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喜忧参半

    兰佳把大哥背的背篼,接过来,把里面的人参,小心翼翼的拿出来,仔细看了看人参,因为大哥为了帮助自己,不知道把人参碰着没有,轻轻地揭开手帕。

    看见人参一点都没有受损,高兴得兰佳的眼睛成了一条缝。

    如果今天刨的这是真的人参就好了,以后家里的生活就轻松,大哥也可以如愿以偿的去读书。

    家里一切需要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了,自己也可以过一个悠闲自在的生活,自己不奢望大富大贵,只要有吃有喝,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就满足了。

    今天受这一点点伤,就不算什么了,兰佳一双手捧着人参在那里乐呵呵的笑。

    “二丫,你就那么喜欢这一颗草啊!你这么喜欢,哪一天大哥看见,就挖回来给你好不好?”

    兰涛看见兰佳捧着一颗草在那里,傻乎乎的笑,不就是一颗草吗?

    就喜欢成这样,上的伤都忘记了,如果自己现在给兰佳说,她看到伤口一定觉得很痛。因为高兴一门心思的只注意这颗草,上的痛就感觉不到了吧。

    休息一会,早一点回家,家里兰佳摔一跤的时候还有药,回家快一点给兰佳擦一下药,就好得快一下。

    他采蘑菇,采了好几次,就这次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可以说历经千辛万苦,九死一生都不为过。

    他今天经历了自己人生中第一个大喜大悲,往山上爬的时候,生怕踩滑,万一又溜下去受伤怎么办。

    往山上爬一直是提心吊胆,他在往山上爬的时候,心里想了很多好的坏的,兰佳又滑下去怎么办,兰佳是女孩子,上留下疤痕就麻烦了。

    他一直小心翼翼,时时刻刻都在注意兰佳,万一兰佳踩滑了他就好推兰佳一把,不让兰佳摔下去。

    自己是男孩子,上留一点点疤痕不算什么。

    终于顺顺利利爬上山,他的腿一下子就软了,浑的力气,好像一下子就耗尽,整个人一下子瘫倒在地。

    哪像兰佳只想到她的草怎样,胆子大得不得了,一点不知道害怕是什么一样,他今天流的眼泪比这几年都多。

    兰佳虽然受了伤,但是刨到她喜欢的草,她特别高兴快乐,他现在的原则是兰佳开心,自己就开心。

    虽然没有采很多蘑菇,有一点点失望,忽略这个不算的话,总地来说今天还行。

    兰佳现在浑都痛,只是不想大哥担心,就装作忘记了这么回事,看着这个有可能是人参,是真的开心。

    但还不至于把上的痛忘记的那种程度,转过,轻轻地吹了几口气,感觉好了一点点,就想早一点回家,擦一点药,最好不留下疤痕就好了。

    兰涛、兰佳休息了好一会儿,肚子都有一点饿了。

    “大哥,我们现在就回家吧!”兰佳从山下爬上来,虽然心里怕得要死,却装作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现在休息了一会,终于缓过劲了,扑通扑通跳的心脏,恢复了正常,她是因祸得福也说不定,现在真的很开心。

    “好!我们早一点回家,不要让爹、娘看见我们现在的样子。”兰涛看见兰佳滑下去,她的衣服有好几次都被,树枝刮得破了。

    早一点回家洗一个澡,把上的衣服换下来,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就算被爹发现,最少看起来不是那么狼狈。

