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心思单纯的表姐

    兰大志带着几个人坐上牛车,大海叔不急不慢的甩着鞭子,就赶着牛车往镇上跑去;

    一家人跟坐在牛车上面的人,打了一声招呼,一边东拉西扯的聊天,在看看路边美丽的风景,不知不觉就到了镇上。

    “兰草的爹,我们就先去将络子卖了,再做其他事,因为我跟大嫂约好,她们卖了络子万一有事,就可以去做其它事,免得让她们一直等,耽搁她们的时间。”

    兰吴氏一下牛车,就对兰草的爹说出她的安排。

    “好!那我们就走吧!你和他们约在什么地方,我们先去将人找到再说。”

    兰大志笑了笑,毫不犹豫的答应,其实今天没有其他什么事,又不赶时间,先做什么事都无所谓。

    “我就带你们去找她们。”

    兰吴氏的眸子中微微漫出几分笑意,脸上随即绽放出如花的浅笑。

    “不知道,表姐、表妹今天到街上来没有,好久没有看到她们,怪想他们的,不知道她们长高没有,是不是变得更漂亮,漂亮到我们看见她们都不认识。”

    兰佳的手被大哥拉着,想到马上就可以看到表姐、表妹,心里有一点激动;

    听娘说外婆家虽然很穷,但是一家人其乐融融的相处,相互之间关系相处得非常融洽;

    她就好想马上见到她们每一个人,虽然她很期待,但今天应该不可能完成她的这个愿望;

    只有等搬到镇上的附近的时候,才可能实现,现在想了也是白想,是不可能实现的事

    “原来我们挨着爷爷住的时候,不管怎样,我们每一年都要到外婆家去玩几次,每一次到外婆家去玩;

    爹、娘来接我和大姐的时候,我们都不想回家,好想自己就是舅舅家的孩子,那多好啊!

    我都会伤心难过好久,又不得不回家,那个时候真的一点都不会回家,不像现在一说回家,我就高兴得不得了。”

    兰涛想到马上就可以见到舅娘她们,心里就激动万分,因为兰佳生病;

    先是农忙、卖蚂蝗、买布匹、收购花、采蘑菇、挖人参、卖人参、计划卖房子……;

    真的发生了很多很多好的事,才会让家里面有天翻地覆的变法,都好久没有到外婆家去玩了。

    “爷爷是不是经常打你、骂你,让你做苦力,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所以你不想回家。”

    兰佳的唇角慢慢的上扬,笑颜如花,一双眸子冲满捉弄人的期待。

    “这样的事经常发生,但挨打的那个人不是我,是娘和大姐;

    如果我在的时候,我会去阻拦,但他们都会将我拉开;

    我有一次被小叔打了几下,爷爷就狠狠地收拾他来的,从那以后,没有任何人敢打我一下,但娘和大姐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你知道大姐格非常好,不多言不多语的,受了委屈也都是闷在心里,但也容易被人欺负;

    最生气的时候,最多瞪大眼睛,狠狠地看着欺负她的人,因为大姐不敢还手,如果大姐还手的话,就会被他们欺负的更惨;

    如果娘在的话,就会抱着大姐,不让他们打大姐,但娘就会被打得片体鳞伤;

    很多的时候,大姐都忍着不让自己爆发,她害怕给娘带来更多的麻烦,以及伤害;

    你不知道,我那个时候,为了不让娘、大姐受到伤害,我上茅厕的时候,都不能随心所,都在赶时间,那个时候娘和大姐真的让**碎了心;

    二丫,那不是家,而是人间地狱,我现在过着这么幸福快乐,让我再回到以前的那种生活,一定会让我崩溃,让我生不如死,不想再过那种生活了。”

    兰涛一提起以前挨着爷爷住的时候,眉毛都拧在一起了,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消失了,唇角微微地扯出几分苦涩,眸子中对爷爷毫不掩饰的厌恶。

    兰大志听见兰涛说的话,由于自己的粗心大意,让他们受了多少苦;

    他的心就像被针扎一样,钻心的痛,也非常自责,无能怎样,这样的事,他绝对不会让他们再发生,今天将络子卖了;

