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认识新朋友

    “今天爹和娘一定是走路到外婆家,爹、娘到镇上将东西买了,再到外婆家的时候,太阳就特别大,你的体哪里受得了;

    你哦!就不要在福中不知福,因为你,兰涛也去不成,你不偷笑,还在这里生气。”

    兰草看见兰佳撅着嘴巴,皱着眉头,轻轻地点了点兰佳的额头,笑着说道。

    “大姐,你在逗我开心吧!”

    兰佳一听大姐说的话,就喜出望外,脸上一副风轻云淡不相信的模样,其实心里乐得跟吃了蜜糖一样甜。

    兰涛见兰佳脸上露出浅浅的笑意,只要兰佳开心快乐就好,如果爹、娘让自己一个人,跟他们到外婆家去,将兰佳留在家里,他肯定不会去,习惯天天跟兰佳一起玩。

    “砰砰”的敲门的声音。

    “大哥,是不是,李睿哥哥到我们家来了,走,我们去开门。”

    兰佳听见敲门的声音,开心的笑了起来。

    “好,我们去看看到底的谁在敲门?”

    兰涛牵着兰佳的手,将他的步伐,控制到跟兰佳的步伐一致,同兰佳一起跑到院门口,打开门,见不是李睿,是几个不认识的小孩子。

    “你们是村里的人,想到我们家来玩,进来吧。”

    几个孩子望着她和大哥,突然搬来一家人,可能有一点好奇吧!,兰佳的招呼几个小孩子。

    “刘艳,我家里有事,就回去了。”

    女孩子见这兄妹两穿补了又补的衣服,瘪瘪嘴,脸上就露出不赖烦的表,眸子中露出嘲笑的眼神;

    看着这兄妹两就是一副穷酸样,这样的人,哪里有结交的价值,根本不会给她带来任何好处;

    说不定还会拖累自己,攀高枝,她干嘛浪费时间,在这种人的上,转头也不回的走了。

    兰佳见这个女孩子,小小年纪,就一副嫌贫富的嘴脸;

    她也一点都不喜欢,这种人为了钱,为了自己的名利,是最容易出卖朋友的人,不想跟这种人交往;

    真的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不是同一类人走不到一起。

    “你们叫什么名字?”

    兰佳带着几个小孩子走进院子,找了几根板凳,让他们坐。

    “我叫刘艳,刚刚走的那个女孩子叫刘梅。”

    刘艳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扯动唇角,笑意盈盈的说道。

    兰佳看着刘艳就忍不住喜欢,白嫩的肌肤,圆圆的小脸蛋,黑曜石一样的眸子,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她看着这么天真可的刘艳,就好像认识了很多年的好朋友一样,发自内心的喜欢。

    “我叫刘阳。”

    刘阳见刘艳说完,马上迫不及待的说道,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叫什么一样。

    “我叫刘锦,你们的名字叫什么?”

    刘锦说了自己的名字,马上问兰佳兄妹的名字,一看这个人,就是心思缜密的人。

    “我叫兰佳,才子佳人的佳,这是我大哥兰涛,就是波涛汹涌的涛,不是蓝天的蓝,是兰花的兰。”

    兰佳见几个小孩子,在这里一本正经的自我介绍,就觉得有一点搞笑,就忍不住另类的介绍,将几个人逗得哈哈大笑。

    “你们不觉得本来就应该这么介绍吗?”

    兰涛觉得兰佳说的花,对的是对的,错的还是对的,更何况兰佳这么说没有什么不对。

    “这是我心灵手巧,善解人意的大姐兰草,我大姐做出来的饭菜,简直就是人间美味,打的络子很漂亮,绣出来的绣品,真的是精湛结论,除了优点还是优点,就是一个完美的人。”

    紧接着,兰佳再给进来的几个孩子,介绍自己的大姐。

    “兰姐姐好!”

