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二章

    ?“爹,不要光顾着聊天,快吃饭,你的肚子肯定饿了,有什么话,吃了饭再说,大姐将稀饭凉了一下,温度刚刚好。舒悫鹉琻”

    兰佳觉得爹肯定饿了,那么大一个人,在街上只吃了两个包子,稍稍垫了一下肚子,先等牛车,紧接着又坐牛车,两个包子早就被爹消耗了。

    “我马上就吃饭,还是养女儿好,贴心,知道关心我,养儿子…。”

    兰大志话说一半,留一半,摇摇头,唇角含笑的看着兰涛,意思是养儿子就那样。

    “爹,我给你说还不行吗?,干嘛那么说我。”

    兰涛撇了撇嘴巴,用幽怨的眼神,看了爹一眼,兰佳同样知道,也没有告诉你,兰佳得到你的赞扬,自己却遭到你的埋怨,这是什么事啊!

    兰大志挑了一下眉梢,斜了兰涛一眼,就继续吃饭,没有再说什么,有什么好事,干嘛不早说,你这是自己找不痛快。

    “娘、大姐,爹拿回家两个包子,你们快一点吃吧!”

    兰佳看见爹吃饭,总觉得自己有什么事忘记了;

    拧着眉毛想了想,眼前一亮,立刻就想到了,急忙对娘和大姐说道,现在温度高,天气,包子放到晚上,有可能变质,没有办法吃了,就浪费了多可惜。

    “娘,我看见爹放在碗柜里面,我去拿给你们吃。”

    兰涛站起来,走到碗柜边,伸手就拿着包子,就急急忙忙拿给娘和大姐,讨好的眼神望着娘,希望娘夸夸他,让他在爹的面前受的小委屈,因为娘的表扬而忘记。

    “包子冷了,就不好吃,我还是蒸一下再吃。”

    兰吴氏接过包子,包子冷冰冰的,蒸一下,气腾腾的包子,吃起来更美味,根本没有注意,兰涛一副可怜巴巴的望着她,就像小狗希望得到主人的表扬。

    “兰草的爹,你吃一个包子,我和几个孩子分着吃一个包子。”

    兰吴氏将包子蒸,端到小桌子上面,想她和兰草在家已经吃过饭,兰涛、兰佳回家也吃了饭,吃一个包子肯定吃不完,她就递了一个包子给兰草的爹。

    “你和兰草吃吧!我们几个人在街上都吃了包子,这是专门给你们两个人留的。”

    兰大志没有接兰草的娘递过来的包子,他现在吃了一碗稀饭,肚子基本上吃饱了,因为是稀饭,不觉得口干舌燥的了,还是养女儿贴心;

    托兰佳的福,现在赶集的时候,都会买几个包子吃,以前绝对想都不敢想的事,现在家里有这么多的银子,他的压力就没有那么大;

    但他还是会努力,让一家人生活过得越来越好,没有想到这次的络子,卖了4两银子,40文钱,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让他觉得就像做梦一样;

    他最后实在是扭不过,就让兰草的娘和兰草,两个人分着吃一个包子,他和兰涛、兰佳几个人分着吃一个包子。

    兰佳拿着一小块包子,小口小口的吃,觉得今天的包子最香,最美味,最可口,吃的她唇齿留香,让她回味无穷,觉得这就是人间极品;

    她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包子,会带来这么多的快乐,一家人脸上露出阳光灿烂的笑容,觉得自己真的好幸福,其实幸福就是这么简单;

    不一定特别有钱有权,才叫幸福,有钱有权想法多了不一定幸福。

    “爹,我真的有好事,要告诉你们,爹,你不要再敲我的脑袋。”

    兰涛说完,急忙伸手捂住他的脑袋,躲到娘的上,再伸出脑袋,先看看,爹会不会再敲他的脑袋,见爹低着头在吃包子,根本没有搭理他,他一下子就放心了;

    兰涛从怀里把银子全部拿出来,放在小桌子上面,挑了一下眉毛,得意洋洋的望着爹,意思是我说的是实话,这样总不可能再敲我的脑袋了吧!

    “你这个熊孩子,这些银子是哪里来地。”

    兰大志看都没有看,小桌子上面的银子,更没有伸手去拿银子,生气的盯着兰涛,满脸不高兴的问道。

    “爹,这个钱……”

    兰涛看着爹生气的表,人一下子就懵了,爹怎么用这个?眼神看着他,怪吓人的,急忙转过头,向兰佳求助。

    “爹,这个钱是卢叔叔给的,就是我们上次卖人参,卢叔叔说给我们的是中等价钱;

    他的老板看了看,觉得人参品质非常好,就给我们的是最高价钱,所以就又给我们300两银子。”

    兰佳慵懒的靠着娘的肩膀,微微地笑了笑,看了大哥一眼,再一字一顿慢慢的解释,让爹听见不那么生气,让娘、大姐明白这个钱怎么来的。

    “兰涛,兰佳说有300两银子,怎么只有这么多,其他的银子被你弄掉了。”