    就去问问卢大哥,帮家里找的房子,找到没有,就算贵一点也无所谓,越早搬走越好,他现在对那里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

    “我听大姐说过,但没有想到,大姐和娘会被他们欺负得这么彻底,更没有想到大哥那么小,会那么懂事,小小年纪就知道保护自己的家人。”

    兰佳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眸子中漫过几分惊愕,不可思议的看着大哥,那么小的孩子都知道保护自己的亲人,心里上得承受多大的压力。

    “我和娘受的苦,比兰涛说的严重多了去了,他说的只有那么一小部分;

    还有很多事他都不知道,我和娘都不想他伤心难过;

    那个时候,兰涛那么小,一般都待在家里,很少出去玩;

    如果兰涛出去玩,他们就像见缝插针一样,不找我和娘的麻烦,心里就不痛快,打我和娘更是肆无忌惮,虽他们高兴,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我那个时候,好想让兰涛不要出去玩,但兰涛已经够懂事了,经常待在家里,帮我和娘做做家事;

    其实我那个时候,一点点都不想兰涛做事,可能是经常被欺负,心里这么想的,但又不知道怎么给兰涛说,就让他做一些轻松的事

    做完一件事,还有另一件事等着我们去做,每天忙得就像陀螺,不停的转动,从来没有休息的时候;

    兰佳因为你,我们家没有钱不说,还欠一些熟人的钱,我拼命的打络子,做绣品,想多赚一些钱,就可以早一点,把欠的钱还了;

    害怕家里面实在撑不住的时候,爹答应再搬回去,挨着爷爷住,我真的会受不了。”

    兰草看了兰佳一眼,心非常沉重,一字一顿慢慢的说道。

    “娘、大姐,爹、大哥和我以后我们有好吃的,好玩的,新衣服,都让娘和大姐先享受;

    我们加倍的宠你们,你让我们捉鱼,我们不会杀鸡;

    你们要天上的星星,我们搭一个天梯,到天上给你们摘,你们有理的要求,还是没有理的要求,我们都无条件的答应;

    绝对不反悔,让你们过上皇后和公主一样的生活,想想都觉得美极了,我们只有羡慕嫉妒恨哦!”

    兰佳想让一家人开开心心,不要愁眉苦脸的,眉毛一挑,计上心来,风轻云淡的说道,给大姐和娘的承诺,一个比一个不靠谱,纯粹是瞎掰。

    兰大志、兰吴氏、兰草、兰涛几个人,第一次听见这么不靠谱的承诺,又这么搞笑,将一家人逗得开怀大笑。

    “大姐、娘你们注意一下淑女的形象,在大街上笑成这样,被认识的人看见,会被别人笑话的。”

    兰佳一本正经的看着娘和大姐,一字一顿慢慢的说道,其实她自己心里乐开了花,拼命忍住,差一点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爹、大哥你们也矜持一点,特别是大哥,不知道笑不露齿,你自以为你的牙齿白,哼!”

    兰佳得意洋洋地说道,甩开大哥的手,急急忙忙往前面走,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只是没有发出声音来而已。

    “二丫,你比我好不到哪里去,笑得那么开心,牙齿比我露得还多,你干嘛说我,不说说你自己。”

    兰涛觉得兰佳有古怪,就轻轻地走到兰佳的边,见兰佳开怀大笑,只是没有声音而已,怎么说别人,自己反而可以这样。

    “真是的,你不知道视而不见吗?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不知道我说的话对的,是对的,错的也是对的,这点道理都不懂,难得搭理你。”

    兰佳见大哥跑到他的面前,被大哥看见脸上灿烂的笑容,她一楞,笑容一下子就僵在脸上;

    强词夺理,说了一大堆的歪歪道理,说得那么风轻云淡,一副理所当然,意思真的是这么回事,她说得一点都不假。

    “二丫、兰涛,你们看你舅娘、二表妹吴萍站在那里等我们,你们两个人就给我消停一点,兰涛,二丫那么小你就让让她,干嘛非要争一个输赢。”

