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彪悍的兰佳

    “爹,这么可恶的爷爷、,尖酸刻薄的幺爸、幺婶一家人,最可恶,装可怜,大伯、大婶一家人;

    怎么可以将善良的娘,温柔的大姐,欺负的这么彻底,如果让我见一次,我就打一次,以后他们见到我,一定要绕道走;

    不是的话,我给他们一个个好看,爹,你怎么可以这么粗心大意,让娘和大姐受到无法磨灭的伤痛。舒悫鹉琻”

    兰佳不自地站起来,将手握成拳头举起手,狠狠地挥动她的胳膊,使劲的呐喊,发泄心中的不满,喊完后;

    一股坐下,忍不住嚎啕大哭,泪如泉涌,就像坏了的水龙头,里面的水使劲往外面喷,兰佳因为伤心过度,人一下子就晕了过去。

    “二丫,你怎么啦!”

    兰涛见兰佳倒下了,急忙伸手抱住兰佳,焦急万分的一边摇兰佳,一边大声的喊。

    兰佳睁开一只眼睛,悄悄地对大哥眨了眨眼睛,意思是自己没有事,示意大哥说话小声一点,声音太大;

    耳朵都被大哥吵聋了,就像天上打雷的声音,那么尖锐,心脏都被大哥吓得扑通扑通直跳,如果在现代,大哥去唱高音绝对不成问题。

    “爹,你看二丫,光是听见,气得浑发抖,气得晕过去;

    爹,你以后不要管那边的事好吗?如果你管的话,可能给我们兄弟姐妹,和娘,带来无穷无尽的灾难,我希望你答应我。”

    兰草含着泪的眼睛,眨都没有眨一下,紧紧地盯着爹的眼睛,希望爹不是说说而已,是一个承诺,因为爹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答应了的事,就一定会去实现。

    “好!我答应你,那边无能发生任何事,我都不会去管,我现在的责任是关心、照顾,你们兄弟姐妹几个人,我一定会好好的对你娘,你们放心吧!”

    兰大志重重的点了点头,答应兰草说的话,他一定会说到做到,不会对孩子们,兰草的娘撒谎,一定会信守承诺;

    他从来没有想过,爹、娘会这么狠心,对兰草的娘是那么尖酸刻薄,跟他们有血源关系的兰草,做出这么过分的事

    不知道人的心都是长的吗,会受到伤害,会痛,他们的心是铁打的吗,不会受到伤害,这么冷血的家人,还是家人吗,不认也罢。

    “二丫,快起来了,你不觉得这个姿势久了,会难受吗?”

    兰大志看见兰佳还是被兰涛抱着,他都看见兰佳轻轻地动了好几下;

    开始兰涛大声的喊,把他吓了一大跳,真的以为兰佳晕了;

    看见兰涛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哭笑不得的样子,就知道兰佳是装的;

    为了让他答应,什么招都使出来,他忍心不答应吗;

    何况他真的觉得应该对几个孩子,兰草的娘好,他亏欠他们实在是太多,就当以前是为父母兄弟活;

    以后他就会全心的,对几个孩子和兰草的娘好,不想管其他任何事了,因为他是人,不是神,他的能力有限,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管那么多的糟心的事

    “爹,你知道我在装晕,你干嘛不早一点说,让我一直保持这个姿势,多辛苦,你不知道吗?”

    兰佳用幽怨的眼神看了爹一眼,没有谎话被戳穿的尴尬,粉红色的樱桃小嘴,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抱怨的话。

    “大哥,你给我捶捶肩膀,实在是太难受了。”

    兰佳腰酸背痛,就不停使唤大哥,觉得这次失败,都因为大哥不会随机应变,才会被爹发现的,心里多多少少对大哥有一些埋怨,就略微惩罚一下。

    “二丫,你那里不舒服,我就给你捶捶,你以后不准装晕,吓死我啦!

    你不知道,以前我一吓你,你就晕倒,开始我以为你是装的,就没有搭理你,过了好一会,你还是一动不动的;

    将我吓得半死,你的任何要求,爹都会答应,你干嘛使出装晕这一招。”

    兰涛对兰佳装晕的事,非常不赞同,想到兰佳晕倒,他就心惊胆战,现在心脏都还在扑通扑通的跳。

    “兰涛,二丫以前真的晕倒过,你怎么从来不告诉我,以后你们有什么事,都要毫无保留的告诉我,不准有一丝一毫的隐瞒,听见没有;

    兰草我以前没有保护好你们,是我的错,但你和你娘,选择不告诉我,还是应该承担一部分责任;

    如果你们早一点告诉我,就算我不相信你们,我一定会注意观察,如果出去做事需要三天,我就说五天;