    两人这一次下山比平时都要小心,一点事都没有发生,就平平安安的走回家。

    兰涛烧了一大锅水,兰佳洗澡后先给兰佳把上的药擦好。

    他也好去洗一个澡,虽然,自己没有兰佳看起来狼狈,但是也好不了多少,万一爹、娘、大姐今天回来的早,看见他和兰佳的这个样子,就麻烦了。

    兰涛帮兰佳把水提到洗澡间出来后,兰佳拿着衣服进去,水一淋在上,就专心的疼,疼得兰佳浑打颤,只有咬紧牙关忍着不叫出来,用最快的速度洗了一个战斗澡。

    “二丫,我给你擦药好不好?”兰涛拿出一瓶药,拉着兰佳坐下,就打算给兰佳擦药。

    “你快去洗澡,我自己擦药就可以了。”兰佳把大哥手上的药拿着,急忙摆摆手,催促大哥快走。

    擦药的时候,肯定很疼,就不想大哥在她边,就拿着药走到房间,把她上自己能擦得到的地方全部擦了。

    擦不到的地方,只是晚上让大姐给她擦,虽然现在只有五岁,但她可是二十五岁的灵魂,才不好意思让大哥帮她擦。

    背上可能有几处伤口,感觉有一点火辣辣的疼,现在只有忍着,但是想到她和大哥有可能刨到的是人参,觉得这一点疼值得,笑得脸上乐开了花。

    她把衣服穿好,就走到走廊,轻轻地坐在板凳上面,等大哥出来,就好一起去煮饭。

    今天她和大哥都受到惊吓,一中午处在水深火中,又手脚并用的爬上,两人真的是心疲惫,先煮饭,吃了饭好好休息一会。

    现在她混火烧火燎的痛,缓解一下疲惫不堪的上,睡着了就感觉不到那么痛。

    “二丫,你把上的伤口全部擦了吗?如果没有我给你擦,好不好?”兰涛轻声的对兰佳说道。

    兰佳当时是突然掉下去的,根本没有注意周围怎么样,她浑都应该有伤才对,自己的亲妹妹,而且兰佳现在这么小,给她擦药应该没有什么。

    “不用了,上的伤口我全部擦了,我们现在去煮饭,肚子现在好饿。”兰佳听了大哥说的话,一双手连连摆,她怎么可能让大哥给她擦药,实在是疼,大姐一回家,就找大家给她擦就可以了。

    “那你就坐在这里,我去煮饭就可以了。”兰涛见兰佳说得轻松,见兰佳的眉头无意识的皱了一下,想兰佳一定很痛。

    “我还是和大哥到灶房,你煮饭,我坐在那里陪你聊天吧。”兰佳小心翼翼的站起来,兰涛伸手拉着兰佳,放慢脚步,两人慢慢的走进灶房,让兰佳坐在板凳上面,才去煮饭

    兰涛刚刚煮一会饭,就听见爹在喊“兰涛。”

    就站起来跑到院子门口,把门打开,让爹、娘、大姐走进来,兰涛踮起脚尖,看见大姐背篼里面有大半背篼的蘑菇,觉得今天的收获还不错。

    爹、娘的背篼里面蘑菇一定比大姐背篼的蘑菇多。

    兰涛看见大姐的背篼放下,就拉着大姐悄悄地跟大姐说道:“大姐,二丫今天摔了一跤,我说给二丫擦药,二丫不让我给她擦,你轻轻地拉着她走,不要走快了,免得二丫的伤口疼。”

    “真的吗?严不严重。”兰涛见大姐大声说话,忙用手示意大姐小声一点,不要让爹、娘知道。

    “你应该小心一点,好好的照顾二丫,怎么让她摔了一跤,你又不是不知道,上次二丫摔了一跤多严重。”兰草看了兰涛一眼,小声的责备,就舀了一木盆水,把手洗干净,就走进灶房,拉着兰佳往房间走去。

    “爹、娘回来了。”兰佳看见爹、娘坐在走廊里面,打了一声招呼,就和大姐一起走进房间。

    兰佳脱了衣服,兰草看见兰佳背上的伤口很深,边擦药边给吹让兰佳感觉没有那么痛。

    “二丫,你的背上的伤口太深,你就在房间,不要东走西走,把伤口拉扯着痛,这一件事必须给爹、娘说,你不知道,你上次摔一跤,引起发烧多严重。”

    兰草看见兰佳背上那么深的伤口,人一下子就楞住了,把她吓傻了,浑忍不住颤抖,脸上更多了几分害怕,她的眸子中多了一丝担心,心急如焚的看见这样子的兰佳。

    觉得兰佳的体差,上次的伤口还没有现在这么严重,害怕兰佳生病严重了,又要让一家人人仰马翻。

    “二丫,到底怎么了。”兰大志看见兰草从房间走出来,就急忙问道,平时兰佳都是开心快乐的样子,今天看起来慢慢的走路,就觉得很奇怪,肯定发生了什么事,两人瞒着他和兰草的娘。

