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奇葩的林茂

    “你真的要娶我吗?我们家里面没有钱,能嫁给你,真的是我们家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舒悫鹉琻”

    兰草顺着林茂的话,漫不经心的问道,想看看他到底可以把她贬到哪种程度,垂下她的眼帘,掩去了眸子中闪烁的浓浓不屑,撇撇嘴巴,还真的把自己当回事。

    “我一定说话算话,不会言而无信,我娶了她以后,就会让我爹、娘向你们家提亲。”

    林茂誓言旦旦的说道,一副我说话,你放心。

    “你不要生气,林茂说的话,不如放,放还有一股臭气,一副狗眼看人低的样子,这么不着调的人,你就放120个心,大姐一定不会喜欢她;

    不过我们两个人不能瞎掺和,把事越搅合,到时候就会越复杂。”

    兰佳不屑的看了林茂一眼,瘪瘪嘴,低着头悄悄地给大哥说道,小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二丫,你说的对,大姐还没有林茂那天订婚生气,就好像和林茂聊天一样,对林茂没有一点点生气。”

    兰涛微微地眯着眼睛,就像月牙一样,唇角上翘,勾出一抹优美的弧度。

    “我们没有必要做什么,坐在这里就当林茂是小丑,逗我们开心而已,他现在自以为魅力无穷,所有的人都会被他迷倒。”

    兰佳的脸上露出甜甜的笑容,笑意从她灵动的大眼睛漾开来,满含笑意的看着大哥,挑了一下眉毛,意思是她说的话没错。

    “既然你现在答应了,我们就这么说定,等我娶了她,就让我的爹、娘到你们家来提亲。”

    林茂一副理所当然的说道,这么毫无逻辑的话,转就往外面走,脚步都没有停顿一下,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

    觉得这一件事,就这么圆满的解决,他没有想到这么轻松,以为他会发很多功夫,兰草才会答应他的这个要求。

    兰佳听了林茂的话,气得她浑颤抖,冷冷的看着林茂,眸子中的寒气越来越浓。

    兰涛气得他差一点吐血,兰佳说要好好的保重体,自己吐血会受伤,不如扑上去喝他的血,吃他的,更划算。

    “林茂,我什么时候答应过嫁给你,你是不是听错了。”

    兰草的眸子闪了闪,脸上露出浅浅的笑意,他是不是得了妄想症,就算她原来再怎么喜欢他,就凭他今天说的话,她一定加肯定不会再喜欢这个人。

    “我和大哥一直在这里听,大姐和你说话,我大姐可是从来没有答应过你什么,完全是你一个人在这里自问自答。”

    兰佳眸子清澈见底,紧紧地皱着眉毛,一字一顿的说道。

    “林茂哥哥,你再仔细想想,我大姐真的没有答应你任何事,我们兄弟姐妹没有骗你,我们是乖孩子,是不会说谎的,不会像你言而无信。”

    兰涛笑眯眯的看着林茂,一副很尊敬林茂的样子,好心的提醒林茂,他将林茂恨得咬牙切齿;

    恨不得跑过去把林茂暴打一顿,再狠狠地踹他几脚,让他回家他的爹、娘都不认识他。

    “你刚刚没有答应我,现在答应我不就行了,哪里那么多的废话。”

    林茂微微蹙着眉头,理所当然的说道,他觉得这么说,没有什么不对,他这样说是天经地义的事,没有什么大不了;

    想了想,兰草今天真的没有答应他任何事,更不要说订婚的事,强装镇定,盛气凌人的说道,兰草肯定是不满意小妾的份而已。

    “可是,我现在还是不想答应你,你说怎么办?”

    兰草嫣然一笑,云淡风轻的说道,她现在对林茂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更没有依依不舍的眼神,看着他就像看一个陌生人,没有什么区别;

    觉得林茂站在那里,脏了地方,等林茂走了,院子要好好的冲洗一下,把林茂带到家里的废气,狠狠地冲走,免得给家里的人带来霉运。

    “你是不是压跟就没有打算嫁给我,那你干嘛跟我说一大堆废话,你是不是把我当猴耍;

    你们家这么穷,我们家都不知道比你好了多少倍,我现在娶了一个有钱人,家里面就更加有钱,让你跟着我享福;

    你不知道感谢我,你蛮有骨气的拒绝我,将来有你后悔的时候,那个时候,你求我娶你,我看都不会看你一眼;

    我现在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答应,我就把你刚刚拒绝我的事忘记,对你还是一样好。”

    林茂微微地一怔,紧接着嚣张的在那里说,来掩饰心里的忐忑不安;

    他觉得兰草如果生活跟上,一定会是一个美人胚子,他从来没有想过放弃兰草,何况他真的喜欢兰草,让他放弃兰草,他真的一千个一万个舍不得;

    他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从来没有想过,兰草对他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毫不犹豫的拒绝他;

    看兰草的样子,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如果让兰草做他的小妾,兰草一定不会嫁给他,只有回家说服爹、娘;

