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二章 二神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冉雅 书名:隋隅而安
    这件事无论是干的,还是湿的,都是与我无关的。从始至终,也都是我在自作多。但,好歹有了这样的想法,就不能轻易地原谅自己。更不能够原谅眼前这个人。

    所以,他要带我向另一个相反的方向走的时候,我并没有像来的时候那样的听话,是因为考虑到,我不是他的对手,才没有咬他一口。

    其实我最该做的就是彻底激怒他,然后,我们就可以停下来好好谈一谈。

    纵然他是一个十分恐怖,也有太多理由杀了我的人,现在的事状况如此,他却并没有太多的时间跟我闹这个别扭。

    他原本是一直扯着我向前走的,此时,发现我的绪有了转变,便扭过头来看我,月光从旁协映,他坚毅的轮廓被衬托得完好,于是杀气清晰毕露。衬着那杀手传过来的实时速度,我打了一个哆嗦。

    我一直努力的别扭,就有些支撑不住,在他冷冰冰的注视中明显弱下阵来。然后,我移开了目光的中心,开始在心中悲悯起自己来,明明是有理由的,还是那么正当的一个理由。却因为害怕,又败下阵来。啊,你到底还能做好些什么啊。

    这个有些仓皇地逃开眼神之间,他已经重新拉着我走起,他的速度太快,我走磕磕绊绊,有几次,险些摔倒,都被他拎死狗一样地提起。而在那之间,他一眼也没有看过我。

    这些却不是真正在担心的,我真正担心的。是那个二师兄,他被那些人捉走了,而我对这些人一点儿也不了解,完全不知道,他们的手段还有他们一贯的风格。前面的这个人一定是知道的,从他现在的目的很强上,就能看出这一点。可是我又不能问他,即使问了他也不会告诉我。

    后来,我被他背了起来,是因为我实在走不动了。而他要一直拖着我。再加上地面上的摩擦力,实在是不太划算,所以,我被背了起来。反而与我殊无相关。他在关照的只不过是他自己。

    至于。我这个睡意。来得可真的有点不是时候,之前,一直充斥的是害怕。担心,各种不停的想象,最后的结果,却只是睡着了这样。

    等我被一个巨响惊醒的时候,才发现,我们来到一家酒楼,而现在已经是天光大亮的第二天了。

    我们好像是来到了一处集市,而我也并没有被这个大师兄给杀掉,这好像是一切离奇中,最离奇的一项了。那么,现在我坐在这个桌子前与他相对而从坐,他是要带我吃早饭的意思吗?

    偷偷看一下四面的客人,感觉他们看我的眼神,真的很是奇怪,然后,我低头也看了一下自己,衣服还是穿着的,就是也太脏了,啊我的脸,啊我的手。

    我觉得虽然很饿,但是真的是没有食吃饭,我现在这个样子,就像是在泥沟里仔细地滚打了一遍的样子。而对面的这位大师兄,就是一表人才,相貌堂堂的公子哥样子。有一件事真的是让人很难理解,他的那个衣服是怎么做到的纤尘不染的。我的这个还是新换的呢。

    我看了一下自己已经造得不成样子的衣服,发了半天的愣后,又将一半的目光转而望向这位大师兄,是一种可怜兮兮的哀求,不是求别的,我们吃的这个饭,外带吧。就不要在这里吃了吧。

    估计他不会懂我的意思。因为,他只看了一眼就已经转过目光。

    他不是一直都不耐烦看我吗。这个,我该早想到啊。

    他有些不耐烦地说,“有饭吃已经不错了。”咦,他看懂了我的意思了吗?我并没有说出来啊。但是,这个结果真的是让我莫能接受。我慢慢将放在桌子上的手挪到了桌下,想着,如何也要抗争一下。

    小二送过来点菜,看了我一眼,眼睛瞪得大大的,然后,将脚步向着这位大师兄近了近。连他都在明显地嫌弃我。

    对于他要点什么样的菜,我已经完全没有食了,因为所有这酒楼上的人的目光,都被我吸引了过来。

    其实,我是在臭美,他们看的,都是这位大师兄,之前,因为他太凶了,我就没有仔细说这位大师兄的外貌。其实长得还不错,这个也是我自己骗自己的,他不是长得不错,而是长得太不错了。

    关键是,在男人的眼睛里也是不错的。面对今天所有男人也都看他的事实,我只能感叹,如今的男人想问题太过简单了。他们难道就没有看出来,他看人的目光是如此的凶狠冷淡吗?光是这一点,就会让很帅这个事实大打折扣。

    不过,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觉得没有什么关系的我,就将一双手躲在桌子下面勾手指玩。反正,也不想吃饭,这样吃饭的话,还不如就这样饿着。

    本以为,就要这样无聊地坐着直到他吃饱喝足走人的,但是,隔壁那桌上突然扯出的一个话题,似乎有些听头。

    “你们可见过那位公主吗?”

