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心想事成

    穿越农家调皮小妞,第一百零九章心想事成

    兰佳一脸严肃的看了卢叔叔一眼,仔仔细细的给路叔叔说,家里买房子的要求,先感谢卢叔叔,不让卢叔叔有拒绝的机会。ai悫鹉琻

    “我办事,你们放心,一定给你们找一个满意的地方。”

    卢叔叔收取脸上的笑容,认真想了想才答应,他答应的事,就一定会尽力去办好。

    “谢谢卢叔叔,给我们家带来的这个惊喜。”

    兰涛看见又有300两银子,兰佳让他拿着,他就拿着,整个人呆呆的,激动的心终于平静下来,清澈的眸子闪过一丝笑意。

    “你们父母就这么放心,让你们两个小孩子来赶集,如果是这样,我请你们到酒楼去吃好吃的。”卢叔叔怀疑的看了兰涛、兰佳一眼;

    如果没有两个孩子带他去挖草药,他根本就找不到,那个地方,就挖不到那么名贵的草药,卖了2700多两银子,自己家里就轻松自在多了;

    真心诚意拿200两银子给兰佳,谁知道她无能如何都不接受,看他们一家人穿得破破烂烂的,人品这么好,是值得交往的人;

    ‘哎——!’他叹了一口气,就只有请他们去吃一顿大餐,表示感谢,以后他们家,如果有什么事找他帮忙,只要他能做到,他一定会帮忙,不会袖手旁观。

    “卢叔叔,我们托付你,帮我们家找房子的事,请你一定多多留意一下,我们家好早一点搬到新家;

    我害怕我爹,把那个兴奋劲过来,反悔就麻烦了,我们家娘、大姐、大哥、我都想搬家,只有爹舍不得,不想搬;

    卢叔叔你不知道,我们说了多少话,几个人能轮翻上阵,说得口干舌燥的,好不容易,才劝动我爹,勉勉强强答应我们搬家;

    我爹今天和我们一起来赶集,站在外面等我们,我爹让我们给卢叔叔说,就算卢叔叔不答应,我们两个小孩子到没有什么;

    如果你们两个大人,面对面说,卢叔叔又没有答应,我爹和你就会特别尴尬,你说是不是啊!卢叔叔,我们是不是考虑得特别周到。”

    兰佳扬扬眉,俏皮的扯动唇角,扯出一抹优美的弧度,扯出几分笑意,眉角上扬,眸子中耀眼的光芒,毫不掩饰她现在喜悦的心

    卢掌柜看着兰佳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微微地抿着嘴唇,坐在椅子上面,轻轻地靠着,望着兰佳有几分俏皮,几分可,最阳光,最灿烂,最耀眼的笑容;

    看得他咧开嘴唇,不自地开怀大笑,摇了摇头,好久没有笑的这么开心。

    “卢叔叔,请我们吃饭,以后有的是时间,今天就算了,我们还有事没有做,就不打搅你了。”

    兰涛笑逐颜开的说道,想到今天又有几百两银子的收入,心里就乐开了花,如果络子像兰佳说的那样,又是几两银子的收入;

    感觉自己就像在做梦一样,现在挣钱怎么这么容易,还要去卖络子,吃了饭再去卖络子,万一陈绣娘那个时候没有在铺子上就麻烦了,谁会闲银子多啊!

    “卢叔叔,我们就走了,一定要记得帮我们哦!要把这一件事放在心上。”

    兰佳想到爹在外面等他们,就急急忙忙站起来,一边往外面走,一边叮嘱卢叔叔,就像老一样,喋喋不休,没完没了的念叨。

    “知道了,我一定,肯定记在心上,你就不要瞎心了。”卢叔叔看着兰佳走在前面,小嘴巴不停的唠唠叨叨,生怕他忘记一样,这么小的孩子心怎么这么重。

    “爹,我们给卢叔叔说了,卢叔叔也答应帮忙。”

    兰佳看见爹汗流浃背的站在那里,就急急忙忙跑到爹的边,拉着爹的手,扯开唇角,大声的给爹报告好消息;

    又觉得有一点后悔,有一点责备,她干嘛在那里,乱七八糟的说一堆废话,让爹在这里受罪。

    “兰老弟,你怎么不和两个孩子一起进来,瞧你满头大汗,走,进去喝一点水,解解渴再走。”卢掌柜看着兰老弟,被太阳晒得通红的脸,就觉得自己怎么不先问问两个孩子,觉得这个事没有做好。

    “卢掌柜,不好意思,两个孩子经常麻烦你,谢谢你帮我们家的忙,我们还有事没有做,马上要走了。”

    
    r>兰大志看着几个人有一点责备的样子,让他反而觉得不好意思,他去找事做的时候,被太阳晒是常有的事,这是很平常的一件事

    “我看着你的两个孩子非常懂事,特别喜欢他们,把这两个孩子当自己的孩子一样,你就不要和我客气;

    我肯定比你大,你就叫我卢大哥吧,不要那么见外,你们实在是忙的话,我就不留你们了,兰老弟,你就喝一碗水,口没有那么干再走。”

