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章 偷图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冉雅 书名:隋隅而安
    这姑娘的哥哥,竟果真是有着这样的一幅画的,都险些要让他的平淡正常给骗了。看起来,平淡的后面,定是有更大的觊觎了。

    比较让人感慨的是,都这么觊觎了么,还能表现得这样这么疏离,也真的很是让人看出了他的能力。简直是与真实融为了一体。从始至终都没有多说的话,和多做出来的表,一直比他妹妹正常许多。结果却是这样。

    她好像是又叫了一遍,“姐姐,你怎么了,是不是又不舒服了啊。你……”

    我才勉强向她笑了一下,“没有,只是在吃惊,这世上竟然还有着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小姑娘对我的这个观点是明显的抗拒,“姐姐,你在说什么呀,这个上面的明明是你,别的,如果是相似的,那也有可能,可是,两个人的眼神怎么可能是一样的呢,你看啊,你与这上面的姑娘的眼神明明就是一样的。尤其是从这个方向看出的时候,就像是画的是现在这一刻的你啊。”

    本以为,这样说,也可以混淆一下视听,如今看来,这个一直很是孩子气的姑娘,除了说话与举动,有些孩子气之外,这个脑袋以及脑袋上面长着的眼睛,可真的是一点也不含糊。

    但,这些,着实已经是不重要的了,这个发现我是谁,还只是事的第一步,重要的是,我对他们的意义,以及。找到我之后,对我的用法。比如,他们是为别人找我,还是他们自己就想做成这样的大买卖。

    眼前的画像,看着像是新成的图,不像我想的,会是之前画像,所以,我抬头望向这小姑娘,“小妹可知。令兄长他是如何得来这个的。”

    问过之后。其实是没有抱多大的信心能听到答案的。她多半不会说实话,结果,小姑娘一听我这样问,直接从上蹦到了屋子中央。“哥哥平时都是自己画画的。不过。在几天前,我来这里之前,另有一位很漂亮的孙姐姐来找哥哥。那时,我记得她捧了一个盒子,后来,哥哥的桌子上就出现了这幅画。我当时是偷看的,还以为是孙姐姐送了哥哥什么的定信物,没想到会是一幅画。我家里画像最多,平时也不会在意什么,可是,这画画得可真的是好看,那时,我还偷偷撅嘴想,这世上哪里得来的这么好看的人,这个,一定是画者所想,并不是实际存在在这世上的人。没想到,第一次出来,就碰到神仙一样的姐姐。”说完,自己手舞足蹈了一番。

    她说是说了,也着实,没有什么有用的地方。她口中说的那位孙姐姐,即便用的不是化名,我也猜不到她的真实份。整件事,从一开始就是敌在明处,我在暗处。如此,他们的存在,也更是神乎其神。

    我又向着笑了笑,“其实,我与这画上也并不是十分相像。还有,你是不是偷拿出来的啊,现在赶快还回去吧。也许,这上面本来就是另一个人,还是一个对你哥哥很重要的人。他要是发现不见了,会生气的。”心里想的,也是这样,本来是一件普通的事,她哥哥一开始就努力隐瞒,这么说,这个里面就藏着太多的可能。但,随即也在劝自己,还是不要盲目忧心才好。有的时候,太清楚眼下的形势,也是自讨没趣。

    小姑娘摇摇头,“我好喜欢这幅画,画得就跟姐姐真心一般,我就这样拿着跟哥哥要,他要是给我也好,他要是不肯给我,就说明他喜欢上了姐姐,所以,当时才不敢说自己有这样的画。”然后,她一脸志在必得的样子。

    我也在想啊,他到底是知道我是一个公主,还是连那宝藏的秘密也一起知道了呢。

    本来,根据这件事,也算得上是重要的秘密一层来推断,我与宝藏的联系,应该不能是那天下尽知的况,并且,他们一定不知道我与那位能引儿狼的师姐之间的纠葛。因这些事的发生,还是新近。我都有些回不过神来,他们倒是要从何处弄来报呢。

    我想着,是不是要与这个姑娘商量点什么,比如,这幅画我买下来比较合适什么的,但是,着实出不起这幅画的画资。只能无视这则想法。

    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另出一个办法,简直势比登天,之后更是无能为力。

    良久,小姑娘才打了一个哈欠,说她也要回去睡觉。我就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她夹走了那幅画。感觉她就要跨出屋子时,她又回过来,突然对我说,“要不这样吧。这个就先放在姐姐这里,好吗?”