    不让任何人发现我回家,悄悄地回来,不就早一点知道你们受的委屈,不会让事发展到这么严重的地步。”

    兰大志对几个孩子有什么事,不给他说,表示非常不满。

    “兰涛,二丫现在是不是也经常晕倒。”

    兰大志拧着眉毛,提心吊胆的问道。

    “二丫现在不会晕倒,可能是二丫生病,家里没有吃的,体有一些弱的缘故;

    这一段时间,家里的生活好,二丫体好了,就没有再发生过;

    如果是以前,二丫这么激动,早就晕倒了;

    爹,我们家以后的生活开好一点,将一家人的体,都补起来;

    就像二丫说的,体好是最重要的,爹、娘你们不能不吃,我们这么小,需要爹、娘的保护;

    爹、娘的年纪大了,我们一样会好好的孝顺你们,你们就等着狠狠地的享福吧!”

    兰涛一字一顿慢慢的说道,说道最后,还眨了眨眼睛,笑意盈盈的看了其他人一眼。

    “我就知道,娘、大姐、大哥对我好,爹对我最好,不会让我们受到一丝一毫的委屈;

    大姐,以后有什么委屈,就要像今天这么大声说出来,你如果不说出来,我们粗心大意,就不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不能憋在心里,这样对体不好。”

    兰佳走过去,一股坐在爹的腿上,跟爹、大姐和她一家亲,不管孤零零一个人坐在那里的大哥。

    “二丫,你怎么可以这样,刚刚你腰酸背痛的时候,你让我给你捶肩膀,现在不腰酸背痛,你就不搭理我,做人怎么可以这样。”

    兰涛一双手揉了揉眼睛,装出哭无泪的样子,又悄悄地瞄一眼爹、大姐、兰佳的反应,见几个人理都不理他;

    好像他们是一家人,自己只是一个外人,没有人管他伤心,还是高兴。

    “大哥,你不知道,女儿是娘的贴心小棉袄,又是爹前世的人,我和大姐有娘疼,又有爹,简直幸福得不得了,你就到一边偷偷的哭吧,没有人笑话你的。”

    兰佳见大哥凑近,就急忙摆摆手,就像赶讨人厌的苍蝇,一脸不赖烦的样子。

    “爹,有这样的说法吗,我怎么不知道,我们村好多人家,都是重男轻女,怎么到我们家,我就一点地位都没有了呢,这都是爹宠二丫,宠出来这样的想法,这样是不对的。”

    兰涛听了兰佳说的话,他就成了家里无足轻重的人,一点地位都没有,真的让他泪流满面;

    还得不到任何人的关心,他说了半天,几个人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他就像被放了气的皮球,一下子就焉了。

    兰大志看见兰佳、兰草两个人,低着头,笑得肩膀不停的颤抖,就知道两个人有多高兴;

    再转过头,见兰涛用幽怨的眼神,望过来,就急忙给兰涛眨了眨眼睛,对兰佳、兰草努努嘴;

    兰涛一下子就明白了,知道兰佳是在逗大姐开心,故意埋汰他,见大姐颤抖的肩膀,就知道大姐发自内心的开心,希望大姐将原来不开心的事全部忘记。

    “二丫、兰涛,我们就不说那么多的废话,二丫说,下一个赶集的那一天,每一个络子,可以卖10文,我们就不再伤心难过了,钱拿在手里才是真的。”

    兰草站起来就拉着兰佳、兰涛往外面走去。

    兰佳一怔,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况,整个人还是懵懵懂懂的;

    她被大姐拉出去,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大姐已经递给她几根打络子的线,她抬起头望着大姐,大姐用眼神示意她,快打络子;

    大姐从

    来没有主动让她做过任何事,第一次要求她做事,就不好意思拒绝,不管愿不愿意,立刻、马上打络子就对了。

    兰涛被大姐拉着走出来,唇角上翘,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

    “大姐,我们的眼睛肿得只剩下一条缝,眼睛有一些胀痛,我们今天就不打络子,好不好?”

