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章 神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冉雅 书名:隋隅而安
    李元吉的这种眼神,真的是如果拿来当成神话,都能用来贴在锅台上很久的那一种。

    话说,我这到底是在干什么啊。是发自真心地佩服他了吗。

    也是,怎么能不佩服呢。

    还很可能一直佩服下去。就算知道事实的真相,也会一直佩服下去。我是得有多笨才至于此啊。都已经真正地去佩服一个之前根本就是在痛恨的人。话又说回来,我这个习惯还能改不?看来是改不了,因为李元吉一脸开心的样子,看来,他对我改不了坏习惯这件事点了三十二个赞。

    本来该当慌乱和受惊的是他们,毕竟,这件事可是意味着他们人生走向的一个大逆转,可是真正有些惊慌的却是我。

    不对,这都不能说是惊慌,而是绝对的混乱。

    现在我觉得,看到所有的人都很难相信,他们都不像是普通人,因为现在以我的水准看来,他们好像时时刻刻都有可能变成李元吉的人。

    现在我对自己的认知也在发生着怀疑。李元吉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现在的这个时刻,他没有杀一个人,还给了他们比较正式一点的工作,如果他将天下的杀手都收回正道上来……

    我好像是将自己也搞糊涂了,这样的一些人,他找他们来可不是为了他们的人生能走向什么所谓的正轨,他要的是给他自己的人生浓墨重彩的一笔。

    我却知道,他沉迷的那些东西。远远要比这些人更加的可怕。他集齐这些本来就可怕的人,去做的,只是一件更加可怕的事

    此时我深知着这样的真相。可是却已经没有了什么特别的感想。我只是在想,我自己那个小小的心愿,比不上这些,小得可能不能入他的眼里的梦想,争取早找到哥哥。

    梦想是比不得的。有一些东西,他原本就有啊。我为了得到去已经走遍了千山万水。却依然只是在遥望。

    今天,我想到的东西是很多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让我变得比平里有一些聪明。我自己也无从知道。有一些事想得太清楚。反而是这样的没有意思。糊涂也是尚好人生的一种选择。

    只不过,在看到下一个场景的时候,我依然只能是吃惊而已。恕我只能非常不长见识地一次又一次的付之以激动的绪。因为,他要去见的其实是一位女子。

    这是我从来没有想到过的节。这世上还有。他主动。而且也是兴师动众去见的女子。心中早已经装满了天下他。还装得下一位女子吗。这样的事,我真的不敢相信。

    我在惊奇中回神,眼前是一处朱红新漆的宅子。还未进得门时。便已经嗅得院中的花香,其实却并不美妙,因为这花香真的很打鼻子,我在嗅到的那一刻,就已结结实实地打了一个喷嚏。

    李元吉的发梢都被我的喷嚏吹动了。我不好意思地揉了揉鼻子。很佩服这间屋子里的主人的鼻子。

    刚刚,我好像是太在意我的那个喷嚏了,所以,好像真实地忽略了一个问题。就是李元吉他刚刚看我的那个眼神。似乎是有一种在珍惜于人的感觉。那是一种特别容易在亲人的目光中找到的一种感觉。

    心头闪过一阵自嘲。我之于他究竟又算得了什么。这意义是不用多思的一个问题。我的利用价值,决定我可以存在的时间。如果一旦发现我毫无利用价值,他应该很快速地让我消失吧。可就在刚刚那一瞬里,我竟然有些荒唐地在想,他的目光在那一刻是不同的。

    我想,我要是疯起来,恐怕真的是疯不可及的那种。

    也许,他看向我的那一眼时,想到的只是另有其人。或许,根本就是这院中人。因为,眼前的这个,他在花香之中的背影,让人有感觉得到不一样的东西正在他心中生成。

    两边的人想代为叫门时,被李元吉止住。他一步一步踏上台阶。普通的衣服被这朱色的门漆映得格外刺眼。乍然而起的风在那一刻,将他的发丝吹得有一些飘摇,脚步声似乎一声一声地敲在人心上。当他举起那只手,想要叩在门上时,新漆的门突然洞开。更大的一股花香从中飘出。

    真的是让人奇怪,也没有理由让人不去这么相信,就是这扇门,关住了内里的花香。而在这世上,也真的有这样的一扇门,它会有这样大的作用。只要它想要藏匿的东西,都会藏得这样的好。然后,就在这院中响起有些飘渺的琴音。太过飘渺也太过悦耳。