    我诧异之极地看着她。想不通,她为何如此的善解人意。能析知我心中所想。主要是,这幅画太应该放在我这里了。

    不过,也要同她客气一二的,“这样,似乎是不太好,若是令兄长知道了,就会……”

    她直接接过我的话头,“即使是知道了,找我便是。我又不会诬陷姐姐。况且姐姐正病着的,着实也是怀疑不到这里的,好姐姐,就帮我这一次。”

    我是真的真的很想帮她啊。却也着实不能那样痛快地答应啊。正想着,到底要不要再婉转一下,她就忽然跳了起来,将那画轴藏进这张的内侧,“我哥哥回来了,姐姐千万不要说见到我了。”

    我刚对她说,“你哥哥就在外面?可是,你这样一出去,不就是碰到了吗?”她已经动作甚为轻盈地藏进了我的下。

    门上在这时已经响起了三下敲门声,“姑娘!请问在下的妹妹是否在里面?”

    我当然是会配合的。“啊,没有来过,不是在自己屋里吗?”

    “那打扰了。”

    映在门上的影子渐渐走开。我拍了拍沿,小姑娘慢慢从下面爬出来,又跑到门上仔细听了听,才美美地对着我笑,“姐姐真的是个大好人,这个忙一定要帮我,我这就回去,一定要记得,说是没有看见过我。”

    说完之后小心翼翼找开房门向外左右看了看,小猫一样悄无声息地溜走了。

    我想,她总不至于这么快就露馅吧。然后,又马上推翻了这个所谓的机会,哪里还是什么机会了,这幅画,他哥哥必然也是看过的。现在更是看到了我这个本人。也再不需要这个了,所以,才会让他的妹妹轻巧打到。

    忽起的失望,真的是要将人击倒,不知道如何劝好自己,也更不想再去动那幅画。

    转念又想,这可真的是一个怪事,就不知道,这画从何而来,唯一想到的可能是,这个也许跟李元吉或者颉利有关,以画上我的样子来看,都是他们能够找到作画高手,凭想像画得的。

    这么说,他们也是参与进来的吗。现在的境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只有这几个陌生人,其实,早就已经是全员在动。大环境未变,大家的**当然也不能轻易改换。

    只不过,这宝藏到了最后,也不能全了所有人的心意,反倒一定会是害死不少的人的。这才是真正能肯定的东西。

    心下似乎是燃起了那种极轻的失望,好像是一不小心又证明了许多事,有些事,虽然我从来没有妄想过,它们会是美好的那一种,也从不希望它们会是这么灰败的一种。难不成,这世上就再也找不到一件纯洁的事物。我们想让自己的眼睛看到干净的东西,就只能成为一种奢侈吗?

    若是这样,无论怎么样的努力,也找不到美好了吧。发现这样凄凉的事实,真的是让人心伤。忽然对自己有些刮目相看,好像是第一次看到了这么深的一个事实,于是,自己都想将自己佩服一下。却只是在想佩服自己的最后一瞬想到,到底还是没有逃得开这个圈。

    不经意间几味思绪杂陈,都不知道,是要伤心、失落、还是没有感觉才好。外面的天色,彻底黑了下来,大师兄并未回转。小姑娘再次打着哈欠来找我,还对我说,“说来,也真的是奇怪,哥哥他找我,并不是来向我索画。而只是单纯地找我,难道,他还没有发现吗,还是哥哥根本就没有看过这个呢?应该是看过的啊,当孙姐姐是特别交给他的啊。真的是还没有发现吗?”

    我一点儿也不同意她的说法,只是微微向她笑了一下。

    她忽然又来拉我的手,“姐姐,你不要做我的姐姐,做我的嫂嫂好不好。”

    听到她如此胡说的内容,我真的是不知道,该觉得听到一个趣闻,可以笑一下,还是听到一个悲伤的事,可以哭一下。假装凛然了一下,“姐姐已经许过人家的人了。”

    她听得一下子跳了起来,“姐姐才多大啊,只不过大我一两岁的样子,怎么就能许配人家了啊。”

    我想了想,回她,“你不是一直说我长得好看吗,所以,真的是很抢手啊。”

    她静了一下,又坐了下来,“可是,那是不是家里定的,并不是你要相知相许的人啊。”

    这可真的问到了重点,我心里想的这个人,当然,是我相知相许的人啊。其实,一直想要在记忆里,摒除关于他的一切,却蓦然在这一瞬间想到了,那温柔看过来的眉眼,纵横过江万川,这样直接进入我的眼睛,那,是这世上最好看的眼。(未完待续。。)

    ...

重要声明:小说《隋隅而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