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一章 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冉雅 书名:隋隅而安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刚刚,我还自以为是地吓唬这个人,原来,他的不正常,完全不是因为听到了我的说法,而是他一直在思考,其实,关于李元吉他们到底何去何从,他从头到尾也没有说过什么,一切,也不过是我的猜想,也许事不是那样的,那么,他们就那么集体地失踪了……是因为?会不会是什么可怕的原因。

    “这间地宫有问题,是连李元吉也无法解决的问题,这样说对吗?一定是对的,就是这样的。他们不是走了,而且是在这里的某处消失了。”我自言自语一般地问着自己,又这样自言自语地回答着自己。然后,十分配合地打了一个哆嗦。这样的事,光是想一想,就已经让人觉得害怕。那样可怕的消失。

    我“腾”一下子站了起来,在那个人也消失之前,我要告诉他我想到的这些。现在,我要全速赶到那间屋子前面。

    在这里呆了这么长的时间,我其实没有去过那里,虽然,是这样的近,只因为,我当时,一点点欣赏这里的心思都没有。现在可是连后悔也没有那个时间了。轻轻抬起脚步,一下接着一下地落到地面上,距离被不断地拉近,并没有想像中的意外,总是出现在这个决定的时刻的各种事,我也没有被各种想像不到的东西阻挡,我已经来到了这间屋子的门中,可是,从屋子外面闭合的房门上一点也看不到此时里面的况,也听不到一点点的声音。

    我现在是在害怕吧,因为,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想到里面出现的各种凄惨的场景。

    想到这些,我的心尖上像是被风过了一般一直在颤动个不停。还要扬起大大的风尘。

    何去何从的抉择,从来不会是美妙的。

    我举动的脚,向前迈出了一步,又考虑着收回。可就在这一瞬间。我一直不敢伸手去推的门,却突然大开,有金色的光芒从中刹时翻滚而出,仅仅是那光芒入眼的一瞬尘世已经焕亮。所有的东西都被这光亮激照着,仿佛能看出来前世今生的轮华。

    我被惊得倒退了一步,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地宫的中央无极土。

    作为一个被人长期唤作公主的人,我也曾听到过这样的说法,就是一个大阵,会有这样的一个控制的枢纽。而这里,居然就是拥有一切能量的中央无极土。

    我小心翼翼地问着自己,“那现在,我要怎么做。是不是可以打开这里一切的机关,让所有人自由地出去,还是因为,这个机关变动让所有的一切只是毁于一旦。”我的声音越来越小,好像是生怕这样的疑问会被谁听到一样。

    这么多年来。我似乎一直在面对着一些选择,也在逃避着一些选择。如今,形势只是又回到了它最初的那一步,一切还不过是选择。可是,我到底又要如何的选择,是一切的开启,还是一切的永恒结束。为什么每一次都会是如此深难的选择。

    我又一次对此深恶痛绝之后。我还是向前迈出了一小步,接下来直接走了过去,因为光芒已经闪过,慢慢弱了下去,较之刚刚那里不断发散的是一种宁静安合的感觉。可是,这种宁静也是一种将要离去的可怕的感觉。我忽然害怕。它会一声不鸣地结束所有的闪耀。

    最后的决定来临时,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想法,我只是想试一试,比起坐以待毙,这似乎是很不错的一种选择。无论它会更加地靠近哪一种结局。其实,这也是我不得不作出的选择。尽管,这里的主人可能从没有一次认为,这样的选择会由一个外人来作出,更何况,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不仅是他们的一个外人,更是他们的一个仇人。就算不是仇人,也是与他们的仇人有着更近的距离。

    我一步一步地向其中靠近。

    距离门轴几步远的地方,应该是暗藏了机关,我脚一踩到上面,房门已经应声开启,我在门槛前驻停了半刻,太多的想法,还没有来得及想,就已经被我打住,这中间已经没有什么好顾虑的了。

    入房内,房门在后闭合,就在刚才,进入其中的那人也已经消失不见。我扯了扯自己的衣摆,觉得,今自己穿得是有些花哨了,其实不是十分的带感。只不过,此时已经腾挪不出时间来,与自己怄这个气了。

    室中的光芒来自正前方垂设的宝座上一只螭龙口里衔的宝珠。更奇怪的是当扑摆的窗中吹入一些冷风时,那光竟也似被幽幽地吹动了一般变得摇摇摆摆。细看之时,才发,现那龙口中的珠子本来也是在悠悠翻滚,所以,连光泽也开始变得活灵活现。

