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惊十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残烟 书名:裂天神途
    武斗神台上,拳影漫天,姬舒寒与冥歧萧战到了极致,二人皆动用了最强大的力量来与对方相战!

    血紫色的魔光与成片的金色神芒覆盖了整座武斗神台,冥歧萧浑爆发无比慑人的杀意,这是他先天所带,与生俱来的一种先天杀气,就仿佛从一片血色战场走出,黑发飞扬,眸光冷冽,有着一股可杀戮十方的气势!

    而姬舒寒则是浑金光如海,就连满头的黑色发丝也被染上了一层金光,整个人如一**,有宏伟的大气象,眸光灿烂,双拳含有无上伟力,可攻伐十方,有无敌气概!

    这二人皆乃当世的少年强者,为天之骄子,有无上风采,此时相战,就宛若两颗彗星产生了大碰撞,爆发无量光采,震撼人心!

    此时,因为二人的战斗已经引来了不少的观战者,武斗神台下聚集了不下百十来号的人,其中有不少人都是虬龙府的强者,个个名震一方,但是此时观看到台上的二人,莫不惊心动魄,同时更为二人的强大而深深震撼,发出深深感叹:我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接下来将是他们的天下,他们的舞台了!

    “唉,可惜这二人非我妖族,否则我妖族在将来的征战中必将光耀十方!”

    有不少妖族的老辈强者发出感叹,为他二人不为妖族而惋惜!

    “绝央兄,你看出了什么?”虬龙府大府主熬询看着台上激战不休的二人,扭头朝旁边的黑袍男子问道。

    “唉!”

    黑袍男子长叹一声之后,不摇了摇头,道:“那是一个人族!非我妖族!不过……”

    “不过什么?”旁边虬龙府二府主妖无影问道。

    “不过我是很奇怪,他的法是从哪里学来的?金乌神术就是我妖族都只是残留着一两篇,所以在妖族中,知道金乌的极少,所以就是有人看到。也很少有人能够认出来,所以,我是很奇怪,这青年是从哪里学到的神术?竟然能够凝聚出金乌神相!”黑袍男子名叫厉绝央,脸上带着无比的惊疑与不解,看着台上的姬舒寒,心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绝央兄,你真的确定,那就是金乌神相?”旁边,龙涅风语气有些凝重。毕竟金乌一族在妖族实在是事关重大,绝对不能有丝毫马虎!

    “我当然能确定,那就是金乌,与万兽神谱上的图纹一摸一样,绝对不会错!”厉绝央目光深沉,语气十分的肯定!

    “那就好了,我们等会儿就问问他!”龙涅风说完,那厉绝央突然说道:“不可,如果我们就这样问。未免有些太冒昧了!”

    “那……绝央兄认为应该如何?”熬询问道。

    厉绝央目光转动,扫向四周,很快他的目光便盯在了妖紫宸和妖逆月的上,心思转下。便道:“我们如果去问,肯定会引起对方的警惕,但是如果让那几个小辈呢?”

    “对啊,紫宸他们与这个叫姬舒寒的青年相交甚笃。所以,去问这些应该没有多大问题!”妖无影说着点了点头。

    而就在这时,一片惊呼声响起。众人循声望去,只见此时台上,竟出现了惊人的一幕!

    武斗神台上,二人斗得是如火如荼,二人拳拳相碰,那迸起的血花飞溅,拳头上白骨茬儿露出来,森然可怖!

    台下的人看到这人竟然打成这般,都是大为惊叹!

    “舒寒兄,自我出世以来,我还没有遇见过像你这般强大的对手,就是那魔刹的魔子都不见得比你强!不过这更加令我的战火燃烧,来吧,今天咱们俩就战到底!”冥歧萧大喝一声,浑魔光倾天,满头发丝飞扬,无尽的杀意冲天而出,宛若万道杀剑出鞘,灭杀万灵!

    感受到冥歧萧散发出的惊天杀意,所有人仿佛看到了一尊旷世杀神临尘,那滔天的杀戮气息仿佛从无尽的九幽魔渊冲出,弥漫十方,令万灵颤抖!

    一道道的杀光惊世,围绕在冥歧萧的周,铮铮而鸣,每一道杀光仿佛都蕴含着无尽的杀气,可裂九天,斩乾坤!

