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九章 山灵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冉雅 书名:隋隅而安
    也就是说,根据现世的生存艰险度,这个三百六十六计,起码得让每天保证有一计出现啊。整个是一个有计策的三百六十五天。

    尽管,大家每天上演的,可能都不止是一计这么简单,但是,将它们落实到书面上,才显得更有存在感不是。也会更有恐怖感吧。每天出门一计在手的感觉。

    然后,主动要求再一次背着大师兄。真的是一个前途儿郎。都知道,马是要连续拍下去,才会有意义的。这种,一般人不会太注意的细节。人们往往容易自己迷恋在自己的一次好事上面。妄想取得太过长久的记忆,并往往因之而失败。

    着实是一个很善解人意的马者。有时候,有的人不擅于做这个,偶尔还会做过头。反向将自己拍伤什么的。

    就我的内心而言,我对这个没有什么实质根基的合作,是并不看好的,也实在找不到条件来看好。如果他一到了那里,马上倒戈,将我们全体交给了那群狼的话。我只能想到那群狼会很开心。

    在我想出这个的时候,只听到那边的大师兄,感叹了一声什么,然后,又向这男子的嘴里放了什么。

    大师兄的手,将那个放进去人家嘴里的什么东西,挡得严严实实,我并没有确认出来那到底是什么。可是这样熟悉的动作,已经唤醒了一部分回忆,这个之前是见过的。之前在骗我的时候,他也说是要给毒药吃的,还装什么死,那么迅速地。后来才知道,那些根本就是他们的人。

    不过。从这个动作的熟悉程度来看,也有可能,他平时就是擅长这个的,除了上次是作戏给我看之外。

    我敢肯定,这次一定是真的毒药,也不是什么一毒就死那样的。上一次,他做给我的戏。真的是简单粗暴。我挠了挠鼻子,这人真看不起公主,还说我是个公主。仅看他做出的拙劣的风格,就让人对他的眼光感到有些失望。

    最后,在路上找了一处僻静所在,换上郎中的家的小伙计买来了新衣服。大师兄才从狼狈中解除出来。

    话说,他刚刚那个样子。看着也不是多狼狈。这种人就是站在泥潭里,你也要觉得,他是在玩天外飞仙呢。而且人家那双腿出了泥,也是不带泥的。我觉得这可能是全体叫做大师兄的人。都应该有的素质。

    那男子本来估计想含一下,再吐出去什么的,但是。如果他的对手真的能像他想得那么简单好对付,那么他的人生就太有前途了。很及时地。大师兄震了一下他的后背。脸上做出担心他吞不下去药,很心疼,且是在帮助他的表。那么清纯的表,让人不忍心将他向不好的方向推测。真正的问题是,他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啊。

    他毫无悬念地吞了那个药丸或者是什么东西。貌似也没有什么抗争。眼前的这一幕,应该是真的,却并不是什么新鲜场景,我转过头,东张西望,想找到一些熟悉的标记,总之是可以回到之前庄子里的那些标记。

    不过,完全没有发现,而且,自己看出来了的,其实一个是特别的东西。

    大约是觉得这男子的反应太是平静了,一看就是历险无数的人,而到现在,都活得好好的,更说明,如果扒了他的皮,可以看见一颗玲珑剔透的心。而且此时,更是想明白了自己的不利地位。所以,这一切也都是内伤啊。

    唯一不同的是,我好像是比他更有利用价值一点,虽然,我到现在也没有发现,自己有什么可利用的价值,但是在价值界里面,有关于我的价值,一直就是这么流传的。这个好像也不是仅用道理与眼就能弄懂的。好像更多的是要靠感觉这种。

    然后,我们真的一路顺原路走回去。

    这些古怪的想法,真的不是我能懂的。

    而且回去的这条是近路吧,怎么觉得,走得这么的快呢,还是在带着我的况下,关键是,我这个平时一直快不起来的步速,怎么也变得这样快了。真的是跑题啊,我关心的,其实不是这个,而是我到底希望在一会儿就会到来的神对决中,他们到底是谁会胜出呢,而且哪一边又会有跟我的方向相重合的方向呢,这个才是最重点的东西。

    而且,大师兄此去,最极致的手段会是什么,如果从正常来看,应该是主动打上门的人,会厉害一些吧,不可能自己已经病弱了,然后还前去挑刺。

    然后,我很是不自主地看了一眼,还是在病弱当中的大师兄。他这么撞死地要去见人家一面,不会是简单的寻仇吧。我怎么觉得极有可能是上了人家呢。如果是上人家,再表白成功就好了,要不然就是大家一起被狼吃了。我有点冤啊。