    刘艳、刘阳、刘锦几个人跟站起来,跟兰草打了一声招呼。

    “刘艳、刘阳、刘锦你们几个好!欢迎你们到我们家来玩。”

    兰草笑意盈盈的看了几个孩子一眼,温柔的跟几个人打了一声招呼,低下头继续给兰佳做新衣服,一双手不停的忙来忙去,想早一点将衣服做好,兰佳好穿。

    “你怎么没有好好地介绍你的大姐。”

    刘锦听了兰佳说的话,唇角忍不住狠狠地抽了几下,有这么介绍人的吗?忍不住鸡蛋里面挑骨头,想看看兰佳怎么说。

    “这么简单你都不明白。哎——”

    兰涛拧着眉头,摇摇头,无可奈何的说道,其实他也不知道,什么意思,他对兰佳说的话,无条件支持。

    “我大姐叫兰草,草代表的是,生命力特别强,遇到任何困难都能战胜,绝对不会倒下,不会妥协,反正我的大姐就是最棒的,最好的大姐,最关心我和大哥的大姐。”

    兰佳的脸上绽放出甜甜的笑容,两眼闪出奕奕神采,对刘锦抛去一个得意洋洋的眼神,皱了一下鼻子,说话干嘛那么尖锐,怎么就不知道谦和一点。

    “你们家前面有洼地,不要到那个地方去玩,你们肯定不知道,这一家人为什么搬走,就因为那个洼地;

    他们家的孩子掉下去,幸好有人看见,将孩子拉上来,将他们家的人,吓得魂飞魄散,一家人找到新房子,匆匆忙忙的搬家,听说你们家买的房子,才45两银子,最少节约了二三十两银子。”

    刘阳拧着眉头,看了兰佳、兰涛一眼,将自己心里想到的事,如同倒豆子一样全部说出来,满脸担心的模样,提醒兰佳、兰涛不要到洼地去玩。

    兰佳看了刘阳一眼,这个孩子的思维跳跃也太大了吧!说着大姐,怎么就想到洼地,两者之间一文钱的关系,都没有。

    “刘阳,谢谢你!提醒我们,以后我和大哥会注意的。”

    兰佳清澈的眸子中漾出灿烂的笑意,真心诚意的感谢刘阳,觉得刘阳是一个格开朗的人,心地蛮好,对人很真诚,心里想什么,脸上就立刻露出来。

    “兰佳,你们家搬到这里,怎么没有请村里的人,搬家不是都要恭贺房子的吗?”

    刘阳疑惑不解的问道,其实是村里的人相互认识一下而已,小孩子就可以一起玩。吃一下好吃的。

    “我们家搬家,我的外婆家都不知道,今天爹、娘才去跟他们说,可能过几天就会请吧!我们不知道。”

    兰涛听见微微一怔,随便找了一个借口,搪塞刘阳的问题,以前家里修好房子的时候,好像真的要请村里的人吃饭来的。

    “砰砰”的敲门声。

    “大哥,这次肯定是李睿哥哥来了。”

    兰佳转过头,看了大哥一眼,就往院门口跑去。

    “二丫、兰涛,快开门,我今天给你们带来好吃的。”

    李睿看了面前一木桶活蹦乱跳的虾子,兰佳看到,肯定开心,唇角上翘,眼角眉梢都露出笑意。

    兰佳听见李睿说的话,就跑得更快,兰涛急忙追上,拽着兰佳,皱着眉头,瞪了兰佳一眼,一言不发的牵着兰佳,大步走到院门口。

    兰佳知道自己做错了,偷偷的瞄了一眼大哥,小心翼翼不让自己摔倒,家里的人说了自己很多次,自己一高兴,就忘记了,其实她被大哥瞪了一眼,心里一点都不生气,反而乐开了花,大哥真的关心她才会这样。

    “李睿,你以后敲门就敲门,不要接连不断的敲个不停,二丫,本来就是一个急子,万一摔着了,怎么办?”

    兰涛打开门,走到李睿的边,说话的语气非常不友好。

    “大哥,我错了,以后我会像镇上,那些大家闺秀那样走路,这样总行了吧!”

