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厨艺高超的老爹

    兰佳瞧了瞧上穿着的新衣服,不由自主的摇了摇头,就脱下新衣服交给大姐,明天等大姐把纽扣做好再穿也不迟。

    兰涛看见兰佳把新衣服脱了递给大姐,就急忙把自己上的新衣服脱下交给大姐。

    兰草的娘、兰草你们两人就好好的休息,就等着我们几个人煮好饭,慢慢的享受一下。兰大志浅浅一笑,爽朗的说道。

    兰涛、二丫你们两人烧火就好,其他事我来做就可以了。兰大志接着呵呵一笑,唇角高高翘起,脸上露出满满的笑意。

    大哥,爹做出来的饭菜能吃吗?兰佳皱着眉毛疑惑的看着大哥,万一爹做出来的饭菜太难吃,又不得不吃,那时多难受的一件事,她对爹做的饭菜不敢恭维,不知道怎么样,心里非常忐忑不安。

    不知道爹今天晚上给我们做什么好吃的?兰涛答非所问微笑着说道。

    谁知道呢?兰佳简直对大哥不着边际的回答,都不知道怎么说大哥才好,只有叹了一口长气,郁闷的坐在那里。

    爹在揉面今天是不是给我们煮面条,爹看起来很熟练的样子,应该做了很多次饭菜,不是说熟能生巧吗,应该不会太难吃,不要担心那么多啦。兰涛见兰佳一听说爹今天晚上做饭,眉毛就皱成一团,忙安慰兰佳,还故意不主动给兰佳解释清楚,爹到底会不会做饭。

    不管怎样我都支持爹,就算难吃得不得了,最少让爹看起来我们还是吃的回味无穷的美食。兰佳目不转睛的看着大哥,把大哥的表看在眼里,见他没有多大的反应,觉得爹煮饭是一件非常平常的一件事。

    二丫,那不是撒谎吗?这,怎么可以。兰涛经常听见爹、娘对我们兄弟姐妹几个人说,不准我们撒谎骗人,有什么就要老老实实地跟爹、娘说。

    你没有听说过善意的谎言吗?兰佳见大哥嘴唇紧紧地抿着,蹙着眉毛满脸不赞同的看着她,随口问道。

    二丫,你这样说就不对,撒谎是绝对不对的。兰涛微微地挑了挑眉毛,紧紧地抿嘴,责备的说道。

    你就从来没有说过谎话?兰佳微微地眯着眼睛,完全不相信的看着兰涛。

    没有,我怎么会撒谎呢?兰佳见大哥一说完,目光有一些闪烁,不敢看着她,大哥低着头像是在想什么问题一样。

    大哥,说自己从来就没有撒谎,就是一个天地的谎言。兰佳嘴唇微抿,黑曜石一样的眸子闪过满满的笑意,眼睛已经变成了月牙儿,伸出双手托着下巴,笑眯眯的看着大哥,想知道大哥怎么解释。

    就像你说的一样我也撒过谎。兰涛不好意思的抬起头,大方的说道,兰佳见大哥因为没有说实话,脸就像擦了胭脂水粉一样。

    大哥,你想,爹好不容易给我们煮一顿饭,却没有一个人喜欢爹煮的饭菜,爹是不是会深受打击,到时候想吃爹做的饭菜就好难哦!我们爹那么聪明,多做几次一定会做回味无穷的饭菜,你说对不对啊?兰佳信心十足微微笑着说道。