    兰大志看着小桌子上面的银子最多50两银子,其它的银子到哪里去了,掉了多可惜,两个熊孩子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

    “爹,我忘记了,其他的银子在我上,我马上拿出来。”

    兰佳摸摸鼻子,她怎么就忘记这一件事,急忙从怀里拿出银票。

    “爹,我和大哥不是不想告诉你,我们害怕告诉你的时候,你一高兴,叫出来,被坏人听见就麻烦了;

    我和大哥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不小心就把钱掉了,我在牛车上面睡觉,都伸手摸着;

    大哥还是非常心,在拿着银子的时候,就经常悄悄地提醒我,小心一点,不要把银票丢了,这个银子让我和大哥碎了心;

    以后我们家有这样的好事,还是爹、娘、大姐去心吧!我和大哥两个人小,就不这份心,没有银子在上,我们玩得也开心一点,轻松自在一些。”

    兰佳长长的眼睫毛轻轻地一扬,宛如蝴蝶的翅膀一样好看,粉红色的樱桃小嘴一嘟,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我们家的二丫,最懂事,想问题,就是想得周到,才不会像你大哥那样,做事毛毛躁躁的。”

    兰大志轻轻地抚摸兰佳的秀发,温柔的安慰兰佳,他舍不得兰佳受一丝一毫的委屈,就数落一下兰涛,让兰佳高兴一点,反正兰涛脸皮厚,说说也没有关系。

    兰涛无语望天,暗暗的说,爹你安慰兰佳,就安慰兰佳,关他什么事,他只有在心里暗暗地念叨老爹一下,哪里敢说出来。

    兰吴氏拿起兰佳放在小桌子上面的银票,就开始数,小桌子上面的银子,一目了然,兰草数一共有多少个铜板。

    兰大志笑眯眯的在那里等着,想知道到底是不是,那么多的银子。

    “大哥,我们乘着爹、娘、大姐高兴,还是告诉他们,卢叔叔感谢我们的银子,没有要;

    万一我们两个人,一不小心说漏嘴,让爹、娘、大姐知道,到时候就会更生气,我们两人挡都挡不住;

    还不如现在说了,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不如现在说得来的痛快,大哥,你不要说话,反正爹、娘都宠我,就算他们生气,也不会把我怎么样;

    何况不要卢叔叔感谢我们的银子,是我做的决定,我商都没有同你商量一下,就自作主张不要卢叔叔给的银子。”

    兰佳凑近兰涛的耳朵边,悄悄地给大哥商量,还是毫无保留的告诉爹、娘、大姐,今天老爹特别喜欢敲大哥的脑袋;

    她一点都不想,因为她的过错,让大哥受到惩罚,到时候,她会愧疚,会不安的。

    “二丫,有什么事,你就推倒我的上,我是男孩子,皮糙厚,爹打我几下,就像给我挠痒痒一样,万一爹一生气,把你打疼了,比打在我的上还要疼。”

    兰涛见兰佳黑曜石一样的眸子,正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俏可的小人儿,如同容易碎的陶瓷娃娃,一碰就会碎;

    他怎么忍心让兰佳受到一丁点的伤害,有什么事,他全部承担,再拍拍他的部,意思是有他在,兰佳就不要害怕。

    兰涛和兰佳商量了半天,最后决定,由兰佳来说这一件事,万一爹生气,大哥帮她挡,不会让兰佳受皮之苦。

    “兰涛、二丫,你们两个人,在嘀嘀咕咕说什么,有什么话,大声说出来。”

    兰大志看见兰涛和兰佳两个人,好像在争论什么事,两个人意见好像一直还没有达到一致,两个人声音太小,他实在是没有听清楚,两个人在嘀嘀咕咕什么,就忍不?住问道。

    “我们商量好了,就由我告诉爹、娘、大姐到底是怎么回事,爹、娘、大姐你们也知道;

    我和大哥,带卢叔叔去挖草药的事,卢叔叔给我和大哥200两银子,来感谢我们;

    我和大哥看见那些草药,都不认识,我告诉卢叔叔,只不过是做一个顺水人而已,没有想过让卢叔叔,感谢我们;

    其实在挖人参以前,卢叔叔就给了我们家很多的帮助,当时,卢叔叔肯定没有想过,要得到我们家一丝一毫的帮助;

    如果我把200两银子拿着,我就显得我小气吧啦的,所以我没有经过大哥的同意,直接就拒绝了。”

    兰佳一说完,就紧紧地闭上眼睛,看不见,打着就不疼,有一点掩耳盗铃的样子,兰涛急忙将兰佳抱着,如果爹要打也打在他的上;

    兰佳上次挖人参,滑下山就弄得片体鳞伤,卢叔叔给兰佳去疤痕的药,不知道上的疤痕去掉没有。

    兰涛等了半天,上一点疼的感觉都没有,就慢慢的睁开眼睛,小心翼翼的往爹的方向望去,见爹慈的看着他,没有一点要打兰佳和他的意思。

    兰大志看见兰涛挡住兰佳,不让他打兰佳的样子,他的心里就非常感动,也觉得很欣慰,在关键的时候,兰涛生而出,保护她的妹妹;