    我感觉,终于找到了问题的关键,这个就一定是上了,否则就不会有这种需求。而且,这种感觉一定是那种,不能言表的心理活动,所以,大师兄才会用给人家师弟吃一颗毒药这种方法,来矫饰一下,这种。

    那些心里的,不想投出来,其实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毕竟太深了,什么都再也放不下,只有那一直那样活在心中。

    其实那一直都是一种让人神往的感觉。可是,只要是心有体会者都会知,那绝对不是什么会一直甜下去的感觉。这尘世的本就是一种挣扎,因为不大幅挣扎,因为太过惦念而挣扎。因为要执意争取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而卖命挣扎,到这尘世上来,无论风不风光,都不过是挣扎一番而已。

    再一对上他眼神,觉得果然如此,一定是没跑了的,这位大师兄喜欢的,一定是那位师姐,而且,貌似那位二师兄对此是不赞成的,因为,他不仅对她不好,还用了那么大块的石头,将她困在洞里面。大约他还更想要害了她,之所以没有动手,到底是还顾着几分哥哥的心意。

    想通前后这些事,我真心觉得,自己是实实地变聪明了。

    可能也是在这个变聪明的过程中脚下的步数也变快了。

    原来,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缘分,一切不过是有意为之。不仅是一点点的有意为之,而是用尽全的力气的有意为之。想着那时的第一次见这位大师兄的感觉,我觉得他的心里面就只有仇恨,到了后来,有一些变化,应该是在他醒了之后见到这个男子,继而想起了他师姐之后,一定就是在那个时刻。是让他的眼神有了变化。

    他一定是通过这次受伤,想到了她对他的实际价值这种。

    可是,也有一条似乎有些说不过去。他们之前相遇的时候,那种惨烈的厮杀。也许,现在的这个不再犹豫也是源于那个时刻呢,他们是不想再向之前的那一次一样,在那个有朝一里总说的那个一,彼此只能默默地杀了对方。丢失所

    然后,我又开始笑话自己,你不会真的以为自己编出来的这个动人的故事就是真的吧。我好像已经无数次跟真理什么的擦而过了,这一次,我真的就能这么相信自己吗?我看,我还是相信擦肩而过吧。

    一种熟悉的味道进入鼻端,好像只有这个山洞前才有这种植物,而它们都是有这种古怪气味的植物,说不上是香还是不香,总之能让人一下子就辨识出来它的特色。

    再次重复到达时,天色已黑,而月亮还不错,正是它盈满未亏的时候,二师兄胆子极大,本来到了这种地方,是应该让那个男子先走的。可是他直接就走了上去。我稳住脚步根本不敢跟上去。

    而前面洞口的一棵树下,忽然出现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影,被月亮投映到地上,被人发现时,都抽了一口冷气,因为只是在地上的影子,就是能够看得出妩媚意境的那种。关于传说的风姿方面,最不能说谎的就是影子,不得不说,这个影子真的是太好看,在今天未看到这个之前,我以为,这样的窈窕的影,是不存在于这个世间的。但是,今天,它这样轻松地就被人给推倒了。来到了世间。

    然后,这里的整个氛围,就进入了诡异的范畴。因为我听到了女子向二师兄笑的声音。很好听,也很凉爽。二师兄居然自顾自地走过了那女子。节的发展,是如此的出忽于人的想像。我想,之前,我想到的那些,真的是太没有想像力了。但是,二师兄在这个重要时刻,你是去做什么了呢?

    这个是不是在说,那位师姐,她其实呆在这里,也是为了等大师兄来找她,为什么会这么的复杂呢,只是为了将得到彼此的过程,搞得复杂一些。那样今后的两个人,在一起玩耍这样的机会,才会让人有珍惜感吧。

    不过,眼前,我还未有看到大师兄的态度。所以,我移过目光,咦,不知道是在何时,大师兄已经妥妥地站在了地上。我不知道郎中那儿是不是卖仙药的,还是大师兄真的就是在装病,他是不是好得太快,也太完整了。此时的态,与那时的脸色也全不相同,当然这个也有可能是今夜月光太好,才将他照得这么气色上佳。(未完待续)

    ...

重要声明:小说《隋隅而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