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天然有机肥

    兰吴氏看见兰佳就像做了错事,低着头,偷偷的瞄了她好几眼,其实是兰佳无心说的话,本来没有其它意思,自己如果再不说话,兰佳肯定会愧疚的。

    “我们几个人现在就去栽菜,今天的菜苗比较多,尽量今天载完,今天晚上澈一个露气,菜的成活率会高很多。”

    兰吴氏温柔的声音,望着宝贝女儿的目光,透着浓浓的宠溺;

    这么小的孩子,就学会了察言观色,她其实希望自己的女儿,无忧无虑,永远都长不大,她就可以将兰佳,一直一直宠到老就最好;

    如果兰佳真的是这样的人,她那个时候,肯定愁都愁死了,自己想开心,都开心不起来;

    兰佳那么聪明伶俐,这肯定是不可能的事,就现在兰佳的主义都比兰涛、兰草都多,有时候觉得她很任

    因为兰佳生了一场大病,一家人都将就她,兰佳要求的事,都不忍心拒绝,按着兰佳的要求做,一家人反而得到很多的好处和实惠;

    有时候,兰佳说的话不管有没有道理,都无条件相信兰佳,已经形成一种习惯。

    “好啊!那我们现在就去。”

    兰佳冲着娘微微一笑,她觉得娘的目光好温暖,就算自己做了再多的错事,犯了多大的错,在自己娘的面前,她都会体谅,不会埋怨,反而会给更多的关心、安慰;

    有娘的小孩子是最幸福的,是母亲对自己孩子的关心和宠,是任何金钱、权力都代替不了。

    “大姐,我们一起去栽菜,你也好好的休息一下眼睛,走咯!”

    兰佳听了娘说的话,喜上眉梢,空脚镣手就往外面跑去,站在门口不知道往哪里走,一下子楞在那里,就只有站着等爹带着一起去;

    等了好一会,都没有看见爹、娘、大姐、大哥走出来,兰佳往院子里面望,就不由自主楞了一下;

    每一个人的手里都拿着东西,这些东西拿着干嘛,栽菜苗有那么复杂吗?她又不好问,等一会就知道了。

    兰大志带着一家人往地里走,走了好一会才走到地里,如果菜载在这里,每一次摘菜就特别麻烦,在这里栽菜,不是一个好地方。

    “在这里栽菜,有一点远,原来这一家人不自己种菜,都是到镇上去买菜吃?我们家以后载菜,就在房子后面开荒,这一次只有将就。”

    兰涛皱着眉毛,四处看了看,一个人在那里自言自语,满脸嫌弃,又没有好的办法,无可奈何的说道。

    “大哥,我们家将这里全部围起来,将荒地全部开了,洼地就挖一个鱼塘,到时候,就可以养鱼,栽莲藕;

    在鱼塘附近修一座亭子,荷花开了的时候,坐在亭子里面,就可以好好地欣赏荷花,那才舒服。”

    兰佳在那里云淡风轻的说道,想到鱼塘里面有荷叶,荷花,还有鱼在荷叶下面游来游去,就令人心旷神怡,心里就美滋滋,好像真的临其中一样。

    “二丫,你就臭美吧!做梦吧!爹、娘怎么可能答应你,这个无理的要求,这得浪费多少银子。”

    兰涛见兰佳一副飘飘然的模样,就忍不住提醒兰佳,有可能想了也是白想,根本就不可能实现的事,就不要在那里做白梦。

    “大哥,就是爹、娘、大姐不同意,我们今天卖了菜谱,赚了6两银子,开荒绝对不是问题,银子只会多,绝对不会少,怕什么。”

    兰佳挑了一下眉头,眸子中闪烁着狡黠的光芒,意思是山人自有妙计,再将自己的想法悄悄地说出来,就看见大哥点点头,很赞同的样子。

    “爹、娘,就这么直接载菜苗吗?这个地一点都不肥沃,菜载在地里,能长得好吗?”