    “二丫,今天摔了一跤,我刚刚看了有一点严重。”兰草说话的语气有一点沉重,现在就算想瞒也瞒不住。

    “我们请郎中给她看看,吃一点药,今天晚上,我就不睡觉,好好的照顾她,如果晚上不发烧,就放心了,发烧就麻烦,我们明天就只有把她送到镇上去看病。”

    兰吴氏听见兰草说的话,今天采蘑菇的好心一下子就没有了,想现在把兰佳送到镇上,路是湿的,又没有办法赶牛车,走路就太远了。

    就算兰草的爹把兰佳背到镇上,路上颠簸,万一把兰佳的伤口,拉扯得更严重,就得不赏识了,兰佳怎么总是受伤,她的体又那么差,想到心里就发愁。

    “兰涛,二丫怎么又摔了一跤,我叫你好好的照顾她,你是怎么照顾的,把她照顾到炕上躺着。”兰大志走到进灶房,瞪了兰涛一眼,大声的责备兰涛。

    “二丫,是为了摘山边的一朵花,摔倒山下面受伤的,我真的有好好的照顾她,没有想到她会摘山边花,我才看了二丫一眼,见她慢慢的在找蘑菇,我低下头走了最多几步,她就摔下去了,一瞬间的事,最后我和二丫爬上山,我们慢慢地走回家。”

    兰涛就给爹解释,大概受伤的经过,听见爹责备的声音,一点都不埋怨爹。

    他现在也非常自责,这两次兰佳都因为他受伤,心里也很难过,恨不得自己代替兰佳痛。说着说着,兰涛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眼泪就从眼角流下来,眼泪怎么都止不住。

    他想到兰佳摔下山崖,把他吓得半死,整个人心惊胆战得,当时只是一门心思的想救兰佳,根本没有想过他自己的安全问题。

    就那么不管不顾的溜了下去,现在想想都有一点害怕,不知道他当时怎么就有那么大的勇气,毫不犹豫的溜下山,想的只是救兰佳。

    兰大志听见兰涛说兰佳摔下山崖,他的心差一点就跳出来了。

    再听到兰涛为了救兰佳,不管不顾的往山下滑下去,吓得他的心差一点停止跳动,这个孩子自己的安全。

    兰佳受伤爹很心疼,兰涛受伤他一样心疼,就走到兰涛边,轻轻地抱了一下兰涛,生怕把兰涛上的伤口碰痛。

    兰大志再给灶里面加了几块柴,就拉着兰涛走出灶房,想看看兰涛背后有没有伤口,如果有就及时给兰涛把药擦在伤口上面,看见只有兰草坐在走廊。

    “兰草,你娘是不是在兰佳的边,陪着兰佳聊天,让兰佳不那么无聊。”兰大志看见只有兰草一个人坐在那里,就随口问道。

    “娘,去请郎中去了,我刚刚走到房间,二丫让我出来,她想休息一下,我看见她的精神有一点不好,那我就去煮饭。”兰草皱着眉毛,看了兰涛一眼,是不是兰涛上也有伤,爹去看看,兰涛受伤没有。

    “我现在就去看看二丫,免得她觉得我不关心她。”兰大志现在觉得,兰佳、兰涛两人都懂事,怎么就发生意外让人担心,幸好兰佳只是皮外伤,没有伤筋动骨,就是万幸,兰涛看起来就像没有什么,他先看看兰佳,再看看兰涛上有没有伤。

    “爹,你不要担心,我背上的伤口有一点严重,其它地方的伤口就没有那么严重,你不要责备大哥,大哥对我非常好,只是我淘气让自己受伤,爹我的肚子饿了,饭煮好没有,我想吃了饭休息一会,睡着了就感觉不到痛了。”

