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三章 消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冉雅 书名:隋隅而安
    李元吉扶我坐在一边的石凳上,自己又走过另一边的稳稳地坐下,“我出生时,只是一个世子。还不曾被那些想要青云的人们注意到,好像真的没有什么人说过什么。”

    言下之意,他是不相信了呗,虽然,我已经了解了这并不是一个真的好的突破口,但,还是坚持嘟囔了一会算命什么的。吸引他视线的说。

    咦!菜里面居然会有,这个跟蒙面人能在之前那个况下拿出来地瓜一样的让人觉得受不了。

    “嗯,我们后也能吃到这么好吃的吗?”我心里已经得到结果,不过还是问一问吗,没话找话,就是这样的想法。也没有多高明。现在我的唯一感觉就是我真的是黔驴技穷了。反正,帝王之子都已经屈尊这样了,我也就顺应了天意吧。

    “好像有点困难。”这个么是大实话。

    但是我才发现我不喜欢听到这样的实话,“干嘛不说谎呢,应该是这么说的,为了危急中仅剩下的公主什么的,于是不能做的都能做出来。”

    他那样子可算是煞有介事,“下可能不相信我们能这样说话,就像是我梦想一样,虽然夹杂在众多的是非之中,所以呀我们为什么还要理那些是非。”我心里想说得这么正式,是在教育我吗,若是说要讲顺序现在也该轮到他了。反正无聊的时刻谁也不想偷闲。

    我有些沮丧,“记得有人说过的,人生无论到了哪一步,所要面对的无非还是选择。现在看来,这句话也真的是对的。人生也总会很忙的,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的。就连打算清闲的我们也要被那么忙一忙啊。”

    “可是我们说好的不再想的。”他伸过手来拍了拍我肩。

    “想也没有关系,反正无事可做。可是,现在如今,下您是不是除了宫。就开始一无所有了。你现在说的话您就当成是在胡说吧,不过也是现实。下没有了很多的东西,那样的话,我不是很亏。要陪下一起受苦,真是不能让人安心。”说完之后我觉得这样的直肠子话,会不会戳到他的心窝子。当然能够戳到的话就更好了。

    他那个样子是在拿我当成小孩子吗,摆出一副才认清样子,还扮出抖了一下的动作,“是啊,真的是这样的,如果不是走不出去,公主下就要弃我而去了吗?”

    我配合他,“会那样啊。我可从来没有说过我是一个好人之类的。落魄而遭人同,离开了宫而遭人同,找不到未来的路而遭人同,我有时候也会陷很多人于不义,如果他们不同我的话。下也会这样的。不过现在也安定下来了。我们该见见那个人吧。”

    “确实如此。”他向着左右的侍者打了一个玲珑的手势。

    一会儿的功夫,果然有人带来了蒙面人。我也终于长出了一口气他看起来也还好。这样的话,我又很贪心地想要知道柱子人的况了。

    我向着那侍人做了一个打住的手势然后转向李元吉,“那个,下,要不然这样,我暂时不看这个人。现在,我想要了解一下柱子人。这个,就做为一种交换。”

    他依然就只是笑,“公主这样,真不知道我是不是合适。不过,也好。我总是很喜欢公主有想要从我手中得到的东西。”

    我挠挠下巴说,“不是有好东西这么简单的啊,我还将见到许多的好东西。而且我也会长大的,下还要听听我长大后的想法。这种事如果下为我养成了习惯,后再满足不了。我会更难受的。”

    他再笑,“为了让公主不再刁难我,就要让公主先熟悉我,让公主会舍不得。”

    我真的有些糊涂了,我们这是什么对话风格。

    “可是我要见柱子人的事下到底有没有答应呢?”

    他指了指后。我惊讶得捂上了嘴巴。他的意思是这个人是那个柱子人。那时候我与蒙面人困在屋子里的时候不可能有第三个人的,这件事我是很清楚的,也就是说眼前站在我面前的这个人他的前真的就只是一根柱子。如果是眼花也不能有这么大的失误,还有蒙面人也会看不出来吗,就凭他作为一个杀手对于人的敏感度。事变得让人不可思议。

    “他就是那个,那个……”我忽然不知道要怎么称呼他才对。这样活生生的样子,又该说是难得还是怎么着啊。我仔细地看了他一遍以一遍,看得他低下了头,他还懂得不好意思,好像是我不懂男女有别,不过他真的是那个人吗,五官已经变得更加的好看,有一瞬间我差点掉进他的眼睛里。还好,游了出来怎么觉得会有种溺水的感觉。

    “公主下,接下来就由末将护卫您的安全。”

    我向他笑了一下,“你很厉害吗?”

