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四章 插曲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冉雅 书名:隋隅而安
    我这个作为公主的质量,就是真的不怎么好。不仅不懂得什么是变通,甚至可以说成是顽固。而且事实好像还是这样的,在不知道什么是原则的时候,我就很天然地顽固了。

    从前,也道,这世上有不由己之说,可是,不知是如何的不由己的法儿。

    现在,自己不由己了一次,才知道其中的酸甜苦辣。酸是真的酸,苦也是真的苦,辣就更是不折不扣的辣。唯有其中的甜,让人琢磨不出,它到底有没有出现在其中。着实很是隐晦。

    心下现在抱怨着,腿什么时候麻了不好,偏偏在这个时候,我还能不能正常地逃跑了。

    我想,若是我说在这里等一下什么的,颉利就会跟我一起在这儿等着的机率会有多大呢。

    咬了咬唇,看了一下空空如也的四周,“下如有急事可去忙,我想在这里坐一下。”

    他摇了摇头,“那倒没有。不过你的腿不是站麻了吗,我送你回去。”然后,他也不问我一下,就直接将我抱了起来。我的那一声,“啊!”没忍住扩散了出去。

    不由自主看向他,他依旧能在一个特别妥当的时刻将我回看,也许是角度太好的原因,也许是光线太好的原因,当然也有可能是花很香的原因,他的样子特别的好看。

    这么一会的功夫,已经走出去好几步了,我转头向他,还是想劝他将我放下来,想了一下婉转地表达出来,“下这样不好。万一,万一,让千言姑娘看到就……”

    他向我嘘了一声,然后,另一个声音在这个安静的氛围里响了起来,“你们到底在做什么?”

    这个也是我想知道的问题。

    新来的救兵是千言姑娘。在颉利怀中,这位姑娘的衣角收入我眼中半片。然后就转入一个不能看到的方向。追了过来。

    这个时候,她真的是我最后的指望了。

    可奇怪的是颉利却并没有放手。

    这姑娘跑得飞快,声音也抖得飞快。“天风哥哥,你不是已经答应爹爹要娶我的么,可是,你怀中抱的又是谁?”

    颉利低头看了我一眼。我一脸的不知所措,可是。我觉得他比我更不知道接下来的步骤是什么,他不应该是放下我,然后再跟这位姑娘解释一下什么的。

    可是他却是这样的,看过我一眼之后。又转向了千言,却一点点想将我放下的意思都没有,“唔。她是珂儿啊,千言。你忘了么?”

    天啊,他怎么能这么正常地回答这个问题呢?

    姑娘气得直跺脚,她当然不可能忘得,我想起,上次她还说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记得颉利的好的这件事。

    周围刮过一阵凉风。

    我想,姑娘会生气的。

    果然,她又跺了一遍脚,“她,我当然是认识的,可是哥哥不是已经答应要娶我的么。怎么还可以抱别的女人,我想问的是这个。”

    颉利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向前,他步子有点大,姑娘不见了,最后,是小跑着勉强跟上来的。

    我真想劝千言别跑了,她的妆都花了,这样就一点儿也不好看了。然后,她又被落下了,颉利等她再次追上来才说,“啊,她不是别的女人,她是我喜欢的女人。”

    小姑娘和我的脸一起红了,她是气的,我这个绝对是吓的。颉利是不是觉得我现在的生活太过消停了,他这是想给我找点事做啊。

    千言姑娘的眼刀破空而来,我吓得抖了抖,好像有觉得颉利将怀中的我紧了紧。

    我刹时有些喘不上气来。

    千言又被颉利的步速给落下了,很快再次追上来,一直喘着气,“哥哥你在说什么啊,这里面怎么会有这个女人的事。”

    颉利估计是知道她又得被落下,所以干脆直接等着下次一起说,果然,千言有后半句都是在颉利后说的。

    我看着颉利,“下,我可不是那位姑娘的对手,你这样陷我于不义,我夜里就睡不着了。”当然会睡不着的,看着千言的架势,她会不分昼夜地来找我的麻烦的。

    然后,我又看到了这姑娘赶上来的脸,听到了颉利轻飘飘地说,“那样也好啊,如果珂儿觉得害怕,我可以搬过去保护你。”

