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四章 雾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冉雅 书名:隋隅而安
    我静静地看着这女子的一切动作,也很负责地说,她的一切动作都太过出神入化。就连随便看她一眼,都会觉得,人生的意义至此大不相同。绝对是见到天仙化人的感觉。

    如果不是真的见到一次。真的很难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真的有这样的一个姑娘,让你一见的感觉是震撼,震撼于她的存在,和她的真实。还有一种感觉,就是,做为一个姑娘真的是没法活了,还有,她千万不要出现在我的人的面前。那样,我会很难安心。

    她伸出双手,在空中比出一个好看的动作,便有一片树叶躺在她手心里,那树叶也被连带着变得好看。然后,又如同上次一样的办法,似乎是有感召的力量在她手心里发散,又有无数的数叶聚投过来,最后,再一次,投入到地面这个火堆上。

    场面是如此的神奇。我咬了一下我的手心,确定,这个竟然是真的。

    这是第一次,让我看到习武之人的快意人生,可以快速报仇,不用烦动别人,也可以快速生火,连腰都不用猫,活得简直是比帝王将相还体面些,就是不知道上茅房用不用……咳,咳,就是那个姿势问题了……当然也是没有问题了。

    暮烟霏霏之间,一切都是如此的安谧,就显得,我有点大惊小怪,千万不要怪我,这一切都是我不曾见到的等待。而且,我好像是一个特别好的姑娘。所以,我真的是希望,这一切都是真的。

    希望这世上所有的等待,都会有一个待归的人,而不是空等一场。他一直都在走近,你不会永远等不到他。

    渺渺的人影,出现在霏霏暮烟之后,天空中仿佛有不知名的花瓣在飘来去。那些蓊郁的山林全部被隐去,烟暮之中,只听得到有风吹过时。沙沙作响的声音。等待的时候。连它们涌动时的高度都听得这样的仔细。

    一直在我面前静静坐着的女子的笑意,映衬着火花无比的清晰。

    大师兄就真的在这样诗画意的感觉中出现。让你觉得,眼前的他和她,又会化生出一段奇妙的缘分。当然。上一次。我也是这样想的。他们却并没有这样做。而我觉得,受到伤害的只有我,这俨然成了我的一个期许。对一些虽然无关于自己,但是,眼睛看到了之后,也会认出的美好,想要它们存在下去的那种期许。

    细渺烟幕,在世上,总体看来,平静的这一里,他们中间只有如此近在咫尺的距离。而那唯一有可能会成为障碍的东西,是如此的容易打破,不过是那一升烟雨。我确信他们会重新聚首。

    大师兄显然是一眼就看到了我们,他这样的眼神,真的是不用人心他会失去人生中要看到的东西。而且,已经快步向我们走了过来。走得真的是有点快啊,我甚至有些看不清他的步数。尽管知道,他一直是这样厉害,但是,今天,他这一路走来,都像是一种传说。

    原来传说就是这样做成的。

    刚刚,我有想过,他能来救我,这就是一个传说。因为,这位神仙姐姐,好像是因为自己厉害,就笃定,大家都会像她这么的厉害。

    而至于那位大师兄,到现在为止,我都无法忘记,他第一次看我的眼神。那是比一些已经拿起刀来杀我的人,更加深刻仇恨的目光,看了一次真的是太不容易忘记了。我的记一向不能说是太好的,但是,关于这个眼神就是这样记得太好了。也始终无法忘记,他说的,与我这个有可能是公主之人的仇,那些罗列的罪状,好像跳进黄河也不足为解的。一切都是死扣的模样。

    我想这个果然是上天给结的扣,才会这样的严谨。

    然后在这样的时刻,想到,也许,我能还他的,就是安静吧,让他们有一种,其实,我是不存在,他们可以随意的感觉。

    微微退后一步的时候,想起自己的特殊作用,觉得,他们不会喜欢我那样,他们现在的快乐是建立在,一定要看到我的,这个基础上的。但是,我觉得,他们要是在一起的话,从各个方面来看都会是强强联合。那样如果让我下个赌注的话,真的会是财他们这一双获胜。只要他们在一起,这个就绝无悬念。

    再仔细分析一下,他们的强强联合,我发现,那样,不幸,似乎会来得更快的。我欠他的东西,到底还要不要以这种方式还啊。人生果然只有矛盾,从无其它。

    对面的大师兄,已经从面前走过,果真是走到了那位神仙姐姐面前,他们的衣服在风中猎猎摇摆,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起的风,这里的风有一点大,雾气也就被吹得左一堆右一堆,聚集得多了,再摇摇飘下。一会儿功夫,眼前竟然露出了一片清明来。我想,连风也是支持它们的吗,这么主动地吹散了雾气。

