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三章 月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冉雅 书名:隋隅而安
    所以,我其实并不计较她这个邀请的时间长度,至于她的用意,当然也就更不用在乎了,那个是无论怎么在乎,也不会起作用的事。最近的我,不是常常落入各种人手中吗?不好的一面是,这个常常让人提心吊胆,好一面是,我从来没有因为没米下锅这件事而心。但也很有可能因上不劳而获什么的。

    所以,一切算来算去,真的是算不出来,我到底是在吃亏,还是在占便宜,主要是,他们对我抱有的幻想太过美好了。我顿了顿,笑了一下,“嗯。”本来想跟人家说一些溢美之词的,可是,手里的冷汗都快打透了紧握着的衣袖,要捡的这个便宜又消失了。我终归还是有些失意。

    是不是所有人的浑水摸鱼,都会以失败告终,如果能偶尔成功那么一小下下的话,我想,那我一定会很高兴,很高兴的。

    被她带到她后,已经再没有什么侥幸的心理了。连带着能不能吃着晚饭的食,与睡意什么的,也一起都不见了。跟生死比起来,这些显然都是小事一桩啊。但,这个想法真的是骗不了自己,道理上面的话,从来都是说说而已的。做起来的话,哪个不是困难重重。所以,道理永远就只是道理而已。

    然后,终于想起来,要看看大师兄是什么样的表。我好像看出来他没有什么焦急的样子,没有焦急是对的。问题在于,他不光是没有焦急的表,而是没有任何表。这样的话,我就一点点的信息都找不到了啊。要不是我们关系不好,我一定会冲上去劝他,不管怎么说,先低个头。

    不对啊,这跟低头什么的没有关系,主要是,我拿不准。他是不是下一秒就会真的去抱这个女子。因为。从这个光影的角度来看,她真的是太美了,也太适合来了。换成是我,愿不去了解。好让自己永远找不到不她的理由。所以。还是在这个迷糊的时刻。就从了吧。

    后来发现,我自从站在这个角度开始,也开始这样眼巴巴地盯着大师兄。从天明看到天色黯淡。再看下去,绝对有可能睡着。但是,我还是不肯放弃。他们这样想下去,做出的决定,应该是不会错的了吧。

    然后,跟我想的不一样的是,这女子并没有用温柔眼神再去劝说什么,而是很神奇地从袖子里抽出一把剑,我在这里觉得,这真的是纯粹是一个仙女所为了,因一般的女子,在这个时候,通常拿出来的都是一块手帕。

    就连我这种,从小没有受到过如此教育的,也将将巴巴地拿出过手帕的。可是,这位仙女就是这样帅气十足地抽出了一把剑,我想,这一定是旷世名剑,有没有可能是单单用剑气,就可以瞬间放倒一切对手。

    前面是那仙女抽出长剑之后摆袖的动作,这么美的动作,却让我有一阵不好的预感,她会不会是对这个,总是没有态度的大师兄表示厌烦了呢,几乎没有不是的可能了。我要关心的是我会不会被波及了,会被连坐啊。

    而且通常越是这样,越会此缠绵的啊,现在,我觉得更多的是,大师兄他是在玩擒故纵的战术。而且这种顶级的习武之人,无论是谈个,还是论个仇,都会与寻常人有很大的不同。话说,那个剑不是刺过去的,而是这样很是充满柔地递过去。

    我是不看花了眼啊,这个动作竟然是这样的,那么仙女的意思是,大师兄拿剑来谈会更帅,还是说,他们要先打一架,定定胜负,才能确认彼此的意思。要不就是……我打了一个喷嚏,算是一个煞风景的声音,本来这里一直是仙气环绕的,好像就这样,一下子让我给带回了正常。人间了。

    我是真心觉得,我对不起他们的。

    接下来的意图……我想,会不会是这个,这个根本就是定信物,对于习武人来说,最的也就是自己的武器,不是常常会说什么,剑在人在这样的话吗?所以,之前的全都不那么准确,最准确的是,这个就是一剂定信物,看似有些残酷的利器,可是在表达浓蜜意的时候,反而会更加的锐利精准。更何况,这会是一把传世之剑,只是用闻的就可以知道的。有着冷到削人鼻尖的味道。我是闻得出来的。

    大师兄接过剑去,在手里掂了掂,衬着月光,那样的姿势亦是美极,虽然,他是背光而立,但是,我能感觉出,他的欣赏意味来。习武之人,不管是不是用剑来作武器的,都会对这些兵器有着格外的偏

    然后,我挠着鼻子想,这位大师兄上,好像没有什么像样的定信物,也是有一柄剑的,但是那个一定是不如这个的,就这样还回来,真的有些跌份。然后想到,大师兄本就是一个信物,他只要将自己交出去,不就一切大吉了吗?