    不过是一个短句,却从中提炼出刺耳的“公主”二字,让人不由得竖耳细听,为了不打断他们继续说下去的,我甚至不敢就这么直接地掉头去看他们的长相。

    有人已经对答,“你们说的,可是那个前朝的公主?听说,这位公主最大的优势就是长得貌美如花,想当年的杨朝最大的臣,本是国家忠良,也不像当世传得这么不像话,但是,到了最后,为了得到这位公主才不惜欺君罔上,大兵压境,掀了皇帝老儿的位置去。”

    另一个声音大声驳斥到,“此言真真是诛心之论,那位公主当年亦还在年幼。如此的家国大事,何来与她的相干的可能。倒是近新闻,一些人找到了与这位公主有关的一处宝藏,说是当年隋末帝太这个女儿,便置了一些宝藏,留给她。更奇妙的是,这些宝藏虽要用这位公主上的一件信物才能打开。”

    我觉得,我更不能吃饭了,他们已经提到了我那皇帝老爹,看来。此事确与当年的皇室有关。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是,他们口中所说的那位公主,会不会就是我呢。

    现在,唯一应该确认的。就是这位公主的年龄。恰巧有一个路过的汉子。也问了这个问题。一直大讲机密的那人笑了笑,“这位公主的名头,一直是不得而知的。所幸,前朝公主的数量并不是很多,大家可以做个一一排除就会立见分晓。”

    我真不知道,是不是要感谢这位食客,能在这个时候,抛出如此秘闻。之前,大家的目光一直放在眼前的这位大师兄上时,我就难免被波及,而此时他们都改成醉心于这段秘闻,便再也没有人看向我们。一种解放的感觉啊。浑上下也轻松了不少。

    我还继续听的时候,被面前的这个人,敲了一下桌子,我定睛一看,眼前摆着一大碗面。以我的食量,这个足够我吃上三天的。关键是,它真的是好香啊。

    我吞了一下口水之后,还是坚持着没有拿起筷子,我想,他怎么不问我呢,问了我,我就可以说想去洗一下脸,再洗一下手什么的,再痛痛快快地大吃一场。

    那时,外面的天光,正照在他脸上,让我第一次觉察出来,他的脸上有一种有温度的感觉。

    从前,他的那种冷,是一直能延续到人的心底的。今天这种截然相反的感觉,是因为这样的阳光吗?

    照得他仿佛有一点的暖,那么,我的期待呢,这么小小的,他也一定是看出来了吧。如果有可能,我还想让他去救他弟弟,还有,想让他回到那个庄了,但是,眼前这一切,我都不敢说出口。

    “吃了他,不要让我费力气。”啊,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刀子,反复钉在我上的感觉。

    然后,我这个摇头,就有一种千辛万苦的感觉。

    再然后,我看着他的眼神深邃的光泽中,好像是又进入了一些光芒。

    还不等他真的说出来什么,我已经开始乖乖地吃面了。

    他不再说什么,只看了一眼痛苦吃面的我,就将目光转向了窗外,而屋子里面说的那个,有关于公主的传闻,已经进行到了无关紧要的阶段。刚刚,我怎么忘记了要三心二意了呢。多好的传说啊,拿来当故事听,也是有一定的趣味的。

    很勉强地吃下去半碗,就想推开碗,可是抬头一看,他还是那么干巴巴地人看着我。目光一遇到我的眼珠就开始加深。

    一看他这样的架势,我只有顺从地再一次拿起筷子。挑起一根面条。

    他在对面,突然发声,“不用吃了。我们走吧。”第一次是这么的善解人意。

    这一路上,我对他的吩咐,一直是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怠慢的,所以,赶紧拍拍股走人。

    不过,我们好像还没有结账。他这是要一路上闯关出去。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我是觉得刺激好呢,还是觉得害怕好。

    小二果然过来来拦。他指了指后面的我,“先将她压在这儿。”

    我觉得,自己脸上的跳了跳。然后,小二很是配合地跳了跳脚,“这个,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们怎么能要一个乞丐。你怎么能吃了饭不给钱,看你还穿得人模狗样的。原来却是一个吃白食的。”(想知道《隋隅而安》更多精彩动态吗?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选择添加朋友中添加公众号,搜索“zhongwenwang”,关注公众号,再也不会错过每次更新!)(未完待续。。)

    ...

重要声明:小说《隋隅而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