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搬家

    兰大志一家人为了明天搬家做好准备,都翘首以盼明天的到来,一家人忙着收拾东西,都有一点辛苦,几个人洗漱干净,就早早的去睡觉。

    兰佳想到马上就可以搬到新家,兴奋得觉都没有睡好,但起得却比平时早很多,好久没有看见大姐比她起来得晚;

    大姐可能也是因为今天搬家,兴奋的很晚才睡觉吧,轻手轻脚的走出去,看见爹、娘已经在院子里面忙忙碌碌,她忙跑到爹、娘的边,打算帮忙做一些事

    “二丫,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起来,是不是,今天搬家兴奋得睡不着觉,等你大海叔先送一趟人,回来的时候,还要等好一会久,就你平时起来的那个时间,就差不多。”

    兰吴氏微微笑了笑,看了兰佳一眼,脸色比以前好多了,皮肤有一些红润,灵动的大眼睛眨了眨,可极了,兰佳的体慢慢地好起来,她觉得很安慰,以后的子会越来越好。

    “兰草的爹,你慢慢的忙,二丫不会梳头,我去给二丫将头发梳好,就去煮饭。”

    兰吴氏看见兰佳有一些凌乱的头发,才觉得自己好久没有给兰佳梳头,兰佳生病好了以后,梳头的事,基本上是兰涛一手包办,她想给自己的宝贝女儿,梳一个漂亮发型。

    “知道了,那你就去忙吧!我一个人再慢慢的收拾一下,就可以了,昨天基本上收拾好了,收拾起来就没有那么忙。”

    兰大志头都没有头,继续忙自己的事,二丫慢慢的长大了,要学会自己的事自己做,不能任何事都依赖别人,最起码梳头这么简单的事,要自己做。

    “娘,你去煮饭吧!我自己会梳头。”

    兰佳听见娘这么说,平时觉得理所当然的事,现在反而觉得有一点,不好意思啊!

    自己这么大一个人,梳头都不会,怎么可能,头发太长,梳起来麻烦,就不想自己动手;

    有免费的劳力,怎么可以不用,这不是资源浪费吗,平时大哥喜欢给自己梳头,自己又嫌麻烦,自己的头发就一直是大哥的责任。

    “你是不是嫌弃,我梳的头没有兰涛梳得好,就不让我给你梳。”

    兰吴氏略带幽怨的眼神看着兰佳,好像很伤心的模样,其实心里在说,我想给你梳头,你怎么可以拒绝,要无条件的接受对你的好。

    “娘,梳的头发,绝对比大哥好了很多,大哥梳的发型怎么能跟娘相提并论,根本不是一个层次,无法比较。”

    兰佳见娘有一点生气的样子,就急忙说几句讨好卖乖的话,将娘哄的开怀大笑,才作罢,但她感觉背后有人盯着她;

    急忙回头一看,见是大哥,糟糕!被大哥听见了,他肯定不高兴,这是什么事,早知道今天就晚一点起来,免得惹大哥生气。

    兰佳觉得今天她的运气超不好,将娘哄高兴了,又将大哥得罪,跟扯东墙补西墙,有什么区别,早知道自己起来,就自己将头发梳好,就一个都不得罪,都是自己懒散惹的祸。

    兰吴氏本来想给兰佳梳一个漂亮的发型,但想到今天搬家,忙忙碌碌的,就梳了一个简单的又不容易乱的发型。

    “娘,你梳的真好,我梳的发型,真的不如你,二丫说的话,我可以接受,只是话说得太直接,太打击人了,我有一点难过,有一点受伤。”

    兰涛看见娘手法熟练,每一梳一下,都有规律,整个过程干净利落,说娘心灵手巧,一点都不为过,虽然自己慢慢的熟练,但跟娘比起来,就有天差地别的距离。

    “大哥,你将银子、银票收拾好没有。”

    兰佳见大哥有一点点生气,她觉得大哥只是说说而已,大哥不会是这么小气的人,为了让大家都开心,她只有说一些大哥感兴趣的事

    “二丫,你怎么就忘记了,你昨天提醒爹、娘的时候,爹、娘就拿走了,我们去提醒一下爹,免得忘记了就麻烦。”

    兰涛就顺着兰佳说的话,随口答应,其实他知道兰佳只是为了转移话题,说一些开心的事

    今天搬家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子,不想因为一件小小的事,弄得一家人都不开心,何况兰佳只是实话实说二丫,自己干嘛斤斤计较。

