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知足常乐

    “兰涛,你这么,我去给你倒一碗水,让你解解渴。”

    李睿看见兰涛兴冲冲的走出来,就挨着兰佳坐着,为了不让兰涛的无名火烧到他的上,先暂时离开一下是必须的;

    另一个原因是,兰佳出了一些汗,又聊这么久的天,兰佳看起来有一点口渴,顺便帮兰涛倒一碗水而已,因为喜欢兰佳对她的关注相应就多一点;

    李睿走进灶房倒了三碗水,端出来递给兰佳、兰涛一人一碗,剩下一碗才端给自己,现在他要好好的对兰涛,得到兰涛的认同,以后他追兰佳,兰涛是他的助力,不是阻力。

    可能李睿不知道,因为他兰佳才生病,兰涛以前对他恨得咬牙切齿,兰佳体慢慢地好了,兰涛还是对李睿心存芥蒂,对那件事还是难以释怀,如果要过了兰涛这一关,李睿还得继续努力。

    “大哥,爹一个人就能够将黄金虾子,做得色香味俱全,实在是太厉害;

    我们今天上午到随缘酒楼做菜,大姐坐在灶门口,一直没有走,是为了更好的控制火的大小;

    爹一个人炸黄金虾子,一样需要控制火的大小,爹又没有三头六臂,爹怎么忙过来的。”

    兰佳唇角翘起,眸子中一抹璀璨的笑意,一闪而过;

    爹平时也要做煮饭,炒菜之类的事,但都是一些简单的菜肴,不像做黄金虾子那么复杂;

    虽然百思不得其解,但激动的心飘上云端,不管怎样,自己的爹就算最棒,最厉害的人。

    “爹做饭菜的手艺一直都很好,你生病忘记,不记得而已。”

    兰涛凑近兰佳的耳朵边,轻轻地说道,现在的兰佳俏皮可,又是一家人的开心果,他很喜欢;

    生病前的兰佳他还是喜欢,只是胆小,体没有现在好,没有现在这么聪明,是自己的妹妹,他还是无条件的喜欢兰佳。

    李睿看见兰涛跟兰佳说悄悄话,心里虽然不痛快,但因为兰佳、兰涛两个人是亲兄妹,虽然不喜欢,虽然让人心里非常不爽,还是能勉为其难的接受。

    “二丫,兰二叔今天一个人炸的黄金虾子,好好吃,你们不要光顾着聊天,先吃一个再说。”

    李睿拿着一个黄金虾子,喂到兰佳一张一合的樱桃小嘴,兰佳就没有办法说话,只有乖乖将黄金虾子吃了;

    见兰涛瞪着他,想吃你就说吗,干嘛瞪着他,忙喂了兰涛一个黄金虾子;

    让兰涛有火发不出,见兰涛狠狠地嚼黄金虾子,他感觉兰涛,好像是将他生吞活剥,大卸八块;

    再吃进肚子里面一样,看着这个样子的兰涛,他觉得怪渗人的,怪吓人的,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兰涛对着李睿哼了一声,就没有搭理李睿。

    李睿蹙着眉头,郁闷的看了兰涛一眼,他现在革命需要继续努力,看兰涛这个样子,自己想娶到兰佳,不知道要给他穿多少小鞋,不知道还有多少苦难子等着他。

    “大姐、娘,你们休息一会才洗衣服,先吃一些黄金虾子再说,我觉得爹着的黄金虾子真的不错,你们也来品尝,鉴定一下到底如何。”

    兰佳看见娘、大姐两个人端着衣服,打算出去洗,就不由自主皱着眉头,院子里面明明有井,里面的水又干净,干嘛出去洗,就在家里洗多方便。

    “兰二婶,就用井里面的水洗衣服,夏天井里面的水,冬暖夏凉,洗起来多舒服啊!”

    李睿见兰佳这么说,就忍不住跟着附和,再加上,家里面洗衣服都是用井里面的水洗,以前兰佳他们家里面没有井就不说,现在有井,却不用,让他觉得有一点疑惑不解。

    “你们不说我都忘记了,以前洗衣服都是到河边去洗,搬来好几天都是到河边洗衣服,已经形成习惯,将这事真的忘记了。”

    兰吴氏微微一怔,马上恍然大悟,幸好兰佳、李睿两个人孩子提醒。

    “娘,我们家到镇上买一些牙粉漱口,用皂角洗衣服麻烦,到镇上去买专门洗衣服,好不好?”