    嗯!兰涛随口答应了一声。

    大哥,你在想什么?兰佳叫了一声,打断兰涛天马行空到处神游,见大哥楞了一下,才转过头看着兰佳。

    我在听你说话而已,没有想什么?兰涛抿着嘴唇,笑嘻嘻的说道。

    是吗?兰佳皱了皱鼻子,看着兰涛笑了笑,就再也没有追问,想想这也不是什么重大事,一定要争个是非曲直出来。

    大哥,外面还在下雨,爹出去干嘛?兰佳看见爹急急忙忙往外面走去。

    现在外面的雨下得不大,爹可能是到后面菜园子去摘菜吧。兰涛站起来,看见爹提着菜篮子出去的。

    下雨天出去摘菜多麻烦,就抓一点腌菜下饭就好。兰佳站起来走到灶房的门边看了看外面,下的雨是不大,不要把爹的衣服打湿,让爹生病就麻烦了。

    兰佳转走到兰涛的边坐下,看见大哥又在烧水,皱着眉毛想,爹不会为了讨娘的高兴,脱了鞋子去摘菜吧,万一是生病了多麻烦啊,对体又不好。

    大哥,爹不会真的脱了鞋子吧!兰佳捉住兰涛的手使劲的摇了摇,见大哥点头就像鸡啄米一样,我家老爹为了讨娘开心真的使出浑解数,全力以赴。

    二丫,不要担心,爹体好不会有事的。兰涛伸手点了点兰佳的额头,笑了一下慢慢的说道。

    兰佳好像还没有问大哥,爹会不会做饭菜,自己就一门心思认定爹不会做饭菜,万一爹做的饭菜非常好吃,自己不就是瞎担心吗?想了想,问一问大哥不就知道了吗?

    爹到底会不会做饭菜?兰佳转过头看着大哥,疑惑的问道。

    爹,会做饭菜,特别是爹煮的面条非常好吃。兰涛看了兰佳一眼,眉梢一挑,认认真真的对兰佳说道,不过看见大哥唇角不由自主翘起,就知道大哥心里有多得意、多高兴。

    那你为什么不给我说,让我穷紧张了半天,大哥,你现在变坏了哦!兰佳看见大哥大方咧开嘴在那里得意洋洋的笑,不觉得有一丝尴尬。

    兰佳看见大哥那个得逞的样子,就哼了一声转过头不理他。

    二丫,你没有问,我又何必多此一举的说,是不是?兰涛满脸无辜的看着兰佳,气死人不偿命的笑着说道。

    兰佳无语问苍天,大哥捉弄了人,自己还在那里装无辜,有这样的大哥吗?算了今天就只有这样,说了也是白说,先记着以后慢慢的找大哥算账就可以了。

    兰佳听见从关院子门的声音,就急急忙忙走出去,看见爹提着满满一篮子的菜,往灶房这边走过来,裤脚挽起,打着光脚板,衣服只有一点点湿,兰佳伸出手想接过菜篮子,爹绕过她的手,提着菜篮子走进灶房。

    二丫,快进来,我们今天煮丝瓜面。兰大志走进灶房,看见兰佳还楞在那里,就招呼兰佳进来一起做饭。

    兰佳走到爹的边坐下,爹伸出手理了理不乱的秀发,大哥端水过来放在爹的面前,爹把脚放在木盆里面,烫了一会才穿上鞋子。

    你现在还小提满满一篮子菜,太吃力,我怎么舍得二丫吃苦。兰大志笑着轻轻地拍了拍兰佳的肩膀,咧开嘴呵呵一笑。

    兰佳见爹在案板上面开始有条不絮的擀面条,做起来还是像模像样的,看了一会自己也不懂,就走到大哥的边坐下。

    你烧火,我去把丝瓜刮一下洗好,等一会好煮在面里面,面吃起来就更好吃。兰涛说完,就走到菜篮子边找出丝瓜就开始刮起来

    兰佳看见娘和大姐一起走进灶房,手里拿着打络子的线,马上就要吃饭了娘和大姐难道还想打一会络子不成。

    兰吴氏看见兰涛在刮丝瓜看了眼,就走到小桌子边就开始打络子,好像对大哥刮丝瓜是一件非常平常的一件事,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兰佳把锅里的水烧开,爹的面马上赶好,就烧小火等一下爹,把面全部赶好,就可以下锅。

    二丫,把火烧大一点,爹的面已经赶好了。兰大志揭开锅盖看见锅里面的水,慢慢的煮大声说道。

    好!兰佳欢快的答应了一声,就又加了一些小一点的柴,再加了一些稍稍大一点的柴,灶里面的火就燃起了大火,现在对于烧火简直得心应手,想大就大,想小就小,虽她高兴,真的成了名符其实的烧火丫头。