    娶她和兰草,两个人不分大小,都是妻子的名分,这样兰草就会答应。

    如果兰涛、兰佳知道林茂这么想,他们不如直接把林茂掐死得了,知道是人多作怪,还真的把自己当回事。

    “林茂,你立刻、马上从我们家消失,我现在看都不想多看你一眼。”

    兰草皱着眉头,对林茂摆摆手,就像赶苍蝇一样,林茂的脸皮怎么这么厚,以前她怎么没有发现,自己还把他当一个宝,原来他只是垃圾而已。

    “你快一点走,我们家的院子实在是太脏,需要好好地打扫,大哥,爹走了,你就偷懒,去拿扫把,把院子打扫得干干净净,爹回家看见,看爹怎么收拾你。”

    兰佳淡淡的看了林茂一眼,不咸不淡的语气,一点都不喜欢林茂,待在自己家的院子里面,见林茂还是不走,看见他就烦,主人已经赶人了,还死皮赖脸的待在这里,怎么有这么奇葩的人。

    “兰草,你是怎么教你的弟弟妹妹的,一点礼貌都没有,你看看你们家穷得饭都吃不起,我不娶你,又有谁会多看你一眼。”

    林茂气呼呼的瞪大眼睛,他忍不下这一口气,毫不犹豫指责兰草,马上反唇相讥,一副瞧不起兰草的样子。

    “你给我滚出去,我弟弟妹妹再怎么样,都比你好一千倍,好一万倍,你算什么东西,在我们家大声嚷嚷。”

    兰草听见林茂说兰涛、兰佳的不是,一下子就火山爆发,毫不犹豫的赶林茂出去,难得再跟林茂说什么废话,直接赶人了事。

    “对啊!你算哪根葱,敢在我们家大声嚷嚷。”

    兰佳挑了一下眉头,笑容同狡猾的狐狸一样,眸底闪烁着璀璨的光芒;

    林茂越把我们家的人,贬得一文不值,大姐就越不会跟他在一起,虽然她的心中燃烧起熊熊怒火,但她拼命忍住,不让自己爆发出来不说;

    还挑衅的看了林茂一眼,意思是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兰草,你不好好的教你的弟弟妹妹,我帮你教。”

    林茂怒气冲冲的跑过来,就打算打兰佳,兰涛急忙用自己的体护住兰佳,兰草冲过来,狠狠地推了林茂一下,林茂没有注意,就摔了一个狗吃屎,林茂迅速的爬起来,又扬起手打算狠狠地打下来。

    兰佳听见门‘呯!’的一声打开,她被大姐、大哥保护得好好的,不可能受到林茂的一丝一毫的伤害,但她也不想大姐、大哥受到伤害,就急忙探出脑袋,见是爹回来了,眸子中露出满满的惊喜。

    “林茂,你敢动我的儿女一跟手指头,我就剁了拿去喂狗,你不相信,就试试看,你胆敢到我们家来撒野,你是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胆。”

    兰大志听见林茂要教育自己的宝贝儿女,就什么都没有想,一脚就把院子的门踹开,杀气腾腾的冲过来,一副要和林茂拼命的架势,气势上就压倒林茂。

    “兰二叔,我怎么可能打他们几个,我关心他们还来不及呢。”

    林茂立刻小心翼翼的说道,幸好刚刚还来不及打下去,如果打了他们几个,兰二叔找他拼命都有可能;

    他听娘说过,兰二叔和他的爹、娘脱离关系,最主要的原因是兰二叔的家人,欺负了兰草和兰草的娘;

    兰二叔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就同他的爹、娘脱离关系,兰二叔

    爹、娘的家里,是我们村最有钱的人;

    他觉得今天他做事有一点冲动,没有把事考虑清楚,想明白,就到兰草他们家来大吼大叫,他想挽回兰草,肯定要下很多功夫。

    “爹,他简直不是人,见爹、娘不在家,就跑到我们家大吼大叫,吓死我了,爹,你赶快将这个坏人赶走,以后再也不让他到我们家来。”

    兰佳跑到爹的面前,伸出双手让爹抱,一副伤心绝的样子。

    兰大志吓了一跳,低下头看见兰佳俏皮的眨了眨眼睛,脸上露出犹如狐狸狡猾的笑容,一副谋得逞的样子;

    他微微地皱了一下眉头,伸手抱起兰佳,摇摇头,无可奈何的笑了笑。

    “爹,我想将林茂从大姐心里,连根拔起,不在大姐心里留一丝一毫的痕迹;

    大姐以后将林茂忘记得干干净净,绝对不会对林茂,再有一点点不应该有的心思;

    就算我挨一下打,我也觉得值得,谁知道大姐、大哥这么宠我,用自己的体挡着,将我保护得那么好,让我感动得不得了。”

    兰佳凑近爹的耳朵边,悄悄地对爹说,抬起头见林茂还没有走,傻不隆冬的站在那里,她狠狠地瞪了林茂一眼。

    “你这个人是听不懂人话吗,还站在我的院子里面,你立刻马上给我滚出去。”

