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残烟 书名:裂天神途
    金羽融入姬舒寒体内不久,一切又都恢复了平静。

    早晨,刺眼明亮的阳光入屋内,姬舒寒这时才从睡梦之中醒了过来。然而,就在姬舒寒睁开双眼的那一刹那,一道金光突然从眼中迸而出。

    砰只听得一声爆响之声,那道金光正好击在了墙上悬挂着的虎骨之上。而等爆响声结束之后,那墙上的虎骨早已化为灰灰,然无存。

    看到这一幕,那刚从睡梦中醒来,还没彻底清醒过来的姬舒寒一下子便被震得清醒无比。那双乌黑明亮的双眼中却透着无尽的震惊;但是,隐约之中,一道赤金色的光芒却从姬舒寒的眼中骤然划过,转瞬即消。

    寒儿,寒儿,你在屋里没事吧。

    这时,一阵从门外呼喊声传来。那姬舒寒一听是自己母亲的声音,立即慌慌忙忙的回应道:没……没什么,娘我没事。

    那月娥在外面明明听到一阵爆炸声,但现在姬舒寒却在屋里喊没事,那月娥又不问道:真的没事?寒儿。

    那姬舒寒在屋内边穿衣服边喊道:娘,我真没事,我正起呢。月娥听到回答还想再问什么,但这时,那姬舒寒却已经穿上衣服从房内走了出来。

    娘,怎么了?姬舒寒见自己母亲仍旧还站在屋外,知道还在为刚才的事担心,便故意露出一个笑脸询问道:娘,我快饿死了。饭好了么。

    那月娥听到自己儿子喊饿,便知道舒寒没事,温和的说道:饭好了,你呀先去洗洗脸,一会儿赶紧吃饭。

    那姬舒寒恩了一声,便笑着去洗脸了。正洗脸间,那姬舒寒不思付着:刚才那到底是怎么回事。那虎骨怎么就无缘无故的爆了呢?想着,忽然姬舒寒想起了昨天的那支金羽,便随即擦了擦脸,朝自己屋内走去。

    那刚把饭端上桌的月娥见姬舒寒没先吃饭,反而朝自己屋内走去,便询问道:寒儿,怎么了?

    姬舒寒回应了一声:没事,娘我进屋拿一件东西。月娥见姬舒寒这两天有些怪怪的,不揣度道:寒儿这是怎么了?难道……难道还在为没能进岭的是生气。

    一想到这里,那月娥不摇头苦笑了一声,心中暗叹:寒儿,你这么小,进岭实在是太危险了。

    那姬舒寒回到自己屋内便在自己的上找了起来,然而任他翻箱倒柜,找遍整间屋子的每一个角落,仍旧是一无所获。

    不间,那姬舒寒心想:该不是娘刚才在我洗脸的时候,进屋里,把我的金羽拿走给保存了起来吧。想到这里,姬舒寒便走出屋去,走到饭桌前面,问道:娘,你见我的金羽没?

    那月娥压根就不知道什么金羽,疑惑了一会儿,问道:寒儿,什么金羽啊?

    姬舒寒见自己母亲这般回答,便知道母亲根本就没拿自己的金羽,便说道:没……没什么,娘,吃饭吧!说完,姬舒寒边扒拉边说着:娘,你做的饭真好吃。月娥一听,便和祥地笑道:既然好吃,那你就多吃点。

    哦

    说着,那姬舒寒又将一大嘴饭咽进了肚中。

    ……

    不时,姬舒寒吃完饭后,边帮着自己母亲收拾。收拾完后,姬舒寒说道:娘,我出去玩会儿。那月娥哦了一声,姬舒寒便已经跑出了房门。

    看着姬舒寒跑出去的影,那月娥不摇了摇头,笑了笑道:这小子,真够贪玩的。

    姬舒寒出了门后,便径直朝昨大火处走去。只见,昨大火之处已经被人扫地干干净净,这时,正有不少人在那里收拾呢。姬舒寒本想来这里看能不能再找到像昨哪般的金羽,但见此状也只好回去了。

    正准备离去,忽然一阵呼喊声传入耳际。舒寒,舒寒。

    姬舒寒循声望去,只见一旁一间茅草屋旁,三四个和他差不多大小的小男孩儿,正在朝他笑喊着。便立即走了过去高兴的喊道:云云、小炎、小露、大虎。你们在这儿干什么呢?

    只见昨那个胖乎乎的小露走上前来,说道:舒寒,你那支金羽毛呢?让我们看看行吗?

    这时又一个长得跟猴子似的一个消瘦男孩儿走上前来,笑嘻嘻的问道:舒寒,昨天听小露说你捡了一只金羽毛,是真的吗?

    说完,只见那姬舒寒便点了点头。那消瘦男孩儿见舒寒点头,欣喜万分,笑着道:舒寒,你能让我们,看看吗?我大虎长这么大可还没见过金色的羽毛呢!