    兰佳见大哥就像欧巴桑一样,一直不停的念叨李睿,说个没完没了,就算摔倒关李睿什么事啊!她再小碎步,慢慢的往李睿面前走去。

    “你啊!就知道调皮搞蛋,还是正常走路,看着你这样走,我的心都紧了,不过以后走路,不要这么大而化之,你摔着了,让一家人跟着担惊受怕。”

    兰涛见兰佳俏皮的挑了一下眉头,脸上露出无辜的笑容,她好像受了委屈的模样,点了点兰佳额头,宠的说道。

    “二丫,你以后不可以这样,知道吗?你万一摔倒了,我会心痛的。”

    李睿见兰佳将兰涛说的话,没有当一回事,就忍不住再提醒兰佳注意安全,见兰佳就像鸡啄米一样点头,忍不住轻轻一笑,李睿的手上好像真的有东西,一下子就插入心脏,将兰佳逗得开怀大笑。

    “哇塞!好多的虾,将他们用油炸,肯定好吃得不得了。”

    兰佳看见木桶里面装着成千上万的虾子,想到马上就可以吃到虾子,就忍不住咽了几口口水。

    “王叔,你就将木桶提到灶房。”

    李睿见兰佳这么开心,眼睛都笑成一条缝,昨天大哥拉了一些海鲜回来,这些小一点的虾子,就打算倒了;

    他急忙阻止,不让大哥将这些小虾子倒了,兰佳喜欢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这些小虾子,说不定兰佳真的可以做出好吃的东西。

    “我就知道,有好吃的,李睿哥哥肯定会记得我们。”

    兰佳挽着李睿的胳膊,一起往院子里面走去。

    “少爷,我就走了。”

    王师傅将木桶放进灶房,马上就走到李睿的边,跟李睿轻声说道,见李睿点点头,就走出院子,赶着马车走了。

    “这些虾子实在是太小,能做什么好吃的。”

    兰涛不甘落后的走到兰佳的边,拉着兰佳的小手,这些虾子实在是太小。

    “二丫,这是你们村的孩子,你们好!我叫李睿,我跟二丫、兰涛是一个村的人,以前经常都他们家玩,吃饭,在他们家跟在自己家没有什么区别。”

    李睿看见有一个人男孩子的视线,一直追随着兰佳的影移动,他就非常不喜欢,说完,还像那个男孩子,挑了一下眉毛,抛过去一个得意的眼神。

    “李睿哥哥,你的眼睛在抽筋吗?”

    兰佳看见李睿对刘锦挑衅的眼神,就无法理解,这么大的人,这样的行为,实在是有一点幼稚。

    “李睿,我给你介绍,刘艳、刘阳、刘锦今天第一次到我们家,是我和二丫新认识的朋友,你们就不要成斗鸡眼,好好的相处。”

    兰涛见李睿跟刘锦两个人,目不转睛的盯着对方,他们第一次见面,两个人又没有发生什么矛盾,有一点不明白。

    “李睿哥哥跟刘锦是一见钟,我们就不要打搅他们,你看他们被对方吸引,视线都舍不得移开,生怕一转眼,对方就消失。”

    兰佳悄悄地对大哥说,声音又不是很小,其他人都听见,听兰佳这么解释,都看着两个人坏坏的笑。

    “二丫,你怎么说话的,我喜欢的是女孩子,刘锦我只是当好兄弟而已。”

    李睿揉了揉兰佳的头发,对兰佳说的话,哭笑不得,有这么埋汰人的吗。

    刘锦瞪了李睿一眼,转过头哼了一声,继续坐在那里。

    “兰佳,我们现在就油炸虾子吃一下,看看味道怎么样。”

    刘艳看见一木桶的虾子,就跃跃试,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小的虾子。

    “我大姐在给我做新衣服,就不用动手,我们炸好了,大姐就可以慢慢的品尝,其他人想吃的话,就必须动手,才吃得成,不动手,一切就免谈。”

    兰佳看见这么多的虾子,眸子中的笑意就不断蔓延,咧开嘴巴在那里傻乎乎的笑。

    “刘阳、刘锦、刘艳,你们家谁有姜蒜,就回家去拿,我们家才搬来,没有这些作料。”

    兰佳觉得虾子的腥味比较重,用这些泡一下,虾子表面上再撒上面粉,炸酥肯定美味,本来想将虾子的肠弃掉,这么小根本没有办法,就这么炸,肯定也不错。

    “三哥,你回去拿一些姜蒜过来,我就在这里帮忙,再摘一些菜过来。”

    刘艳对刘锦说道,三哥平时有一点点脏,都受不了,虾子的腥味这么浓,肯定不喜欢,等三哥将姜蒜拿过来,几个人应该洗完了吧!

