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一章不可思议

    兰大志带着兰涛、兰佳很快赶到赶牛车的地方,今天的运气就没有那么好,等了很久才看着兰大海赶着牛车过来;

    等得兰涛、兰佳两个人磨皮搽痒,无聊到了极点,盼星星,盼月亮,望断了秋水,终于盼到牛车的到来,让兰涛、兰佳欣喜若狂,愿望终于成真。

    “大海叔,我们在这里。”兰涛、兰佳两个人高兴得跳起来,大声的在那里喊。

    兰大志把兰佳、兰涛抱上牛车,紧接着他轻轻一跃,就跳上牛车,兰大海看见所有的人,都坐好,才赶着牛车走。

    “大哥,今天等牛车等得太久,腿都站酸了。”

    兰佳皱着眉毛对大哥说道,伸手敲了几下自己的腿,才觉得舒服,家里什么时候卖一头牛,再卖一辆牛车,成为有车一族。

    “对啊!实在是太辛苦了。”

    兰涛想现在家里有钱,买一头牛,爹种地就没有那么辛苦,赶集的时候,又方便,就不用天不见亮就起来,想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

    兰涛、兰佳一左一右的坐在爹的边,两个人靠着爹的肩膀,睡一觉,觉得一瞬间就到家,就不会觉得牛车慢腾腾的。

    “二丫、兰涛,马上要下牛车,你们快醒一醒。”

    兰大志看着两个孩子睡得那么香,有一点不忍心叫醒,但他又没有办法将两个人抱回家,就只有伸手轻轻地摇了摇兰佳、兰涛,他轻声的叫他们,害怕他的声音大了,吓着两个孩子。

    “爹,是不是马上到家了。”

    兰涛迷迷糊糊地的睁开双眼,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见牛车上面这么多的人,人一下子就清醒;

    伸手摸了摸,银子还在上,就咧开嘴唇,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

    “二丫,马上就要下牛车。”

    兰涛稍稍使劲摇了摇兰佳,想让她摸一下银票在不在。

    “终于要到家了,肚子都又有一点饿了,不知道娘煮饭没有。”

    兰佳努力撑开眼睛,伸手揉了揉肚子,太久没有喝水,感觉口干舌燥的,肚子还有一点饿,浑都不舒服。

    “你摸一摸银票还在不在。”兰涛凑近兰佳的耳朵边轻轻地说道,兰佳伸手摸了一下,点点头,表示还在,没有掉,让他放心。

    很快就到了下车的地方,几个人马上就下车,兰涛拉着兰佳大步往前走,兰大志提着篮子,拿着包子;

    看着兰涛、兰佳一下牛车,立刻精神百倍,就不由自主摇摇头,他紧跟在后面,早一点到家,喝一点水,解解渴再说。

    “二丫,卢叔叔给你200两银子,你为什么不要。”

    兰涛一想到兰佳不要那200两银子,就特别心疼,想问问兰佳这样做,到底为什么,跟着放慢脚步。

    “大哥,你觉得卢叔叔,对我们家好不好?”

    “好!”

    “卢叔叔让我们收购花,其实是无条件帮助我们,没有想过得到我们家的回报,我们家当时也没有什么,可以拿来回报卢叔叔,你说对不对?”

    兰佳看了大哥一眼,微微笑着说道。

    “饭都吃不饱,根本不可能回报卢叔叔。”

    兰涛拧着眉毛,好好的想了一下,点点头,对兰佳说的话非常赞同。

    “下了一个多月的雨,卢叔叔主动到我们家,自以为我们家收购的花坏了,卢叔叔特别愧疚,你觉得我们家的花坏了;

    关卢叔叔什么事,但卢叔叔还是买一些昂贵的糕点来看我们,你不觉得卢叔叔的人品非常好吗?那些药材对于我们来说,跟上山的野草,有什么两样?”