    这时,另外两个小男孩儿也上前嚷着道:对啊,舒寒,我们关系这么好,你就拿出来让我们看看嘛。

    见众人七嘴八舌的喊叫,嚷嚷,那姬舒寒无奈又叹惋地说道:大虎,云云,小炎,小露,我也想让你们看看,可是今天一大早起来,我……我,那只羽毛我就找不见了。

    听到这话后,那大虎、云云、小炎三人满脸失落。这时那小露的脸上却露出了得意的神,讥笑的说道:你看,我没说错吧。云云、小炎、大虎,舒寒他就是这样的人。他压根就是不想让我们看他的金羽毛,你们还说不会呢。怎么样,你看我说对了吧!

    小露话音刚落,那姬舒寒便立即红着脸解释道:小露,我……我就是找不到那支金羽毛了,我不骗你们。真的,小炎、云云、大虎。姬舒寒一脸诚恳,然而那几个小男孩儿却是满脸失落,生气,略微还有些愤怒。

    这时,一个穿红色布衫的小男孩儿走了过来,说道:舒寒,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哼!

    说完,那小男孩儿便甩头离去了。并且还对旁边几人说道:小露、云云、大虎,我们走,这种人我们再也不跟他玩了。

    舒寒,你真让我们失望。哼!临走之际,那大虎还愤愤的丢下这么一句话。那姬舒寒还想说什么,但喊了一声小炎、大虎、云云……过后,却什么也没有喊出来。

    看着四人离去的背影,姬舒寒心中无比沉重,见众人已走远了,自己也便悻悻然转离去了。

    这时,旁边一个中年妇女提着一个菜篮子走过,边笑边喊道:舒寒,怎么一个人呢?那姬舒寒怒了努嘴,咧开嘴笑了笑:没什么,伯母,我一个人遛会儿。

    哦,那伯母回家了。

    那中年妇女笑着说完,便离去了。姬舒寒笑着应了一声后,便向村外走去。

    火阳村外,尽是一片郁郁葱葱,茂盛繁密的树林;而再往里走便是那火阳岭了。

    火阳岭上,那繁稠茂密的林中,姬舒寒独自一人已经走了好大半天,然而这时,他却根本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走上了这火阳岭。

    姬舒寒走在岭中,那枝枝杈杈偶尔就扫到了姬舒寒的上。

    哧……

    一声撕裂布条的声音传来,那姬舒寒一看,自己的衣服竟被一旁的树枝给撕破了。姬舒寒这时才发现,自己竟然处在一片密林之中,姬舒寒立时便知道了,自己已经来到了火阳岭上。

    那姬舒寒望了望那四周,四周尽是茂密葱郁的树木。姬舒寒一想到自己父亲不让自己上这火阳岭来,然而自己终究还是上了这火阳岭上。不有些窃喜,便又向前走去。

    然而那姬舒寒走了半天之后,发现自己竟然一直都在原地转圈,这时姬舒寒立感不妙,心中不叫苦:看来自己这时迷路了,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呢?

    望着这周围如围墙般的密林,此时姬舒寒已经是十分慌张了。要知道,这火阳岭上可是有不少猛禽野兽啊。

    看着周围苍翠的密林,姬舒寒心中早已不知所措,额头竟也不冒出了冷汗。

    忽然,这时寂静的密林之中。一声似震雷般的虎哮声响彻四林。

    吼……吼……

    一听到这咆哮声,姬舒寒心中更是惊颤万分,那脸色一下子便变得苍白了起来;手心直中尽是冷汗。惊慌之下,姬舒寒立马便向一旁的林中跑去,然而一跑,那远处的猛虎一察觉到这里的动静便立即追了上来。

    然而,在这密林之中,那猛虎的行动确是变得缓慢多了。而姬舒寒慌张的跑着,却不知他已经进入了密林深处。

    吼……吼……

    后面,那猛虎一边跑着,一边咆哮着,好似在震慑对方一般。然而,那姬舒寒一听到那声狂吼,更是似疯了一般跑着。

    忽然,慌慌张张正跑着间,那姬舒寒一不小心掉进了一个大坑之内。大坑足有五六米深,只见姬舒寒在掉落大坑的那一霎那,只见姬舒寒体表之上一阵金芒略闪,那姬舒寒掉在地上竟然没有受半点伤。然而却是一下子昏了过去。

    那猛虎追了一会儿见没了姬舒寒的踪影,怒吼一声之后,便悻悻的离去了。

    中午,阳高照,那月娥在家里正等姬舒寒回来吃饭,可是等了好大半天人不见姬舒寒人回来。心急之下便出去找了起来。然而,找了好大一会儿,就是没有找到姬舒寒的踪影,急的那月娥是团团转。

    回到家中,那月娥心乱如麻,一脸焦色。旁边的人见了,不住地安慰道:月娥,没事的舒寒那孩子福大命大,肯定会没事的。你呀就别太担心了。一会儿我们再去找找。

    那月娥听了微微点了点头。傍晚时分,村中有组织上人四处寻找,然而仍旧是无功而返。

    呆在家中,那月娥是满脸焦虑。心中不住祈祷着:舒寒,你一定要平安啊……

重要声明:小说《裂天神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