    “爹,你将银子、银票收拾好了没有。”

    兰涛、兰佳走到爹的边,悄悄地问道,一副生怕外面的人知道的模样。

    “昨天就收拾好了,今天我又仔仔细细检查了一边,我办事,你们两个人就放心吧,这些银子、银票对我们以后生活那么重要,就跟二丫说的,忘记什么都不能忘记这些。”

    兰大志慈的眼神,看了看懂事的兰涛、兰佳,小小年纪就知道心家里的事,一副人小鬼大的模样;

    他本来想说兰佳的头发,就兰佳自己梳,谁知道兰草的娘、兰涛两个人,都争着想给兰佳梳头,想说的话就只有打住。

    “大姐,不知道大海叔什么时候,给我们家搬东西,好想早一点搬,就可以早一点到新家。”

    兰佳看见大姐从房间出来,差一点就随口就问大姐起来了,为了避免大姐尴尬,就说搬家的事

    “我因为要搬家,兴奋得昨天晚上瞌睡都没有睡好,今天早上天都要亮了才眯了一会,现在还是头昏脑涨,还没有睡清醒。”

    兰草到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偶尔一次起来晚,爹、娘肯定不会说什么,又不是经常睡懒觉;

    兰佳看起来也是没有睡好的模样,兰涛反而是舒舒服服睡了一个好觉的模样,没有想到兰涛这么沉得住气,爹看起来跟平时没有什么两样,好像只有自己和兰佳兴奋过了头一样。

    “兰草的爹,你们进来吃饭了。”

    兰吴氏煮好饭。就大声喊几个人进来吃饭,到时候,就好将灶房的东西收拾一下,将要搬走的东西搬走。

    “好!”

    兰大志将手里的东西放下,就往灶房走去。

    兰涛就进去舀了半木盆水,给爹端出来,爹好洗手洗脸;

    兰涛等大姐将头发梳好,自己就可以自己梳了,谁知道,大姐没有将梳子交给他,直接就给自己梳头,本来想说自己梳就可以了;

    伸手拿大姐手上的梳子,大姐绕开他的手继续给他梳头,既然大姐这么坚持,就满足大姐的心愿,乖乖的站着就可以,大姐很快就将他的头发梳好。

    兄弟姐妹几个人洗漱干净,就到灶房吃饭,哥哥坐下,就听见外面劈劈啪啪敲门的声音,好像是李睿的声音;

    几个人相互看了一眼,觉得可能是听错了,但外面敲门的声音还是没有停止,再伴随李睿的声音,令人觉得这确实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爹、娘,我想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兰佳放下筷子,就急急忙忙往院子门口冲去,想看一个究竟。

    兰涛听见是李睿在敲门,高兴得无与伦比,不知道李睿这么早,到我们家究竟有什么事,他们家昨天才搬家。

    兰佳打开门,看见真的是李睿,揉了揉眼睛是不是自己看错了,出现幻觉;

    再睁开眼睛仔仔细细看了一眼,真的是李睿,一点都没有错,李睿后面还有一辆马车,难到是李睿今天赶着马车帮我们搬家。

    “李睿哥哥,你太好了,我们需要什么,你马上就送来。”

    兰佳高兴的跑到李睿的边,挽着李睿的胳膊,俏皮的对李睿眨了一下灵动的眼睛。

    “你们家今天搬家,我跟我娘说了,我娘问了我大哥,今天大哥用不上马车;

    就同意我帮你们搬家,你们家一次肯定搬不完,就多搬几次,我们有一天的时间,马又跑得快,没有问题。”

    听了兰佳说的话,马上心花怒放,再看见兰佳精灵古怪的模样,李睿的脸上漾着淡淡的微笑,他觉得今天一点都没有做错;

    其实大哥没有像他说的那么爽快就答应,是他用一个条件交换,大哥才同意的,就是以后读书的时候,他要好好的读书,不能偷懒,找任何借口推脱。

    “李睿哥哥,你肯定有什么事瞒着我们,对不对?”

