着她苍白的脸色也没说什么,反而自觉的把空调关了。

    姑娘是哪里不舒服吧?怎么没人陪你?司机好心的问。

    他们都在忙!苏莱回答,我好不舒服,司机先生,你能不能开得快一点?

    司机听后,立即加快了速度。

    然而,他们谁也没有注意到,一辆白色的汽车,一路跟着他们!

    终于,到了前方拐弯处……那辆白色的汽车,突然加快油门,抢道……

    他妈的……

    伴随着司机咆哮声音的,是车的猛烈晃动。

    苏莱也随着晃动,整个人摇晃了一下,差点跌到座椅底下。

    可是,这还没算完,那辆白色的汽车,却在这个时候急掉头,就这样,直直的朝着他们撞了过来了!

    出租车,避无可避了!!!

    司机只能打着方向盘,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汽车,朝着路边的花台撞去!

    白色的汽车,这才踩下刹车,从装车的出租车边上,呼啸而去!

    啊…………!!!!苏莱痛苦的大喊。

    她整个人,因为惯,随着汽车撞击花台的力道,我也整个人向前座摔去,然后重重跌落!!!

    整个过程,她是很清醒的!

    只是,在重力下,她也无能为力!

    只能被撞击,然后跌落到车座底下。

    苏莱觉得浑上下都疼,豆大的汗珠也滚落了,疼,我的肚子好疼,……

    她的肚子,好疼好疼,像是有什么从她的体里流逝般!

    她只来得及微微睁开眼睛,看见前座的司机趴在方向盘上,都是血……血在滴落……

    这样的场面,让她更加根绝到,体内,有什么在流淌而出!

    很痛,很痛……

    这样的痛楚,超过了她体的负荷,让她整个人都陷入了昏迷之中。

    但是这样的昏迷却依然有着一条清醒的神经能够让她知道周围的世界。

    好痛,她捂着肚子,蜷缩在车椅底下。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可是却能感觉到,吓体,有温的液体开始流出。

    缓缓的,静静的,伴着撕裂的痛……流出!!!

    她是怎么了!?

    她是要死了么?

    只是她不能死,她没有积蓄,家里的债都没有还清,如果她不在了,妈妈怎么办呢!

    我不能死,……不能死……迷迷糊糊中,这是她唯一能够念叨的。

    迷迷糊糊中,她听到了救护车的声音,她被人抬上了担架,她无意识的睁了睁眼睛,想说什么,可是却又无力的闭上了。

    她只感觉到周围有很多的白色袍子翻飞,有人在说着什么,有人在她的上做着什么,可是,她却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

    疼,钝痛,下坠……是她唯一能感觉到的感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听到耳边有清晰的声音传来---------

    病人怀孕四周,腹部遭遇重击,有流产迹象,病人现在体很不稳定,必须赶紧做手术引流,不然会有生命危险,病人家属呢,这必须要由病人家属签字的!

    这是一道非常严肃,专业的女声音。

    然后立即有护士说:不知道她怎么联系她的家人啊,她被送来的时候边什么证件都没有!同车的那个司机,现在正深度昏迷,在抢救呢!那么现在孕妇怎么办?

    怀孕!?

    孕妇!?

    她怀孕了!?

    苏莱才恢复了意识,就被吓得整个人一怔,眼睛都睁开了,她面前的是白色的墙壁,白色的被褥,还有……穿着白袍的医生。

    见苏莱清醒了,医生立即道:姑娘你醒来?现在能不能说话?你现在必须赶紧通知你的家人,让他们过来,你现在的况很危险,必须手术,可是没你家人签字,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医生在一边巴拉巴拉的说着一堆的话,可是苏莱根本就木有听进去,她完全是沉浸在自己居然怀孕了这件事上。

    孩子,是那夜有的吧!那夜来到她的体内的吧!

    是……叶烯的!

    是叶烯的孩子!

    原来,它已经在她的肚子里呆了四个星期了么?它是不是也意识到,她和叶烯之间的关系根本不会足以让它出生于世,所以,就用这样的方式,在他们都不知况下,离开了她!?16656220

    苏莱动了动手,抚着自己的肚子,

    最后医生说:孩子的父亲是谁,你总不至于不知道吧,不敢通知家人的话,就把孩子的父亲找来!

    孩子的父亲!?

    苏莱苍白的笑了,低低的吐出了两个字:手机……

    孩子……是叶烯的,她必须通知叶烯!

    叶烯!

    医生,明白了她的意思,好心的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苏莱。

    对于叶烯的号码,苏莱是烂熟于心,她拨通了那个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叶烯才接听,喂,请问是谁?

    是我……苏莱道,她的声音很虚弱。

    苏莱?叶烯显然没想到苏莱会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怎么了?