    兰佳挑了一下眉头,眼神专注的盯着大哥,一字一顿的说道,虽然这是一大笔钱,她也舍不得;

    不是说,有舍,才会有得,人有时候,还是要知道变通才行,不能做任何一件事,都一成不变。

    “卢叔叔对我们家真的非常好。”

    兰涛满不在乎的样子,觉得卢叔叔应该对我们家好,没有什么大不了,还是一脸不舍200两银子的样子,皱着眉毛看了兰佳一眼;

    这么大的事,兰佳怎么都不跟他商量一下,就自作主张决定不要200两银子,那可是200两银子,不是20两,不是2两银子;

    他对兰佳的行为非常不理解,还有一点点小埋怨,怎么就这么大方,眼睛都不眨一下,就不要银子。

    兰佳挑了一下眉头,眨了眨清澈的大眼睛,心中了然;

    对大哥郁闷的心非常理解,那么多的银子,她看着还舍不得,更不要说大哥;

    因为家里没有钱,大哥跟着爹、娘,吃了很多的苦,把银子看得特别重要;

    那么多的银子,需要积攒很多年才会有,现在想想,她心里就一点点后悔;

    说不定卢叔叔,真心诚意要给我们家200两银子,来感谢她和大哥,她觉得自己有一点多此一举;

    是不是她太冲动,什么事都想当然,没有顾忌其他人的感受;

    她一定好好的反省,越想就越觉得她做错了,又不可能去问卢叔叔把钱要回来,只有想办法说服大哥,再让自己想通这一件事

    “我们卖的人参,卢叔叔给的价钱,应该算高的了,他们老板又加了300两银子,卢叔叔如果不说,我们根本不可能知道;

    大哥,你看我们家买房子的事一说,卢叔叔就毫不犹豫的答应,其实卢叔叔完全可以拒绝,就因为欠了我们家人,不好拒绝;

    我们家买房子,卢叔叔一定会尽心尽力去把这一件事办好;

    你把那些草药当成野草,不值一文钱,心里就没有那么难受了,当时大哥看见那些草药,因为不认识,看都没有多看一眼。”

    兰佳竭尽全力说服大哥,也说服自己,让自己忘记200两银子的事,想到200两银子是卢叔叔的,不是自己的,心里还是蛮沮丧,她这个冲动的格想改真的好难。

    “二丫,就像你说的,我们家这一次卖房子,卢叔叔尽心尽力的帮助我们,说不定就可以把200两银子节约出来;

    我们回家,把银子交给爹、娘,肯定让他们高兴得不得了,难得想那些不开心的事。”

    兰涛见兰佳虽然在安慰他,看起来一点都不开心,就急忙说一些让兰佳开心的事,他喜欢看见兰佳开心快乐,不想看到兰佳愁眉不展的样子。

    他想了一下,觉得兰佳说的对,他和兰佳最先看见那些草药,但因为他不认识草药,把那些草药,当成杂草一样的对待,就错过赚大钱的机会;

    二丫看见平时没有见到的东西,就往家里搬,无意中就赚了一大笔钱,现在家里有钱,爹、娘开心多了,不会为银子焦头烂额,他又有什么理由去责备兰佳呢。

    算了,自己就不纠结这一件事,免得让兰佳跟着他难过,家里以后遇到无法解决的事,卢叔叔帮我们家一下,就回来了。

    “大哥,我们回家,你就不要给爹、娘、大姐说这一件事,免得他们跟着不开心,就我们两个人知道就可以了,这叫报喜不报忧,你知道吗?”