    卢掌柜看见兰老弟他们,真的有事样子,就没有打算再留几个人,办正事要紧,刚刚说完;

    兰佳就看见一个学徒,端了一碗水走出来,没有想到卢叔叔的学徒,还蛮机灵,学徒把碗递给爹,可能爹实在是太渴,一口气就把一碗水全部喝了。

    “谢谢你!”兰大志喝了一碗水,感觉舒服多了,满脸笑容的感谢那个学徒。

    “卢大哥,我们有事就先走,就不打扰你了。”

    兰大志眉毛上扬,微微笑着给卢大哥打了一声招呼,转就走,兰涛、兰佳两个人对卢叔叔挥挥手,就颠的跟着爹往绣铺走去。

    兰大志提着篮子,带着两个孩子很快就走到绣铺。

    “二丫、兰涛你们进去就行了,我还是在外面,等你们就可以了。”

    兰大志既然决定让兰涛、兰佳今天卖络子的钱,交给他们,就不想掺和,随两个孩子决定。

    “爹,我们卖络子的时候,如果陈绣娘问你,你就说这些络子,是我和大哥打的,价钱由我们自己决定就可以了;

    况且现在太阳越来越大,爹站在外面会受不了,我们在里面也不会安心,陈绣娘是一个非常精明的人,不会做得不偿失的事

    说不定还会给爹到一杯茶,让爹一边喝茶,一边等我们也说不定。”

    兰佳拧着眉毛,对爹说的话一点都不赞同,自己和大哥现在怀里揣了300两银子;

    卖络子这一点小钱,让爹站在外面受罪,她就会立刻提着篮子转就走,把络子拿回家,放在家里当摆设,心里这样想着,就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

    如果不是挖到人参,卖了那么多的钱,自己想都不敢想,这可能就是暴发户的心态吧,如果是以前,她一定会想方设法让陈绣娘答应。

    “爹,你如果不进去,那我们今天就不卖络子,立刻,马上回家。”

    兰佳说了那么多,爹还是没有往绣铺里面走的意思,刚刚爹在百草堂等他们,就汗流浃背的,如果再晒太阳,说不定爹明天就会生病,卖络子又有什么意思,不如不卖。

    “好!爹就和你们一起进去这样总可以了吧!”兰大志微微地挑了一下眉毛,唇角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浅笑;

    伸手揉了揉兰涛的头发,没有想到这个孩子脾气这么大,其实他知道两个孩子是关心他,舍不得他被太阳晒而已。

    “爹,你最好了。”兰佳俏皮的对爹,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

    兰大志看了兰佳一眼,摇摇头,就没有再说什么。

    “小丫头,今天你娘怎么没有和你们一起来。”

    陈绣娘一早就看见,几个人在外面争论什么,她就不好去打扰,免得彼此尴尬,看见几个人走进绣铺,就急忙去招呼。

    “陈阿姨,你们绣铺的生意好好哦!爹,你就先坐在那里等我们,一会我们把络子卖了,就好早一点回家。”

    兰佳先给陈绣娘打了一声招呼,看着爹站在这里,有一点点别扭,可能陈绣娘是女的的缘故吧!

    她四处看了看,见绣铺一个角落摆着几根板凳,还有一张小桌子,就急忙指着给爹说,先把爹安顿好,再说其它事

    “好!你就快一点把络子卖了,我们就可以早一点回家。”

    兰大志就把篮子递给兰涛,见兰佳随时关心他,生怕他有一丁点不舒服,心里非常感动,就没有说什么,大大方方走过去坐下,好让兰佳安心。

    “陈阿姨,我们有与众不同的络子卖给你,现在绣铺里面有其他人,我们就进去谈。”

    nbsp;兰佳招招手,示意陈绣娘低下头,陈绣娘低着头,兰佳凑近陈绣娘的耳朵边轻轻地说,一说完;

    转过头看见爹刚刚坐下,就有一个人给爹倒了一杯茶,放在爹的面前,让爹有一点不知所措,不过陈绣娘看起来蛮有人味的,等一会卖络子的时候,稍稍少一点也可以。

    “我们就进去再说。”陈绣娘见小丫头神神秘秘的,说不定真的有好看的络子,虽然这个小丫头的娘、大姐打的络子,非常好;

    但是没有新意,铺子里面摆放的络子样式差不多,这些络子越来越不好卖,都把她愁到了,进去看看这个小丫头的络子也无妨。

    “兰大哥,你就在这里坐一会,我带着两个孩子进去,一会就出来。”

    陈绣娘心里想的马上就可以看到好看的络子,心就特别舒畅,脚步轻盈的走路,满脸微笑的招呼小丫头的爹。

    兰大志楞了一下,有几分尴尬,看了陈绣娘一眼,镇定自若的点点头,意思是他们去忙,不用管他;

    如果他马上给陈绣娘说,兰涛、兰佳卖给她200个络子,每一个必须20文钱,不知道陈绣娘会是什么表

    陈绣娘带着兰涛、兰佳走进绣铺后面的院子,可能是陈绣娘,平时会客的地方,几个人坐下;