    “不行。”这句,几乎是我和千言异口同声说出来的。

    我想,我们真的是很有默契,这样的默契不应该成为好朋友吗,所以,冲着她想笑一下,借以缓和一下气氛什么的,结果被该姑娘瞪了一眼。

    说实在的,这里的事,都是他们造出来的,都是与我无关的。

    可是,我是怎么成了焦点的。话说,自古以来这个焦点那个地方,若不是风平浪静,就很有可能是有更大的风起云涌。

    在颉利怀中向上看,他的表尽收于我眼底,我一丝不落地看了个遍,他竟然全都是认真的含义。

    但是,他也犯不上用这么正经的办法来坑我。

    我想跟这位姑娘解释我的苦衷,那就是,颉利他根本没有可能会喜欢我,理由也很充分:我所有的缺点,他一条不剩地全都知道。我的傻气,我的固执,还我的二。这样的我,他是不可能喜欢的。

    虽然他是突厥人,可人家也算得上是聪明的突厥人,从大家最的,还是自己这个角度上推断,他那么聪明,就一定不会这么傻气的我的。真为若是那样就与他自己有了本质的矛盾。

    痛苦的是,这位姑娘根本就不让我说话,声音里面已经出现了顶天立地的火苗。

    我觉得,我现在要是落到她手里,她一定会红烧了我。

    所以,我又看了颉利一眼,觉得,我今天要过这种提心吊胆的人生,完全是因为他从中挑拨。

    再再次追上来的千言,终于拉住了颉利的袖子,死也不肯放开。

    我想,这样的况,颉利一定是显得有点狼狈,也很有可能将我放下来。

    可是再用现实中的他与想像中的他做出对比,发现,事实几乎是完全相反的。

    现在的他,虽然不是我认为的最高境界,什么仙风道骨的也是俊逸出尘的。他这么的临危不乱,可真的是不好。这会涉及到,我今后还怎么能对自己看得过去的问题。

    “这个臭丫头,你怎么能这么做呢,你怎么能让天风哥哥像这样一直抱着你呢?”千言似乎是要腾出一只手前来抓我。只是,四周忽然起了一阵狂风,然后,千言姑娘就被吹得后退了几步。而颉利也正好快进了几步。

    我想,这真的是一段诡异的插曲。

    转眼,就到了屋子前面,颉利快步走了进去,然后,后脚带上了房门。我们就这么相互地对望着,他量极高,这样站着的时候,直接导致了我的仰视。

    然后,我想,我为什么要这样配合着他一起互视。

    直接挪下目光来看向另一边。只有单色的帐,但是,我就是当成它是巧夺天工那样地看。还催动自己的想像力,真的就将它想成是巧夺天工。

    可是,我所做的一切努力,在一个顷刻之间就被眼前这人给转换。他直接握着我的肩膀将我转了过来,迫使我这样看着他。

    “珂儿我说的是真的。”

    我点了点头,“你是该娶这位千言姑娘的,刚刚我看了一下,她家真的是很有钱,这样的话,也会成为下实现梦想的青云梯。”

    我说完之后,很真诚地看了他一眼,我是有多努力啊,努力让这句话平静得没有一点像是嫉妒,没有一点感波动,也没有一点不像是我的真心话。

    但,其实这些都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他想要如何去理解。

    他的目光冷冷的看着我,好像我刚刚说的话,不是一句话。当然好像也不是没有任何的作用,而是在这个氛围中下了一场雪,将整个环境的温度都撷取而去。所以,这里的温度直接降到了一个冻人的温度。

    他扶住我肩膀的手动了动,将那种颤动传递给我,然后,目光中升起了浓浓的感。

    我看着他现在的样子,本能地想要向后面退一退,后来才发现,已经是坐在上了。都已经是真正的退无可退了。

    他伸出了手指,我吓得闭上了眼睛,我看到了他的怒气,可是,他没有打我,而是伸出那样指骨分明很有力量也很秀气的手,抚上了我的眉梢,他对我笑了一下,“这个,我也知道不会有多少容易。可是,我从来都不会丧失耐心,无论是对天下还是对你。幸好,我这一生没有什么别的**了,所以,一切都只为这两桩。我娶千言只是为了成大事,我可以给她的就只有名分。而我真正的永远会是你。”

    我又咬了咬唇,然后忍不住说,“其实,这是你的家事,可是用我的观点来看,还是名分更实诚一点儿。”

    “原来,是这个让你不满意了。”

    我凝视着他像是找到了答案的眼睛,回想了一下,刚刚自己到底是说了什么,然后,真的很想给自己掌嘴。我说的这些到底是什么啊,无论是听起来还是说起来,都像是在争这个名份。于我没有半分意义的东西,我又干嘛去争啊。

    所以,我真的是要解释的,也一定要解释清楚的,“下,你听我说,我不在意这个的,我是说,如果是别人,尤其是你们成大事的狠心肠的人的女人,她们是会在意这个的。”

    ...

    ...

重要声明:小说《隋隅而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