    兰佳现在想来想去,把200两银子,无条件的给卢叔叔,就像割她的一样疼,就不想爹、娘、大姐知道心里难受,到时候他们东问西问麻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告诉他们就省事多了。

    “我们快一点回家,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爹、娘和大姐。”兰涛一双眼睛闪闪发光,整个人看起来神采飞扬。

    “娘、大姐,快开门,我们回来了。”

    兰涛走到院门边,就使劲在那里敲门,兰佳想大哥现在,迫不及待的的想早一点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家里所有的人。

    “兰涛,你轻一点敲门,那么大力,院门被你敲坏了,看我什么收拾你。”

    兰吴氏急急忙忙走过来,大声答应,好像她答应慢一点,兰涛就会把院门拆了一样,有什么事,让兰涛高兴的不管不顾。

    “你就不知道轻重,把院门敲坏了,你来修吗?”兰大志敲了一下兰涛的脑袋,皱着眉毛,略有一点责备的说道。

    “爹,我错了,还不行吗,干嘛敲我的头,把我敲笨了,有你伤心难过的时候。”

    兰涛嘟着嘴吧,气鼓鼓的瞪了一眼爹,被爹敲的地方,非常疼,伸手轻轻地揉了揉,就不明白,爹的手怎么就喜欢上了他的脑袋。

    “大哥,爹喜欢你才打你,打是疼,骂是,你不知道吗?”

    兰佳看了看大哥,觉得爹不会使劲敲大哥的头,只是让大哥感觉有一点点疼而已,她抿着嘴唇,低着头在那里偷笑。

    “二丫,你都不安慰我,还在那里偷笑。”

    兰涛气呼呼的瞪大眼睛,有一点不可思议的说道。

    “对!有开心的事,我当然要笑。”兰佳挑了一下眉梢,微微一笑,回答的理直气壮,不觉得她这么做有什么不对。

    “娘,爹和二丫都欺负我,你一定要给我好好的报仇。”

    兰涛拉着娘,可怜兮兮的望着娘,希望娘给爹、兰佳一个小小的惩罚,想狠狠地的惩罚他们,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满含希望的等待娘,能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

    “你那么大力的敲门,如果你爹不收拾你,我一定狠狠地收拾你一次,让你长长记。”兰吴氏笑眯眯的看着兰涛,轻轻地打了一下兰涛的股。

    “娘,你怎么可以这样。”

    兰涛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僵在脸上,娘现在怎么不吃他这一,他看见兰佳在娘的面前撒,娘就关心她,怎么到他的上,就不管用了呢。

    兰佳见娘不吃大哥这一,就忍不住‘哈哈!’大笑,刚刚的不开心,一下子就烟消云散,脸上灿烂的笑容,表示她现在的心十分美妙,快乐是神仙。

    “不和你们说了,我去找大姐,让大姐给我撑腰。”

    兰涛嘟着嘴吧,急急忙忙跑到院子,嘴巴还在嘀嘀咕咕的抱怨。

    “大哥,你一定要找大姐给你撑腰哦!”

    兰佳的唇角漾着一抹浅浅的笑意,看大哥的囧样,原来是那么开心的事,大哥肯定不会去找大姐诉苦,只是说说,给自己找一个台阶下而已。

    “娘,煮饭没有,我的肚子有一点饿,想再吃一点。”

    兰佳说完,就急急忙忙往灶房跑去,先喝水再说。

    “大姐,你最好了。”

    兰佳看见摆在小桌子上面的稀饭,就高兴得找不着北,扑到大姐的上,在大姐的脸上亲了一下;

    就马上坐下,端起碗,先轻轻地喝了一口汤,温度刚刚好,就大口大口的喝汤吃饭,一口气就把稀饭吃干净,心里就觉得非常舒服。

    “爹,快一点吃饭了。”

    兰佳把稀饭吃完,都没有看见爹走进灶房,就跑到门口,大声喊。

    “大哥,你刚刚吃饭的时候,为什么不告诉我,让我多难受一会。”

    兰佳气呼呼的说道,如果注意看,就会看见她的眼睛里面闪过一丝笑意。

    “大姐,我和大哥给你选择的布料,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兰佳睁着灵动的大眼睛,望着大姐,见大姐脸上一下子,露出惊喜的表,不可思议的看着兰佳,这是真的吗?有一点不敢相信,说不定兰佳只是逗她开心而已。

    “大姐,你是不是,不相信我说的话,这是真的啦!大姐你想想,我从来没有捉弄过你,我说的话,你怎么可以不相信呢。”

