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黑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残烟 书名:裂天神途
    秋去冬来,转眼已是冬季,然而在这天阙山上仍是千山葱郁,流泉瀑布,鸟语声声,花香阵阵,一派生意盎然之境!

    半月前,玄虚道人前往啸月峰议事,故而这半月来没有了玄虚监管的落霞峰是一片轻松。

    清晨,众人伴着白鹤清,吐纳朝气,傍晚于崖边观赏夕阳西下,落红霞,好不惬意!

    一大早起来,姬舒寒刚一出门,便听见不远处传来一声大叫:啊!这是谁家的狗?怎么一大清早就乱跑?姬舒寒转头看去,只见在连轲的门口前,一条足有一米高的大黑狗正蹲坐在地上,一双铜铃大眼,气势凶悍!

    这狗好大啊!

    这时,张吟张寒等三四个人都聚集了过来,见到大黑狗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惊叹!

    这狗也不知道从哪跑来的!这时,连轲上前摸一下大黑狗,然而那狗户的便是狂叫了起来。

    汪汪汪……

    一声声狗吠,十分浑厚有力,好似那鼓声一般。那连轲见状,连忙抽疾退,口中不断的喊道:哇,你这死狗,还不让我摸一下,小心大爷待会把你扒了皮清蒸!刚说完,一旁云涛接着喊道:清蒸哪有红烧好!还是来个红烧狗,或者做成狗包子,味道更香!

    对!做成狗包子!连轲大笑大喊道。而就在这时,那条大黑狗猛地一阵狂吠,一张血盆大口中一口犬齿雪白锃亮,朝着连轲便是扑咬了过去。

    猴子!

    连轲

    八师兄!众人见大黑狗下嘴了,连忙提醒道,连轲也意识到了危险,连忙转,然而他刚一转,那条大黑狗气势凶悍的便是咬在了连轲的股上,顿时血花朵朵开,红的鲜艳,血花直飘。

    啊……

    一阵惨叫,直冲霄汉,响彻整座落霞峰!

    然而就在这时,一阵叫喝声便从执念院的后林中响起:猴子,你被狗咬了,还是被驴给踢了,大清早的叫什么叫,跟狼嚎似的!旋即便见一青衣男子从后林中跃而现,很快不到一息间便是来到了这里。

    二师兄。张寒对着郭御??打招呼道。郭御??这时看到了连轲那血花绽放的股,顿时便是大笑了起来:还真被我说中了,诶呀,猴子你怎么被狗咬了,也太丢人了吧。边说,那郭御??和周围几人一阵哄笑。而那连轲的脸色更加愤怒、窘迫。

    郭御??几人又看向了那条大黑狗,众人一阵咂舌:这狗也太大了吧,你看那腿,诶呀,比我胳膊还粗,这该不会是一条狗妖吧?!

    这狗从哪里来的?咱们天阙门好像没人养狗啊?!

    这狗看着凶的,估计不好惹,猴子,你究竟干了什么,让它把你给咬了?郭御??话音刚落,那连轲忍着疼痛,呲牙咧嘴的怒叫道:别叫我猴子,再叫我猴子,小心我把你咬了!哎呦,这死狗下嘴也太狠了,娘的!说话间,连轲那倒吸冷气,呲牙咧嘴还不断叫骂的样子令众人又是一阵好笑。

    八师兄,还不是都怨你,你都要把人家给蒸了,人家能不咬你吗?姬舒寒笑嘻嘻的打趣道,连轲没好气的瞪了姬舒寒一眼,随便哼哼了几声,没说什么,而姬舒寒却是一眼朝那条大黑狗看去,口中朝众人问道:天阙门中没人养狗,你们说这狗是不是从山外来的?

    管他山外还是门内呢,咱们一起动手把它抓起来给红烧了不就得了……还未等云涛说完,一旁那大黑狗忽的起,一弓那粗壮强悍的子,磨牙霍霍,惨白的犬牙顿时令众人一阵惊惧,不断倒退着子。

    云涛,小心点,你刚才可是要把它给红烧了的,这狗估计要对你下嘴了!众人对一旁脸色惨白,子惊颤的云涛提醒道。

    大黑狗的口中传来一阵低沉沉的吼声,一双狗眼直瞪着云涛,令云涛顿时全汗毛倒竖。云涛这时心中快憋屈死了,就因为说了一句玩笑话,马上就要遭罪了!

