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过目不忘

    兰吴氏走在兰涛、兰佳的的后面,想到兰佳俏皮搞怪的样子,把她和兰涛逗得毫无顾忌的放声大笑,笑得两人有一些上气接不到下气,从兰佳生病好了以后,兰佳的格就非常开朗,随时都能听得快乐的笑声。

    “兰涛,你们刚刚在笑什么,说出来让我也高兴一下。”兰大志见几个人满脸笑容的走出来,就忍不住微微笑着说道。

    兰涛好不容易停下的笑声,听见爹问起,脸上的笑容不受控制的漫延开,想到兰佳手舞足蹈的样子,他就毫不掩饰又接着笑了出来。

    “爹,你还是问二丫吧!她解释得更清楚。”兰涛唇角略带微笑,一双黑曜石的眸子中绽放出璀璨的光芒。

    兰大志转过头,一双眸子直直地看着兰佳,希望她告诉自己刚刚为什么高兴,见兰佳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装着没有看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就自顾自的坐下。

    “爹,这是我们几个人的秘密,是秘密,当然不能告诉任何一个人,对吧!”兰佳看了爹一眼,满脸无辜的说道。

    兰佳见爹挑了一下眉头,一副了然的样子,就没有说什么。

    兰佳教兰涛打络子,看见大哥笨手笨脚的样子,就只有慢慢地一步一步的教。

    通过大哥一下午的努力,终于把络子打出来了,只是大哥的络子,丑不拉机,惨不忍睹的样子。

    就算是送给别人,绝对没有人要的那种,更不要说发钱来买,那绝对是天方夜谭的事。

    不过,还好,打出来的络子一点都没有错,只是松紧不一,多打几个,娘和大姐能够指点一下,学起来就更快了吧。

    兰吴氏、兰草两人就一心一意的绣了一下午衣服。

    “大哥,你好聪明哦!你是一个男孩子,一下午就学会了打络子了不起。”兰佳明明是睁眼说瞎话,在那里大惊小怪笑嘻嘻的说道。

    兰吴氏看了兰涛打的络子,再听了兰佳说的话,唇角忍不住狠狠地抽了几下。

    她又怎么会不明白兰佳什么意思,无非就是鼓励兰涛继续努力,勤加练习就会打出好的络子来,脸上更多了几分笑意。

    “兰涛,我也觉得你非常聪明,一天就学会打络子,练几天应该就差不多了。”兰草看了兰涛打的络子,眼角忍不住流出淡淡的笑意。

    兰草一边表扬兰涛,一边把绣的衣服和其他东西全部收好,放到爹、娘的房间。

    “我也这么觉得,大哥非常聪明,因为爹、娘、大姐、我都这么聪明了,大哥想不聪明都难,对不对啊!娘。”兰佳夸奖其他人,随便再把自己也夸奖一番。

    “今天晚上,就晚一点睡觉,我和兰草给你们两人再说说,你们两人打出来的络子,一定会有很大的进步。”兰吴氏觉得绣了一下午衣服,眼睛有一点不舒服。

    晚上就不想再绣衣服了,打络子又不用一直盯着,到时候晚上就一起打络子,顺便教教兰涛。

    兰佳现在打的络子,对于初学者来说还行,但是想把的络子卖一个好价钱,就不可能了,让兰佳再练练,就跟自己打的络子差不多了。

    几个人走到灶房,吃了饭,把灶房收拾得干干净净,再洗漱干净,就一起走到爹、娘的房间。

    兰吴氏耐心教兰涛,打出来的络子比今天下午的络子好多了。

    兰草觉得下午绣得太久,眼睛有一点胀痛,晚上就没有打络子,只是坐在兰佳的边,一心一意的教兰佳。

    兰佳本来就会打络子,现在大姐一对一的教兰佳,很快就明白打络子的要领,现在打出来的络子,跟大姐、娘的络子放在一起,如果没有人说,就分别不出来。

    兰吴氏见兰涛把络子打好,下雨天冷飕飕的,就让几个孩子去睡觉。

    兰佳觉得瞌睡来了,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用手捂住嘴巴,眼帘忍不住垂下来,眼睛都撑不住了。