    越走越近,我觉得,接下来,会是少儿不宜的东西,我虽然不是什么少儿,但也不是太宜这个。我是不是准备将自己藏一藏什么的呢。有点苦恼没有合适的地点啊。

    然后,相伴于左右,而且,在我看来,最好相伴一生的人,突然,以那种几无预料地彼此出手,带出来的力量,已经搅得整个树林都在飞沙走石。我是抱着一棵树才没有被吹走的。

    现在,我有点搞不明白,他们这个,算做是谈还是在打架呢。因为画面中虽然有很大的风,但是,一切的飘动与循环,结合起来看,都是这样的美。

    但是,这样的风力,真的是太大了,我已经找不到他们的方向。看来,战况一定是过于激烈。他们又不是我,如果真的打起来,估计这片林子都得毁了。

    那我……想到结果之后,我很是有些受不了。结果是多么的显而易见,我也是会被一起吹跑的。这真的是一个让人很是受不了的结果。但是,又不能真的做出什么来扭转它一下,所以只能是继续郁闷。

    后来,我似乎有一个新的指望,就是被这阵风随便吹到哪里去啊。那样子,就跟逃脱了没有什么两样了。

    然后,在他们这些,也不知道是掌力,还是内力,总之是在一种极大的力的作用下,山中的雾气散尽,月亮与星星都被吹歪了一样,斜斜地挂在天上。

    当然,这个,很有可能是我自己的幻想。因为,以我现在对他们的认识,会将他们的能力,不以任何事实为基础地夸张到那种程度,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这些真的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是我再的梦想在这个特别不应该有妄想的时刻,反而升级了。我已有想,如何才能正确地被这个风给吹走,我的意思就是,吹到我想去的地方。是不是这世上就再没有人会像我这样了啊,都已经被吹得挂在树上了,第一个想到不是应该害怕,而是想到这个会成为的利的事

    我真的确信,不会再有第二个人会有这样的想法了。

    可是,我的美梦还没有做完,不知道他们是换了打架的方法还是怎么的,风向好像是一下子就变了。然后我并没有被这种力量之风吹走,而是吹在这个树干上很是优美也很是不费事地转了一圈。

    这个圈转得貌似还很是境界的。平生能转出来一个都是值得骄傲的感觉的。

    此时我这个看闹的似乎更加觉得他们是一定要在一起的。因为他们像这样在一起的时候,不仅是他们彼此能找到那种骄傲的感觉,就连我这个看闹的都有一种与有荣焉的感觉。我想我是不是之前跟李元吉在一起的时间过长了呢。也并没有好好他的不良习对我的影响,而是直接给潜移默化了过来。觉得他们在一起,我也会有那么一点点骄傲的感觉。

    因为他们都像是特别真实的存在。所以一直让我感觉到恐惧的东西,有的时候,存在得也就不那么的真实。

    更加奇怪的是那些人,还有那一双兄妹,为什么一直都没有追过来呢。虽然,我也认为,他们还是不要追过来好了,但是,我就是对一点有些奇怪。时间够长的了。他们就是在这林子里蒙了几圈了,也该蒙到这一边来了吧。

    但是,还是不要蒙到这一边来了,一想到那个古怪的妹妹,我的心里还是有一些发毛。有很多人说过要杀了我,最最难忘的,还是这个小姑娘说的。那么的含着童真的感觉,现在想起来,那样童真的感觉反而是最最难忘,也最最犀利的一种感觉。

    不过既然之前都激励自己要向好处想的,而倘若这个时候直接就向坏处想了也不是那么一回事。

    不知道自己要说的是什么。总之。前面变成无比清晰,大师兄的剑横拦在神仙姐姐的脖子上。

    这样的场景,在我想法中,是没有出现过的,我打点了全部的想象,也觉得,这个场景它是应该这样的,就是神仙姐姐很有仙意地将剑放在大师兄脖子下面。然后,悲壮传奇还可以正常下去。我总是感觉神仙姐姐会舍不得杀大师兄。不知道也什么,在我的感觉里,还有大师兄有可能会杀了神仙姐姐的这一条。虽然仔细查找起来,找不出这样的想法的依据来,但是就是有这样的想法,沉在心底,时不时还得冒出来一下,让我心惊。(未完待续。。)

    ...

重要声明:小说《隋隅而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