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九章 画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冉雅 书名:隋隅而安
    


    我能想到的救自己的办法,就是转移话题啊,我说,“怎么感觉有点冷了呢,下你在我的梦里出来的样子,和平时好像有些不一样。。更多最新章节访问:.。好像比平是还要好看呢。这是不是说明,我太会做梦了啊。”

    我也认真地看着他的反应,可是,他的反应是什么?我到底要如何说,才算得上是公平、公正。

    他扶住我的手好像是在抖,他应该是在笑吧。是了,他的眼睛都弯成了月牙了啊。然后,我的头发被他伸过来的手‘揉’了‘揉’,“我很好看,这种事,珂儿看得不赖。”

    我说,那个什么,下,你做为下,都不知道,这种况下是要谦虚一下才好的吗?

    然后,头忽然被什么磕了一下,之后是全面清醒的过程,刚刚好像不是在做梦,这一切都是真的,我们是在飞驰当中,看到颉利不想让我知道的样子,我觉得,我一定要成全他,是以我很有知之明地说,“我刚刚是做梦了吧。一定是在做梦,要不然,我的感觉不可能是这么飘飘忽忽的。”

    这样飞过之后,颉利的边就出现了一个小姑娘。我问她叫什么名字的时候,她居然是气呼呼的不肯说的样子。

    我想这个小姑娘真的是很早熟,她才多大啊,啊,那个我好像也并不是很大。但是,她想得也太远了吧。我想,我应该成全她想要跟颉利独处的愿望,于是指着另一边说,想要自己去看看,还重复强调了一下我会自己去的。

    小姑娘很努力的点头。估计,她现在会觉得,我说话与做事方面很突出。虽然,我不是想讨好她,但是真的觉得,呆在这里非常之不适合,真的是想出去走一走。

    只不过颉利好像是故意不想成全我这样的心思,他一下子就扯住了我的衣袖,现在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尤其是这个小姑娘,对着颉利扯住我袖子的那只手,很是咬牙纠结了一番。

    我也反回手摇了一下颉利的袖子,悄悄同他说,“这个小姑娘她是在生气吧。你还是放开手,带她去玩吧。我认路的本领还是不错的,你相我,我一定是不会走丢的。”

    颉利凝神看着我,我想他应该会答应的,谁知道他极不给我面子地说,“我不相信你走出去了之后,还能正确地找回来,你呀,就是个路痴。”

    不过,他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呢,这么多人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真的是害羞了。我低下头,使劲绞着衣服。忽然,那个小姑娘又跑过来拉住了我,“好吧,哥哥去做你想要做的事吧,这个妹妹,我来带来她玩。”

    我对她直接叫我做妹妹的事,表示很是不能接受。

    因为就是在这个现在。她拉起我的样子,就像我只是一个小孩的样子,是这样的不能让人接受。

    颉利的婢‘女’说,这姑娘是我们此行落脚这户人家的‘女’儿,名字叫做千言,因为小的时候长到了五岁,一直不肯开口说话,所以才起的这样的名字。而且她之所以能开口说话,也是因为被她们家下在打猎的时候救起的原因。而那时,颉利化名为天风。

    这些通通都不是我应该感兴趣的事。但是,婢‘女’说的时候,我也貌似认真地听了。现在这小姑娘,说要带我去玩这件事,我觉得颉利会看出她是藏有猫腻,不会让我去的。

    我之所以这样说的道理,也还是前面说的那一个,我对于颉利这个人,比对我自己还有信心。

    原本这样以为的结结实实的。因为,颉利一直很照顾我,我也已经被他照顾得习惯,所以才会觉得,他是应该天然帮助我的。

    结果这一次,他并没有反对,而是直接让这姑娘带我去上街,刚刚我还拿自己要出去走走当过借口,这会儿上,就有点不好再说个什么拒绝。

    不过,心里简直是郁闷之极。他们这样看真像是一伙的。

    也对啊,从之前他们之间的关系来看,这个颉利简直就是这个姑娘的真命天子。也就是说,他们之间很可能都会产生那种天然共鸣的感觉。现在一看也知道,颉利是在按这姑娘的说法行事,他是在讨这个姑娘的喜欢。

    姑娘对着颉利甜甜地笑了一下,然后,牵起我就走。看不出来,她体小小的,力量倒是满大的,这一下子就想将我拽起来。、这个时候,要想一个什么办法,不真的离开颉利左右呢。

    已经转过一个回廊了,再不想出来的话,我就真的要被这个姑娘带走了。我使劲抱住一根廊柱,跟她商量,“你和你的天风哥哥去玩吧。我有些累了不想去了。”

    然后,我还习惯‘’地冲她也笑了一下。

    在没有笑之前,她的表一直是很平静的,可是,就在这一笑过后,她忽然就气红了脸颊,直接拉起我,又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我是记得的,要出这个院子,要走的应该是之前的方向,我刚刚对她笑有什么不对吗?