    兰佳见李睿说道他大哥的时候,眼睛有一些闪烁,好像隐瞒了什么事一样。

    “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答应我大哥,以后读书我答应会尽心尽力,不会找任何一个借口,不认真读书。”

    李睿有一点不好意思,揉了揉头,耸耸肩,微微笑着说道。

    “李睿哥哥,你既然去读书,当然要认真读书,要好好的珍惜这个机会;

    你们家为了你,才搬到镇上去住,肯定用了很多银子,比如说买房子,还有其它杂七杂八的事

    不仅要用银子,还要你大哥亲力亲为的去忙每一件事,你一定要心存感激,不要觉得,你的大哥帮助你,是理所当然的事

    你努力学习,将来成为一个有用的人,不要成为寄生虫,每一件事都依赖别人,如果别人不帮助你,你有可能就无法生存,你觉得这样的人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李睿绝对是一个聪明的孩子,但他没有想明白,读书其实是为了他自己,为了他将来生活得更好,并不是为了他的大哥读书;

    兰佳提醒李睿,要做一个知道感恩的人,还有就是摆正心态,心好了,读书就不是问题;

    但他的大哥很强势,在他们家肯定说一就是一,说话的方式有一点问题,才让李睿总找一些反对他的理由。

    “你这么说,真的有一定的道理,我以后会认真的读书,不会偷懒。”

    李睿摇了摇头,轻轻地敲了一下兰佳的额头,宠溺的说道;

    开始对兰佳说的话,不以为然,但听着听着,就觉得兰佳说的话很有道理;

    其实大哥比自己只是大几岁而已,就将家里的重担他来承担,现在觉得自己跟大哥做对,真的很幼稚;

    自己努力读书,是他的本分,不是为了其他任何一个人,兰佳比自己小好几岁,都懂得这个道理,自己怎么就不知道。

    “二丫,李睿,你们不要挡住马车进来,我们现在就开始装东西,好早一点到新家。”

    兰涛见李睿拉着兰佳在那里说个没完没了,心里就有一点不爽;

    李睿你到我们家,是帮忙搬家呢,还是跟兰佳聊天,孰轻孰重都不知道,他不喜欢李睿到自己家,兰佳就不怎么跟他聊天,好像抢了他的宝贝一样。

    “李睿,今天谢谢你!你今天真的帮我们家大忙了;

    我们家今天请的是,大海哥帮我们搬家,牛车走得又慢,最多帮我们拉两趟,就没有时间帮我们拉了;

    你们家的马车比较大,马又跑得快,最多拉四次,家里所有的东西,都会拉完。”

    兰大志看见李睿来了就高兴,再看见李睿后面的马车,脸上就乐开了花;

    开始还有一点发愁,现在李睿带着马车到家,什么问题都解决;

    兰佳昨天提醒拿出来的东西,今天就可以全部搬过去了,每一样东西对他和兰草的娘都要特殊意义,将东西用到没有办法用的时候,再丢也不迟。

    “兰草的爹,你就快过来帮忙,今天争取将我们觉得还行的东西,全部搬到新家,你就不要在哪了磨磨蹭蹭的了,今天李睿真的帮了我们家一个大忙。”

    兰吴氏高兴得嘴巴都合不拢,新家那里什么东西都没有,如果有时间,将家里房子周围的柴都搬到新家,就好了;

    如果到上山去砍柴,要晒一段时间,才可以烧火,吃饭就成了一个问题。

    兰大志点点头,就马上走的兰草的娘的边,往马车上面有条不絮的装东西,一会就装了满满一马车;

    刚刚打算走的时候,就听见门外又有人敲门,兰涛打开门,好像是百草堂的马车一样,但还是有一点不敢确定。

    “大叔,你找谁啊!”

    马车看起来是百草堂的,但不是上次赶马车的人,是不是,找错了地方,兰涛疑惑不解的问道。

    “你们是不是兰佳家,如果是的话,我就找对了地方,我刚刚才问了附近的人,他们说兰佳就住在这里,应该没有错。”

    马车师傅在这里找了一个团团转,难道自己又找错了地方。

    “是谁让你来帮我们忙的?”

