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不放过任何赚钱的机会

    外面这么忙,你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不行吗?兰吴氏看着兰佳略带责备的说道,这个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

    娘,只需要一会儿就可以了。兰佳抬起头可怜巴巴的望着娘,努力保持脸上的微笑。

    吴氏这样说兰佳她都没有松手,真的有事。见兰佳点点头,就跟进去看看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事,需要现在就说。

    走进房间兰佳把门反锁,把手中的东西递给娘。

    娘,这是一位大叔拿来两千文的铜板,我刚刚数过不多不少刚刚好,看样子他不想其他人知道,娘,你快一点给我拿2两银子,那位大叔还等着。兰佳嘴巴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兰佳见娘点亮油灯,拉开钱袋,从钱袋里面抓了几个铜板伸到油灯下面看了一会,把钱袋里面的铜板全部倒出来,拿了2两银子和钱袋一起递给兰佳。

    兰佳想了一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姜还是老的辣,不像自己做事毛毛躁躁,她对娘竖起大拇指,意思是娘真的了不起。

    娘,我就把钱袋交给那位大叔。兰佳把银子装在钱袋里面,再把钱袋放进怀里,跑到门边,打开门,做这些事动作干净利索,紧接着就像一阵风似的走了。

    大叔,谢谢你!你看一看钱袋里面的银子,银子我比较喜欢当面点清。兰佳走到大叔的边,把钱袋递给他。

    对,是2两银子。大叔打开钱袋,把银子拿出来看了一下,揣在怀里就往外面走。

    大叔,你等一下,你姓什么,住在哪里?兰佳觉得这位大叔忠厚老实,他的媳妇又特别聪明,说不定我们家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事可以找他,是一个不错的人选。

    我叫李青,是李家湾的人。李青听见停下脚步,转回头看着兰佳笑了笑说道。

    我是悄悄地给我娘的,其他人都不知道。兰佳把话说出来,好让李青放心。

    李青、兰佳一前一后走出灶房,兰佳见还有两位大叔坐在那里,好像是同李青一起来的人。

    兰大志把花称了再将钱结算递给李青。

    几位大叔,你们慢慢走。兰佳本来想留李青在家里吃饭,又害怕他又所顾忌,就改口说道。

    兰二哥,下雨天,路不好走,你们请留步。李青客气的说道,另外两个大叔回头笑了笑就一起走出去。

    爹,娘把铜板交给你的时候,有人走了没有?兰佳想知道有没有拿到钱就走了的人。

    你把你娘叫进房间,我一个人又称花、又是记账,动作就比较慢,只称了两个人的花,你娘就把钱拿出来交给我,说是你外婆家给你娘的,见没有铜板就拿出来用。兰大志轻轻的耸耸肩,嘴巴一撇,才不会相信兰草的娘的说辞。

    这个钱到底怎么来的?兰大志满脸笑容的看着兰佳。

    你不用问了,就是你最后称花的那个人,拿了2000个铜板给我们的两银子交换,我有钱二丫生病会不拿出来,你想的是不是太多了。兰吴氏激动的噼里啪啦说了起来,瞪了一眼兰草的爹。