    她的气力很大,那廊柱一下在我手中滑脱,似乎还蹭掉了一点儿皮,我的几根手指都开始变得火辣辣的了。

    而且,我的脑袋也反应过来了现在的况,这个叫千言的姑娘,真的是不太对颉利以外的人的说话。她平时也一定是被家人给惯坏了,现在似乎就是这么不明不白地跟我生气。

    而在现实所有的经验之中,这种况一旦发生,就很难通过晓之以理这种方法,取得根本‘’的扭转,也就是说,我们能做的就只是事前的防范。

    也很明显,在事前,我一直都没有向这个方向上想过半分。还以为她就是一个普通,有些骄傲的小姑娘。

    转眼的功夫,已经被她拉着走过了几道回廊。

    貌似连‘花’香的味道,都已经变过了一种了,看来,这里距离刚刚颉利站的那个地方,已经有一些距离了。

    尽管我不确定颉利就是真心,但是,这个姑娘肯定更不是。而且,从她现在越来越‘乱’的脚步来看,她已经是恶从胆边生了。

    我又一次试图抱住一根廊柱,但是,一下子就被她拉开了。而且,她还‘’好笑地回过头来对我说,“你以为天风哥哥他会来救你吗?就算他知道了,也会原谅我的,你不就是一个已经亡国了的公主吗。现在,像你这样的份,我爹爹可以帮他找到十几个。”

    我有点怀疑地问她,“可是,先帝他真的有那么多的‘女’儿吗?”

    她怒极反笑一般地对我说,“你不会真的认为,自己就是什么公主吧。大家都愿意做这个游戏,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他们不愿意说破,一直这样哄着你。我可不会,我会让你乖乖地听话。”

    啊,原来这其中的一切,她都是知道的。其实就像是她说的那样,我才是一直被‘蒙’在鼓里面的人啊。

    然后,我被放下那些幻想的心思,一心一意地跟他走了。但是,不知道是为什么,我们走错了一段路,所以一会儿的功夫我们又转悠到了颉利的背后。

    小姑娘狠狠地捂着我的嘴,怕我出声,其实这个时候,我只要使劲地咬上她一口,是完全可以发出声音的。

    可是,对着颉利的那个背影,我一点点的声音都不想发出,反而只是这样,任由着这个姑娘将我重新拉过了另一个方向。

    我好像是有点伤心于这个姑娘说的话,虽然,一直心里也是这样清楚明白大家大致的用意的,虽然一直也不觉得,大家对我这么好像是可想以平白相信的。

    但是,真的就这样被人从中说破,这种感觉还是太不好了。其实她说的都是真的,从前我也不过是在自欺欺人,那么,一切出现如何的改变,也就都不打紧了。因为根本也是改变不了的了。

    我们要去的地方,显然,这个姑娘也是不怎么去的,所以,我们一度还‘迷’了一会儿的路,几乎是用了大半天的功夫,才找了去的。

    这次她也向我笑了一下,然后对我说,“进去里面,和你的画像呆在一起吧。你就老老实实地呆在这里吧,放心,颉利哥哥是永远也不会来的。”

    她的话,我有些听不懂,不知道什么是跟我的画像呆在一起。还不等我问个清楚,已过来了两个满脸横‘’的婆婆,一下子将我推进了那间屋子。

    屋子里由于没有窗的原因,真的是很黑,两个婆婆看起来年龄不小,力气倒真的是大啊,不仅一下子就将我推了进去,还一下子就撞向另一面的墙壁。一阵过大的冲击之后,我就失去了知觉。

    后来,大概是被冻醒的,现在,已经是秋天了,夜里也有一些凉了,偏偏白天又很,所以,我穿的就有点少。之后又像这样,还直接这样躺在地面上。一定是被冻醒的。

    左肩疼死了,刚刚就是这边这样狠狠撞上墙的。仔细地‘摸’了一‘摸’,之后确认,骨头好像还没有什么问题。这可真的是谢天谢地。我呲牙咧嘴地‘揉’着肩膀。好半天都不能依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

    可是终究是要逃的。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努力了半天终于站起来,四下活动了一下,全其它的地方好像都没有问题。她们应该是在我撞晕之后,并没有再对我做什么手脚,直接就离开了。--55889+dsuaahhh+25256078

    ...

    ...

重要声明:小说《隋隅而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