    兰佳看见马车师傅将马车掉头,就打算走的时候,说不定是卢叔叔帮我们家的忙,忍不住问道。

    “百草堂的卢掌柜,前几次是另一位在赶马车,因为他生病了,就是我在赶马车,所以对这个地方,不熟悉。”

    马车师傅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兰佳的家在哪里,他都有一点愁到了,百草堂给的工钱高,卢掌柜对人又好,如果他没有将事办好,就觉得不好交待。

    “这位大哥,你贵姓?我的女儿,就是你要找的人,卢大哥知道我们今天搬家,让你来帮我们家的忙,真的感谢你。”

    兰大志看见马车师傅愁眉不展的模样,就急忙说道;

    他在外面干活的时候,老板好的人,就好言好语说几句,但事没有办好,就会惹老板生气,有可能丢掉工作;

    赶马车这么轻松的活,肯定有很多人争着抢着干,如果没有办好事,就有可能不要,有一点同病相怜的感觉。

    “免贵,我姓李,真的是你们家,我终于找到了,卢掌柜就是让我,给兰佳搬家,其实我今天很早就到了这里,只是找不到方向,走了很多弯路,你不知道我的心多着急。”

    李师傅一下子就哈哈大笑,就像守得云开见月明,走马车上面下来,走到院子里面,将东西往马车上面搬。

    “你们几个熊孩子,就到马车上面去坐着,东西没有多少,就不用那么几个人帮忙了。”

    兰大志说完,就走到房间,将一个装着破破烂烂衣服的背篼,端到李睿的马车上面,兰涛、兰佳、兰草几个人都明白里面是什么东西;

    就没有反驳爹说的话,几个人就乖乖的坐在马车上面,等了一会,就看见爹已经装了满满一马车东西。

    兰大志将昨天选择出来的东西,全部装上马车,几个人都坐上马车,摇摇晃晃的往新家去。

    马车速度很快,兰佳感觉没有多久就到了新家,几个人将马车上面的东西全部拿下来。

    “兰草的爹,我们请两位师傅帮我们家,将房子周围的柴拉过来,好不好?煮饭没有柴。”

    兰吴氏虽然有一点不好意思,但还是忍不住给兰草的爹说了一下。

    “好!我们刚刚走的时候,没有时间跟大海哥说一声,这次回去就跟他说一下。”

    兰大志听见兰草的娘说的话,觉得没有柴煮饭真的是一个问题,反正现在时间还早。

    “两位师傅,就麻烦你们再帮我们拉一趟。”

    “好!我们少休息一下,就帮你们家将所有的东西拉回来了,那就走吧!”

    两位师傅站起来,转就往马车走去,兰大志马上跟在后面,就走了,马车上面没有东西,马就跑得更快。

    兰大志坐着马车刚刚到家,就听见有人敲门,急忙走过去。

    “今天我家里有事,就没有办法帮你,不好意思。”兰大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觉得答应了别人,又不帮他,满脸愧疚的模样。

    “大海哥,我们家没有什么急事,你没有时间就算了,不过还是谢谢你!跟我说。”

    兰大志看见大海哥,一副有急事的样子,本来自己就要告诉大海哥,现在大海哥自己这么说,他就没有必要多此一举再说,听他说完,就看见大海哥,急急忙忙的走了。

    兰大志将房子周围的柴全部装进马车,只要有用的东西都装上马车,两位师傅就赶着马车往新家走,他心特别高兴,开始发愁的事全部解决。

    两位师傅将马车很快就赶到兰大志的家里,几个人就开始见马车上面的东西拿下来,兰佳、兰涛、李睿听见马车到了的声音,就都从房间走出来,一起帮忙,人多力量大,七手八脚的,就将马车上面的东西搬下来。

    “两位师傅,兰涛,你快去端半木盆水,两位师傅好洗手、洗脸,休息一会就可以吃饭。”

    兰大志看见房子上面在冒烟,就知道兰草的娘在煮饭。

    “好!娘和大姐今天炒了几个菜,又烧了两个菜,丰盛得不得了,我们都可以大饱口福。”

    兰涛听见爹说的话,就一边走,一边说道,想到那么多的美食,就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还要多久饭菜才好”

    兰大志看见两位师傅,坐立不安的样子,就急忙催促。

    “马上就好了,你让两位师傅进来吃饭吧!”

    兰吴氏听见,锅里的菜马上就烧好,让他们先吃,照理来说,几个孩子都应该跟他在灶房里面吃饭,但是就这么几个人,就没有那么多的讲究。

    两位师傅看着桌子上面丰盛的菜,就觉得真的将他们当贵客一样看待,就算今天有一点点累,心里也觉得值得。

    ------题外话------

    谢谢亲们的票票

    jenhui童生投了1张月票

    yoyu2003童生投了1张月票

    zwjsxs童生投了1张月票

    祝亲们天天开心快乐!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农家调皮小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