    兰涛走进院子里面,见爹、娘也站在走廊里聊天,院坝踩得乱七八糟,可能来卖花的人不少,兰涛、李睿把鞋子上的泥巴擦干净,才一起走到走廊里面。

    二丫,我和兰涛就像出去玩,你们在家忙得不可开交?李睿眉梢一挑,嘴角含笑。

    二丫,你猜小叔答应没有。兰涛脸上露出笑容,一副开心的样子。

    兰佳觉得这么白目的问题,怎么会是从自己的大哥嘴巴里问出来,看他的嘴巴都要咧到耳根子去了,不用猜就知道小叔答应了呗。

    她不想搭理大哥,转过头看见大姐,悠闲的坐在灶房门槛上,笑盈盈的看着我和大哥斗嘴。

    兰涛,这么简单的问题用得着问吗?李睿笑着说完摇摇头,回头他和兰佳对视了一眼,呵呵的笑起来。

    兰草见李睿、兰佳像要走进灶房一样,觉得花烘的差不多,就站起来往爹、娘的房间走去翻一番花,最多再烘一会就可以了,又可以换上其它湿的花继续烘。

    李睿拉着兰佳的小手,有说有笑的走进灶房,两人都不理会兰涛。

    兰涛哼了一声,嘴唇一抿,再也没有出声,抬腿紧跟在两人的后面一起走进灶房。

    大哥,你生气了。兰佳侧目看了一眼大哥,看见大哥脸上一丝笑意都没有,郁闷的坐在那里,她忙关心的问道。

    没有。兰涛嘴巴一撇冷冷地答应,低着头看都没有看兰佳一眼。

    大哥。兰佳拖着长长的声音甜甜的叫了一声。

    她又接着说:你真的生气了。见大哥点点头。

    她无语望天,这么一点小事值得大哥生气吗?大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气,我怎么不知道?

    大哥,那你给我说说到底是什么回事?兰佳郁闷的耸耸肩,脸上堆起笑容凑到兰涛的面前,拉着大哥的手臂。

    兰涛简直快被兰佳的行为气死了,就算不想知道到底是为什么,但是态度还是应该好一点,怎么可以和李睿嘻嘻哈哈,把他当透明人,我是她亲生大哥,怎么可以这么对我,这,简直是天理难容的事。

    他见兰佳对着他撒,心里的不痛快,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转过头看着兰佳,再招手叫李睿也听他说怎么回事。

    我刚刚请小叔,帮我们给其它村的人说我们家今天要收购花,小叔满口答应,当我说到钱的时候,开始小叔坚决反对。兰涛见兰佳想知道,这个时候他反而不急了。

    每一个人做事,得到相应的报酬,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有什么推迟地。兰佳想有钱都不知道赚,对小叔的行为不能理解。

    小叔说他和爹是好兄弟,怎么可以做一点小事就要收钱,这么斤斤计较呢。兰涛觉得小叔不收钱也行,他对兰佳的行为一样不理解。

    下雨天,如果有人叫你帮忙做事,他自己却在家里睡觉,你看见心里是不是会不痛快,到时候朋友都没得做兰佳皱着眉梢看了眼大哥说道。

    就算当时我不会转就走,以后一定不会再和他来往,两人的关系就会淡下来。兰涛想了一下,他如果遇到这样的事会怎么做。

    其实他不知道爹、娘,昨天晚上一夜没有睡觉,给了钱心态就不一样了,今天挣得钱有可能和在镇上做一天事挣得差不多,他又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呢。兰佳语气肯定,谁又会和钱过不去呢。

    如果跑跑腿,最多半天时间,就能挣平时一天的钱,我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生气。兰涛点点头,抿唇露出笑容,激动的说道。

    大哥,你现在觉得小叔该不该收钱。兰佳挑了一下眉毛,笑嘻嘻的说道。

    小叔我们应该给钱,你看李睿今天帮了我们家这么大的忙。兰涛说了一半就没有说了,望着兰佳意思是给不给李睿的钱。

    李睿哥哥是那么庸俗的人吗,说钱多影响李睿哥哥小帅哥的形象,只是为了享受这一个过程而已。兰佳给李睿带了一顶又一顶的高帽子,就算李睿想兰佳给他钱,他也不好意思开口。

    大哥,我的肚子饿了,我们去煮饭好不好。兰佳伸手揉了揉肚子,可能早饭吃的有一点少的缘故吧。

    好!兰涛点点头答应。

    我们今天用猪大肠烧菜吃,一天吃腌菜吃的嘴巴都没有味了。兰佳觉得自己的肚子严重缺少油水,想吃家里好像没有。

    我和李睿一起到后面的菜园子摘一起菜回来。兰涛找了一个篮子,和李睿一前一后的走出去。

    大姐,我们家还有吗?兰佳见大姐走进灶房,大步走到大姐的边,拉着大姐的手问。

    有,上次吃的是猪大肠,在锅里炼成油渣放在罐子里面,还没有吃,小馋猫今天想吃了。兰草伸手摸了摸兰佳的脑袋,宠的说道。

    那我们今天就不吃猪大肠,天天吃猪大肠以后就不想吃的,换换口味吃。兰佳听见有,眼睛就冒绿光,高兴的跳起来。

    你小声点,爹、娘刚刚睡觉,兰涛、李睿现在在家,有人来卖花,就不要喊爹、娘帮忙,我们几个人就可以了。兰草拉着兰佳,不让她蹦蹦跳跳,发出大的声音。

    兰佳点点头,伸手捂住嘴巴,表示自己会轻手轻脚的做事,兰佳走到灶房门前,等大哥、李睿进来的时候提醒他们不要大声说话,见大哥提了一篮子的菜进来,两人没有说一句话,就往灶房走来。