    他一怔。变得沉默。看来应该是个谦虚的人啊,明明那么厉害却不说的感觉。

    我又看了一眼李元吉,向他后的柱子人发出邀请,“嗯,这里也没有什么人,你又这么厉害,不如一起吃吧。”

    柱子人低下了头。

    他当然不好意思了,我这样的邀请他还是在他的主人面前,可是我怎么能不继续呢,这不是为了离间他们主仆给我自己找个空隙吗?

    不过对面的李元吉发生了,“过来吧,既然公主下这么说了。”

    这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为了让他们能够为我离间,我一定还会给他们更多的惊喜的。

    第一件事就是马上着手给柱子人夹了一些菜,“你吃这个吧,这个看起来好像是很好吃的样子,还有这个,你干嘛看齐王啊,又不是没有了,对了,齐王一直都没有动这个应该是不吃,你放心吧,最应该拘谨的就是我们两个人了。他会自己放松的。”

    柱子人不动。我再次看向李元吉,“他在怕你对吧。”

    “他也在怕你。”

    他瞎说他怎么会怕我。我一副不能认帐的表。但是转念想想他说的也许是对的,我看起来最起码在这个人的眼睛里看起来并没有多安全无害。

    我放下筷子,直直看向李元吉,“怎么说?”

    “听本下的话,你好好吃饭,吃得乖的话我就会考虑帮你劝他。这是威胁。”

    “如果是齐开的威胁的话,我是不可以不听的了。”

    他充满心的模样竟然不是太有违和感。

    我低头吃饭,时不时还要偷瞥一下柱子人,真的好奇怪的一个人,为什么会这么忠诚于李元吉。我决定了,本来我的心眼就很不到位,这样的话与李元吉斗是不够用的,索就来个直来直往,“他,是下的近护卫吗?”

    李元吉从桌子上抬头看了我一眼。他是在以作则吗,自己吃得倒很认真,“嗯了一声。”

    我用筷子捅了一眼眼前的狮子头,“他刚刚在那个下面的时候装成一根柱子装得特别的像,下也知道吗?”

    他抿嘴,“知道什么,他像根柱子,还是一见柱子误终,不见柱子终误。”

    我差点直接噎着,“这位齐王说的是什么意思,这个话题的意境怎么觉得有点让人想要浮想联翩了呢。”还是我根本就想了很多。

    “我是说他这个人是甜的吗,知道得多的话会饿吗?”

    李元吉说话的感觉严重有问题。这就是他想要隐瞒的部分。

    “下我问了什么不该问的问题吗,比如他的世。”

    “珂儿可以更小声一点的!”

    “啊,我有吗,为什么……”这一下子我简直就是在动口形。

    “对就这样,这样的话他才能听得更清楚。”

    李元吉这是在耍我。声音越水反而听得越清楚吗?

    我能说这个答案谁听了都会觉得是在骗人好吗?

    “我不是吃饱了么,所以声音大一点才能消化。”

    “这样说可不是为骗珂儿,他的耳朵很好,可以听到很远的地方说话的声音。好像也包括脚步声。”

    我默默地放下了筷子。开玩笑,他做为一根柱子还能长成这般的模样已经够让女孩子打不开心结的了,还有他那耳朵也是非凡的吗,要不要说得这么经典,我可不会羡慕的。李元吉啊,一直觉得你聪明的,可是现在这件事还真的有些说不好了,你自己代入一下,这样说真的能让人相信吗,如果可以的话,是不是要搭配上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话说他就是能演得出来楚楚可怜的模样我也不打算相信他,因为不是我相不相信他,而是这个事它就没法相信好不好。

    我撂下筷子,拿着手帕默默地擦了一会儿嘴,表示自己已经明白了他的用意,然后看向他,“我本来以为下会如实跟我说这些事呢的。不过现在看来,下还没有那样的打算。啊对了,你看今天这样的天气,他不光是适合吃饭,也适合睡觉的说。”我想我还是睡睡吧,李元吉希望我可以更糊涂一点,我可没有理由因为他的愿望而真的糊涂下去。万一哪一天真就直坠他的陷阱了,我又要怎么办。对了绝不能让他成功地拿他的愿望覆盖上我的愿望。

    “去睡觉,珂儿不想知道他的世了?”

    我试着回想了一下刚刚的贪心,这个是他不想说的,我当然不能再问下去。其实惹怒他的程度也是有轻重的,现在明显就应该到此为止。我也是个明白人,这点道理还是懂的。

重要声明:小说《隋隅而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