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七章 宝藏控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冉雅 书名:隋隅而安
    看着在那儿铺被子的小姑娘,有一种,她其实是在照顾我的感觉。但是,在现,她将被子铺反了之后,我又真的是不知道,要有如何的感觉,才是对的。这个小姑娘一直就是这么的让人为难。在你想要确认她其实是一个坏丫头的时个,她就会给你一种,她其实还不错的感觉。反之,她的坏又会淋漓尽致。

    如果,一直被她这样照顾下去,我也会变成一个很离奇的人,当然,也有可能,我从来都是一个很离奇,还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离奇的人。

    抱着各种的可能,我还是睡得很香的。我觉得,我现在,也有一点像这个小姑娘了,无论是在什么样的况之下,也能吃得好,睡得香。而且,一直到现在,都搞不清这要算作是变好了呢,还是变坏了。好像也不是太坏,我们有的时候,就是对自己太不好了。像仇人一样对自己,总是要求自己这样,要求自己那样,而且,自己偏偏是做不成那样的。真的是万分残忍。

    但是,我又为什么对自己说这些,是想要对自己好一次吗?很好、很好的那种吗?好像是光是这样想着都够叫自己眼馋的了。

    我也是该对自己那样了。

    所以,竟然是一夜的好睡,本来还想着,会有很多的事想不通,也就一定会万无一失地失眠走起,但万万没有想到,不是想不通,而是想那个的时间都没有,真接就是黑甜一觉。而且,对比来看,真的是好长时间都没有睡过这样的觉了。

    后来。还是人家小姑娘先醒的。当然,这个,我也是要解释一下的,我从小有记忆的生活,可不是真的过着什么公主一般的子,不仅不是还是相差万里。但是,现在这个。更像是她在照顾我的场景。其实,真的不让人无法安心。早有古语说是无事献殷勤,非即盗。当真是与所属况,吻合得并没有失之毫厘。

    此时,看到的小姑娘与之前印象里的小姑娘,隔了天地一般的转变。我做为一个被困的公主,真的是看在眼里。急在心上。

    与她推让了一番,我先洗了脸,再推让了一番,我先行坐在餐桌前。连她哥哥都在夸她有了长进。如果不是因为不可能真的跟她的哥哥交流什么。我一定会仔细地问一问,小姑娘的时化史,然后。分析一下,是所有的小姑娘在这个时候都会进化。还是也这个小姑娘的进化,现,它其实是与现在的这个况有关的。在这个况下可能是任何一个小姑娘都是会进化。因为面对着一个帝国的财富,小姑娘也会是一夜长大的。

    现这条道理之上,感觉自己真的是不太好受。因为,原本一直模糊的长大,竟然因为宝藏,在这个小姑娘的上,被搞得这么的具象。早上的饭,变得味同嚼蜡。能不能让我也加入他们呢,否则一个人被人算计是这样的孤单,因为,如果要是注定一直跟他们呆在一起,不能加入他们,还要成为害自己的同谋,简直就是在毁灭我自己。

    这样真的是不好不好太不好了。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知道他们今天是要去做什么,反正,小姑娘人的哥哥让店家给他准备了馒头,而小姑娘没有一点点要离开的意思,再然后,他哥哥要出的时候,小姑娘忽然将我推上前,“姐姐,你要带着姐姐一起去。”

    我拒绝得很是谦虚,“不行啊,那样我一定会成为累赘的。”

    他的眼神透出来的是肯定。然后,我们一齐很好奇地看向小姑娘,小姑娘很是正式地说,“不是啊,我觉得姐姐会帮到很多的忙。”

    她这个撮合的意思也是太明显了吧。

    在还想找一个比她的说辞更加像说辞的东西时,她已经异常敏捷地扑了过来,“哥哥你一定要带姐姐去啊,一定。”她这样的眼神就像是接下来要生什么似的。我考虑到接下来的剧一定是比出去更加精彩的,就将自己不能去的希望寄托在她哥哥的拒绝上面。对吧,她的哥哥又不是她,是一定会拒绝的。

    可是我却忘了他们是兄妹,对某些意思是会心意相通的。在他们之间找一个可以用来由外人希冀的东西,一定是异常的困难。而这个异常的困难,此刻正在由我来感受。他哥哥似乎有些无奈,但还是说好吧。

