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章 新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冉雅 书名:隋隅而安
    在全天下都忘记这个大笑话时,新的开始也应该起步。太子是来不及阻碍什么的。就算他一直有这方面的心思,也还要受到李世民的牵制。此时,于这三位皇子来说,都可算得上是危急存亡之秋。任何的差池将要断送的有可能都是命。来不得半点的马虎大意。

    是不是我想得太准确了,打开一微眯的双眼,觉得天上的太阳都亮了一圈儿。而在这个光圈之中,李元吉正迈着方步,缓缓向我走来。

    我咳嗽一声赶紧坐好,装成是没事人一样。好像一直只是在四处看看而已。

    眨眼之间,他人已经走到了眼前,含笑看着我,“本来还以为珂儿会觉得累的,没想到却是一路睡过来的。”

    我顿觉委屈。决定玩点静默。也不是突发奇想,而是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觉得,自己睡着的事一定是跟他有关的,可是又苦于拿不出什么证据。真是烦人啊。

    吃过了早饭,我走出屋子去晒太阳。李元吉又失踪了。这一回,他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做,一直就是不见人影,可是比较起来,我觉得这个还算是好事,可以让我安心找那本书啊。

    到底要怎么做才是最好。这几天自问这个,不下千百遍了。可是仍然没有什么好办法。可以说是一筹莫展。

    还是仔细观察一下四周的环境再说。这里是一处山脚。但是十足的四面环山,让想从这里逃走的想法,我想都没有想。那是不可能的。估计,李元吉不怎么出现的原因也是这个。任是谁都看得出的。

    可是。这也说不能啊,原来的地宫很好逃吗,在那里,他反而一直都是紧张兮兮的,真的是奇怪啊。平心而论。李元吉可是一个聪明人,这一定不是出于什么失误,一定是另有隐

    我可不能陷入隐的泥潭中。我也是有自知之明的,我的力量这么的小,能做的事也着实有限。贪多什么的,最后受苦的。也只是我自己,不是有一句话叫做贪多嚼不烂吗?

    所以,我第一个做出的决定就是出去走走。

    可是,刚刚一走出去,又碰到了李元吉。如果有人说。这是我们有缘,我都觉得好像无可辩驳了。

    我看着他。一时间没有说话。此时,我的面部表与内心都是极度真实的,就是觉得,他可真的是个人精啊,是不是对我的一举一动都是这么的了解了,这样的话,可说明他又做贼心虚了。一种无名火腾一下就烧到脑门。

    他也看着我。但是,可没有什么不良反应,而是冲着我笑。我看着他微微上翘的唇。咬了咬嘴唇,将头转过另一边。

    他含笑道,“早膳可还合味口。”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口,“齐王下做事,一向是深思熟虑。怎么还会发生不合我味口这种事呢?那些不合的东西不是早已经都列出了清单被排除在外了吗?现在又何必明知故问呢?”伤人的始终是问句啊。

    我这是在拿他出气。也是在试探他,到底能容忍到什么程度。我现实么说他。等到有一天,我已经没有什么价值的时候。他还不得将我凌迟处死啊。不过不管了,现在要是不说出去,我恐怕也等不到被他凌迟了。

    他的神色真的是万年平和。要不就是他压根就不会以怒示人,我真的还从未见他以怒气示人的样子。不过,天知道他笑的时候,会更可怕,因为太美,也因为太深不可测。

    可是这时,我却忽然打了一个饱嗝,真的是不得不说,连上天都是在帮他,触到他笑又隐忍的表,我想钻进地缝里去。

    “珂儿是想我了吧。”

    毫无悬念的,我被他给惊呆了。

    这种话难道也能轻易出口。

    不过,我瞪着他,说不出来话。

    他神色无澜,继续说,“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但是,怎么觉得我们这个样子了是在打骂俏呢。我们真的适合这种说话的氛围吗。

    我又继续不说话。

    他仍然有话可说“我只是去安排一下东西的布置。”

    这个神态,难道是想在这里长住。

    为了缓和,我随口问道,“现在都已妥帖了吗?”

    他神色无比闲适,“确然。所以想来珂儿这里,讨口吃的。”

    我心中诧异丛起,果然是大事,忙得竟然都忘记吃东西了吗?

    我又将话题转过另一边,“可是,上的伤势,真的已经不要紧了吗?”

