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石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残烟 书名:裂天神途
    当宋离歌听到这一阵颤抖激动的呼唤时,急忙扭头看去。当看到那男子的瞬间,宋离歌的双目一下了怔住了,体也定格在了那里。

    这一刻,时光与空间好像一下子停止了,过了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宋离歌此时全发颤,然而速度却是胜如一道电光,刷的一下便是来到了那男子的前,跪了下来。

    父亲,孩儿不孝,不能在您跟前尽孝,还望父亲原谅孩儿。

    此时的宋离歌哪还有刚才的威势,完全变成了一个不大的孩子,泣声泪下。

    那男子轻手抚摸着宋离歌的脸庞,双眼中泪光莹莹,微微一闭双眼,两行清泪自眼角落下,满目潸然。

    倾名孩儿,十万年来为父对你是朝思暮想,夜牵挂!唉,为父当年未能将你救走,实在是为父此生最大过错,父亲对不起你啊!男子仰天长啸,一股悲凉之气弥漫四方。

    宋离歌看着这男子,自己的父亲,摇头悲伤泣道:不,父亲,你活着比我活着的意义与作用更大,两位妖皇陛下已经陨,我妖族元气大伤,只有父亲与另外残余的两位妖帝才能追随女娲娘娘与伏羲人皇力保我妖族不受他族践踏!

    听着宋离歌的话,男子泪流满面,久久之后才说道:倾名,妖皇陛下通过九幽冥皇的暗助已经轮回,我妖族崛起指可待。到时,我妖族君临万域,必将昔年的血仇一一尽报!

    什么!妖皇陛下轮回了,是西皇陛下还是东皇陛下?此时,宋离歌的脸上激动万分。

    男子静静的开口说道:是西皇陛下!好,好,我妖族崛起指可待了。父亲,你知道吗,当年我陨落之际,我本以为将烟消云散,但是我没想到的是我体内的古灵神晶竟然残留下了一小块,通过空间裂缝误打误撞;来到了人间,历经十万年古灵神晶终是恢复如初,并且成功孕养出另一个生命,就是离歌!虽然一切未变,但其实一切都已经变了,现在的离歌就等于是我的孩儿。所以,父亲,我希望你能照顾好离歌,将来随妖皇陛下征战天荒,报尽前世血仇!

    宋离歌的脸上神颤动,男子见状点头道:离歌就是我君无恋的孙儿,我一定会照顾好他的。

    就在这时,宋离歌的脸色一变,急忙道:父亲,现在已经与断玉天尺内的神祗融合为一体,所以我不能长期在外停留,现在要回到天尺之内了。父亲,保重啊!刚说完,宋离歌上的七彩圣灵光顿时一散,一枚心形的七彩神石再度出现在宋离歌的脖颈处。

    古灵神晶!孩子,放心,我会照顾好离歌的!看着宋离歌上褴褛的衣衫,男子的双目之中泪光晶莹,低声怒喝:巫族!十万年前让你们侥幸留下来道统,实数一大错事,待本帝回到天荒,定要将你巫族连根剿灭!说完,男子大手一挥,一道九彩神光迸现,摄入了宋离歌九人的体内。

    一瞬间,九人上的衣裳尽皆完好如初。一阵阵清风拂过,九人也缓缓苏醒了过来。呃,咦,我上的伤全好了?这是怎么回事?

    韩逸醒来之后,一看到自己的体不呆了一下,其余八人这时醒来也是面带异色,不解的样子。而就在这时,男子面带和善之色向着宋离歌走了过去。

    上没什么大碍吧?男子面容略显激动。宋离歌见状,心中不升起一阵疑惑,另外八人也围了过来打量着这陌生的男子。

    你是什么人,我好想不认识你吧?宋离歌看着这男子,心中莫名升起了一份很奇怪的感觉,但是可以肯定都是,这人对自己没有恶意!