    我慢慢向它走近,心中做好会出现一些变化的准备。却没有什么真正发生。一切都是漫长与安静的重复。

    因为,已经渐渐近了龙座。所以,我更加的小心翼翼。

    可是尽管这样的小心,还是被一个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我整个人由于站立不稳,很坚强地自救了几次还是打了一个直直的趔趄,于是,整体的庄严气氛全部被破坏。心中觉得有几分的惋惜。因为这样一来,我直接就趔趄出了这条直线,定然已经有几个机关踏不上,果然,当我再次端正姿重走这一遍这机关时直至龙座,再到一狠心坐在上面等啊等,等啊等,都没有什么再有什么反应。

    这个时候,我就不得不抽些时间去看一眼,到底是个什么绊我于不义。刚刚由于紧张我甚至都没有看它到底是什么。

    入目之间,地上躺着的是一颗有鸭蛋大小的夜明珠。

    皇家的东西就是不一样,被我踩了一脚,还幽幽地散着柔光,只是光线比之龙嘴里的有一点差。我蹲在地上,细细地寻想了一遍刚刚的一切,貌似我这一趔趄就摔走了一睹机关厉害的机会。原来,这机关它也是挑人的,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害得下去的,也是要有那么点根骨的。

    李氏你们真的是这样叫人寒心吗,连做个机关也要证明是与我的八字相克的。

    相克就相克呗,还要让我自己知道。这样也太狠了吧。

    现在我的感觉是这个机关不坑我我还不愿意了呢。

    真的是太瞧不起人了。

    我跟你说,我干脆坐在了地上,一想四下无人,干脆还打了个滚儿,想要触动机关,不过,一切还真的是不管用啊。

    虽然受到了机关的冷遇,可是,我根本就停不下来对它的试探。

    一一试探过了无用。我躺在了地上。

    这么一躺,却有一处意外的发现。

    顶的藻井似乎与别处不同。

    我好奇心大发,干脆搬了两把椅子,直接爬了上去。

    当然,这样的垒叠起来的高度也不太够,我悻悻地爬了下来,四处看看,咦,有什么进入到我的余光里,我将子探出门外,门外有一把梯子。这个……这个不是传说中的命运给我留的吧。我马上开始仔细回忆,我有什么与会做梯子相克的过往。好像是没有。就当是没有吧。反正也想不起来。

    我很努力地挪过来梯子。前后支了几个方向,都觉得不大对,不过我并不气馁,因为我之前,从来没有做过的事么,做不好,也是有可原,但是从内心上讲,我现在做的是求生以外的无用的事,本来,我应该是找机关的,可是真实中的我这是在做什么,研究这个藻井的结构吗,这好像与我的生存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更像是闲着没事做的样子。可,我不就是闲的吗,还有什么好说的。

    慢慢爬上去这个高度,我的那个天啊,这个就是天意对吗,多一分嫌高,少一分嫌短。不过,我这么想,的确是我在自作多,人家的梯子,当然要适合人家的高度,我伸出手,在藻井的边缘摸了一下,咦,摸到了一个东西,我的心一动,藏在这里的东西,一定是宝贝,可是,拿到手里的感觉有一些软,竟像是书的感觉。

    是书,真的是书吗,那种绘有图册的书吗?

    我大叫一声,简直要欢呼起来,是不是能走出这里的什么图图册册的,你知道,我的人生理想也是想要造一个类似于这样的东西的,生活在里面是一方面,还有一个方面是我一个伟大的心愿,就是也要设一个出口,让后来人找到,那样的话该多有意思啊。留有余地的秘密这种。

    什么,我是说实话了吧,我的人生理想也是这种龌龊的想法,想要建什么类似的机关。我这样的理想,委实是与他们的那种异曲同工。说来,不过是同样好心不足,混蛋有余的想法。

    不过,一咬牙之后,我还是拿到了那本书,慢悠悠打上面爬下来,一定要看看天意说的是什么,能出去的出口,会不会真的又像上一次一样的是在水里。但是,在没有别人帮助的况下,我是不是真的是能自己独自逃出去。我这公主当的还让敌人放心的,什么逃生,破敌啊,生存啊什么手段都没有。真不知道,前面这十几年的人生到底是怎样混过来的。

    我握住书的手一定忽然就在这个时刻打算向着我前面的人生想一想,好像就是隔着雾茫茫的一大团东西,我听到有一个声音在对我说,“你要助父皇夺回天下吗?”

重要声明:小说《隋隅而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