    他点了点头,道,“诚然已无大碍。”

    我做出很是质疑的样子,“他们那时,可都是担心得厉害呢。只有下自己,像个无事之人一般,这般不拿自己的体要紧。”

    可是,我说错了什么吗?他的神色忽然显得要紧起来。

    “下?”

    他神色一转,“确实有些要紧,所以需要关心。”

    我在心中不断告诫自己,一定同他和谐相处,断不可真的伤了他。所以,我也做出紧张的样子,问他,“是旧伤复发了吗,要叫人吗?我这就去,下一定可要忍一忍。”

    他马上站直了子,有气无力地说,“不过,还是不要紧的,可能吃了饭之后会好一点。”

    我听得他如此说,就立即立定。然后,又转了回来,“哪有这样的,真的是吃一点什么就会好吗?”

    结果,他格外用力地点头。

    我皱了皱眉,假装是方才相信他的。于是,叫人为他备膳。

    这里的口味有一点点甜,不是菜中的味道,应该是这方圆几里都种着一种花的原因。本来,时序已经到了秋天,可是我们所到之处还是鲜花大势,看来,此地的选址本就不同些。也是一处珍贵的所在。他们是不是要将这世上所有的珍贵,都纳入囊中啊。

    而书上世之奇伟瑰怪常在于险远,所以,这里也必然就是传说中的险远之地。

    现在,就算是将书得到手,也是带不出去的。不过,我又为什么一定要将那本书带出去呢,直到现在为止,我都不知道它的存在是否对我有利。也许,一切就只是我的痴心妄想呢。因为生活得太苦了,这个梦就做得格外美丽了一些。

    甜声姐姐是何等的聪明,她定是早就知道了李元吉的用意,都已经备得好好的了。这会,一听见我让备膳,便已经各色各样的齐齐拿了出来。

    李元吉放下手中的茶碗,开始风卷残云一般地进食。

    这种程度的就像是饿死鬼托生的吧。这样也实在是太不皇子了吧。

    室中的光静静融入,支开的窗子中吹入的风如丝般轻柔,真心不能让人相信,这个都该是秋风了。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空气,觉得真的是舒爽非常。这里的空气相较于地宫,显得十分的大气,让人的心境都跟着宽了几分的感觉。

    不过,我仍然觉得,自己在这里,还是一样地分不清东南西北。就是让我敞开了跑,也跑不出去的感觉,真的是太浓重了。我抚上自己的心口,感觉到自己有些加快的心跳,半晌才说,“下竟将自己饿到如此地步?”

    他放下筷子,看着我,“想要承担珂儿的起居照顾,如此的重任,多些劳累也本该如此。更何况,也独享了与珂儿在一起的快乐时光,就应该也为珂儿做点什么。后来才知,这个做点什么,也不是简单的事。我们的珂儿可是公主,少不得又是一场重任。既然要担此重任,还觉得欣慰,就定然也是要真的做好。不敢说是赴汤蹈火也要义不容辞才对。”

    竟然说了这么多,他真的确定他的表达我都能听得懂吗?不过听起就是一种流畅的感觉,而且就算是不想听懂,也没有办法欺骗自己,我确实也听懂了。

    他目光慢慢在我上转悠,又补充着,“不过,这里的食物真的是很好吃。”刚刚,我正准备感谢他的。可是,他这么一打岔,我就给忘了。只得呆呆地看了半晌,说,“那可不好,这样会让人吃不够的啊。”

    其实,他大可不必这样,我对他根本就没有什么要求。也不该有什么要求。毕竟,公主什么的都成了过去时。

    那些美好的回忆,说来,也是不可回忆的。又而且,老天比我自己更快地做定了这一步,关于过去的是是非非我也确实都想不起来了。

    人生也因这个,变得极为的容易。一不小心,就可以混迹到平民之中,让人一眼都挑不出来。

    后来,他是如何吃饱了,我们又如何达成同款的意见,说是出来转转,我已经有些不记得了。当时,说的时候就有一种不清醒的感觉。走到一棵树下的时候,我有些欣赏地回过头去看这棵长得确实好看树呆了呆。

    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真的别有风,如果不是怀有这般的心,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真正的开心。而是心无所系,单纯自然该有多好啊。

    类似的想法,也曾在太多的时候,被我希冀。总想着,能有那样的一天,不是被强迫,也不是有目的而达,只是一直向前,就到一处风景优美的所在。

    而在那里,也会注定地会碰到我所着的人。生活这个东西就在那一瞬开启甜蜜模式。我们即使不拥有太多的外在,可是,我们有一生相伴的心意也就足够。(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隋隅而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