    过了一会儿,兰佳就看见爹把面条轻轻地放进锅里,爹切大哥刮好洗干净的丝瓜,紧接着放进锅里,过了一会就挑起面看了一下。

    二丫,你不要烧火,面已经煮好了。兰大志看着兰佳说道。

    二丫,快过来坐着,不要站在那里,免得把你烫着了。兰吴氏看见兰佳站在那里,打算端碗的样子,吓了一跳,急忙催促兰佳过来,兰佳现在实在是太小,面里面汤汤水水的容易把人烫着。

    兰佳见娘一脸着急的样子,就只有无可奈何的走到小桌子边坐下,大哥就给娘端了一碗面条,再给兰佳端了一碗放在面前,接着给大姐端了一碗,最后才给自己端了一碗,爹端了一大碗面条放在自己面前,大哥抽了筷子递给每一个人。

    兰佳终于体会到了,只能看不能吃是什么滋味。

    兰佳抄了几下面条,喝了几口面汤,味道还不错,就开始挑起面条吃,没有想到爹做出来的面条这么好吃,紧接着就大口大口的吃面条。

    兰草看见兰佳虽然大口的吃面条,看起来一点都不粗鲁,吃面条的时候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反而觉得兰佳吃面条非常好看。

    兰草见兰佳那么斯文有理,自己比兰佳大好几岁,把面条吃的窸窸窣窣就不好意思了,兰草也慢条斯理地吃面条,尽量不发出声音。

    兰涛好久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面条,肚子实在是太饿,大口大口的把面条吃完,端起碗把面汤都咕噜咕噜全部喝干净。

    娘,我眼大肚皮小,吃不下这么多的面条,就放到明天吃好不好?兰佳看见自己碗里还剩下半碗面条,不好意思的说道。

    现在温度太高,放到明天面条会变质,就没有办法吃了,你就再吃点,实在是吃不完就倒给鸡吃点也可以。兰吴氏见这么好吃的面条倒了多可惜,一脸心疼的样子。

    好!兰佳见娘的样子,就不好意思不再吃点,就又吃了几口,就把碗端出去,倒给母鸡也吃点,到时候多生几个鸡蛋也不错。

    兰佳吃得有一点太多,把碗里面的面条,倒给母鸡吃,自己的肚子吃得有一点多,感觉有一点被撑到了一样,端着碗慢慢的走进灶房,把碗递给大哥,就坐下脑袋靠着爹,闭上眼睛休息,一点都不想动。

    二丫,是不是想睡觉,要睡觉就到炕上去睡,坐在这里睡觉容易生病。兰大志低下头看见兰佳眼睛是闭着的,就以为兰佳困了。

    不是啦!今天吃得太多,休息一会,再慢慢地走一会,消化消化就可以了,不是的话肚子就会不舒服。兰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把碗洗好了,我陪你走走消化消化好不好?兰涛把碗洗干净,走到兰佳的边挨着兰佳坐着,看见兰佳这么难受,早知道就少舀一点给兰佳。

    好啊!人家说饭后百步走不活一百,最少也要活九十九,为了我们两人都长命百岁,就一起慢慢的走走吧。兰佳说完自己就在那里呵呵一笑,兰涛把兰佳使劲拉起来,两人一起走出灶房,真的在走廊慢慢的走了起来。

    哎——看见二丫多吃点,就撑得这么难受,早知道就不让她吃。兰吴氏叹了一口气,看见兰佳浑不舒服的样子,对自己有一点自责。

    小孩子走走,一会就没有事了,你就不要担心。兰大志见兰草的娘满脸愁容的望着灶房外面,忙安慰兰草的娘,不过他自己心里还是没有底,心里好担心。

    二丫,你真的撑得很难受吗?兰涛看见兰佳走出灶房,虽然感觉有一点不舒服,不像在灶房难受得不得了的样子,疑惑不解的问道。

    是有一点点难受,但没有那么夸张啦!我只是害怕爹、娘念叨我,大哥,你一定要为我保密,知道吗?兰佳只是比平时多吃了一点而已,装着很难受的样子,倒了自己还是觉得非常可惜,叮嘱大哥不要乱说话。

    只要你不难受就什么都好,不过下一次吃不完先挑出来一些,其他人就可以吃知道吗?兰涛见兰佳点点头,露出明白的眼神,自己端给兰佳的面条比自己还要多,已经习惯把好吃的任何东西多给兰佳,没有想过兰佳吃了会不会撑着。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农家调皮小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