    兰涛刚刚把篮子放在桌子上面,陈绣娘就迫不及待的拿出一个络子,看了又看,觉得这个络子应该不是小丫头的娘、大姐打的络子;

    但还是打得非常好,手里这个络子别致,松紧刚刚好,又精致,她现在看着都不释手,更不要说那些有钱的大小姐,看见肯定眉开眼笑;

    看着这么多漂亮的络子,心里乐开了花,但脸上一点变法都没有,努力控制笑容,不让自己笑出声音来,到时候才好跟两个孩子讲价钱;

    陈绣娘揭开遮住络子的布,篮子里面的络子,可能有200个络子,让她一下子欣喜若狂。

    “你们这些络子,我全部卖了,每一个就给10文,这个应该是最高价钱了。”陈绣娘装皱着眉头,下了很大决心,好像割她的一样,才给出的价钱。

    “陈阿姨,你给的价钱实在是太低,你知道想一个新样式的络子,需要浪费多少时间吗?最低价,每一个25文,少一文我都不卖。”

    兰佳见陈绣娘看见络子,马上就两眼发光,虽然装着不在意的样子,但还是被她发现,又怎么可能放过这么一个赚钱的机会,最低价不能低于20文。

    “这个络子的样式,是兰佳想出来的,我爹、娘说卖了,就给我们两人当零发钱,如果陈阿姨能再多给一点点就好了,我们就可以多买几次糖葫芦,就感激不尽。”

    兰涛挑了一下眉头,得意洋洋的说道,意思是兰佳非常聪明,络子无能卖多少,我爹都不会说什么,不过最后说的话,真的是气死人不偿命。

    “你们的络子,我真的非常喜欢,但是你们要的价钱太高,我做生意肯定有利可图,我才会将你们的络子卖下来,一文都赚不到,我干嘛要卖,给自己找麻烦,我给你最高价每一个络子15文,你们卖我就买,如果不卖就算了。”

    陈绣娘脸上淡淡的笑意,一下子就没有了,没有想到兰大姐的这两个孩子这么厉害,不像兰大姐那么好说话,这个络子,今天一定要买,不过最多给18文,多了真的就没有赚。

    “陈阿姨,这个络子,你如果到县城去卖的话,就算一下子全部卖到绣铺,最少可以卖40文,因为县城里面的有钱人多了去了;

    换句话说,在绣铺里卖的话就30文,如果有人听说,你这里有这么好看的络子,就会找到绣铺里面来;

    卖这个络子,说不定顺带再卖一些其他的络子,你一定会赚更多的钱,干嘛计较这一点小钱。”

    兰佳给陈绣娘仔细分析,这些络子会给她带来什么好处,买下这些络子,只会赚,绝对不会亏,脸上露出甜甜的笑容。

    “陈阿姨,因为你平时很照顾我娘,我们这个络子,除了我们家的人,外面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这么别致的络子。”

    兰涛看到陈绣娘,每一个络子只给15文,心里蛮失落的,少了1两多的银子,多不划算。

    “陈阿姨,你打算给我们每一个络子给多少

    钱,你再重新给个价钱,我们觉得可以,就卖给你,以后我想到别致的络子,还是像现在,最先拿到你的绣铺来卖,这样总可以了吧!”

    兰佳觉得陈绣娘给的这个价钱,还可以再高一点,她的绣铺需要一些别致的络子,绣品,才会招来更多的客人。

    “我也不跟你们再讲价钱,一口价20文,你们卖,我就买,如果不卖就算了。”

    陈绣娘说完,转就往外面走,这两个孩子比他娘精明多了,就难得再给两个孩子讲价钱,这个也是她能给的最高价钱,再多自己就没有赚。

    兰佳给大哥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大哥把陈绣娘留住,就卖这个价钱。

    “陈阿姨,你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们就把络子卖给你吧!”兰涛站起来大声的说道。

    “好!我就数一数有多少络子。”

    陈绣娘就开始数,一共202个络子,今天收购到满意的络子,心也非常好,价钱虽然不是很满意,看着这么别致的络子,一定会卖到好价钱。

    “小丫头,你们的络子本来计划卖多少钱,你们以后想到别致的络子,就到我的绣铺来卖,以后我们就难得讲价,就这个价钱。”陈绣娘忍不住微微笑着问道。

    “每一个卖20文,少一文我们都不卖,没有想到陈阿姨,就给了我们这个价钱,我以后想到别致的络子,一定最先拿到你的绣铺来卖。”

    兰佳眸子闪闪发光,脸上的笑容灿烂魅惑人心,唇角上翘,扬起最美,最阳光,最耀眼,最炫目的笑容。

    陈绣娘看着这个小丫头,这么没心没肺的笑容,就有一点郁闷,任何人这个时候,看见这个她,一定会觉得她是一个心思单纯的小孩子,谁会想到是这么精明的小丫头。

    --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农家调皮小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