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六章 夜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冉雅 书名:隋隅而安
    对,仔细回想一下,刚刚的感觉,没错,那就是一只半夜不知道因为什么,同样也在失眠的鸟。

    半夜里不睡觉的鸟和半夜里不睡觉的公主。看来,我们不存在着谁对谁错的问题。而根本是应该相互体谅。

    不过,差不多也是志同道合的朋友。怎么,你出现得这么突然啊。吓得我手心都能飚出汗珠了。好好地安慰了自己半天,才能只住了腿肚子的哆嗦问题。真是吓得不轻啊。

    慢慢的,再挪出一段距离,重新找到一棵树蹲下,仔细观察四周的形,没有看到一个人影。今夜也没有什么风,树叶都是一动不动的,很好,要不然,不知道还要怎么样的分心。草木皆兵可就要让人大伤脑筋了。

    接下来,我该先去谁那里呢。其实,我最想去的就是李元吉那里,可是一想到有那个武士的存在,我就蔫了。

    看着地面上孤独的剪影,我忽然想起,还是要撞一下运气。这个时候,难道将军大人就不用睡觉。再听听四下里是如此的万籁俱静,那些监视的眼睛,是不是该消失得无影无踪。因为,之前,我可是一直没有什么劣迹的。他们是不是对我的良好表现都习以为常了呢。

    此刻,连我自己都知道,我已经说服不了我自己了。

    因为,已经就要到了李元吉的院子。而想要去一试究竟的心意满满地充斥了整个膛,将其它的想法通通压在了心底。

    之前,我细细反转的这些心思,不过是要为自己找一个借口。在心底。我也认为自己不该来吗。可是这种力量不是主流,因为主流是强大的非去不可。

    我整了整裙子,对自己的实力有了一定量的了解。其实,在这个时候,如果有人发现我——这个黑暗中多出来的存在。他还没有晕倒,那么,他的内心一定是太过强大了。因为,我穿的这件衣服真的是太有违夜行的原则了。它真的是太过飘逸了。而且,竟然是白色的。本来是没有什么风的,可是。衣服的料子真的太轻了,所以我只要稍稍有一个动作,它们就要飘出好大的一个幅度来。于是,映在地上的影子也跟着变出来好大的一个个头,这样看过去。都已经有了迷幻的作用。

    孑影独行中。

    我做着对于人生的精深思考。

    这个已经睡去的地宫,像极异世。前面出现了洁白的汉白玉的石阶,我轻轻提足踏落。然后,随着感觉的回传,忽然发现有什么不对,就像是这些台阶忽然不起我的重量一样,竟像是一下子被我踏落了一般,凭空在失落。一直向下坠落。

    我忍不住叫出了一声“啊”。真的是太大声了。静静的夜里都能听到回声。

    照理说这个时候我应该是做不得任何的思考的。可是我真的是受到了太大的打击。现在居然还有心在思考,我眼下经历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它是这样的,就像是坠落这个感觉一直都不能停止。可是明知道不可能坠入那么深的地方。因为这世上哪来的无底洞啊。这个对条件的要求也太高了吧。

    比害怕更早出现的想法是,我一直在试图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可是,眼前的实相,近在眼前的那些东西,却一一掠过我的眼睛,那些都是不实的东西吗。那我现在的这个感觉呢。这个就是这里的机关吧。

    忽然心生沮丧。在这个时候没有人会知道。而且这样一来,我的这个探测也就只有失败一个结果。这个状态中的我。很奇怪地没有继续害怕,反而更加变得平然。现在也许就是纠正我这个错误的时候,用天意的结束方法也很好。

    耳边突然传来那种类似于呼啸的风声,犹如千军万马在瞬间过境。急切之中,我有一种想捂住双耳的冲动,可是,却在下一个瞬间被一双手死死地拉住,似乎是有无穷的力量从那双手上传过来,然后,下落的势头也被分外有效地阻止。不仅如此我感觉自己开始向着相反的方向提起。