    小树林里吹过一阵夜风,传来波浪一样的簌簌声,大师兄居然不紧不慢地褪掉了剑鞘,眼睛转动时,带出来的是冷冷的杀气。但是这么逆光,我是怎么看到的杀气,呃,好像不是看到的啊,是那种一波接着一波,直接感觉出来的杀气,而且又好像不仅是我能感觉到,甚至于是我后的那棵老树,我分明感觉到,它整棵树抖得比所有的树都要厉害上许多。难道,它也是感染了这种杀气。

    算起来,他们到底是谁会打得过谁呢,这位神仙一样的姐姐,看起来很厉害。

    大师兄是那种感觉起来很厉害的人,不过,也不对,他刚刚了伤,这从上爬起来才多久啊。如果不是一场点到为止的比试,估计连命都得丢了。谁知道呢,这位仙女姐姐打架的时候,是不是也像看别人的眼睛一样这么认真呢。

    “承让了。”大师兄忽然客气了一句。就开始发招。

    我不得不在这个紧关捷要的时候,想一点点的心事,大师兄这个也就是看着客气点儿,其实真的是一点儿也不客气,他竟然什么都没有给这位神仙姐姐,而且他嘴里说着什么承让,然后就一点儿也不客气地拿着家伙式冲了过去。这样真的好吗?是不是有点置江湖道义于不顾了呢。

    之前关于打架,我看不太好,基本上也是看不清楚的原因。他们打架的时候,一直都很追求速度,一般都是致力于在对方也没有看清招式的况下,直接结果了人家命。只有故意卖弄自己的厉害时,才会用一些花架子。

    可是,我见过的这些高手,基本上都是很现实的人,他们一点儿也不喜欢什么卖弄,他们只喜欢见血封喉如此而已。

    他们真的是一点儿也不讲究,现在的大师兄,也一点儿不讲究,唯独有一点很是奇怪,他居然让整个动作都变了下来,虽然走剑和舞剑的方向很是刁钻。

    但是,一直都是很慢很慢的,我甚至感觉到,他是在有意地控制着这速度。所以,我竟然十分意外地看得很清楚。看别人打架的次数太多,能看得这样清楚透彻明白的机会,真的不是很多。所以,我真的是很珍惜的。

    今天的风格是,不比谁的快,而是在比谁的慢。好像是这样的,那么这个的胜负又是如何断定的呢,是不是也要放一点点的血啊?

    但是,这些都不是让我真正惊叹的东西,让我真正惊叹的是,这位仙女姐姐的样子,她绝对不像是在打架,就像是在跳舞,那种说不出的回风吹雪之感让人一不小心就会跟着陶醉。我觉得,今天的星月也不会西移了吧,因为已经是被地面上的,美得说不出口的这位姐姐,给迷住了,反正连是个姑娘的我,也都被迷住了。

    而且,每一次,大师兄都是真砍真杀的感觉。就只是神仙姐姐太神仙了,就那么轻柔柔地化开。来去无踪无定的感觉,如同水上的流萍一般。一个凶狠,一个好看,这么混配在一起,简直是千古难逢的视觉盛宴。

    当然,大师兄这个,也可能不能解释成什么狠戾,而是说明,人家天生就是认真的格,既然是打架,就应该有一个打架的氛围,如果将这位神仙姐姐给打输了,还能让她撒个什么的。唯一不妥的是,好像这么游刃有余的姐姐,像是不可能会输的感觉啊。看来想让这位神仙姐姐能够自然而然地撒一个,真的有可能比登天还要难啊。

    就在我以为,这二人的胜负,不可能一下而分,估计还要纠缠上一段时间的时候,大师兄忽然伸出手来,接了一片从天而落的叶子,让人觉得,他们对手的风格可以要就此改变。比如说,打不下去了直接走向缠绵悱恻什么的。

    结果,那样的一片叶子却忽然被他挥起的眼花缭乱的剑雨,削成粉沫。扬天而起树叶粉末中,我不幸陷于迷眼当中。

    揉了半天的眼睛,再看战场上的形式,真的是吓了我一大跳,月空明亮的半空之中,有什么东西扬空飞起,而且另一边平行的视角上面,亦有什么划开一道长长的闪电般的光线,划过视线。

    我忙跟上目光,有些丧气地发现,我跟视了不重要的东西,那不过是被扔出的剑鞘,而另一方面的场景才是正题。(未完待续。。)

    ...

重要声明:小说《隋隅而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