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四章念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残烟 书名:裂天神途
    中年男子眼中神光湛湛,盯着姬舒寒,但说出的话令姬舒寒心中震惊不已!

    姬舒寒看着那两件神兵宝甲,一时不知道该不该取,而另一边玄昊等人见了,在一旁为姬舒寒干着急,心中不断喊着:小子,快拿啊!有这么两件神兵宝甲不快点儿拿,到底在想什么呢?

    这时,秦诗瑶来到了姬舒寒边。姬舒寒看了秦诗瑶一眼之后,便道:晚辈多谢谢前辈的好意!说完,姬舒寒便将那九阳凌天剑与曦帝神甲拿在了手中。

    看着姬舒寒将两件宝物拿上,那中年男子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随后又掷出一道流光,说道:这是一枚空间戒,你可以用来储存物品。

    姬舒寒接过了那枚戒指,但是一时又不知道该怎么用。

    呵呵,只许你将你的一滴血滴在上面,进行认主就可以了,就连你的兵器神甲都一样!你现在就将这三件物品全部都认主了吧中年男子说道。

    姬舒寒听后,便按照中年男子的话,一一将这三件物品全部给认了主,随后将空间戒戴在了指上,将那神剑宝甲给全部收了进去。而姬舒寒让帝俊保存的那些宝药灵丹也纷纷暗中放入了空间戒内。

    看着姬舒寒认主,那中年男子笑着点了点头。然而,就在这时,前方突然爆发出了一阵火光,一股炽的气息顿时扑面而来。

    众人感受到这股火气,顿时一个个大惊:啊!那是源火池的方向!紧接着,一群人便是朝着那源火池的方向飞速而去。

    最后,这里只剩下了姬舒寒、秦诗瑶,天阙门一群人以及那中年男子。

    怎么,你们不去看看吗?中年男子对玄昊等人问道。

    呵呵,前辈,我天阙门的人还没有全部到达。所以还得再等上一会儿。玄昊笑着道。

    说完,不远处便传来一阵呼啸声,只见一大群人便朝着这里飞来,少说也有数百人。

    前几天都还在这火行之地外面交战,这怎么一下子就全部进来这火行之地了呢?姬舒寒心中感到一阵疑惑。

    旁边秦诗瑶似是看出了姬舒寒的疑惑,明眸一眨。樱唇轻启道:前段时间是由于仙魔妖三道各自相战,混乱不堪。一时间谁也不让谁进来这火行之地。

    在打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这根本行不通,这仙道各派以及魔道各派都团结了起来,与妖族相抗,最终达成一致协议,三道共同进入火行之地,然后三道的各门各派选出几人进入这源火池修炼。这样大家都能得到益处,何乐而不为呢?!说完,秦诗瑶一双美眸眨动。淡淡水雾氤氲而生,煞是好看。

    此时,那群人来到,没有关注姬舒寒他们这里,直接便朝着源火池那里飞去。

    而天阙门的人则是停了下来,带头的乃是玄明真人、玄空道人、玄虚、玄雅四人。而后面便是天阙门的各院弟子。

    当看到一旁的姬舒寒时,那玄虚道人顿时一惊,立马便是上前,问道:舒寒,你这段子跑哪里去了?这时,玄虚的脸上带着一些担忧,而在看到姬舒寒旁边的秦诗瑶时。目光一滞,但很快便回过神来,又看了一眼姬舒寒,问道:舒寒,她是什么人?

    而同时,后面韩逸八人也纷纷朝姬舒寒走了过来,一个个惊喜万分,询问道:舒寒,你这段子跑哪里去了,可让我们担心死了。

    而当听到玄虚的话后,他们才注意到姬舒寒旁的秦诗瑶,一个个不双眸一亮,但很快便转向了姬舒寒,一个个眉头不一皱。

    而旁边的天阙门的其他人在看到姬舒寒旁边的秦诗瑶时,那些男修士一个个双眸一亮,火顿起,而那栖凤阁的女弟子,却是顿时火了,一想到自己那个仍旧躺在上昏迷不醒的沐水晴,看向姬舒寒的目光也隐隐带着一股怒气,恨意!但是他们也都明白现在的况,也只能先暂时压下心中的火,怒气与恨意!