    有人来救我了?好像也是松了一口气。

    被这力量带着凌空飞起,掠过一径的草草木木,就在我被这样的速度转得晕头转向的时候又倏然停止。

    而我的焦虑却正在开始,他是谁。太多的想法涌过脑海。

    当我吃惊地抬起头,与对面的目光相接时,我本来已经尝试着平静的内心差点直接点燃了一样。这个人竟然是那个柱子人。而且他的动作快得简直不像是人。

    感觉到自己被很妥贴地放在了地上。缓过神来的我,才看到自己正死死地抓着他的衣角。

    一切都已经停止,刚刚的危险就像是不存在一样,连前面的台阶也恢复了之前的样子。看来暗制的机关已经被收起。

    可是我却忽然不想放开他。好长的时间都不见了。我对他上存在的秘密一直都是不改初衷的好奇。

    “好久不见了。”为了防止他逃跑,我的手上还加了一道力气。

    可还是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完全不受控于我一样地,从我手心滑出了。

    再抬眼到那个他站立的方向时,他上的衣角都不再飘动了,看来,他在那儿站着已经有一会儿,这也充分说明他的动作真的是很快。

    他的声音轻轻的响起,“下请回,我是不会跟齐王下说的。”

    我对着他笑,一脸有鄙色,“原来,我想知道的事,在你眼中就是这个。就这么简单。看来,你好小瞧我呀。所以,我想要知道的事还不如这个,也是有可能的。”我快要被自己话中的意思转糊涂了。不过为了气势什么的,我还是将自己的表搞得很是神秘。

    他在夜风中轻轻扬起衣衫的样子,哪里还找得出,从前柱子人的形象。所以呀,他也应该相应地要变得知书达理才对啊。可是怎么觉得还是这么难以沟通呢。

    基本上就是不打算再说话的样子。就是那么一句话,就想将我打发了吗?

    要是找别扭的话,应该很容易,我干脆委倔强地转过直接向前慢步前进,也不再理他。其实,我也没想真的就向前走,这样做只不过演戏给他看。

    这次他果然中计。

    我只是轻轻地向前了小半步。估计再向这里面多走一步,不定又会落到会样的圈里面呢。

    正在犹豫着要不要回头看他什么的,他已经出声,“下,不可再向前了。这里在晚上与白天是不一样的。”

    我于是趁机大大方方地回头,“哦,不一样的?会有什么样的变化,白天是世外桃园,晚上就是人间炼狱吗?”

    啊,又不说话了啊。一脸的恭敬,在这黑夜里也是这样的突出啊。不过,怎么看起来反而是这样的气人呢。只要他想说的他就说吗?这怎么能行。完全不同考虑到公主的感受。我这个公主当得也太不公主了。

    我干脆转个个,直接走近他一步。他低下头,避开我的目光。

    我叹了一口气,“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吗?”

    他有些惊异地抬起头。

    很好。这句话打动他了吧!

    他又退一步,“属下不明白下的意思。”

    我点头,“是得不明白啊。否则多无趣呢。”

    他小激动地叫着,“下!”像有什么话要说的样子。

    但是我可不接他的话茬,只是自己说自己的,他也不是这样的吗,我这还是跟他学的,“问也不会说,我打算让你猜来着。看来,今天晚上找到了聊天的好对象了啊。可能是因为你比较不说话,那样的话,话就会完全来由我说。这样真的是太好了。后你可以这样回忆我,是一个各方面都不突出,只是极说话的公主。”

    说完之后偷看他表,他果然由刚刚的仙人一般的风姿,变成了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

    这才算是找到了突破点了吧。真的不是一般的难啊。

    可是,要怎么样才能将这个突破点放大呢也是个问题。

    毕竟时间短暂啊。

    他看我不在出声,眼睛还在他上转来转去,有一丝的不怎在,只不过那些不自在,很快被无边的黑暗隐去,又变成了是平板一样的声音,“下还是这边请。”

    我动也不动地看着他,“我啊,那真的是千金贵体。所以,条件这样一般,还一直自称不知道是谁的手下的人,可是请不动我的。”

    他的声音还是如之前的一般平静,“下,是不是也不想让齐王知道这件事呢。很快,就会有近卫来这里巡查了。”

    我定定地瞧着他,然后特别认真地摇头,“不是啊,我的想法跟你的不一样可以怎么办呢。你想想啊,大半夜的不睡觉的中心思想是什么,怎么会是你这样轻易就概括出来的主要内容吧。论起这些中心思想的什么事,我建议你应该做一个更加精深的思考才好。而且对付那些近卫的事,不应该是由你来解决吗。而我不是应该放心地闯祸吗?这样的事你禀告个什么劲啊。”

    他再次叫了起来,“下!”不过只到了第二个字就已经尽量压低了音量。

    我做出叹息的样子,“看来,你还是不知道我的份啊。你这样是在命令我?”(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隋隅而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