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肉身升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残烟 书名:裂天神途
    姬舒寒、宋离歌二人力战四周的妖兽,战气肆虐,云湄欣处在中央,被二人守护,没有多大伤害。

    随着战斗的不断持续,越来越多的妖兽被吸引来,将三人围住了,朝三人不断发起攻击,天空地上,令人防不胜防。

    “这样下去根本不行啊!”看着四周不断增多的妖兽,宋离歌大吼一声,浑灵光怒放,幻光指施展,无数道灵芒犹若一道道剑光,杀十方!

    姬舒寒浑笼罩金光,眸子开阖间有金芒迸,霸皇拳不断施展,霸气飞扬,有无敌之姿!

    “离歌,你护好云姑娘,这里由我来解决!”姬舒寒一拳轰飞一头铁背苍狼之后,对这宋离歌喊道。

    “好!你小心!”宋离歌知道姬舒寒的底细,所以对姬舒寒的话根本不怀疑,来到云湄欣边,手中已经出现了一柄蓝光湛湛的长剑,是一件极品玄器,乃是宋离歌从灵墟带来的。

    “给!先拿这柄蓝炀剑护!”宋离歌将这柄极品玄剑递给云湄欣,同时天光之手施展,双掌布满无量神芒,连番舞动,将一头头妖兽击退!

    “吼!”

    就在这时,一头黑色巨虎出现,浑布满黑色的鳞片,闪烁寒光,如金铁般,一经摩擦,有铿锵之声响动,高五六丈,浑有着一股苍茫霸烈的气势,始一出现,四周的不少妖兽便是自动退到了一旁!

    “竟然是一头洞虚后期的黑鳞烈虎!”

    看到这头巨虎,宋离歌顿时倒吸一口冷气,这么一头洞虚后期的黑鳞烈虎,就算是他们三人合力拼命,都不是对手,更何况四周还有这么一大群的妖兽,这下子可真的是遇到大险了!

    就在宋离歌惊讶、云湄欣颤栗间,这头黑鳞烈虎发出一声厉啸。惊破万里晴空,滚滚的虎啸之声震得人神魂震,脑海陷入一片混沌,浑噩无比!

    黑鳞烈虎这一声虎啸音波实为强悍,当场便令三人全部陷入混沌,摇摇晃晃,躯震颤,目光呆滞,根本没有了半点儿反抗之力!

    乘此时,四周的妖兽都朝着三人扑去。一个个凶厉无比,杀气惨烈!

    站在不远处已经看了一阵子的墨玉雷猿化成的那名男子见状,兀自呢喃道:“看来该我出场了!一个灵族,一个人妖混合,一个人族,嘿嘿,这组合还真是够有趣的!”

    男子迈步的同时也正要阻止那些妖兽扑杀他们三人,然而还没有等他发令,就在这时。一声禽鸣声动天,同时那名白衣青年,被男子视作人妖混合的青年上突然涌现出了一片璀璨绚烂的金色神芒,化成漫天神火。灼灼照天穹,一头浑浴火,金黄色的翎羽闪烁着尊贵盛耀的神芒的神禽从那名白衣青年的体内飞出。

    “哇!”

    禽鸣声并无多少可怕威势,很平和。但是听在这些妖族的耳中,却是如同上苍神音响动,令所有妖族的形都是一滞。下一刻全部都停下了动作,仰望着那头飞天而起的金乌,不自的随之鸣叫吼啸了起来!

    刹那间,整片万木岭上兽嘶禽鸣,震四方,令万木岭四周的所有人都感到惊骇无比!

    “这是怎么回事?万木岭上群妖聚啸,难道是要发生暴乱了吗?”

    “万妖吼动,这是从未有之事,万木岭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很快,许许多多的人腾空而起,腾上九天,站立虚空之中,眺望万木岭,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瞬间,所有人只看到在万木岭内一轮金色的神冉冉升起,金色的霞曦披洒在万木岭上,显得神圣而庄严!

    “那是太阳?!”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万木岭上怎么会有太阳升起?”

    “不对,那太阳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

    有人看到了那轮神之中似乎有一道禽影,展翅翱翔,金色的火焰沸腾,神霞映满天空,令这里成为一片金色的海洋!

    “这……这是……金乌法相!”

    万木岭中央,那株已经生存了万年的老树见到了这轮神,顿时发出一声惊呼,下一颗,他发现自己的四周出现了一道道金色的神链,那是这天地道则布下的秩序神链,乃是锢了老树的法天纹!