    兰大志见兰佳皱着眉头,顺着兰佳的视线看去,见林茂还没有走,就火冒三丈对林茂吼道。

    兰佳见林茂走出去,就急忙让爹把她放下来,就急忙冲到院子门边,想将院门关上,但院门摇摇坠的样子,吓得兰佳一下子闭上眼睛,都忘记躲避。

    兰大志看见一下子就冲过来,用手撑着,他的手都被门砸得非常疼,如果砸到兰佳的上,兰佳肯定又会受伤。

    兰佳等了半天,她都没有被砸到,就慢慢的睁开水灵灵的大眼睛,见门还是好好地在哪里,刚刚是不是自己的幻觉,不是真的,就忍不住伸手去确定一下。

    “二丫,你不要再去碰门,等一会我修好了再说。”

    兰大志见兰佳懵懵懂懂的样子,就觉得好笑。

    “门真的坏了,爹,你干嘛那么大力,将我们家的门都踢坏了,应该到人林茂家,将他们家的门踢坏,才解我的心头只恨。”

    兰佳围着门看了看,一脸惋惜的样子,门都有被爹踢散架,没有想到爹的爆发力会这么大,不知道爹的脚疼不疼。

    “万一你们被林茂打了,我不仅会心疼的,一定会后悔的,门坏了修好就可以,怕什么。”

    兰大志嘴唇狠狠地抽搐,眸子闪了闪,云淡风轻的说道。

    “爹,你说得太对了,大姐、二丫、和我都是你的宝贝,怎么可以和门相提并论呢。”

    兰涛高兴得不得了,爹一回家就将林茂赶出去,他要快一点长大,好保护兰佳、大姐和娘不受那些人渣的欺负。

    “二丫,你和兰草就去煮饭,我和兰涛先将门修好再说。”

    兰大志见兰佳还站在这里没有走,害怕修门的时候,一不小心就碰到兰佳就麻烦了。

    “二丫,你刚刚干嘛火上浇油,万一我没有回家,你们兄弟姐妹几个,被林茂那个人渣打一顿怎么办,说话都不知道轻重。”

    兰大志略带责备的看了兰佳一眼,声音有一些无奈,却仍有着无法掩饰的纵容,眸子中浓浓的宠溺。

    “爹,我立刻马上到灶房,跟大姐一起煮午饭。”

    兰佳怯生生的看了老爹一眼,见爹拧着眉头看着她,她就急忙转,火急火燎的往灶房跑去;

    这个时候不走的话,就会受到老爹的疲劳轰炸,自己就会成为炮灰,不知道要被爹念叨多久,还是先走为妙。

    兰涛刚刚走出灶房,就看见兰佳跑得比兔子还快,后面好像有大尾巴狼在追一样;

    他看了看,觉得院子里面没有什么变法,摇摇头,不知道兰佳怎么了,就拿着工具到院门口,爹好早一点将门修好;

    如果到晚上都没有修好就麻烦了,到时候睡觉都不放心。

    “大姐,我们今天就吃一点吧!算了,还是吃猪大肠烧菜,等娘回家我们再烧,一家人一起吃才香。”

    兰佳觉得林茂今天到家里面来折腾,弄得几个人紧张兮兮,心非常不愉快,吃一点放松一下;

    可能她是地地道道的一个吃货,有好吃的吃,她的心就会变好,就觉得别人跟她一个样。

    “你就知足吧你,现在一个月都吃十几次,有时候吃一些猪大肠,以前我们家是想都不敢想的事,你还贪得无厌,想天天都吃。”

    兰草听见兰佳说的话,就哭笑不得,伸手点点兰佳的额头,现在家里面的生活,已经算最好;

    原来林茂是这么一个自以为是的人,幸好她没有嫁给林茂,如果林茂娶了她,又有钱人家的女儿看上林茂;

    林茂不顾自己的感受,毫不犹豫的娶了别的女人,到时候她后悔又能怎样;

    她现在对林茂彻底死了心,林茂对她的伤害实在是太大,就像一个烙印一样,烙在她的心底,抹不平,更去不掉;

    原来对林茂还有一丝丝的留恋,今天被林茂全部摧毁了;

    现在对林茂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她的心一下子就轻松自在,没有半点难过,好像自己从来没有和林茂发生过任何事一样。

    “大姐,你不要说,天天能有吃也不错,不知道娘今天回不回来,如果娘今天要回家,我们就烧吃就更好。”

    兰佳本来想问大姐忘记林茂没有,但又害怕让大姐伤心难过,提醒林茂那个人对大姐的伤害,就只好转移话题,东拉西扯说一些无关紧要的事

    “你想我们一家人一起吃,那今天是不可能的事,因为娘到外婆家,将打新络子的方法,教会舅妈,和表姐、表妹她们,明天才会回来。”

    兰草装着蹙着眉头,一双眸子微微一闪,慢条斯理的说完,转过头对兰佳嫣然一笑,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大姐,你变坏了哦!”

    兰佳眸子中的笑意更浓,唇角上翘,勾出一抹优美的弧度,见大姐俏可的样子,悬着的心放下不少,希望大姐天天开开心心,快快乐乐,不知道烦恼的何物。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农家调皮小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