    兰佳见大姐露出惊喜的表,最后又没有什么反应,就觉得是大姐不相信她,让她伤透了心,她扶额无语望天,自己说的话,怎么一点可信度都没有。

    “我们的络子,卖了4两银子40文,跟兰佳在家里说的价钱,一模一样,一文都不少,银子就在爹的上。”

    兰涛看见大姐不相信兰佳说的话,就急忙说络子卖了多少钱,这样大姐总可以相信兰佳说的话了吧。

    “真的卖了这么多,你们不是联合起来逗我开心。”

    兰草听见兰涛说的话,就信了几分,但还是忍不住再确认一下,这到底是不是真的,她觉得一点都不可能的事,没有想到真的变成了现实。

    “大姐,你怎么可以不相信,我和大哥说的话。”

    兰佳拧着眉梢,幽怨的眼神看了大姐一眼,委屈的低下头,轻咬着粉红色的嘴唇,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兰草,二丫和兰涛真的给你选了,两衣服的布料,他们没有撒谎骗你。”

    兰大志略带责备的看着兰草说道,想到兰佳、兰涛尽心尽力,给家里每一个人挑选布料,他就特别感动。

    “不过,兰涛、二丫,你们怎么多挑那么多的布料,家里现在虽然有钱,但还是不要浪费。”

    兰大志本来在百叶布店就想说,现在实在是忍不住,就皱着眉毛问道。

    “爹,你选择的布料,我觉得你干活的时候穿,我和大哥选择的布料,是打算你平时不干活的时候穿;

    你和大哥穿一样的衣服,外面的人,一看就知道你们两个是父子,我、大姐、娘做衣服的布料是一样的。”

    兰佳挑了一下眉头,笑了笑说道,爹能忍道现在,才开口问,她觉得爹的定力真的好,如果是自己,早就忍不住问了。

    “二丫,我年纪那么大了,布料的颜色那么浅,我怎么穿,还跟你们穿一样的,我走出去,别人肯定会笑话我的,算了,就你们姐妹两个人穿就可以了。”

    兰吴氏看着那么漂亮的布料,她也不释手。

    “娘,你一点都不老,娘、大姐和我一起出去,别人一定觉得你是我们的大姐,绝对想不到是我们的娘,爹,你说娘老不老。”

    兰佳看见爹一句话都不说,那怎么可以。

    “你哦!就是嘴巴甜,把天上的小鸟都哄下来,让你吃,它还对你感激不尽,我觉得这个话一点都不假。”

    兰吴氏略待责备的说道,其实她心花怒放,心里乐开了花,没有哪一个女人,听到说自己年轻,不高兴的,不管是真话,还是假话。

    “兰草的娘,你一点都不老,说是几个孩子的大姐,一点都不为过。”

    兰大志笑盈盈的看着几个孩子,和兰草的娘,毫不掩饰脸上灿烂的笑容。

    兰佳听见爹说的话,唇角忍不住狠狠地抽了几下,没有想到爹也会睁眼说瞎话,还说得那么一本正经;

    她努力控制脸上的笑容,认真的点点头,意思就是说,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娘不用怀疑我们说的话。

    “爹,你干嘛喜欢,敲我的脑袋,我和二丫,有一件天大的喜事,没有告诉你,现在爹就跟娘、大姐一起听吧!”

    兰涛抿了一下嘴唇,得意洋洋说道,兰大志听见又敲了一下兰涛的脑袋。

    “二丫,爹的手怎么就这么喜欢我的脑袋。”

    兰涛疼得呲牙利嘴,伸手揉了揉脑袋,对兰佳眨了眨眼睛,小声的抱怨。

    兰佳一点都不同大哥,对大哥翻了一个白眼,知道爹要敲你的脑袋,你干嘛要去招惹爹,不知道胳膊,拗不过大腿,你自己要去找不痛快,又怪得了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农家调皮小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