    这株老树本已经有四万多年的历史了,一修为早已经达到了度劫后期,仅差一个等级就能够渡劫成神,飞升上界!

    然而,这株老树在三万多年前,在冲击渡劫巅峰的时候,天地四周竟然出现了一道道的神纹,生生将老树给锢住了,阻止了老树的飞升,并且天地降下法天纹,困锁住了老树,老树从此只能永远待在那里,就连人都无法变化!

    但是,此时着四周的法天纹竟然在天空中的那轮神的波动影响下产生了变化,自行显现,抵抗神所散发出的法。

    “咦,竟然是神魔之血!”

    就在这时,姬舒寒体内的帝俊突然一动,从老树那里感受到了一缕奇异的气息,顿时一阵惊讶!

    姬舒寒浑爆发金光,眸子出现了周天星辰,亿万飞禽走兽的宏大景象,妖皇元神入住姬舒寒的,下一刻,“姬舒寒”已经来到了老树旁!

    “原来如此!”

    妖皇眸光犀利,仅仅一眼,便已经将老树的况洞察,金色的眸子有无上神法的气息波动,那是妖皇的皇道天眼,看破一切虚妄、梦象等,看到了老树四周的一道道法天纹,以及老树的树心之内,一滴殷红色的鲜血散发一股可怕的气息,狂盛、暴乱的气势可怕无比,那滴鲜血光泽流动,有一尊虚幻模糊的道影出现,那是一个赤发飞扬,躯伟岸的人物,看不清面容,但是妖皇透过皇道天眼,在一瞬间便认出了那道影!

    “是他!难怪这人间界的道则会锢这老树!”妖皇冷笑。下一颗皇道天眼运转,一轮璀璨的神直接穿过四周的法天纹,进入树心之内,化成了一名英武伟岸、气势鼎盛的中年男子,正是妖皇帝俊!

    “神魔之主!”

    妖皇开口,眸光犀利,向了那道虚幻的影。

    “是你,妖皇!”

    令人震惊的是,那道虚幻模糊的影在见到妖皇的那一刻,竟然一阵抖动。语气也是十分的震惊,显然感到不可思议。

    “呵呵,是我,真没想到,当年竟然让你留下了一滴血在这世间,嘿嘿,若非这人间界的大道敏锐,将你锢,想必你早已经能够重生了吧!”妖皇说道。

    “哼。妖皇,你也好不到哪里去!”这道影闻言,语气有些不甘与愤怒!

    “那可不一定!你看看外面那个青年!”妖皇朝着这道影说道,带着一缕微笑。

    这道影。或叫做神魔之主的这人,闻言转朝外面看去,一名白衣青年屹立虚空中,黑发飞扬。眸若星辰,一袭白衣如雪,白衣之上。金乌翱天,霸气飞扬!

    “帝俊!这……这……”看到外面的姬舒寒,神魔之主瞬间震惊了,浑颤抖了起来,看向妖皇,此时妖皇从中年缓缓褪却,展现出了他曾经青年时候的样貌,让神魔之主更是震骇无比!

    因为,外面的那个青年,与妖皇青年时候的样子一摸一样,根本就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转世!原来如此,你竟然转世了!”神魔之主一下子明白了许多,但紧接着便是大叫了起来:“不,不可能,当初七皇合天,联系万道,你根本不可能活下来,天道它不可能放过你的!妖皇,你……你在骗我!外面的那个根本就是一道幻,不是什么转世者!”

    神魔之主似乎疯狂了,大叫着,那滴殷红的鲜血也不断滚动,有一股可怕无比,令山河震动,九天摇颤的气息在波动,扩散出去,但是却遭受到了四周的法天纹的锢,被阻滞,但下一颗,神魔之主浑血光震,一道神魔天刀出现,瞬间将那法天纹劈出一道裂缝,神魔之主的那滴血液散发出的可怕气息铺天盖地的朝着姬舒寒席卷而去!

    “哈哈……妖皇,什么转世,就让我来破灭吧!”神魔之主似乎已经看到了姬舒寒化为灰烬的下场,疯狂大笑着,但是紧接着他便笑不出来了。

    此时,姬舒寒的上飞出一头金乌,金乌口中衔着一柄金黄色的神剑,剑古朴,但是却有一股神圣无比的气势!

    妖皇剑出!