    兰佳实在是不想拒绝大姐的要求,可是眼睛非常不舒服,打起络子特别费劲,就可怜兮兮的望着大姐,见大姐看过来,嘟着嘴吧对大姐撒

    “大姐,我有一次听见煮熟的鸡蛋,在眼睛上面滚,就很容易消肿,我去煮鸡蛋,不过在眼睛上面滚过的鸡蛋,就不可以吃。”

    兰佳小眼睛一闪一闪的,觉得眼睛胀痛,怪不舒服的,放下打了一点点的络子,冲着大姐笑了笑,见大姐没有说话;

    就没有走,翘起二郎腿,悠闲自在的坐在那里,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

    “兰涛,你如果不想打络子,就不要打了,我将这一个络子打好,也不再打了,明天早一点起来打,还是一样的;

    就不用煮鸡蛋滚眼睛,今天晚上睡一觉就消肿,干嘛浪费一个鸡蛋,虽然我们家现在有钱,但还是要节约着用。”

    兰草看了兰佳、兰涛一眼,就低着头,手脚麻利的打络子。

    兰佳觉得大姐打的络子,真的是又快又好,如果她打快一点,打出来的络子,不要一文钱,送给别人,别人都不会要,别人拿回家还觉得占地方。

    兰草很快就把络子打好,见兰涛还在打络子,她就不好意思走,又拿起线接着打络子,直到兰涛将络子打好,她就放下,将东西全部收起来,端到爹、娘的房间。

    兰佳、兰涛站在那里等大姐出来,兄弟姐妹几个人手拉手往灶房走去。

    “二丫,你这么快就打了一个络子。”

    兰大志挑了一下眉头,满脸怀疑的看着兰佳。

    “还没有啦!我明天一定把那个络子打好,其实,大姐、大哥,你们打一个络子;

    就去喂喂鸡,在院子里面走几圈,踢踢腿,伸伸手,转动几下脖子,让自己舒服一点,钱不是最主要,体才是最主要;

    无能怎样,我一天最多打两个络子,最少打一个络子;

    加快速度打的络子,就只有放在家里,让一家人慢慢的欣赏,那多不划算,再加上,我要狠狠地我自己,就更不可能的事。”

    兰佳皱了皱鼻子,瘪瘪嘴,小嘴巴噼里啪啦说出的话,一的。

    兰涛听兰佳这么说,也觉得有几分道理,这一段时间,经常打络子,眼睛看着自己打络子;

    有时候眼睛都觉得看花,有时候,还觉得眼睛特别胀痛,脖子一直低着,觉得脖子有一些酸痛,休息一下子,就舒服多了。

    兰草也有同感,真的像兰佳说的那样,现在又不需要,她打络子,做绣品,贴补家用,不能因为有钱,就不做事

    既要做绣品,又要打络子,只是不想原来那么拼命,稍稍作适当的休息,不要将体累坏了。

    几个人煮好晚饭吃了,每一个人洗漱干净,就各自去睡觉,惊心动魄的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兰佳躺下一会,她觉得今天人累,心更累,真的是心疲惫;

    如果经常发生这些事,她一定会得抑郁症,人都要少活几十年,摇摇头,让自己不东想西想,翻了一个很快睡着了。

    兰草见兰佳睡着了,清澈的眸中闪过一丝笑意,今天将心里面的话,毫无保留的说出来,心就轻松多了;

    她现在觉得自己轻松自在,没有想到,自己也可以无忧无虑的生活,浓浓的睡意一下子就来了,她慢慢的闭上眼睛就睡觉。

    兰大志睡在炕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因为他非常喜欢兰草的娘,才娶兰草的娘,本意是要给兰草的娘幸福生活,谁知道会让她跟着自己受尽了磨难。

    兰涛心里有一些小激动,因为大姐终于解开了心结,以后就可以快快乐乐的幸福生活,笑眯眯的进入梦乡。

    兰佳睡醒慢慢的睁开眼睛

    ,转过头见大姐还是没有在炕上,大姐将心里面的不痛快说出来,早上怎么还是这么早就起来;

    不是应该睡到自然醒吗,她百思不得其解,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眨了眨眼睛,觉得眼睛不像昨天那么胀痛,舒服多了;

    磨磨蹭蹭好一会,才慢慢腾腾的走出去,看见大姐、大哥已经在打络子,大哥、大姐你们干嘛那么勤快,多睡一会,大家一起起来不是更好,兰佳脸上露出一个囧子。

    “二丫,你站在那里干嘛,你是不是想当门神,快过来。”

    兰涛听见开门的声音,等了好一会,都没有看见兰佳走到边,抬起头,就看见兰佳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的,真的跟门神差不多。

    “当门神也不错,可以把那些妖魔鬼怪全部挡住,你说,门神是不是很重要。”

    兰佳偏着头想了想,一本正经的回答,挤眉弄眼的瞪了大哥一眼。

    “大姐,你起来干嘛不叫醒我,我们一起打络子多好啊!”

    兰佳笑眯眯的走到大姐的边,一脸讨好的望着大姐。

    “我明天起来的时候,就叫你起来,这样你总满意了吧!”