    哎,你们在那儿干什么呢?一大早起来就吵吵,到底怎么回事?就在这时,韩逸的话音从不远处兀的传来,只见在其一旁,那宋离歌也随之走了过来。

    当二人走进,众人却是大吃一惊,只见二人上衣衫褴褛,就跟一乞丐一般,浑上下每一处完好,且脏垢布上,脚上还粘着一层厚厚的黑色黏泥,散发出一股异味。这让众人一皱眉不问道:大师兄,三师兄,你们这是……众人面带疑惑。

    呸,别提了,我们俩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本来昨天晚上我们俩看管药田看得好好的,也不知从哪钻出一条疯狗,把药田毁了近一半,我们立马便是追赶,想要逮它,可是那死狗跑的路子十分不堪,我们七拐八折,谁知一不小心便跌到了……最后宋离歌的话没有说完,但后面声音却是越来越小,近乎蚊呐。

    跌倒了?!那也不至于成这样吧?!你们跌哪了?众人一脸古怪,而就在这时一阵犬吠声立马响起,吠声阵阵,响彻四方!只见不远处,那大黑狗昂首立,浑黑毛油光发亮,说不出的神武。然而当韩逸与宋离歌看到那黑狗后,二人顿时暴跳如雷,怒吼一声:娘的,你个混帐狗竟然跑这儿来了。逮住你个死狗非给红烧了不可!二人便叫喊着,但体确实没闲着,形闪动便是朝那黑狗猛扑了过去。

    而那大黑狗却是机灵得很,见势不妙,朝着二人叫了几声后便是立马转向远处跑去,而那二人见状大声咒骂不停,也紧接着追了下去!

    看他二人对这狗恨得不轻,可见害的也不浅啊!看着二人飞奔而去,云涛单手支在华重楼肩上,嘿嘿笑道。而另一旁,那赵岩蹲在地上,正仔细观察着地上一团黑呼呼的泥巴,脸上疑惑不已:大师兄他们这是跌哪了,脚上的泥巴怎么不一样啊?

    我看看。张吟走了过来,也蹲地上,仔细观看了一下,还用鼻子问问了顿时脸上一阵难看,面容一滞立马起向着一处茅厕狂奔而去,众人大惑不已,但很快便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呕吐声,而就在这时那赵岩也似乎明白了,同样脸色变幻,起便是朝着茅厕飞驰而去,又是一阵狂呕声传来……

    而一旁几人这时再一看那泥巴,顿时便明白了过来,很快一阵爆笑响震整个落霞峰。

    原来韩逸二人却是跌倒在了一处用来做肥的粪池中,后来便是在一处水池中洗了大半夜,难怪上不仅湿漉漉的,还有一股异臭味!

    然而此时,在落霞峰一处密林中,只见两个衣衫褴褛的家伙正拼命追着一条,姿敏健不断飞奔,且狂吠不止的大黑狗,口中还不断喊叫着:死狗,你给老子站住,我非红烧了你这条混帐狗不可!但是这么一叫引来的却是大黑狗的一阵狂吠,而且大黑狗跑的更凶,更拼命了起来!

    再追了一阵子后,那两个家伙实在是跑不动了,停了下来,全发颤,脸色通红都快滴出血来了,大口喘息着,上大汗淋淋,吧嗒吧嗒的滴在地上:大师兄,我看还是算了吧。那死狗实在跑得太快了,连你这炼灵十一层的都追不上,估计不简单,我看我们还是等那天逮住机会了,咱们兄弟一起把这条疯狗给逮起来,活炖了他娘的!宋离歌愤愤然的说道,韩逸听后缓缓点了点头,嗯了一声:娘的,我就没吃过这么大亏!还是狗呢,这一旦成精,整个天阙门恐怕都不够他折腾的!走吧……说完,二人拖着疲惫到了极点的子便是缓缓回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裂天神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