    剑抖动,一道剑芒飞出,瞬间将神魔之主的那可怕气息披散了,护佑姬舒寒,万法不可侵!

    “妖皇剑!这……妖皇,你……”神魔之主看向妖皇,语气震骇!

    “我什么?你难道还不相信我的话吗?”妖皇淡笑道。

    “这怎么可能,天道怎么会放过你!天道它怎么会放过你!”神魔之主实在不愿相信这是真的,但是到了现在,他不得不相信了,没错,姬舒寒就是妖皇的转世!

    “天道,哼,迟早有一天,舒寒会秉承我的意志,杀上九天,力战万道,神魔之主,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可说!”妖皇语气变得浑厚无比,更有一股人的气势!

    “舒寒,呵呵,前世为帝俊,今生为舒寒,妖皇,你的确强大可怕,连天道都被你瞒过去了,恐怕上界的那群家伙都还沉浸在昔年的成功当中吧!哈哈……真想看到当他们看到你这转世者时候时的表,肯定很有趣!”神魔之主大笑着,但脸上却有一抹邪厉。

    “呵呵,他们会付出该有的代价!”妖皇语气低沉,但是却含有一股坚决,不容反抗的气势!

    “好,妖皇,虽然我们曾经为敌,但是那七个人之中也有我的敌人,所以我们也算是同仇敌忾,如今我也不可能重生了,现在我就助你一臂之力!”说完,神魔之主大吼一声,刹那间,那滴殷红的鲜血迸出一轮血光,如血凌空,冲出了老树的树心。朝着姬舒寒冲去!

    “妖皇,我以我这最后一滴神魔皇血来铸你这转世者的无上法,拥我神魔一族的不朽神体,后只需代我杀遍仙族、圣族,将这二族杀他个天翻地覆,血海翻腾!哈哈……紫霄仙皇、元天圣皇,你们等着吧!妖皇,拜托了!”神魔之主吼啸山河,令天地震动!

    这法天纹早已被神魔之主散发出的可怕气势冲毁,上苍天道此时爆发无上道则落下。朝着神魔之主的那滴神魔皇血镇压而去,要将其毁灭!

    “哼,人间界的大道也敢逞能!”

    就在这时,妖皇一声冷哼,下一刻,妖皇剑腾天而起,无量神芒爆发,妖皇剑上有妖皇的大道在扩散,星河出现。月轮转,金乌展翅、神火焚天,将人间界的大道击退!

    天地惊变,人间界的大道被激起。道劫出现,一道道的神雷滚滚,那是九天陷灭神雷,诛灭万法。镇压万道!

    但只见,妖皇剑上一轮神凌天,抵抗九天陷灭神雷。神雷那毁灭的气息在扩散,但是妖皇剑屹立天空中,金光无量,有金乌翱天,双翼震动,一朵朵神火出现,那是太阳真火,世间至阳之火,可焚灭一切!

    太阳真火爆发,与那一道道神雷发生大碰撞,真火焚天,神雷灭世,可怕的气息肆虐九天十地!

    幸亏妖皇早已布下法界,将这里隔离,所以这里的一切,无人知晓!

    而此时,那滴神魔皇血进入了姬舒寒的体内,瞬间,姬舒寒躯震动,滚滚的血光冲天而上,激九霄云海!

    这一刻,姬舒寒体内金乌火脉完全复苏,滚滚的气血沸腾,姬舒寒的四周,有一道道血柱升起,一头金乌法相飞出,炽烈的神火照耀碧天。

    姬舒寒浑充盈血光,那皮肤之上有光泽闪烁,一道道奇异纹络出现,那是神魔皇血蕴含的无上神魔皇道天纹,乃是神魔之主昔充盈在皇血之中的法脉被妖皇剔除出来了。

    妖皇元神伫立旁侧,手指拈神光,一缕缕的神芒化成一轮轮神,集聚神魔皇血内的无量神能,进入姬舒寒的体内。

    “轰!”

    一瞬间,姬舒寒的体内产生了大轰炸,滚滚的金乌火脉沸腾炽烈,急速运转,在吸收着神魔皇血之内蕴含的能量!