    这股无比强大的杀气令姬舒寒感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震撼与危机感,冥冥之中,姬舒寒仿佛陷在了一片杀戮的世界,无数的血剑悬浮在天地间,莹莹的血光从剑上闪耀出,却有着人的气势!

    “没想到他竟然已经开启了天杀命体的命法杀界!冥诛天啊冥诛天,你可生了一个好儿子啊!天杀命体,不愧是天道杀念孕育出的神体!舒寒,呵呵……终于又能够让你全力出手的人了!”

    “战到底!”

    姬舒寒虽被冥歧萧那可怕的杀意所震撼,但很快姬舒寒稳定心神,施展出了自己的最强法《妖皇裂天》中的神图法相!

    “哧!哇……”

    一阵禽鸣声震天动地,姬舒寒跃而起,浑金光如海,爆发无量神芒,一**出现在其后,正是神衍灵图,同时伴随着大出现,一头神禽展翅,翱天而上,浑金色的神焰冲天!

    神衍灵图内,神煌煌,光焰炽烈,神之上,一棵神树伫立,有片片神叶拂动,漾起无量金光,而这神树之上,那颗金色的神卵依旧光芒灿烈,金光升腾,瑞霞闪耀,神异无比!

    神衍灵图与金乌翱天图一出,那无量的杀意顿时一滞,但很快,冥歧萧朝着姬舒寒飞来,后也同样出现了一幅宏大的异象,竟然是一片世界,无穷的杀意就是从那片世界内冲出,伴随着无穷杀光,可斩万域!

    “这……这就是金乌,就是金乌!”台下,厉绝央看到姬舒寒施展出的金乌翱天图,顿时浑颤抖了起来,因为他当初在天妖海阁的万兽神谱之上看到的就是这副异象,金乌展翅,翱翔九天!

    “真的是金乌!这世间竟然真有人能够将金乌法相给施展出来,这到底是什么人?”妖无影看着台上的金乌。又看了看沐浴于无量金光之中的姬舒寒,心中翻起了滔天骇浪!

    而四周的人在此时都一阵喧嚣震天,为台上的战斗而感到震撼,真的不枉此行!

    “命法杀界,诛戮斩绝!”

    冥歧萧大喝,后的宏大世界瞬间冲出了无穷杀光,同时一股浩瀚磅礴的杀意朝姬舒寒铺天盖地而去,刹那间,天地变色,风云突起!

    天空中。一道道的血紫色魔云滚滚,伴随着一阵阵的隆隆声遮蔽了天穹,同时更有着一股浩大的意志从天而降,融入到了冥歧萧后的命法杀界中去了!

    命法杀界大开,整个杀界内爆满杀戮气息,仿佛有海量的战将兵卒在征战,可碎裂乾坤,于九天十地降下无量杀劫!

    而就在这个时候,冥歧萧的双目之中涌现出了一片血红之光。一道道奇异的纹络出现在了他的额头,宛若一道道杀兵交织,惨烈而可怖!

    “杀!杀!杀!”

    这一刻,冥歧萧浑气势瞬间暴涨。满头的黑发在这时竟然瞬间转变成了满头的血色,血发飞扬,眸光慑人,狰狞无比。更有着一种说不上来的邪气,隐约间竟然有无尽的灵出现在了这四周,一股可灭绝生机的死气伴随着海量的杀意冲出。令众人顿时感觉到了一股深深的可怕气息,仿佛一尊盖世魔主苏醒了,要于世间进行杀伐!

    “这是怎么回事?”

    “那个青年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有这如此可怕的杀意!?”

    “我感觉到了有一股无比可怕的力量在苏醒,这股力量根本不属于人世间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此时,周围的人都慌了,从冥歧萧那里传出来的可怕力量与杀气,惊得所有人都心颤了,就是那黑袍男子以及虬龙府的三位府主在这时候也都是颤颤不安,脸上带着深深的惊恐!

    “他的体内竟然还封印着这个东西!冥诛天啊冥诛天,难怪你要将你的儿子放到下界,原来是想借女娲的生命源气来磨灭它啊,可惜你棋差一招,没料到你的儿子会提前出世,导致原本已经快磨灭殆尽的竟然又死灰复燃了!”