    兰佳上次生病,就受尽磨难,上次挖人参,兰佳又弄得自己浑都是伤,他又怎么舍得打或者骂兰佳呢;

    让两个孩子惶诚惶恐,他反而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才会让两个孩子那么害怕他;

    其实他敲兰涛,不是觉得他做错了什么,只是轻轻地敲他一下,开玩笑而已;

    无能是儿子,还是女儿都是他的宝贝。

    “二丫、兰涛,那你们两个人做得很对,不是自己挣的钱,拿着心里一定会觉得不踏实,让自己不开心的事,我们干嘛要去做。”

    兰大志一想到200两银子,虽然有一点点可惜,卢掌柜在挖到人参以前,别人是无条件的帮助自己家;

    如果拿着银子,一家人心里,就会觉得不踏实,这个银子拿着就没有什么意义。

    “不过,我还是有一点点后悔,没有要卢叔叔给的200两银子,心里蛮不舒服的。”

    兰佳皱着眉毛,一脸心疼的样子,自己还在那里自责。

    “你们以后有什么事,一定要和大人商量,尽量不要自己擅作主张,你们两个人必然还是小孩子。”

    兰大志提醒兰涛、兰佳有事多商量,多一个人,多一份主意,想到的办法肯定要多一些;

    最好不要每一次做了才说,说了又有什么意义,又不可能改变整个事,反而给一家人增加烦恼。

    “爹,我如果遇到事,跟大哥在一起,我一定先问问大哥的意见,如果一家人在一起,我们就一家人商量,大家觉得最好的办法,这样总行了吧!”

    兰佳觉得她做事,非常冲动,大哥心思比较细腻,考虑的问题相对来说比较周到,多听听大哥的意见准没有错。

    “爹,说是这么说,但我还是有一点点舍不得,那么多的银子,可惜,实在是太可惜了。”

    兰佳语气无比哀怨,失落的眼神,一脸心疼的样子,想到白花花的的银子,再也不可能是她的,就像割她的一样疼;

    见爹没有责备她,但她自己反而非常自责;

    200两银子可以买多少东西,她那个时候怎么就那么大方,眼睛都没有眨一下,毫不犹豫的拒绝,卢叔叔的好意;

    如果她拿着那200两银子,以后家里面有事,她绝对不好意思去找卢叔叔帮忙,再难都会自己想办法。

    兰涛见爹没有对兰佳要打,要骂,他就轻轻地舒了一口气,听见兰佳说的话;

    他的嘴唇忍不住狠狠地的抽了几下,爹不责备她,她自己在那里纠结个没完没了。

    “二丫,如果在让你选择一次,你就会毫不犹豫的拿着200两银子?”

    兰大志见兰佳嘟着嘴吧,拧着眉头,一?副天都要塌下来的样子,就不忍心,希望兰佳打消这个念头,不要再为难自己了。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怎样办最好,如果哦拿了200两银子,有可能因为这200两银子,卢叔叔同我们家的关系就断了,失去卢叔叔这个朋友,真的很可惜,有一点得不偿失;

    如果卢叔叔给我们家200两银子,还是对我们家像现在这么好的话,当然我们家多200两银子,跟少200两银子,肯定不一样。”

    兰佳说出自己的想法,还是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二丫,现在卢大哥,不可能再给你200两银子,你想了半天,根本是白搭,你现在纠结的这个问题,是不存在的问题,就没有什么意思;

    说不定你当时的决定,有可能是最好,你看我们家买房子,卢叔叔尽心尽力的帮忙;

    以后家里有什么事,你卢叔叔随便搭把手,肯定比我们自己办得好,你的200两银子,变成很多个200两银子哦!”

    兰大志看了兰佳一眼,轻言细语的给兰佳分析,失去卢掌柜这个朋友,比失去200两银子更可惜,希望兰佳不要再纠结这个问题,想一些开心快乐的事

    “爹,你说的也对,我们家以后搬到镇上的附近,同卢叔叔打交道的机会就多了,我们明年,早一点收购花,赚几十两银子,几年就回来了,我就不再纠结这一件事。”

    兰佳觉得搬到镇上的附近,收购花的事,还是想继续下去,不想就这么断了;

    爹到镇上去打工多辛苦,收购花是一件轻轻松松的事,最多十几天,就可以挣20多两银子,就算今年收购花比较晚,最少赚了十两银子。

    “爹,我们家买一匹马,再买一辆马车;

    我们以后到处去收购花,多收购一些花,赚的钱就更多,爹到镇上去打工,辛辛苦苦一天,你才挣20文;

    你想我们多收购花,最多十几天挣的钱,有可能比你在镇上打一年的工都还要多,这么划算的事,我们为什么不做呢。”

    兰佳觉得就当卢叔叔没有给这300两银子,卖一匹马绝对不成问题,就不知道爹,赞不赞同,一下子拿出这么多的银子爹、娘舍得吗。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农家调皮小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