    一听见娘喊我们去睡觉,就急忙站起来,往门口走去,想快一点躺在炕上睡觉。

    兰草见兰佳打了一个络子,就哈欠连天,想睡觉的样子,又看见娘兴致勃勃的教兰涛,就不好打断,忍着没有告诉娘兰佳想睡觉。

    看见兰佳迷迷糊糊地的样子,就急忙走过去,拉着兰佳的小手,生怕兰佳一不小心摔一跤,就麻烦了。

    “兰涛,你快去把我们房间的灯点燃。”兰草转过头看了兰涛一眼。

    再看兰佳就像走着都能睡着的样子,就忙催促兰涛帮忙把油灯点燃,好让兰佳快一点舒舒服服的睡在炕上。

    兰涛听见大姐催促自己,就知道兰佳瞌睡应该早就来了,就侧绕过兰佳、大姐,走进大姐的房间,把灯点亮。

    大姐把兰佳扶到炕边,刚刚一松手,兰佳就踢掉脚上穿的鞋子,爬上炕,迷迷糊糊地的把衣服脱掉。

    找到枕头,把头放在枕头上面,再顺便把被子拉过来盖在上,闭上眼睛就睡觉,做这些事,一气呵成,没有一丝停顿,好像睡觉本来就应该这个样子。

    兰佳睡醒睁开眼睛,仔仔细细听了一下,外面还在下雨,大姐应该没有起来,还在睡觉吧。转过头,没有看见大姐,下雨天大姐起来这么早干嘛,睡到自然醒是多幸福的一件事,大姐怎么就不知道享受一下呢。

    爹、娘前几天收购花、摘花有一些累,因为下雨天在家休息了几天,今天绝对没有睡懒觉,大哥一定还在睡觉。

    自己起来,披头散发的站在大哥的炕边,大哥一睁开眼睛,就看见自己这个样子,不把大哥吓着才怪。

    一想到大哥被自己吓得哭爹喊娘的样子,就特别兴奋,穿衣服的动作就比平时快了很多。

    “二丫,你现在这么披头散发的样子,实在是太难看了。”兰涛看见兰佳披头散发的走出来,吓了一跳,心脏还在扑通扑通直跳,晚上这个鬼样子走出来,不把人吓死才怪。

    兰佳郁闷的看了大哥一眼,干嘛起来这么早,让我一点成就感都没有,转念一想,自己这披头散发样子,万一把大哥吓坏了,爹、娘再宠我,说不定都会狠狠地收拾我一顿,玩笑开个头就不好了。

    “走,我给你梳头。”兰涛见兰佳没有说话,就牵着兰佳的小手,拿起梳子就给兰佳梳头,可能大哥给自己梳了几次头,现在最少感觉不到疼了,有进步。

    “大哥,你昨天晚上打的络子,是不是比昨天下午好一些。”兰佳突然想起娘昨天晚上教大哥打络子才事,就随口问道。

    “只是比昨天下午好一点点啦!”兰涛有一点不好意思,微微笑了笑说道。

    “有进步就是好现象,大哥需要继续努力,很快就可以打络子去卖了,你不要担心。”兰佳觉得大哥很了不起,

    自己在现代先学打络子的时候,是自己的同桌手把手的教,今天学会,明天走到教室又忘记了,接连教了好几天才学会,打的络子都差强人意。

    想知道大哥今天还记不记得怎样打络子,如果大哥也不记得怎么打络子就完美了。

    洗漱干净,兰佳、兰涛再走到灶房,和家人把饭吃了。

    爹就赶其他人出去,就自己在灶房洗碗,把灶房收拾得整整齐齐,才走出来看了看,见外面的雨小一点了,就挑起桶往外面走去。

    兰佳坐在大哥的边,就看见大哥拿起线有条不絮的开始打络子。

    兰佳目不转睛的看着大哥的双手,生怕一转眼就错过了什么,大哥打得很慢,但是一点错都没有,慢慢的把络子打好,比昨天打的络子好多了。

    兰佳觉得大哥的记忆力太好了,如果以后有钱一定送大哥去读书,凭借大哥了不起的记忆力,最少考一个秀才绝对没有问题,以后种田就不用交税,那多好啊!