    此时,姬舒寒的体内,帝俊双目迸神芒,清楚的看到在冥歧萧的眉心灵台内,一团血黑色的诡异物体散发着一股极为可怕的力量,同时那团诡异物体的四周,一道道的神纹交织,组成了一层隔膜,将那团诡异物体封在了里面,不过此时那团诡异物体迸魔光,那一道道的魔光仿佛一杆杆魔矛,不断冲刺着那层神纹。

    神纹之上,一个个奇异的符文腾起,分别为两种符文,一种符文蕴含着强大的生命力,旺盛精沛,不断将诡异物体释放出的浩瀚杀意所消解,同时这蕴含生命力的符文还释放生命精气,涌入冥歧萧的体内,蕴养冥歧萧的体。

    而另一种符文则有着一种浩瀚威力,蕴含灭世诛天的强大神力,完全可镇压九天十地,震慑诸天万域,正是这种符文不断释放强悍的力量,不断攻杀那诡异物体!

    “原来如此,诛天,你以自己的诛天大道来磨灭掉那东西上面的杀伐恶念,再以女娲的生命之道来蕴养你儿子的生命之源,这样在于毁灭中夺取生机,最后相当于涅磐重生,这样一来,既保留下天杀命体的杀伐战力,又能够将天杀命体不能控制的杀戮恶念给消除,好办法!”

    看着那冥歧萧灵台内的景象,帝俊不一叹。

    而此时,外面,冥歧萧双目血红,浑爆发无穷的杀戮气息,整个人仿佛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有着一股毁天灭地的可怕力量。

    “啊!”

    冥歧萧仰天巨吼,双目迸出可怕无比的血芒,直冲九天,后的那片世界更是冲出无穷的杀光,喷薄四方,进行强势杀伐!

    “不好,他竟然主动展开攻击了!”

    无穷的杀光喷薄四方,令周围的人顿时神色大变,一个个连忙抵挡那杀光,但是这杀光极为可怕,虽然破坏力不强,但是最可怕的是这杀光中蕴含的可怕杀念,众人虽然挡下了杀光。但是那杀念却瞬间冲入人的脑海中,占据灵台,令人神智大失,从而成为一尊杀戮傀儡!

    但是就在这时,武斗神台上的姬舒寒顿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浑气势爆发,宛若一片亘古青天出现,汪洋般浩瀚的金色神芒瞬间将那一道道杀光给锢磨灭,这才令周围的妖族免遭可怕的杀念入主,否则一旦杀念入主。那将造成不可思量的后果!

    “真没想到两大皇道神纹都不能迅速将你磨灭镇压,哼!”

    姬舒寒此时被帝俊入体,步子一他,瞬间来到了冥歧萧的前!

    “你……你死!死去吧!”

    冥歧萧满目血红,浑杀意如海,宛若一头太古凶兽,血腥残酷!

    “天地有万道,一道一生念,杀戮之道蕴出生命。故而称作天杀命体!以杀戮为本源,以杀养杀,最终被天道杀念彻底占据,成为一尊只知杀戮的傀儡生命体!可怜啊!”

    说完。“姬舒寒”一抬手,指尖喷薄金光,一道道的金色神链出现在天空中,哗啦啦作响。瞬间将冥歧萧的四肢给困锁。

    “哗啦啦……”

    冥歧萧浑爆发杀光,不断砍击那困锁他的金色神链,然而却是无用功。那金色神链绽放金光,瞬间便将那一道道杀光磨灭!

    “你……你是什么人?”

    冥歧萧这时双目迸血杀光芒,看向了‘姬舒寒’,大口怒吼着,满头的血发飞扬,狂暴无比!

    “妖皇帝俊!”

    ‘姬舒寒’说完,眉心一闪,一柄金光耀眼的神剑飞出,是妖皇剑,伴随着一阵禽鸣声动天,妖皇剑上一头金乌展翅翱天,冲向了冥歧萧的眉心处!

    “哧!”

    妖皇剑可破万法,瞬间便击溃了冥歧萧体四周密布的可怕杀意,进入冥歧萧的眉心之内!

    “妖皇!你没死!你竟然从天道与他们的联手攻击下活了下来,这……这怎么可能?”此时,冥歧萧听到妖皇的回答,竟然浑颤栗着,抖动不停。

    “为什么不可能?”‘姬舒寒’淡然一笑,但是却分明喊着一种轻蔑之意!

    “天道难道就是最强的吗?嘿嘿……就是天道都无法奈何我?你一个个小小的天道杀念又算得了什么!”