    兰佳坐在炕上不动,伤口就没有那么疼,但是说话的时候,不敢大声说话,害怕拉扯到伤口,轻声的对爹说道。

    “爹,你快去看看大哥上有没有伤,把这个药给大哥擦。”兰佳看见大哥,就想到大哥溜下山,又忙着煮饭,肯定没有擦药。

    “好!你就好好的休息一会,你大姐把饭煮好了,我就把饭给你端进来。”兰大志说完,立刻就转走出去。

    平时兰佳嘻嘻哈哈的,没有一点女孩子的样子,就希望她如果斯斯文文就好了,现在看见兰佳轻言细语的说话,他就觉得很奇怪。

    还是喜欢兰佳俏皮可的样子,不像现在这样,一点朝气都没有,看得人心都要碎了。

    兰大志带着兰涛走进,兰涛的房间,兰大志看见兰涛的背上只是又几块淤青,没有一点伤口,兰涛把衣服穿上。

    就打算走出去,兰大志拉着兰涛示意,他把裤子脱了,看看有没有伤,他死死的抓住裤子,就是不打算脱。

    兰涛见爹不看就不让自己走的样子,就磨磨蹭蹭的把裤子脱掉,他就背对着爹。

    兰大志仔细看了一下,只有小腿上面有一点伤口,现在兰涛长大了,知道不好意思,前面他自己看得见,就不看了,他自己会擦药的。

    “还好你的伤口没有那么严重,只有小腿上面有几处小的伤口,你是自己擦呢,还是我给你擦。”

    兰大志看见兰涛上有一点点小的伤口,绝对没有问题,提着的心一下子就发现不少。

    “爹,你先出去,我自己擦药就可以了。”兰涛听见爹的话,急急忙忙穿上裤子。

    现在自己这么大了,还光股站在爹的面前,把他羞得面红耳赤,只希望爹早一点走,免得他爹面前尴尬。

    兰涛拿着药,把上的所有的伤口都擦了药,就算一点点小小的伤口他都没有放过,希望他快一点好,免得爹、娘、大姐心兰佳,又要忙着照顾自己,那多麻烦。

    兰吴氏把村里的郎中请回来,给兰佳看了一下伤口,说没有什么,上擦一些药,再吃一些药就好了,问题不大,让他们不要担心。

    兰吴氏又跟着郎中去拿药,顺便再把郎中看病的钱,一起交给郎中。

    “二丫,你先吃饭,等一会娘把药拿回来,你就要吃药。”兰草端起放就给兰佳喂,希望兰佳早一点好,免得让一家人急得团团转。

    “谢谢!大姐。我现在就睡一会。”兰佳看见爹、娘、大姐、大哥着急的样子,就有一些不好意思,可能是自己爬山有一些累,再加上受了惊吓,现在真的想睡觉,不仅仅是因为伤口疼的因为。

    “好!你现在就休息一会,娘把药拿回来,我给你熬好,再叫醒你。”兰草看着兰佳浑难受的样子,她现在的心里也是心急火燎的。

    在兰佳的面前又要装着若无其事,虽然兰佳的伤口有一点严重,但不是很严重,害怕自己说东道西,把兰佳吓着了,不能安心养病就麻烦了。

    兰吴氏把药提回家,就交给兰草,让兰草马上熬药,好早一点给兰佳吃药,就早一点好。

    她现在真的是饿得前贴后背,从锅里舀了一碗饭,端起碗就开始吃,没有问其他人吃饭没有。

    兰涛看见娘开始吃饭,就给爹、大姐会他把饭舀好,大姐在熬药只有等一会吃饭,兰涛大口大口的吃饭,想早一点吃好,自己就去烧火熬药,大姐就可以吃饭了。

    “兰涛,你慢慢的吃饭,你今天也受了不少惊吓,我吃完了,就去烧火,就不用你心,家里马上都没有吃的,兰草的爹,你吃完就去磨一些面粉,晚上才有吃的。”