    并不是很大声的琴音,却一直萦在你的耳畔,让你不绝于倾听也要你有所感悟。

    说来这座院子的感觉真的是奇怪。好大,好安静,可是,这本来就是不相融合的两点来着。当它们共同出现时只能说明现实的不可思议。

    而且,这个安静还是过分的安静,当先进去的李元吉,走步声音在里面显得特别特别的大。在此时,我简直要怀疑,我听到这么清晰的声音是因为用了别人的耳朵的缘故,才能将平时都不太会注意的声音也一起听得这么清楚。

    再抬眼时,就看到李元吉伸想我的手。曾有那么一瞬,我觉得,他的心很是低落,而在这个时候,他会想要独处。可是,一看到他伸过来的手。那么意思坚定地想要我握住他。所有别的想法就不再是什么主流想法了。我只是很全力地在想,这个到底要如何拒绝才是呢。

    他却没有给我这样的时间。直接将我拉到她边。他看着我,将我看得很深很深。一直都不说话,我看见自己小小的影子,出现在他的瞳孔之中。从前我一直认为大眼睛的男人不好看,有点傻的感觉,小眼睛才灵动也适合男子。可是他的眼睛真的很大了,也真的是很好看的。

    做为一个本来应该恨他的人,我说的话应该是足够客观的。他的眼睛真的是长得很是出彩。当然,这个跟他是好人还是坏人也没有什么足够的关系。

    我说,“下要见的,是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人吗?”

    他并没有出声,可是目光中的肯定意味,是这样的明确。

    我想,那我少说话好了,你想啊,他可是一位皇子啊,他能认为重要的人,除了他的父皇与母后,这里面的,也一定是一位了不起的人,说不定是他的母或者是师父,要不然就是一位心宜了这么多年却未曾娶到的姑娘吧。

    你看看这里的气氛,实在是太适宜一位姑娘居住了。然后,我想到一半,又打了一个喷嚏。自己主动地向前走,在与他错的时候,他却突然拽住了我的袖子,继而阻止了我要向前的步伐。

    我很是好奇地回看他。今天,他一直就很让人惊叹,可是此时的他就是诡异非常。他的这种表真的是很罕见,我压根就不知道,他还会有这样颓然的时刻,就像是步入这个院门起,就掉进了一个永远也转不出的漩涡一样的凝重。他这个样子很像是传说中的慷慨赴国难的样子。而之前他铺垫的一切也太欢快了,所以,两下一对比,就能让我硬生生不理解啊。

    他垂头看着我,不说话,也不放开一些力量让我继续行走。所以,我也只能这么呆呆地看着他。然后,鼻子又痒了一下。此时屋中的琴音似乎有一些悲凉。我好像很会弹琴,可是说起来,听琴音这件事与弹琴手法,两者其实是分离的两项能力。我一直在想,我是靠我的手指来弹琴的,而这种举动,似乎和我整个人都没有什么关系。不过,,今天,我忽然能在这种一直是一种飘渺存在的琴音中,听出清清楚楚地悲伤来。连我自己都觉得是这么的不可思议。

    我想,我是不是受了李元件吉的传染了,变得这么的神奇。原本不通一窍的音律说。现在竟然变成通师了吗。不过,这琴者确实不错,虽然,听着是这么的飘渺的存在,可是,她的成功之处就在于一直抓住了人心。让人是这么的想要一直听下去。良久,我才反应过来,我与李元吉像这样不正常的牵手是有多长时间了。这也太不正常了。

    我动了动手指,他也像才反应过来一样,又用力握了一下我的手,可是,依然是不打算说些什么的样子。

    要不然,就在这里这么一直拉扯着吧。我猛然想到,自己好像是又犯傻了,他可是一个懂琴的人,现在看起来,这般出格的样子,是不是因为被这种琴声给迷住了呢。

    对了,对了,这完全不关我什么事,真的不关我什么事。我只要这样想就行了。本来,还想要多想一想的,可是,这院中的花香真的是太太太浓郁了,让人的正常思维很难正常下去。所以,我很是及时地放弃了再想这个。总之,就是不关我的事。一般来说,是自己的事尚要糊涂三分为妙,更何况这又不是我的事

    我们终于向前走了,李元吉对这里,好像是无比熟悉的样子,看来,一定是某人的故居,而且,我断定,这里必然是一个之于他很重要很重要的那个人的故居。否则,这一向眼高于顶的人怎么会成了这副颓然的样子。我还以为他一生都只能鼻孔朝天呢。(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隋隅而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