    兰佳对这个表示怀疑,就像人一样,天天喝水,不吃东西,人就会营养不良,植物跟人应该没有两样。

    “我们现在没有农家肥,只有这样,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有总比没有强吧!你能想到好的办法。”

    兰大志听见兰佳说的话,其实他也知道没有农家肥,种出来的菜,肯定不会长得多好,但现在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事,目前只能这样。

    “爹、娘山离我们这么近,到上山将腐烂的树叶装一些,背下来埋在地里,说不定可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又发不来我们多少力气,我们试试看怎么样。”

    兰佳挑了一下眉头,云淡风轻的说道,爹、娘将自己放在心尖尖上疼;

    有时候,自己都觉得要求有一些过分,但爹、娘还是毫不犹豫的支持,更何况只是多出一些力气,毫无疑问,爹、娘一定会支持,绝对不会反对,这一点她很有信心。

    “既然你这么有信心,我们试试又何妨,反正现在时间还早,不过想全部都埋上树叶是不可能,我们尽量都埋上树叶;

    到时候,可以比较一下,埋了树叶栽的菜,跟没有埋树叶栽的菜,有没有区别,有多大的差别,兰涛,你回家去将背篼背来。”

    兰大志听了兰佳说的话,有几份赞同;

    沙地本来就是最下等的土地,种出来的粮食,收成就不如上等、中等的土地,这一家人根本没有用心种;

    土地很贫瘠,现在这几亩土地,种出来的粮食,哪里够自己一家人吃,想想都让人发愁;

    周围有人卖土地就好了,家里现在有钱可以买一些自己种;

    土地是庄稼人的根本,有几亩良田心里才觉得踏实,原来有几亩田,离现在的家又很远,跑来跑去,耗费的时间、精力,绝对比买粮食还贵;

    真的是吃力不讨好,自己就算想种,兰佳一定会阻止,都是不可能行不通的事,算了,难得想那么多,先将这些菜栽下去再说。

    “二丫,我将我们家所有的背篼,都背来了,我们家将地里都埋上树叶,免得到时候,看见埋了树叶的菜,长得没话说;

    没有埋树叶,一副没有吃饱饭的样子,看着都让人心里难受,几个人一起,很快就会都弄好,不差那一星半点儿的时间。”

    兰涛背着背篼,很快就冲到地里,觉得兰佳的建议很不错,非常赞同,都埋上树叶,到时候看着一片绿油油的菜,心肯定特别舒畅,想想就激动万分,心动不如行动。

    “好!那么我们全家人就一起行动吧!”

    兰大志放下手里的锄头,背上背篼,大手一挥,有大将军的风范,就迈开腿大步往上山走,做事雷厉风行的样子。

    兰吴氏看着兰草的爹,跟几个孩子一起疯,就有一点哭笑不得;

    既然兰草的爹都这样说了,自己又怎么可以不赞成,不支持,如果这样的话,到时候,兰草的爹说的话,在几个孩子面前,就没有一点威信;

    兰佳说的话,兰草的爹从来就不知道拒绝是何物,将兰佳宠得都有一点找不着北,腐烂的树叶哪里起得到什么作用,自己本来想说;

    看着几个人那一副高兴劲,这么温馨的画面,自己又怎么忍心打破;

    如果自己说了,犹如一盆冰凉的冷水,直直地从头顶上泼下来,将几个人浇得一个透心凉,一家人快快乐乐,开开心心就好,管那么多干嘛,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

    “大哥,不是这样的,要将上面干的树叶刨开,装下面腐烂的树叶。”

    兰佳看见大哥,只要是树叶,都往背篼里面装,一点章法都没有,树下面刚刚掉下来的树叶,何年何月才会腐烂,现在当肥料,是不是太早了一点;

    眉毛都拧成一团,实在是看不过去,就忍不住提醒大哥,其他人听见兰佳说的话,也就不会装没有腐烂的树叶。

    “知道了,我自以为,只要是树叶就可以了,幸好你现在告诉我,如果背到地里,我不就是浪费我的力气,那多可惜。”

    兰涛微微一怔,自我解嘲,微微笑着说道,如果自己背到地里,兰佳这么说,心里肯定就会不舒服,不痛快,现在兰佳好的建议,他笑眯眯的接受。

    其他人听了兰佳说兰涛的话,装了没有腐烂的树叶,就从背篼里面刨出来,这个做起来很轻松,几个人很快就装了满满一背篼腐烂的树叶,就往地里背去。

    兰大志就没有去背腐烂的树叶,开始刨土,兰草往里面丢树叶,兰吴氏、兰涛、兰佳几个人,就去背树叶,一家人分工合作;

    有时候,兰吴氏、兰涛、兰佳背的树叶跟不上,兰大志、兰草就帮忙背一些,有条不絮的忙,很快就将地里都埋上树叶,气都没有歇一口;