    ‘姬舒寒’刚说完,冥歧萧浑剧烈的抖动了起来,而同时冥歧萧口中大喊着:“妖皇,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是天道蕴出的天道杀念体,你不能灭我,否则天道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哼,就是我不灭你,天道就能放过我了吗?”

    ‘姬舒寒’目光炽盛,有星辰毁灭,混沌炸开,月沉浮,乾坤崩溃的可怕景象不断闪现,且浑更有着一种可压塌万古的强大气势,举手抬足皆可令寰宇震灭!

    冥歧萧的脑海灵台中,那团诡异的物体就是天杀命体的杀戮恶念,刚才是被三种符文所困压,但此时更增添了一柄妖皇剑,当然这并不是妖皇剑的实体,而是妖皇剑内的神祗出手,帮助那两种神纹来攻杀镇压着杀戮恶念,只要将它毁灭消除,这天杀命体就再也不会成为一尊只知杀戮的生命机器!

    “啊!吼……”

    冥歧萧大吼着,当然这也不是真正的冥歧萧,此时冥歧萧的神智已经被杀戮恶念所占据,所以才会造成这景象!

    而在武斗神台外,所有人根本不看不到武斗神台上的况,因为此时武斗神台上充斥着如海的金色神芒,刺得人眼睛都睁不开。

    不得不说,天道所产生的天道杀念极为强大可怕,这三种强大无匹的神纹剑意竟然一时间无法磨灭!

    “哈哈……妖皇,你灭不了我了,女娲的生命之道重在蕴养这具的生命本源,根本对我构不成威胁,而诛天那个家伙的诛天神纹虽然强大,但是我也能够勉强与之抗衡。

    更何况,十万年了,他诛天当初布下的神纹固然强大,但是我是谁,我是天道蕴养出的杀戮道念,与他的诛天神纹完全能够抗衡!

    而你,嘿嘿……现在只不过一丝元神,而你的妖皇剑又要为你遮掩气机,以免被天道察觉,所以你现在一时根本灭不了我!

    而一旦时间长了,你的皇道法则再掩盖也必将被天道或是上界的那些神皇至尊所察觉,到时候,嘿嘿……你就要彻彻底底的消失了!哈哈……”

    冥歧萧语气猖狂,肆无忌惮的大笑着,同时浑血杀光芒大盛,引得四周的金色神链又是一阵阵哗啦啦作响!

    “唉!可惜我不复当年,只不过是一缕元神,如今妖皇剑又因为要为我遮掩,以防天道察觉,根本不能全力出手,不过就算现在灭不了你,那就将你镇压封印,然后慢慢的磨你!”

    ‘姬舒寒’语气平淡,紧接着一手点出,一道道的金色神纹冲出,进入了冥歧萧的眉心内,金色神纹为金乌神纹!

    姬舒寒也领悟了金乌神纹,但是比起帝俊的来,那差别比天地之差还要大,金乌神纹一处,进入冥歧萧的灵台。

    一头头金乌浑缭绕金色神火,形成一轮**凌天,气象宏伟可怕,瞬间便将冥歧萧上的杀意给压下去了,同时大垂落下茫茫金色光瀑,封锁了冥歧萧那灵台内的诡异物体,也就是杀戮恶念!

    “你……你竟然还有这等力量!”

    此时,杀戮恶念已经被困锁在冥歧萧的灵台出,杀戮恶念的声音明显带着颤抖,被妖皇的这等可怕力量所震慑!

    “哼!”

    ‘姬舒寒’冷哼一声,金乌神纹彻底封印了杀戮恶念,同时生命之道的符文与诛天神纹暂时暗淡,但仍旧在不断运转着,生命之道蕴养冥歧萧,令冥歧萧的神智在迅速的回复着,而诛天神纹释放力量,透过金乌神纹组成的封印,缓缓的消磨着杀戮恶念。

    一场惊变就这样被平息了,然而此时外界早已经因这里所发生的惊变所震动,整个十方海有不少的修士在这时都眺望清漪城,更有的许多修士,朝着清漪城而来。

    而在武斗神台四周的妖族,这是一个个浑冒冷汗,刚才的景象实在可怕,让他们感到死亡是那么的近,就近在咫尺!

    “走,我们赶紧上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回过神来之后,黑袍男子厉绝央猛地一惊,瞬间飞上了神台,而旁边的熬询等人知道他是在担心什么,也紧接着跟了上去……(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裂天神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