    兰吴氏想一家人都围着兰佳,也不是一个好的办法,兰佳有她和兰草照顾就可以了,听郎中说没有什么,她的心就放下不少。

    “你们给兰佳煮鸡蛋,二丫受伤,需要吃点好的。”兰吴氏低着头吃饭,没有人回答,就知道一家人忙忘了。

    “兰草,你快来吃饭,我吃饱了。”兰吴氏一吃完饭,把碗一放下,就站起来,走到兰草的面前,催促快一点走开,把自己的大儿饿着,自己一样心疼。

    兰涛吃了饭,放下碗就去睡觉,今天受到的惊吓很大,想睡一觉休息一下,到时候他的精神就会好,不想再给爹、娘、大姐添乱。

    “娘,我现在就给兰佳煮两个鸡蛋。”兰草吃完饭,把锅、碗筷洗干净,小桌子擦了,就舀了一瓢水倒在锅里。

    “再给兰涛煮一个鸡蛋吧!他今天被二丫,吓到了,他的上应该也受伤,给他也补补。”兰吴氏觉得兰涛、兰佳受伤,吃一点好的,伤口就好的快。

    “先给兰佳吃两个鸡蛋,再吃药。”兰吴氏、兰草很快就把药熬好,两人端到药,拿着鸡蛋一起走进房间,看见兰佳还在睡觉,看着兰佳睡得这么香,就不忍心把兰佳喊起来。

    “娘,二丫现在赶快吃了药才好得快。”兰草看见娘不忍心叫醒兰佳,她也不忍心啊!但是不吃药,伤口就好的慢,万一拖久了,拖严重了就麻烦。

    “你说的对,二丫,二丫,快起来吃药,想睡觉,吃了药再睡。”兰吴是喊了好几声,才把兰佳喊醒。

    兰佳模模糊糊睁开一双眼睛,两眼无神的看着娘,自己在睡觉干嘛把自己叫醒,皱着眉毛看了娘一眼,垂下眼帘又打算睡觉。

    “二丫,你实在是要睡,吃了药再睡也不迟。”兰吴氏看见闭上眼睛,想接着睡觉的样子。

    “娘,我人好好的,干嘛要吃药。”兰佳睡着没有动,就感觉不到伤口痛。

    “你这个孩子睡糊涂了,你忘记自己摔了一跤,上有伤口不仅要擦药,再吃药,伤口才好得快。”兰吴氏见兰佳睡在那里,就是不想动的样子。

    “娘,不吃药行不行,我的上只有一点点伤,你不要听大家说的话。”

    兰佳看见娘端的药,就不想喝,上次自己喝药,那个苦,简直让人无法忍受,就算伤口好慢一点都无所谓。

    “二丫,你吃了药,马上就可以吃鸡蛋,嘴巴里面就不觉得苦了。”兰吴氏见兰佳一看到药,就一脸害怕的样子。

    可能是上次,兰佳吃药吃得比较久的缘故吧,不吃药又怎么好,再怎么宠兰佳,她都不可能同意兰佳这个无理的要求。

    “好!那我就吃吧。”兰佳的眉毛都皱成一团了,看娘脸上的表,今天是吃也得吃,如果不主动吃,可能会捏着鼻子给我灌,算了,我还是自己吃好一些。

    兰佳接过娘递给她的碗,就咕嘟咕嘟一口气喝完,大姐就把鸡蛋递给兰佳,兰佳拿起鸡蛋就喂到嘴巴里面,把一个鸡蛋吃完,嘴巴才不觉得那么苦。

    “大姐,我吃一个鸡蛋就可以了,这个鸡蛋就娘、大姐一人一半,我最小吃得还最多,你们就让着我一些吧!”家里的鸡蛋,因为下雨,兰佳吃了不少。

    现在看见鸡蛋就没有那么喜欢了,因为自己肯定把娘和大姐累得够呛,她见大姐又递给她一个鸡蛋,就急忙摆摆手,不想再吃了。

    何况她现在睡一觉,整个人感觉轻松多了,没有刚刚回家那么难受,兰佳就把鸡蛋一分为二,一半递给娘,一半递给大姐。

    “娘、大姐你们就接着把,我一动万一把伤口拉扯着了,就非常麻烦。”兰佳见娘、大姐就是不伸手接着,就只有拿她的伤口说事。

    就看见娘、大姐接过鸡蛋,慢慢的吃,兰佳坐了一会就想睡觉,打了一个哈欠,生怕娘和大姐发现,就伸手捂住嘴巴。

    兰吴氏、兰草只是陪着兰佳聊天,怕兰佳无聊,坐不住东动西动,把伤口拉扯到了而已,看见兰佳想睡觉,两人马上就发现。

    “你就快一点睡觉,我和兰草去绣衣服,早一点绣完,到时候想什么时候去卖,就什么时候去卖。”