    兰佳每一次看见娘、大姐洗衣服,就觉得费劲,虽然用柳枝漱口,也行,不过总觉得口没有漱干净一样,有一点不舒服。

    “牙粉可以买,专门洗衣服多金贵,还是算了,家里买地,买房子,用了不少钱,有钱的时候,一定要记得没有钱的时候,不要有一文,用一文,甚至用二文,没有一点节制,得意往了行。”

    兰吴氏微微的皱了皱眉头,略微有一点不悦,淡淡的看了兰佳一眼。

    兰佳见娘有一点不高兴,就不敢说什么,再加上娘今天脚不沾地忙了半天,自己再惹得娘心不愉快,就不好了。

    “娘,爹可能要回家了吧!”

    兰草见娘满脸不悦,又不想娘数落兰佳,就急忙转移话题,不想家里面一天都吵吵闹闹,只希望一家人开开心心,快快乐乐,无忧无虑的生活。

    “娘,我们家现在生活好了,一家人的脸色都红润,都是我们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

    兰涛略微想了一下,娘最注重一家人的体健康,说这个一定让娘开心。

    “你们一个,两个,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心思,舍不得我说二丫一星半点儿,将来被你们宠坏了怎么办哦!”

    兰吴氏听见几个孩子,你一言,我一语,为兰佳开拓,几个孩子这么团结,她觉得很欣慰;

    兰佳头脑那么灵活,精明能干,一定不会将自己陷入困境;

    说几个孩子宠溺兰佳,自己跟兰草的爹对兰佳的宠,比几个孩子只多不少,如果宠坏一定有他们的功劳;

    怎么能将一切都怪到几个孩子上,说着说着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娘,你们都宠溺我,在的环境中长大的孩子,心绝对健康,遇到困难,会竭尽全力去解决,不会怨天尤人,就算是很平淡的过一生,都会活出自己的精彩。”

    兰佳拉着兰吴氏的胳膊,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对着兰吴氏撒

    有一个有钱的相公,但他有三妻四妾,为了争宠,相互算计,争得你死我活,那样的生活,实在是太辛苦;

    就算找一个没有钱,没有权的相公,相互喜欢,只要真心对自己好,有又什么不可以的呢?

    兰佳紧接着又说:“李睿哥哥和家里每一个人都宠溺我,一定不会将我宠坏,我是一个很有礼貌的孩子,尊敬长辈,跟大姐、大哥相处得很融洽,多好的一个孩子啊!”

    兰佳的话刚刚说完,将其他人逗得开怀大笑。

    “我们家二丫是俏皮可,心灵手巧的孩子,又是家里的开心果,一家人不宠你宠谁。”

    兰吴氏伸手将兰佳抱在怀里,看着这么俏皮,耍宝的兰佳,精力充沛的兰佳,心里就觉得特别踏实。

    “娘,我还是将衣服洗了再说,将就现在有太阳,衣服一会就干了。”

    兰草马上站起来,端着木盆走到院子里面,夏天的衣服洗起来方便,很快就将娘和她的衣服洗干净,晾好,兰草才坐下来,慢慢的品尝黄金虾子,香酥可口,真的很美味,很好吃。

    “娘、大姐,这里的黄金虾子不是很多,我再去给你们装一些,让你们慢慢的吃个够。”

    兰佳说着立刻就站起来,往灶房跑去,又装了半盘黄金虾子,端了出来,几个人在那里慢慢的品尝着美食,相谈甚欢,笑声接连不断,幸福就应该这样简单,知足常乐;

    吃得饱穿得暖,有安逸的生活,有钱的时候,觉得有权就更好,永远都不满足,也就不快乐,不开心,一生忙忙碌碌,到底为了什么,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贪婪真的是一种毒药;

    人生短短几十年,开心快乐就好,想要什么样生活,竭尽全力去努力,就算没有达到自己理想的目标,享受那个过程,结果真的没有那么重要。

    ‘砰砰’的敲门声音。

    “这么大的太阳,爹怎么就回来了,万一被太阳晒中暑了怎么办。”