    男子脸色一怔,苦涩一笑:唉,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不过等我们再见面时我就能告诉你了!好好修炼吧!听了这话,宋离歌脸上的疑惑更重,就在这时这男子一只伸出,伸向了宋离歌的眉心处,一道九彩神光入其内。

    啊,你干什么?其余八人见状,以为男子要对宋离歌做什么不利之事,纷纷齐声喝道。

    而那男子又笑着,分别点出八道天光入了另外八人体内,然而当他看到一旁的花重楼之刻,眼中却是现出了一抹惊讶,但很快露出了一抹神秘的笑容,旋即发出了一声大笑:哈哈……随着一阵贯穿九霄的笑声,男子脚踏虚空,影渐渐消失在九人惊骇的目光中……

    久久之后,九人才回过神来,各自摸了摸自己的眉心,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状便没有管它。夜色迷蒙中,九人开始在四周寻找齐了姬舒寒

    **********************************

    韩逸九人在云蒙山上仔细寻找了近三之后,并没有找到姬舒寒,便都以为姬舒寒已经回到了瀚海城等候他们,然而当他们回到那客栈之后才知道,姬舒寒并没有来这里,包括那齐微岩一行人自从那离去之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

    九人顿时一阵迷茫,不知该如何是好。最终,众人在大师兄韩逸的决定下,共同出发前往孔雀城,看路上能不能遇到他们,于是一众九人便一起踏上了前往孔雀城的路……

    话说,那一姬舒寒被七血魅打得鲜血淋漓,受到重创,虽然姬舒寒却咬牙坚持这,但最终还是体力不支,灵力消耗殆尽而昏厥了过去,被帝俊救走。

    在云蒙山不远处的一座深谷之内,一处枯冷石洞内,一个满血渍的少年正盘膝端坐,兀自修练着。少年脸色虽然苍白,但一吐一纳之间,气息匀长,周围还有一丝丝的金光闪现。

    这少年正是姬舒寒,不知过了多久,姬舒寒长长出了一口气,将体内的浊气排出后,慢慢睁开了双目。此时,姬舒寒的双目淡若清水,无半点儿杂质,而于隐隐之间却是透着一股锐气,好似一柄收于鞘内的利剑一般,锋芒尽敛!

    涮!

    一道金光自姬舒寒眉心处喷薄而出,帝俊那伟岸英武的影便出现在了洞内,瞬间枯冷幽暗的石洞便被帝俊上那太阳般璀璨的金光所照耀的灿灿明亮。

    帝俊!姬舒寒面带微笑的叫道。恩,体感觉怎么样了?帝俊看向姬舒寒,微微露出一抹淡笑。姬舒寒回道:经过这两的调养,我上的伤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

    恩,这就好。顺便告诉你一下,你的九位师兄已经安全离开了云蒙山,在那客栈等了你几无果,便启程前往了孔雀城。一听到帝俊的这消息,姬舒寒脸上顿时一喜:这么说来,九位师兄都安然无恙了,这我就放心了。帝俊,那我们什么时候启程前往孔雀城?说着,姬舒寒又问道。

    我看你上伤势还有些,就再等两吧。伤势彻底痊愈了,路上遇见什么困难也好应付。帝俊淡淡说道。恩。姬舒寒自是不反对,点点头后,便再度修炼起来。而帝俊看着姬舒寒微微一笑,也消失在了洞内,又回到了姬舒寒的体内。

    转眼间,两便过。

    姬舒寒通过精心修养,上伤势已经彻底痊愈,而且灵丹之上,又出现了一道金乌纹络,修为也就代表着达到了大圆满的境界,这让他心中更是欣喜万分。

    姬舒寒所在的这深谷名叫幽云谷,幽云谷乃是距离瀚海城大约七十余里北边的一处深谷,这谷内倒是风景秀丽,且安谧幽静。虽然在谷内却还有着不少飞禽走兽,但对姬舒寒并没有什么威胁,所以姬舒寒一辨清方位之后,便一路向西而去。

    三后,姬舒寒来到了一处小丘陵,此地风沙弥漫,周围一片枯败萧瑟的凄凉之象。姬舒寒走在这里,看着周围那枯树,被风沙掩埋了的古道,以及路上那时而见到的枯骨,有人类的,也有兽类。

    看着这些个枯骨莫名感到了一阵悲凉,试想着:若不是帝俊的元神在她这一世苏醒,恐怕百年之后,他也就是一堆枯骨!若不是有帝俊,他早在火阳岭时就已经被那火芒狼吃掉了吧。又或者是在那女娲庙的玄井之下,还有在云蒙山上与那虎爷之战,与那冷云舒之战,以及迷雾林内的血魅之战,这一件件,一桩桩的事,任凭哪一件都足以让他丢掉自己的小命儿了,现在一想起来,的确让他感到一阵后怕,但是就凭着一些,还是不足以让他对前路产生恐惧,反而更加刺激了姬舒寒,让他心中的那份战志更加的坚定了起来!