    兰草点点头,笑逐颜开的答应兰佳的要求,其实她知道兰佳不睡到自然醒,一天的心都会不舒服,她只是说说而已,没有想过真的叫兰佳早一点起来。

    “好!知道了,那你明天早上要记得叫醒我哦!”

    兰佳的眉毛一下子拧着,想到明天一大早就要起来,就觉得苦不堪言,亲的大姐,你知不知道,我说的是客气话,你怎么可以当真呢。

    “二丫,走,我们到灶房那边去,我给你梳头,走啦!”

    兰涛走了几步,见兰佳没有跟上来,呆愣愣的站在那里。

    “你刚刚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你是不是真的想当门神。”

    兰涛走过来,宠溺的捏了捏兰佳的俏鼻子。

    “我就是门神,遇神杀神,遇到妖魔鬼怪,全部不放过,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一切都由我说了算,你只有羡慕嫉妒恨。”

    兰佳追着大哥,轻轻地打,兰涛故意跑慢一点,害怕兰佳为了追他,一不小心就摔一跤就麻烦了,兄妹两个人,打打闹闹的往灶房跑去。

    兰草看了兰佳、兰涛一眼,大清八早的,说什么妖魔鬼怪,娘如果在家,又要念叨他们,怎么一点忌讳都没有。

    “爹,早饭煮好没有,肚子有一点点饿了。”

    兰佳站在灶房门边大声嚷嚷,饿着肚子的滋味真的不好受,轻轻地揉了揉肚子,可以立刻马上就吃饭多好。

    “你小声一点,爹煮饭的事让别人知道,别人会嘲笑爹的。”

    兰涛见兰佳这么大声嚷嚷,急忙小声叮嘱兰佳,虽然在家里没有什么,爹也经常煮饭,从来没有听见爹抱怨过。

    “我知道了,以后我不在说爹煮饭,这样总可以了吧!”

    兰佳凑近大哥的耳朵边,轻轻地说道,再伸手在嘴巴边,拉了一下,意思就是以后这个就是秘密,不能说。

    兰佳、兰涛洗漱干净,一起走进灶房,见爹已经将火灭了,看来爹把饭煮好,爹站起来,往灶房外面走去,见大哥舀了半木盆水,端出去给爹洗脸。

    “大姐,过来吃饭了。”

    兰涛看见大姐还在低着头忙着打络子,就大声喊。

    “好!”

    兰草放下马上就要打完的络子,就往灶房走去,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如果以前的话,她一定会打好这个络子才吃饭,可能是她的心结解开,说吃饭就毫不犹豫的放下络子。

    兰草就在爹洗了脸的木盆里面洗了手,紧跟着走进灶房。

    一家人就坐下吃饭,兰佳因为实在是太饿,就没有说话,低下头,大口大口的吃饭,一会就吃饱了。

    “爹,你昨晚是不是没有睡好,眼睛都有黑眼圈了,就好像被人打了两拳。”

    兰佳抬起头,看见爹的两个黑眼圈,差一

    点脱口而出,说爹的眼睛是熊猫眼,到时候,爹、大姐、大姐问我什么是熊猫眼,就麻烦了。

    “我昨晚没有睡好,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怎么像没有见过世面的人一样,大惊小怪的。”

    兰大志挑了一下眉头,伸手揉了揉兰佳的秀发,嘴角的宠溺,毫不掩饰的露出来。

    “哦!”

    兰佳随口答应,她微微地一楞,没有想到爹还有一点小幽默。

    几个人吃了饭,碗都来不及收拾,就听见噼噼啪啪的敲门的声音。

    “大志,快开门,爹、娘找你有事,叫你回家一趟。”

    兰佳听见这个声音,淡淡的皱了皱眉毛;

    看见大姐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没有了,冷冷的看着爹;

    大哥紧紧地拉着她的手,好像外面的人,如同凶猛的野兽,令大姐、大哥一听见声音,都吓得浑发抖;

    大哥将她的手都拽疼了,见家里面紧张的气氛,只有默默地忍受,等一会再狠狠地收拾大哥一下。

    “爹,外面的人叫你,你就出去给他说说,以后他们家的事,就不要找你;

    你一定要记得,你答应了我们的事,男子汉大丈夫,不能说话,不算话;

    如果大姐昨天没有告诉你,你不知道就算了,现在你知道,你还是继续这样,拎不清;

    你对他们家的事,放心不下,你以后就不要和我们住在一起,我们兄弟姐妹几个人和娘,就会一起搬走,不待在这里,让你左右为难。”

    兰佳见爹坐立不安的样子,想到大姐和娘受的苦,就对爹的行为非常不满,昨天的承诺是放吗。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农家调皮小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