    兰佳听见敲门的声音,蹙着眉头,略微有一点生气,爹怎么这么不护自己的体,想到马上可以看到爹,还是很开心,就跟在大哥、李睿的后面,跑去给爹开门。

    “二丫、兰涛你们快开门,你们外婆来了。”

    兰大志语调轻快的说道,声音有一点颤抖,岳母终于可以开开心心的在家里耍几天,不用受到其他人的冷嘲讽,心就特别激动。

    自己一家人生活困难的时候,岳母都会拿一些粮食,一些钱多多少少补贴一下家里,让自己一家人度过难关,不会袖手旁观,更不会落井下石;

    上次兰佳生病,更是竭尽所能的帮助,兰草的两个舅舅、舅娘没有半句怨言。

    “外婆,我好想你哦!现在我们家离你们很近,外婆一定要经常到我们家来耍,都有几个月没有看见外婆,终于盼到外婆到我们家,外婆,你看我们家现在很漂亮,是不是?”

    兰涛看见外婆,就跟外婆喋喋不休的说个不停,将其他人都忘记了;

    原来在爷爷、家的时候,爷爷、家很有钱,跟自己一家人半文钱的关系都没有;

    爷爷、,大伯、幺爸、幺婶想方设法找娘和大姐的晦气,娘、大姐基本上每一天都要被骂,隔三差五还要挨打,是很平常的事,家常便饭,家里经常都是鸡飞狗跳,闹得全家人不得安宁;

    外婆家虽然贫穷,对表哥、表姐、表弟却好得没话说,一家人和睦相处,是最令人羡慕的;

    他那个时候,最盼望的就是到外婆家去玩,不用担心娘、大姐受别人欺负,他紧绷的神经才可以完全放松,舒舒服服的睡一个懒觉。

    兰大志看着兰涛这个样子,眼睛都笑眯着了;

    原来分家后,岳母到家里来,只是耍了两天,自己的极品爹、娘到家里来闹腾,说的话尖酸刻薄,当时就将岳母气得回家;

    从那以后,岳母就再也没有到家里来过,过年过节,都是兰草两个舅舅,舅娘,几个孩子分别到家里来;

    吃一顿饭,马上就回家,自己几个孩子到岳母家,最少要耍四五天,有时候耍半个月,都不想回家,每一次去接几个孩子,一步一回头,依依不舍;

    现在岳母到家里来耍,没有任何人说东道西,岳母想耍多久,就耍多久,不会有人,说一句不中听的话。

    “李睿哥哥,我大哥见着我的外婆,就不知道,今夕是何夕,外婆到家,大哥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我,大哥只是一心一意的对外婆好,让我都有一点嫉妒。”

    兰佳对李睿俏皮的眨了眨眼睛,看着大哥的这种行为,百思不得其解,有那么夸张吗?

    “二丫,我以前听兰涛说过,在你爷爷、家的时候,他睡觉都是提心吊胆,经常从梦中惊醒,浑都要出一汗,睡觉都睡不安稳;

    一般都在家里,很难得出来玩,他在家里的时候,兰二婶、大姐挨骂多一些,很少挨打;

    兰涛跟你的幺爸家的孩子,玩不到一起,实在是很无聊的时候,他才偷偷的出去玩,他一出去,兰二婶、大姐就会挨打,浑伤痕累累;

    到你的外婆家是最幸福的,可以跟同龄的孩子玩耍,又不用担心兰二婶、大姐受别人的欺负。”

    李睿看着兰佳笑了笑,耐心的跟兰佳解释到底是为什么,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别人帮忙了你,是最令人难以忘记的事,现在兰涛的心里满是对他外婆的感觉。

    “我上一次生病,很多事都忘记了,好多事都不记得,照你这么说,外婆那个时候对我们真的是雪中送炭,大哥对外婆心存感激是应该的,如果大哥忘记,真的是忘恩负义。”

    兰佳看着大哥对外婆喋喋不休,觉得很欣慰,想到大哥小小年纪就吃了那么多的苦,就很心疼,外婆看起来就是慈眉善目的一个人,是贤妻良母行,遇到爷爷那样的人,就像躲避瘟神一样。

    ------题外话------

    亲们,我这几天掉链子,深感抱歉。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农家调皮小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