    “刘锦是你的亲哥,但你们的格就天差地别,一点都不一样,你不说是你的哥哥,我想都不会往那方面想。”

    兰佳凑近刘艳的耳朵,轻声的问道,两个人的格一点都不同,不过仔细看看,两个人长得有一点像。

    刘艳打算帮忙做事,兰佳拉着刘艳,两个人坐在那里,看着李睿、大哥、刘阳做事。

    “兰佳,你不是说每一个人都必须做事,才有虾子吃,你为什么不帮忙做。”

    刘阳抬起头,见兰佳、刘艳两个人坐在那里,有说有笑的聊天,就忍不住说道。

    “李睿哥哥,大哥我们两个人,不帮忙,虾子炸好了,你们不会给我们吃吗?”

    兰佳可怜巴巴的看着李睿和大哥,撅着嘴巴,眼眶里面有一些眼泪,满脸委屈的问道,他们如果说不给她吃虾子,眼泪马上就会从眼睛里面流出来。

    “二丫,刘艳,你们就坐在那里,话说多了,口干了,就去喝水,解解渴,有我跟李睿在这里洗就可以了;

    刘阳你在家里不帮忙做事,动作怎么这么慢腾腾的,我们男孩子比女孩子力气大,干嘛跟她们斤斤计较,多做一点,又不会少一块。”

    兰涛觉得自己的宝贝妹妹,就应该像公主一样,十指不沾阳水。

    “刘阳,你应该多做一些事,将自己锻炼成为一个有用的人;

    女孩子应该养,男孩子就应该养;

    男孩子长大结婚了,他如果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读书只是为了消磨时间,一事无成;

    你觉得他能够养家糊口吗?不能,绝对不能,靠爹、娘、兄弟姐妹帮助、救济,久而久之,别人肯定会讨厌的;

    只有自己才靠得住,别人给你的帮助是有限的,我们将锻炼的机会留给你们,你们一定要心存感激,我和刘艳都会帮家里做一些事。”

    兰佳微微笑了笑,一字一顿慢慢的说道,刘阳在自己家里肯,定是一个生惯养的孩子,什么事都是其他人做好,他只管享受的人;

    他上穿着的衣服整整齐齐,干干净净,但刘阳绝对不是一个坏孩子,只是跟大人的引导有关,读书真的不是唯一的出路。

    “刘锦哥哥,你怎么提了这么大一篮子的瓜果蔬菜,你的家人不会说你吗?就拿一些姜蒜过来就可以了。”

    兰佳跟刘艳听见敲门的声音,两个人小跑过去,给刘锦将门打开,兰佳的眼睛都不由自主瞪得大大的,不可思议的看着篮子,这实在是太多了吧!

    “刘锦哥哥,你去将姜蒜洗干净,到灶房切细,等一会好用。”

    兰佳脸上露出甜甜的笑容,马上跟刘锦说,又做什么事,将刘锦尽力使唤。

    “好!二丫,我以前没有做过,你进来给我说说。”

    刘锦拿着姜蒜就往灶房走去,紧接着大声说道,见兰涛、李睿、刘阳都在做事,他就算想不做事,绝对不可能,他将兰佳喊进来,就是给李睿添堵,让李睿心里不痛快。

    “知道了。”

    兰佳皱着眉头,郁闷的看了刘锦一眼,怎么还没有做事,就开始使唤人了,别人都说自己不会做,自己如果不进去,就说不过去;

    姜蒜洗干净,剁细就可以了,这么简单的事,有一点常识的人,都会做,哪里用得着她进去给他说,纯粹是在折腾人。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农家调皮小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