    而姬舒寒看到自己的八位师兄安然无恙,脸上也是显出了一阵激动欣喜,那里还顾得上旁边的况,当听到八人问自己的事时,不一阵苦笑,但是又不能将自己的事全部说出来,只能说了一个一言难尽便先糊弄了过去。

    而这时旁边玄虚道人却是突然发出了一阵惊呼:舒寒,你竟然已经是筑基后期了?!

    听到玄虚的惊呼,不仅是韩逸八人,就连旁边的玄明真人也一个个震惊不已,看着姬舒寒的眼神仿佛在看着一个妖孽,眼中满是震惊!

    而就在这时,仍旧站着未走的中年男子开口言道:这有何奇怪的,此子乃火脉神体,修炼速度自然非比寻常。

    这时,天阙门才到的众人才注意到这中年男子,当看到这中年男子后,那玄明真人等皆是浑一颤,惊震不已。

    敢问前辈刚才所言何意?玄明真人上前,小心问道。

    你何必问我,问他即可!中年男子瞅了一眼旁边的玄昊道人。

    玄昊道人立马便上前,将刚才的事简要告诉了玄明等人。

    听完玄昊道人的话,玄明真人等皆是大为震惊,随后便是露出了一阵狂喜,看向姬舒寒的目光都是火无比,尤其是玄虚道人,更是万分惊喜,看着姬舒寒就仿佛看着一名绝世宝物一般,眸子中都喷出了火焰,炽无比!

    火脉神体!好!好!好!火脉神体,好啊!我执念院终于有机会发杨光大了!玄虚道人激动的叫着。

    而韩逸等人虽然不明白,但是也都知道姬舒寒,他们的小师弟从此以后就不会再向以前那样了,必将在门中冲天而起!

    好!恰好我们还有一位进入火源池的人选,那么这一次,入源火池就算上姬舒寒一位!玄明真人说完,玄虚道人朝着玄明真人拱手道:多谢师兄了!

    师弟不必客气,门中出了这样一位神体。乃我门中之福,自然该大力培养!

    随后,玄明真人又朝着那中年男子恭敬地问道:敢问前辈是否也是为了源火池之事?

    呵呵,非也,我此番到此就是因为这火脉神体,如今这小子也不愿意拜我为师。非要留在你门中,我也不勉强了。好了。我事已了,也该离去了。说完,这中年男子直接化作一道火光便是瞬间离去。

    果然是渡劫期的大人物!玄明真人一个个惊震不已。

    师兄,源火池那里就要快开始了,我们赶快过去吧!玄雅道姑言道。

    嗯,好!我们走!玄明真人说完,便率领着一群人飞向了源火池的方向。而那些男弟子在离去的时候,还不忘朝秦诗瑶看上几眼。而那些女修士,则是一个个恼恨不已。连带着看向秦诗瑶的目光也带有一股敌意。

    而姬舒寒因为边还有一个秦诗瑶,所以就没着急跟着大部分人离去,而是独自先呆在了这里,直到天阙门众人走远之后,才看向了秦诗瑶。

    你要去吗?姬舒寒看着秦诗瑶,问道。

    呵呵。你们这些大门大派的都去了,我这一个小弱女子哪还敢去啊。一旦让那些狼把我吃了呢!难道你舍得吗?秦诗瑶美目一抛,朝姬舒寒说道,那声音听着甚是委屈,令姬舒寒一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久久之后,姬舒寒才说道:那么,你是不去了?!