    兰佳唇角微微地勾起,似乎更多了几分笑意,想着想着脸上就露出阳光灿烂的笑容。

    “二丫,你怎么不打络子,我昨天看见你打的络子,跟我和娘打的络子都差不多,你一个人看着兰涛,发什么呆。”兰草见兰佳一个人坐在那里。

    可能是兰涛没有问兰佳一下就把络子打好,惊得目瞪口呆的样子,就暗暗觉得好笑。

    兰涛学什么东西都很快,就是看他愿不愿意而已,如果一心一意的做一件事,比一般人快很多。

    “娘,等我们赚很多钱就送大哥去读书,好不好?”兰佳觉得大哥这么聪明,不让他去读书实在是太可惜了,就郑重其事的给娘,慢慢的说道。

    兰涛一听见兰佳说送自己去读书,马上就抬起头,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兰佳,眼睛里面闪烁出耀眼的光芒。

    读书的话,就必须到镇上,每一年要交5两银子,书本听说特别贵,家里哪里有钱让自己去读书,又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

    眼睛里面的光芒一下子就烟消云散,脸上一下子流出失望的表

    “二丫,你现在做事,怎么不经过思考,就随口说出来。”兰吴氏知道兰涛想读书,就是家里没有钱,怎么让他去读书。

    看见兰涛失望的表,有一些责备的说了一下兰佳,心里不由叹惜了一下,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有出息。

    往年吃饭都成问题,今年因为兰佳想到一些好的办法,家里的生活比往年好一些,要让兰涛去读书,家里实在是没有这个能力。

    “我听说,家里有一个秀才,就可以不交税,大哥这么厉害,考一个秀才回来,不是轻而易举地事吗?”兰佳交税的时候,看见那么多的粮食,就白拉拉的交给别人,想想心里就舍不得。

    “你就为了这一件事,就想让你大哥去读书,考秀才啊!我还以为是多大的事呢。”兰吴氏听见兰佳的解释,就有些哭笑不得,交税是天经地义的事,有什么不高兴的。

    “二丫,要让兰涛去读书,你就努力的打络子吧,多挣一些钱,才有机会送兰涛去读书。”兰草微微地抿了一下嘴唇,一双眸子多了几分狡猾的光芒;兰佳打的络子,拿去卖钱不成问题,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了,我就按照你昨天教我的方法,看今天打的络子怎么样。”兰佳拿起线就开始打络子,打的速度没有大姐、娘那么快,虽然这个络子还没有打好,就这么打下去,相信一定不会差的。

    “二丫,你想出来的络子,真的打算卖20文一个,一次卖200个,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兰吴氏看着兰佳打络子,就想起兰佳上次说的话,微蹙眉头,这个要求是不是太高了,总觉得有一点不妥。

    “娘,我还是看在陈绣娘对娘不错的份上,才给的友价,如果是不认识的最少30文。”兰佳看了娘一眼,难道娘现在还在纠结这个问题,不是商量好了的吗?难道娘想变卦不成,这可不行,我还想靠它赚一笔钱呢。

    兰吴氏的唇角忍不住狠狠地抽了几下,这么贵,还是什么友价,如果是自己有这个钱,不如去买一些回来吃更实在。

    “看你这个价钱一点松动都没有,你们去卖络子那天,我就不陪你们去了,就你爹陪你们去就行了。”兰吴氏觉得自己跟几个孩子去卖络子,万一陈绣娘求到自己,到时候自己不是左右为难吗。

    “好啊!我就知道娘最好了,娘你的这个办法好。”兰佳生怕娘反悔,就急忙说道。

    兰佳又接着说道:“我刚刚看见爹去挑水去了,不知道回来没有,外面的雨又下大了。”兰佳一脸担心,放下络子,伸长脖子望外面看。

    “爹已经挑好了水,我刚刚无意抬起头,看见爹在倒洗脚水,好像去烘花去了一样。”兰草红唇微微地翘起,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慢慢的说道。

    “大姐,你今天绣花有一点不专心,你给大哥量量做衣服,裤子的尺寸,我想到什么就好画在上面,大姐还要给大哥和我做一双新鞋子,就做衣服的布料,鞋子上面绣一些简单的花,和衣服、裤子一样,把上面的瑕疵遮盖住。”兰佳提醒大姐再做两双新鞋子。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农家调皮小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