    此时的姬舒寒早已经换上了一件白色锦衣,锦衣之上一只用金丝织绣成的三足金乌成翱天之状,气势威凛!锦衣随风而动,猎猎作响。一头如墨的长发也在后不断肆意飞扬。

    荒丘寂寥,风沙弥漫。

    姬舒寒独行此间,耳边尽是赫赫风声,眼前也尽是黄沙飞扬,弥漫四野,遮掩了双目。

    哇……哇……

    一座枯败残破的破庙前的一株枯干的老树之上,一只浑漆黑的乌鸦正立于其上。鸦爪之下正紧抓着一块腐,此时这乌鸦紧盯着姬舒寒这个陌生的来客,好像生怕他抢了自己好不容易找来的美食一般。看着周围的一副荒凉景象,姬舒寒沉重一叹:荒丘老树,僻野昏鸦;乱石西风黄沙漫,古道枯骨叹!唉!!!

    而就在这时,漫天黄沙之中传来一个森的怪笑之声:哪里来的毛小子,竟敢擅闯本主的地域,真是不想活了!

    漫天黄沙滚滚而来,姬舒寒一听到这怪叫之声,心中一惊:何方鬼魅,竟敢在这光天化之下肆虐!姬舒寒喝声刚落,一阵黄沙扑面而来,且黄沙之中闪烁着星星点点的亮光,不知是何物,让姬舒寒却升起万分的小心。

    呼呼……

    风沙响动,一股狂沙呈漩涡之状向姬舒寒席卷而来,且漩涡之中还刮出一阵阵小沙漩涡轮,从四面八方向姬舒寒席卷而来。

    真是倒了十辈子的血霉,刚出血魅,又遇见这古怪的黄沙。姬舒寒心中大呼不快,但同时挥手向天一划,焚寂之法施出,天空中流火四,顿时火光映天。而风沙弥野竟与那烈火形成一股风火之势,呼啸作响。

    呼呼的风吼声,烘烘的炽烈火,顷刻间成了这黄沙荒丘的一大壮景!

    桀桀,小子,你这火系法诀倒是厉害的。我的‘黄沙漫’竟一时治不了你,说!你是天焰门的,还是伏火教的,还是青炎宫的?黄沙漩涡此时凌于黄天之上,一个如鬼魅般的狰狞之声响起。姬舒寒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将自己看成这三派的人。也是,毕竟在这瀚月皇朝之内,说起火系法门还是这三派最为出名,不过和天阙门这样的大派比起来还是不行。毕竟天阙门可是号称东华神洲的四大仙门之一,另外三大仙门便是流仙、蟠龙谷、雪阳门!

    姬舒寒哼了一声,大喝一声:我既不是天焰门的,也不是伏火教的,更不是青炎宫的,我乃是天阙门弟子!你又是什么鬼怪,竟在此兴风作浪!

    桀桀……

    漩涡之中传来一阵巨大的怪笑之声,旋即一阵惨惨的沙哑之声响起:什么,你竟是天阙门的,哼,就算你是天阙门的又如何,本主可不怕!听好了,本主乃是这乱石岗上四大幻主之一的流沙幻主!

    什么,四大幻主!流沙幻主!一听到这流沙幻主的话,姬舒寒不一怔,一个流沙幻主便已经如此厉害,竟然还有三个幻主!想到这里,姬舒寒心中不一苦。

    正这时,那流沙幻主却是有一阵大叫:臭未干的小子,本主既然已经告诉你份,你也就可以乖乖去见阎罗王了。此时,流火所起的火势早已经被风沙卷灭四野苍茫,风沙弥漫。

    半空中的风沙漩涡之中传出一阵狂啸,声破四野!流沙幻海!话音一落,姬舒寒连忙打起十二万分的小心,然而还未等他再有动作,脚下忽然出现一个流沙漩涡,姬舒寒连吃惊都来不及,便已经被那流沙漩涡死死吸进了地底……

    小子,就凭你,太嫩了!随着一阵大笑声,空中飞卷的黄沙顿时消失,只有一阵阵风声呼啸,卷起四周的黄沙,遮掩着四周,让人分辨不清方位,陷入迷途……

重要声明:小说《裂天神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