    嗯!小男人。我不去了,你自己去好好享用那源火池吧。我呢,就在这琉璃域内随便转转,然后等到时候域门开启,就离去喽!秦诗瑶嫣然一笑,倾城绝世,一下子把这四周所有的光亮都压了下去。

    姬舒寒听到秦诗瑶的话后,心中突然感觉到一阵失落,令他自己感觉是莫名其妙。

    小男人,你快去吧,别赶不上你那些师门的人了!我走啦,希望咱们有缘再见吧!说完,秦诗瑶就要转离去。

    然而紧接着姬舒寒的一声呼唤,令秦诗瑶一下子止住了脚步,回过来,双眸水润,看着姬舒寒,妩媚一笑:怎么,小男人,真舍不得我了?!

    呵呵。姬舒寒微微一笑,手中光华一闪,出现了一件宝甲,正是那件曦帝神甲!

    随后,姬舒寒眉心处光华一闪,脸上展出笑容,将宝甲递到了秦诗瑶前,语气温和:我自己皮糙厚不怕打,所以这件宝甲用不到,你拿着,好护!放心,这上面的印记我刚才已经消除了,现在它是无主之物!

    听到姬舒寒的话,秦诗瑶一双美眸瞬间便怔住了,整个人也是一呆,久久之后,才不敢置信的道:你……真的要给我?

    嗯,我姬舒寒说一不二!姬舒寒双目之中光彩明亮,炯炯有神,斩钉截铁的说道。

    不!这时那个前辈送给你的,我怎么能收,而且你又不是铁打的,怎么可能用不到,我不能收!秦诗瑶摇着头,连连摆手。

    但是姬舒寒接下来的一句话却令秦诗瑶整个人瞬间呆在了那里。

    你必须收下,因为我不想在看到你受伤,那样我心疼!

    再等秦诗瑶回过神来时,秦诗瑶的一双眼中已经含满了泪水,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结果姬舒寒的宝甲的,但是在这一刻,那个坚毅而又神秘,令她好奇而又有着好感的少年的影却永远的铭刻在了她的心中,她的灵魂中!

    我走了,你一个人小心点儿。姬舒寒淡淡一笑,说完之后便要离去,但是这一次秦诗瑶却是叫住了他。

    舒寒,等等!

    姬舒寒回过来,露出一个笑容:你怎么叫起我名字了?

    哼!怎么,你难道永远愿意当那个小男人?秦诗瑶媚然一笑。

    姬舒寒干笑,不作可否,见姬舒寒不语,秦诗瑶走进,看着姬舒寒,手中一道道瑞彩喷薄,很快,一朵晶莹玲珑,闪着洁白而又圣洁的光芒的奇葩出现在秦诗瑶的纤纤玉手之中。

    这是?

    舒寒,这是我在这琉璃域内发现的一朵奇花,在我初时看到它时它还在花枝上生长着,但是当我走近时,它却兀自凋落在了地上,我心中不愿它就此化作泥,便把它细心收了起来。而我上也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让你用得到,我就把它给你。秦诗瑶语气柔和,温婉。

    听了秦诗瑶的话,姬舒寒的脸上现出了一抹惊诧,连忙摆手道:这怎么可以,你既然在它恰好凋落时遇见,就证明此花与你有缘,怎么可以给我呢!

    呵呵……秦诗瑶莞尔一笑,语气婉然:你也说了,有缘!而我与你两次相遇,都是处危境,共同患难,共同抵抗危难,难道这不是缘分吗?同样都是缘分,而我赠你此花,亦是缘分所致,难道不是吗?

    姬舒寒一时不知该说好了,便小心翼翼的接过秦诗瑶手中的落花,笑道:缘分所致,你我才能相遇,才能共同面对这一切,那么我就给此花命名‘念缘’!

    念缘,念缘!秦诗瑶口中呢喃了几声之后,脸上露出了一抹倾世的笑容。

    ……

    最终,秦诗瑶走了但是姬舒寒却再也忘不了那张倾城绝世,令星月黯然的芳容,还有那个令他哭笑不得,却又尴尬而窘迫的称呼。

    看着手中的念缘,姬舒寒的耳边仿佛又回响起了那一声声……

    小男人……

    小男人……

重要声明:小说《裂天神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