    你能不能……苏莱的话没说完,就听到了电话那端传来的轻轻的一声‘烯哥哥’,随即,叶烯就道:苏莱,我现在有事,五分钟后给你打电话!

    叶烯!苏莱叫住他,你现在来我这里!

    我有事,五分钟后,请你说,好不好?

    叶烯,江晨曦在你边是吧?你答应过我的,我与她,你会把我放在首位!苏莱道。她的脸色,此刻死白死白!

    苏莱别闹,现在有正事要办,我真的要挂了!

    如果你现在不过来,那么,你会后悔的!她说!

    但是叶烯还是说:五分钟后,我给你打电话!

    说完,就挂了!

    苏莱握着手机,哭了!

    满脸是血液和泪水的混合液体,哭着哭着,就笑了!

    叶烯,很多的事总归是说一做一,即使是在做戏,你也不可能把我放在首位!!!苏莱,你输了,输得彻底了!

    苏莱笑着,笑得肝肠寸断!!!

    看着病人又哭又笑的样子,女医生懵了,病人?

    我没有家属,我能不能自己签字?苏莱道。

    医生道:这,这不符合规定,到时候出了事,说不清的!

    可是我没有家人!苏莱说。

    她似乎已经用尽了力气,全都疼,心更疼!最后,她溢出一句:那么,就让我死了吧!

    医生,被震惊到了,你说什么?

    既然,不做引产手术,我就会死,而我自己居然不能为自己签字,那么,就让我死好了,是不是?苏莱等着一双眼睛,看着医生。

    那一刻,医生从她的眼中看见了浓烈的绝望与恨。

    医生被吓到了,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直到一道如沐风的声音响起:苏莱……?

    **** **** *****

    葬礼上,叶烯一深黑色的西服,周散发出来的气息,竟然比整个灵堂还要肃穆。

    这是汤老的葬礼。

    作为一个为了国家鞠躬尽瘁了一辈子的人而言,这样的葬礼,是隆重的。

    只是,这葬礼上的人,有多少个是真心来缅怀的呢?

    除了……那跪倒在棺木前痛哭的,汤老的独生女……汤琴吧!

    而汤琴边陪着的,又是她的独女---江晨曦。趁人不备,她朝着他微微点头。

    同样是唐少陵走过来,盛家的人,还没到!

    叶烯冷笑了一下,你难道还抱着她会代表盛家出席的念头?

    有什么不可以?唐少陵笑,人嘛,毕竟还是要有希望的!

    只怕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叶烯直言,摸出手机,准备去边上给苏莱回电话,刚刚她在电话中声音很不对劲!可是正好轮到他鞠躬,没办法细说。

    但是叶烯来没来得及走,就被唐少陵扯了扯,你看……

    叶烯顺着唐少陵的目光看过去……来人,居然是叶嫸与陈丽母子!

    他们怎么会来汤老的葬礼?唐少陵不解。

    叶烯也不理解。他是代表叶老爷子来的,那么陈丽与叶嫸呢?

    ……

    ***** ***** *****

    恍惚中,苏莱感觉到自己被带到了手术室!

    一道巨大的光芒在她的眼前打开。

    她听到了耳边仪器的声音。

    然后她知道了,那光芒,是手术室的无影灯!!!

    莫泽南在她的耳边说:苏莱,没事的,我会救你的,不会有的,放心吧,你就当……睡一觉!

    可是……睡觉,真的可以当是睡觉么!?

    如果她感觉不到有什么冰凉的东西顺着体流了出来的话。

    如果她感觉不到痛的话!

    如果她听不到体哭泣的声音的话!

    她真的自己是在睡觉。

    可是,如果永远只是如果!

    她能感觉到一切。

    刚刚得知拥有的孩子,就伴随着体的疼痛,永远的离开了她,被剥夺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权力。

    她是最不称职的母亲了吧!

    那么多天的不规则流血,居然只以为是大姨妈,而不知道这是孩子在向她述说,它过得不好,需要治疗的信息!

    不过,孩子,去吧,离开这个世界,你就可以去天堂了。去天堂也好,总好成为一个不被祝福的孩子来得好!而且,妈妈现在也没有能力照顾你,你若来的话,注定要吃苦!而且,你爸爸要是知道有你的存在,说不定,也不会要你!所以,就这样走吧!这样走,对大家都好!

    苏莱流着泪,想着!

    她丝毫没有注意到,她根本不是在常规的手术室里,而是在……莫泽南的私人实验室里。周围,是许许多多奇奇怪怪的仪器!

    ……

    ………………

    ---------------------------------糖的废话分割线------------------------

    -------------------------------------------------------------------------

    上架第一天,大家多多订阅,支持我哟!

    顺便说一句,我不是后妈哟!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有染,总裁贪欢无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