    一家人就急急忙忙的栽菜,兰佳看见大哥,随随便便就栽好了,自己也栽菜,想帮帮忙,早一点忙完,好早一点收工;

    看起来简单的事,到了自己手里,就成了不简单的事,栽坏了好几颗菜,她还是不放弃,继续坚持下去,栽了十颗,有九颗菜苗,在自己的手里夭折;

    真的是越帮越忙,如果自己再栽下去,菜苗只有拿回家烧汤,忙活了半天,她成了搞破坏的人;

    翻了一个白眼,算了,她真的不是这方面的料,但还是想知道,怎么样才可以栽得好;

    这么简单的事,自己做起来怎么就这么难,她非常郁闷,心超不爽,就一股坐在地上,东看看西望望,无聊的坐在那里。

    兰涛看见兰佳沮丧的模样,鼻子轻轻地‘哼’了一声,再左右看看,没有人注意他,就低下头在那里偷偷地笑,兰佳你总有不会的了,有一点幸灾乐祸的样子。

    “大哥,你教教我,菜苗到底怎么栽,我就不相信自己学不会。”

    兰佳走到大哥的边,悄悄地对大哥愤愤不平的说道,一副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模样,等了半天,都没有听见大哥说话。

    兰涛没有想到兰佳会走到自己的边,头就低得更低了,万一被兰佳发现自己在嘲笑她,兰佳一定会折腾他到兰佳满意为止,自己哪里敢冒险。

    “大哥,你怎么不说话,你教还是不教。”

    兰佳见大哥的头低得,嘴巴都要挨着菜苗了,需要这么近的距离吗?一副不想搭理自己的模样,就更郁闷了,大哥,今天怎么就掉链子,一点都不给力。

    “二丫,栽菜不需要用多大力气,将菜苗栽好,轻轻地按一下就可以了,没有必要用多大力气,劲使大了反而会将菜苗压坏。”

    兰涛好不容易,将脸上的笑意控制住,就拿了一颗菜苗,一边栽,一边给兰佳解释,兰佳听了以后,有一点不明白;

    但还是按照大哥教的方法做,真的就轻轻松松的栽了一颗菜苗,接连栽了好几颗,都栽得非常好,自己还是蛮有这方面的潜力,只是需要有人来指导而已。

    “大哥,你看我好厉害,好聪明,这么快就学会了。”

    兰佳又接连栽了好几颗,再没有省坏一颗菜苗,越栽越有心得,栽起来的速度,比大哥都要快,就对大哥挑了一下眉头。

    将大姐、娘都逗笑了,有这么夸奖自己的人吗?世上找不到第二个人了吧!

    “大哥,这就叫青出于蓝胜于蓝,我啊!现在比你厉害了吧!”

    兰佳看见大哥一刻都没有停,就是速度提不上来,就忍不住扬扬了眉头,眼角眉梢都露出笑意,得意洋洋的说道,可能是男孩子没有女孩子动作那么灵活的缘故。

    “你再快,还是我我的功劳,因为我教得好啊!你应该感谢我才对,要知恩图报,以后有好吃的,你要让我先吃。”

    兰涛听见兰佳说的话,脸微微的红了,牙齿似乎被磨得咯吱咯吱的响,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其实是为了逗兰佳开心而已,哪里会真的生兰佳的气。

    兰佳的一双黑曜石的眸子,就像晚上天空中的星星,不含一点杂质,清澈见底,一眨一眨,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怎么看,怎么讨人喜欢,他又怎么可能生兰佳的气,更不可能讨厌兰佳,兰佳就是一家人的开心果。

    “对哦!我怎么就忘记了,早知道,我学得这么快,让娘、大姐教我,你就没有骄傲的本钱了,不过,还是要谢谢大哥,有好吃的,我先品尝一下,确认到底好不好吃,才交给你吃。”

    兰佳狡黠灵动的眸子中,光彩毫不掩饰是露出来,嘴唇一抿,唇角自然而然上扬,心特别的好,最喜欢跟大哥斗嘴,就现在这样生活,也不错。

    兰佳看见爹挑了一挑水,走过来,菜苗都还没有活,爹每一颗菜苗都在浇水,这个有什么用,心里蛮好奇的。

    “大哥,爹这样做,到底在干嘛。”