    姬舒寒的体表被一层血色能量覆盖,在那一轮一轮的神加持下,这股血色能量燃烧了起来,血色的神焰爆发,冲天汹涌,淬炼姬舒寒的

    天空中,妖皇剑剑气滚滚,冲天裂宇,震人间界的道则能量,确保姬舒寒不被打扰。

    “轰隆隆……”

    一道道的道则化成的神雷霹天裂地,可怖无比,似乎能将一切毁灭成空,但是妖皇剑屹立虚天,一头头金乌振翅翱翔,双翼如天刀,锋锐可怕到了极致,瞬间割裂空间,令虚空产生了大裂缝,斩碎神雷,应天而战!

    人间界大道同样可怕无比,四方天地,五行皆动,璀璨的道芒划破永恒,打碎了时空,金之道则在扩散,能将万域斩碎;一抹神葩绽放,喷吐神则,降下一道道秩序神链,困锁乾坤,镇压九天十地,木之道则笼罩了这片空间乾坤,锢了一切!

    “哧!”

    一道赤红的火芒横天,如星辰陨落,有着一股可焚灭世间的气息抖动,那是火之道则在散发威能,令这片空间乾坤成了一个大熔炉,可融炼诸天;汹涌的瀚海出现,万丈的冰山出现,这是水之道则出现了,与烈火形成水火两重天的格局,冰封一切,在这里,就连天地灵气都滞住了,一切陷入无比的寒冷!

    “轰!”

    土之道则出现,万丈神岳凌空,镇压九天十地,令乾坤变色,下方更有狂风肆虐,嘶吼天地,可怕到了极致!

    五行道则始一出现,便产生了可怕极致的景象,但是此时姬舒寒浑充斥着神魔皇血内所蕴含的能量,让他浑的血脉都瞬间爆裂了,躯出现了裂缝,火之血淌动着,令姬舒寒整个人看起来更是张扬着一股狂暴与血腥。

    “啊!!!”

    神魔皇血之中蕴含的能量实在是太可怕了,令姬舒寒浑龟裂,眉心处源天印散发神芒,喷吐金色霞光,背后神衍灵图出现,伴随着金乌翱天图,忽悠姬舒寒的躯,但是却依旧不能阻挡姬舒寒体的不断开裂!

    姬舒寒的双目迸金红两种光,有鲜血从眼角淌下,布在姬舒寒的脸庞,让姬舒寒看起来更加狰狞!

    “吼!”

    一声巨吼,姬舒寒的背后出现了一道巨影,那是神魔皇血蕴含的道则碎片所化成了神魔之主的影象,此时的神魔之主张狂霸气,手中持一杆方天戟,充斥血光,逆战九天,勘破万道,令神人颤抖!

    但紧接着,又是一道道的巨影出现了,有人形、有兽形、有禽形以及各种各样古怪的影神形,那是昔葬送在神魔之主手上的生灵,被天地烙印在了神魔之主的道则之中,如今显化出来,一个个威能可怕,令万道颤抖!

    “破!”

    妖皇手拈神芒,绽放霞曦,化成了一道道神剑,斩向了那一道道神形,这是要将神魔之主与那些生灵的联系斩断,以免与姬舒寒产生纠葛,出现不必要的麻烦,影响了姬舒寒的道!

    妖皇十分强大,即使只是一缕元神,也能斩碎这些东西,而此时,上苍,妖皇剑全面复苏,一尊神灵出现,那是妖皇剑内的神祗临尘,持妖皇剑,征战十方!

    五行道则在妖皇剑全面复苏的威势下逐渐陷入下风,被妖皇剑镇压!

    不得不说,妖皇剑实在可怕,不过又有谁知道,曾经那个万域动乱,诸皇并起的时代里,妖皇剑大杀十方,丧命在妖皇剑下的生灵数之不尽,就是曾经的那些,一个个坐统诸天,执掌五方的帝与皇都死了十多位,这看似一个少量的数字,但是真正了解内幕的人,才能明白,那十多位帝与皇的地位、修为有多么可怕,那一个个可都是镇压九天十地,屹立九天巅峰的无上忌人物!

    那些神形与神魔之主昔的道则联系被妖皇斩去,此时姬舒寒才真正能够放心的吸纳神魔皇血内的能量,淬炼己

    滚滚的金乌火脉沸腾,神魔皇血内的能量被金乌火脉吸纳,充盈姬舒寒的,虽然姬舒寒的在龟裂,但也同时在迅速愈合,这是一种生与灭的熔炼,但是却产生出了最璀璨绚烂的一抹光,刹那的芳华,却是永恒的照耀!

    这一刻,姬舒寒的极尽升华,气血滚滚如汪洋,力量更是可怕无比,终于达到了极致!(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裂天神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