    二丫,你站在门口干什么?兰涛低声说道,兰佳觉得好像只有自己在那里大呼小叫,不好意思的跟着大哥走到小桌子边坐下,兰佳伸手把菜篮子翻了一下,里面有豆荚、四季豆、丝瓜几种蔬菜。

    我们今天就用四季豆和豆荚一起烧菜,丝瓜就烧汤就可以了。兰佳开始还悄悄地说,说到高兴的时候,差一点就大声说话,急忙伸手捂住嘴巴,眼睛滴溜溜的东看西看,有人发现没有,见其他人都低着头在做事,没有注意自己,才松了一口气,没有再说话,小手不停的做事。

    饭菜做好见爹、娘还没有过来吃饭,就把饭菜留着锅里,几个人悄无声息的把放吃完。

    李睿心里总觉得不安,心里七上八下的,在兰涛家玩的心都没有。

    兰佳吃饱喝足心里觉得特别舒服,她闭上大大的眼睛,头靠在大哥的肩膀上,唇角露出一丝幸福的微笑。

    二丫,我现在还是回家了,我怕我大哥告我的黑状,到时候被我爹、娘收拾就惨了。李睿说完,就急急忙忙往家里走去。

    大哥,我今天早上见李哲大哥的表,李睿哥哥明天有可能不会到我们家来玩,哦!对了小叔到底怎么说的。兰佳虽然见李哲面带微笑,但是给人的感觉就像皮笑不笑的样子。

    最后小叔答应,但是小叔说每人只收一文就可以了,别人摘花也不容易。兰涛觉得小叔一点都不贪心。

    这是不是太少?兰佳挑了一下眉毛,悄悄地说道。

    二丫、兰涛你们两人想想,爹到镇上挣钱的时候,是从早做到晚才挣二十文钱,小叔最多半天就有可能挣二十文,比在镇上挣钱轻松多了。兰草想兰涛、兰佳怎么可以忘记,爹在镇上挣钱多辛苦啊。

    兰佳想到上次赶集爹很晚才回家,她也就不纠结这一件事。

    兰涛想到以前几个月才吃一回还只有一点点根本解不了馋,只能吃簿簿的几片,爹、娘只吃一片,无能如何都不会再吃了,哪像现在隔三差五就有吃,觉得自己就像生在福窝里一样。

    兰佳见大姐在洗碗,就拉着大哥的手一起往爹、娘的房间走去,推开门见装花的布袋放在板凳上面,可能是大姐这样做的,免得放在地上受潮,大姐真的是这个聪明伶俐的人。

    二丫,今天早上装烘干花的布袋是放在地上面,大姐放这么高拿起来多麻烦。兰涛看着堆得高高的布袋,抱怨的说道。

    兰佳看了一眼大哥没有说什么,难得搭理他,这么白痴的问题都问得出来。

    二丫,你今天怎么经常不和我说话。兰涛觉得自己说话兰佳总要给个回应才是。

    大哥,你应该表扬大姐才是,现在在下雨,大姐这样做是为了防止烘干的花受潮。兰佳对兰涛翻了一个白眼,就不在说话。

    兰二哥,我现在来了。兰佳听见敲门的声音,喊人的声音。

    大哥,你出去开门,叫其他人不要大声说话,我把炕上的花翻一番就出来。兰佳伸手就开始把炕上的花翻了起来。

    兰涛听见就像闪电一样冲出去,打开门见是小叔,就轻轻地给小叔说爹、娘昨天晚上一夜都没有睡,今天上午忙着收花,才睡一会希望大家小声一点。

    下午小叔帮我们一起称花,兰涛看秤,大姐和我就做零碎的小事,其他人都比较听招呼,没有大声喧哗,整个过程有条不絮的进行,小叔按照他的方式收钱,收了大概三十文钱,脸上乐开了花,给小叔钱的人,对他真的是千恩万谢。

    ..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农家调皮小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