    兰吴氏看到兰佳想睡觉,又使劲睁着眼睛,不让自己睡的样子,看着兰佳懂事的样子,眸子中就明显的多了几分笑意,就觉得兰佳特别可,兰佳娘、和大姐走出去,就安安心心的睡觉。

    可能是吃了药的缘故,兰佳睡了整整一下午,晚上吃了饭,再把药吃了。

    兰吴氏害怕兰佳晚上发烧,就没有睡,坐在炕上陪兰佳聊天,兰佳是越说越兴奋,眼睛挣得大大的,因为白天睡得太久,兰佳一点睡意都没有。

    开始兰草还陪着兰佳聊天,实在是撑不住就躺下睡觉了,就只剩下兰佳和娘两人聊天,兰佳说话,娘只是答应,没有说出自己的看法。

    她一个人又嘀嘀咕咕说了一会,转过头就看见娘在打瞌睡,本来想自己扶着娘躺下,又害怕把伤口拉扯到了。

    “娘,你躺下,我如果有什么事,就马上叫你。”兰佳轻轻地说道。

    “好!那我就躺一会,你有事一定要叫我知道吗?”兰吴氏的眼睛实在是撑不开,就想只睡一会就可以了,自己挨着兰佳睡,只要兰佳一叫,她就知道了。

    兰佳一个人坐在那里大概有两个小时,没有事做,又没有人陪她聊天无聊极了,就躺下不知道多久,又睡着了,一觉就睡到大天白亮,转过头看见娘还在睡觉,就自己爬起来,打算穿衣服起来,她刚刚一动,就把娘吵醒了。

    “二丫,你是不是想起来了,你不要动我给你背上先擦药,再穿衣服。”兰吴氏制止兰佳,不要动,她给兰佳的背上伤口把药擦了,就帮助兰佳把衣服穿上。

    “谢谢娘!”兰佳觉得自己这么大的人,让娘给她穿有一点不好意思。

    “你背上的伤口好了很多,昨天又是擦药,又是喝药,伤口才会好得那么快,今天继续坚持,最多两天伤口就好了,穿衣服的时候,要记得叫人帮你穿,不准自己穿,万一把伤口拉扯到了,就麻烦了,知道吗?”

    兰吴氏昨天看见兰佳背上的伤口,那么严重,只以为要很久才会好,可能是上次在镇上拿的药好的缘故,给兰佳擦了,没有想到过了一个晚上,兰佳上的伤好了很多,自己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

    兰吴氏拉着兰佳慢慢的走出房间,看见兰涛在洗脸,兰涛看见娘、兰佳走出来。

    “娘,我去给你们端洗脸水。”兰涛就把洗脸水到了,提着木盆就打算去端水。

    “兰涛,你不用去端水,你昨天也受伤了,好好的休息两天,把伤养好再给我端洗脸水也不迟,我还等着你孝敬我呢,就不急在一时,有的是机会。”

    兰吴氏虽然没有看见兰涛的伤口,但还是非常担心,希望兰涛修养两天全部好了,就少担心一个。

    “知道了,那我就拿梳子梳头总可以了吧!”兰涛觉得上不痛了,娘干嘛那么紧张,梳头不费力气总行吧。

    “你的头我给你梳就可以了。”兰吴氏觉得梳头,把手抬起来,万一把伤口拉扯了,就得不赏识,自己只需要发一点点时间,就可以了。

    “好!二丫,你不用站在这里,就坐在板凳上面,站着多费力气啊!”

    兰涛看见兰佳站在那里,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和娘,想起大姐昨天看见兰佳的伤口,就立刻告诉爹,想兰佳的伤口一定很严重,就急急忙忙扶着兰佳,就打算往走廊走。

    “大哥,我昨天擦了药,喝了药,刚刚起来,娘看了看伤口好多了,不用去坐着,就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农家调皮小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