    那简直是我万万不能想到的答案。

    小姑娘直接将我的手交到他哥哥的手中,然后,赶紧将我们推出门去。

    我尴尬地站在门外看着小姑娘的哥哥。

    他好像也有一点不同寻常的感觉。但,那到底是什么,我有些看不出来。他好像一直都不大看我,就像是不看我,也知道我是什么样的那种很了解的感觉。当然,这个也很有可能就是我天真的想像。他不仅不了解我,还根本就很讨厌我。所以懒得看我。我保证是不会出声的,本来也没有什么可说的。

    他看了我一下,然后转向前走,果然也没有多说什么。我保证现在那个小姑娘一定是藏在门后偷看。我真的想扑回到门上去。不过又一想,还是算了吧。看看刚刚小姑娘双眼亮的样子,她一定是有这样的想法很久了。而且,在这些事有上面,一向是执著得让人觉得害怕。

    丧失信心这种事,一定会让人觉得失落,而且还要面临着一条不知要走到哪里去的前路,就只能让人倍觉失落。偏偏在心是如此失落的时候,老天爷还下起了雨。

    这一下起雨来,立马就变得凉嗖嗖的。看着,他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就只能抱着双臂一溜小跑地跟在后面。风真的是很冷,一直吹透我的衣服,灌进了骨头里面去的感觉。

    他忽然停了下来,我直直的地盯着他,想他终于想到要等我一下了吗。我还合计着,他要是一直都不等我的话,我可不可以直接,嗯,那什么,就是直接跑掉呢。然后,忽然看到他站在风雨里面很是潇洒地脱着衣服。直到他将那东西披过来,我才算是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是将上的外氅脱给了我。

    我静静地让他给我披好,并没有真的感觉到什么温暖,而是感觉到那些财富的力量。已经让一个从不曾正眼看我的人,直接这样了。估计是怕将我浇化了,因为我看起来,真的没有给人太结实的感觉。要是真能那样也好了。

    哆哆嗦嗦继续跟着他向前走之后,才想来我忘了推辞了,这个本来是要谦让一下的。但是,刚想说话,他已经很快地直到大前面去了。还是不说比较好,根据现实版察言观色得出,他根本就不想听我说话,这个不想里面,包括的其实还是无论是什么话。只要是我说的,他都是不想听的,那样的意思。

    忽然觉得很是没有面子。我其实并没有做错什么,尤其是针对他们一家。

    这次被冷落得真的是太明显了,怎么说,我也是代表宝藏出现在他面前的。而且,还是我根本没有想这样的。好像是第一次觉得是这样的委屈,可能是看到了他做为一个哥哥,待他妹妹有多少,而对我的这种就显得特别的生硬,所以……我真的是很想我哥哥啊。

    转念又觉得,这样倒也没有什么不公平的,他的想法一定是即使杀了我去换那些宝藏他们也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谁让我是一个公主,还是一个根本就没有依托的公主。这世上,从来都是软弱就要受欺啊。

    一直还是觉得冷的,而他就是一直向前,走的地方也算不得是荒凉,我不知道他的用意,一个劲地在心下劝自己,就当是自己愿意出来的,淋雨啊,小时候也不是有这种古怪的玩法吗?但是有一种害怕其实是无法克制的。

    我想着心中那人,奢望着,此时他若是来救我,那么我就会欺骗自己留在他边,不再去计较一切可能。就当自己完全不知道那些可能,我只要每天每天的只要看着他就行了。那样我每天都会早一点,更早一点地起,那样,就会每天每天地见他一点点儿。

    那样的每天,我都会好好地去珍惜。做最最喜欢的事,因为见到了最最喜欢的人,所以,有他在边,我所做的每件事当然都会成为最最喜欢的事。这样的事简直是一定的。

    忽然觉得,周围的况很是特别,抬起头向外面看了一眼,吓了一跳,原来是那小姑娘的哥哥一直在看着我。而我,正因为想到这些美好,而满脸的陶醉。他都看到了吧。

    当然也有可能看不出啊,因为雨实在是太大了,他应该看不出我的具体表吧,我伸出手,抹了一下奔流的雨滴,有着懊恼地想,如是不是他的打扰,我是一定可以想到更加美好的部分的。真的是节外生枝,我转过脸去,没有再看他。

    因为看他,对我来说是一件十足没有意义的事

    这场大雨并没有停止的意思,看来,我们其中的一个,肯定是特别的不为老天爷所待见,出来时还是好好的天气,就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就将这个雨下成了成了瓢泼之势。地面上的一切都被冲刷,如果一直让人伤心的事,也能被这样冲刷得干干净净该有多好。(未完待续)

    ...

重要声明:小说《隋隅而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