    兰吴氏瞪了一眼兰涛,兰佳那么小你宠着她,又不会少一块,为什么斤斤计较。

    “知道了,爹,我们家女的比男的多,所以我们两个人只有听话的份,一点反驳的权利都没有,这有没有天理。”

    兰涛抬起头,轻轻地跟爹说,脸上漫出淡淡的笑意,宠的眼神看着兰佳,对兰佳没有一丝一毫的讨厌。

    “二丫,你不认识他们,我先叫,你跟着叫就行了。”

    兰涛看见大舅娘、萍表姐,想到兰佳将以前的事都忘记,他就悄悄地对兰佳说道。

    “好!我知道了,你说怎样就怎么样吧!”

    兰佳对大哥笑了笑,微微地点点头,娘不是说只有大舅娘和萍表姐,又没有其他人,只要听大姐、大哥叫一声;

    就认识她们,哪里有那么复杂,但大哥这一份心意,她还是非常感激的,因为大哥随时都在关心她,将她的任何事都放在心上。

    兰佳看见大姐迈开大步,跑到舅娘、萍表姐的边,笑眯眯的拉着萍表姐,两个人看起来关系特别好;

    应该是无话不说的两个人,就是大姐的闺中密友,亲密得不得了,让她都有一点嫉妒,大姐从来没有这么主动拉着她的手。

    “大舅娘、萍表姐。”

    兰涛拉着兰佳的小手走到舅娘、萍表姐的边,就急忙给他们打招呼。

    “姑姑、姑父、兰涛、二丫。”

    萍表姐温柔的给我们每一个人打招呼。

    兰佳一看萍表姐就是一个心思单纯的女孩子,有什么事,就表现的脸上,没有那么多的弯弯道道,一根肠子通到底,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的人。

    同舅娘、萍表姐汇合,就一起往百叶绣铺走去,因为大家没有在其他任何地方停顿一下,很快就走到百叶绣品。

    “兰大姐,你们今天这么早就来了,我可是在这里望了又望,终于等到你们,我还以为你们今天不赶集;

    你们上次交的那个络子,我就不给你们讲价钱,就直接给你们10文钱,你们看这样满意吗?”

    陈绣娘,看见兰大姐带着好几个人走进百叶绣铺,就急忙的迎接,笑逐颜开的说道。

    “陈姨今天说话真的狠爽快,10文就10文,我就不跟你讨价还价,就按照你说的做;

    不过陈姨,我们家的这个络子,给你带来的利润,肯定不少吧!

    以后我们家有新样式的络子,第一个想到你们百叶绣铺,到时候带着其他络子跟着好卖起来,你们百叶绣铺的生意越来越兴隆,财源广进,好事接二连三。”

    兰佳双眸中露出浓浓的笑意,唇角上翘,勾出一抹优美的弧度,说了一下恭维的话,意思她知道陈绣娘他们一定赚了不少的钱。

    “你是听你的建议,卖贵一点,是卖给那些有钱人家的人,他们图一个新鲜;

    就没有跟我计较钱的问题,我不瞒你,这个络子我是打算卖到县城去;

    就在镇上卖,我自己最大卖10文,就不可能给你们10文,做生意,肯定有利可图才行,你说是不是?不过你这个丫头实在是太精明了。”

    陈绣娘伸手点了点兰佳的俏鼻子,脸上露出浓浓的笑容;

    如果她少给她几文钱,她就是说得白泡子翻,这个丫头绝对不会松口,就难得跟她磨嘴皮子,说了等于白说,还不如不说,来得轻松自在。

    “陈绣娘,这是我的大舅娘和萍表姐,如果他们到你们店来卖络子、绣品,你给她们的价钱,就跟我们的一样,你看这样行吗?”

    兰涛看见兰佳跟陈绣娘,没完没了的聊天,他看见着急,我们家现在离镇上比较远;

    如果家里面没有事,就不会到镇上来,舅娘和表姐来卖,跟和我们家来卖的络子一样的价,就没有必要非要等到我们一起来卖。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农家调皮小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