    兰佳对爹的行为,有一点疑惑不解,走到大哥的边,轻声问道。

    “浇一些水,菜苗明天就不会像明天这么俺,过几天,大多数菜苗就会活过来,我们上次卖野菜的时候,撒一些水在上面,野菜看起来就鲜嫩无比,菜苗跟野菜差不多。”

    兰涛微微一怔,从来没有一个人问过这个问题,灵机一动,就想到上次卖野菜,兰佳想的办法,他越说越相信就是那么回事,自己都被自己说服了。

    兰吴氏看见兰佳跟兰涛两个人,头挨着头,在那里嘀嘀咕咕,不知道两个人在说什么,看着兰佳就像在地上打滚一样,浑都是泥;

    栽菜可以栽成这样,也只有兰佳才行,不由自主的摇摇头,栽菜靠这两个孩子,到时候,等到黄花菜都黄了,有可能还没有栽好;

    还是自己加把劲,快一点将菜,全部栽完,才是正事,随两个孩子高兴,他们想栽多少,就栽多少。

    “二丫,你就不要问了,我们明天来看看不就知道了,爹都要赶上我们两个人了,快去栽菜苗。”

    太阳都下山,天马上就要黑了,就对兰佳摆摆手,就像赶苍蝇一样,再没有给兰佳任何一个眼神,手忙不停的栽。

    “好!不过,大哥,你不要偷懒,一定要快一点才行。”

    兰佳见大哥这样说,也非常赞同大哥说的话,还是忍不住埋汰一下大哥;

    心里就别提有多高兴,就像偷吃了鱼的小猫;

    大哥教了自己以后,她现在栽菜真的是越栽越有心得,掌握了方法,速度跟着就快起来;

    看见爹满头大汗的挑着一担水,汗流浃背的模样,恨不得自己去挑水,但还是只有心里想想就作罢,自己现在去挑水,根本是天方夜谭的事

    其实最辛苦的还是老爹,爹经常做重的活,尽量将轻松的让给我们做,爹对家里每一个人的疼都是那么纯粹,没有含一丝一毫的杂质。

    “知道了,就你话最多。”

    兰涛伸手想敲一下兰佳的头,抬起手,脏兮兮的,如果自己用这么脏的手敲兰佳,自己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就放下手,继续忙个不停,都要看不见,几个人才忙完,一起回家,今天栽的菜苗还是蛮多的。

    “大哥,手都累得抖颤,明天晚上想吃黄金虾子,就只有做梦才吃得成,想着美味的黄金虾子,就流口水,万一放到明天虾子死了,吃不成就可惜了。”

    兰佳虽然很累,但还是想吃黄金虾子,虽然低着头悄悄地跟大哥说,但声音还是不小,爹、娘、大姐还是听得见。

    “二丫,我们家有什么黄金虾子,我怎么不知道。”

    兰大志一看兰佳的行为,就知道兰佳是故意让他和兰草的娘知道,让自己或者兰草的娘主动问,算了,他还是不让兰佳失望,就随了兰佳的意,随口问道。

    “我们今天到镇上去玩,路过随缘酒楼,卢叔叔看见我们,他们剩下很多虾子,就送给我们;

    让我们带回家给爹、娘、大姐吃,我们现在都很辛苦,没有劲力去做黄金虾子,万一放到明天,虾子死了就可惜了。”

    兰佳吃不成美味的黄金虾子,满脸惋惜、心疼的模样,看见大哥望着自己,就急忙对大哥示意,不让大哥说出来。

    一家人走回家,兰佳就到灶房,将装黄金虾子的盘子端出来,用筷子夹了一个放进爹的嘴巴里面,想知道爹觉得好不好吃。

    “这个虾子真的香酥可口,美味好极了,我们家怎么有这个虾子?”

    兰大志吃了兰佳夹给他的虾子,慢慢的吃,细细地品尝,味道真的很不错。

    兰佳给其他人都夹了一个黄金虾子喂到嘴巴里面,可能是晚上栽菜苗,耽误了吃饭的时间,这个时候,吃起来,比上午更好吃。

    一家人你吃一个,我吃一个,很快就将盘子里面的黄金虾子全部吃完,连一个渣都没有剩。

    “我们就少做一些,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

    兰大志看见兰佳的花猫脸,就觉得有一点搞笑,这样才想一个小孩子,这么脏兮兮的兰佳现在都难得看到。

    半盘黄金虾子,吃得一家人都不过瘾,更不尽兴,反而将大家的胃口吊起来了,想再做一些黄金虾子。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农家调皮小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