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三章 命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冉雅 书名:隋隅而安
    我的所作所为,看起来都像是笑话吗?是有点,搞不好,比笑话还要让人觉得可笑。可是,就凭我,真的有那么可笑吗,我这样会自生自灭的人,也会做出让人一齐笑的事吗,但是,大家不觉得这样才更吓人。真正让人笑的笑话其实是在这里的。

    我的不知天高地厚,我的寡廉鲜耻。这才是问题的所在啊。

    我立马装出来惋惜的样子,“没错的确是笑话,所以想要快点结束了。”

    他很随便地看了我一眼,“好吧。”

    什么吗,这人同意的倒是痛快。然后手上一直都没有停似乎是要找什么,似乎又不是。

    我试着问他,“你那样是要做什么?”

    他不会是真的想要藐视这里的机关。想要就这样,直接冲出去吧。虽然,对他真的是一无所知,但是,他给人的感觉可真的是那样的。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很杀手的绪。

    说起来,我现在都不是在盯着他,而是入木三分地刻着他。

    好吧只要是努力总归是会有一些收获的。老天爷也不总是要人这么失望的,它偶尔也会给你一些惊喜的。让人怦然心动的那种。

    他的目光比之前有一些变化,就像是一种奇怪的光线在汇入,满满的,我隐隐也有了几分的不安,忽然有些奇怪,自己为什么会有如此的感觉。

    竟然觉得,他之于我,必定应该是一个不同的人,可是,应该不是那样的,因为,如果我们真的是相熟的人话,我已经不记得他,那么他也不会那么凑巧也忘了我吧。

    即使真的也发生了那么巧的事。也就是说我们彼此本就该是这种命定的要忘记的吧。那样的话好像也没有什么必要再予以想起。

    我的目光再转过他,他开始上上下下地摸那根柱子,谨慎而小心。

    我绕到他眼前,“我们不用一起死。我不是那种人,如果自己会死,就会找一个伴儿拉一个垫被的那人,我好像比较喜欢清静。要是死的话也会选那种风格。”

    他看都没有看我,“我比你还喜欢清静,今天和你说过的话,比我这几年说过的都多,我快要被你吵死了。”

    我更加惊奇地凑过去,“你平时真的就这样不说话?那样会很闷的,心本来就不会好。做杀手总是杀人的人,怎么会有什么好心。你们让这尘世一遍遍在那些人眼中死去,你们也一定会不好受。我能想得出来。对吧,以前也总会有不妥的心,但是自己一直都没有意识到那是什么吧。”

    他撇嘴。“你的意思是这世上只有那些接生婆的心会好,而且会好得不得了。”

    我摇头,“那也不是啊。不过,就是觉得,就你个人而言,其实不适合作杀手,要不就是在你遇见我之后。就再也做不了杀手了,因为你已经学会了救人。你救了我,这种感觉在未来的某个时刻会变得很美妙。”

    他哼了一声,“我被你给埋没了,我这哪里是在救人啊。”

    “你这样是在骂我不是人吗?”这人可真是的。

    “知书达理的公主也会这样妄自菲薄的时候,我不是在救人。这是肯定的,因为我这是在救国。那样也会让我想救一些。”

    我笑,“一个只剩下公主的国家?那要是最好的公主才行,那样也才会有存在的意义。不然的话索还是不要剩下什么了。”

    他忽然扭过头来看了我一眼。古怪的一眼。脸色好像有一些惨白,不会是刚刚被我吓到了吧。

    我还再看一看的时候。他像是察觉了我表上的那些变化,直接将头扭了过去。

    不过,我嗅到了来自他的上有一种味道。之前,我还一直以为是这间屋子里的味道,其实不是,现在我离得足够近,近到我足够能分辨得出这些味道是哪里来的,而且这种味道,竟然血腥的味道。

    来自他上的血腥味道,就只有一种原因。

    他好像是受伤了吧。

    我刚想绕到他后去看一看,手上一紧,被他给拉了回来。

    我急了,对他喊,“你怎么了,我没有要逃跑,我只是想看看你是不是受伤了,对吧,你是不是被李元吉给伤到了?你真的是受伤了吧,但是之前为什么一直都不说。”

    他表忽然一顿,虽然我只能看到眼睛,但是我能感觉到之前已经忽略的事,真的是有忽略的部分,怪不得他一直说我吵,怪不得他一直都不说话,他受伤了。没有力气说话。

    而且,这样一看他的脸色,也能让人感觉出来,一定是伤得不轻的,因为脸色已经越来越惨白。我忽然不敢想下去,也忽然开始这样怀疑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的难受,心竟然一直都是在发紧的,就像是一直都在被什么紧紧揪住,无可解脱。尽管一直想要逃离。却一直不能以自己的狡黠实现的梦想一样的感觉。这样的无力。

    “为什么会受伤?”虽然知道不一定能得到回答,我忽然想要这样问,就像心中一直很清楚,他会受伤也许会和我有关一样。好久,已经好久都没有这样自作多了,即使会被自己嘲笑的想法,也要真的这么想想。因为没有办法控制。那种近似熟悉的感觉就像是一种魔咒。

    “因为没有受过伤,所以不觉得可怕,没想到会让人觉得这么冷。”他忽然笑了一下,可是比不笑还让人受不了。

    我一阵紧张,“真的很冷吧?有止血吗?”

    “下是不是觉得,我血特别多,而且很喜欢那样流。”

    “看起来你比我还想让你自己流血。也不是对你一个人,我对所有人也一直都是这样的,看不得别人受伤的。当然对待动物什么的也是那样的。”

    “好吧,那就让开一下,让已经冷静的我试试,我们要怎么样出去。现下公主也想了去了吧,为了救我,也应该那样想。其实,做为公主,真不该那么博的,因为只要帝国就可以了。”

    “不要再说那么多的话了,应该要保留力气的,你可别这样看我,我只是觉得,你想要救我是真心的逞英雄,而且,我也不是那种不吃嗟来之食的人。所以,你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因为这里只有你我两个人,我能依靠的也只有你。你现在的脸色真的很不好看。又这么半天没有吃东西。”慢慢我住口了,直觉我说得太多了。而现在他的体又是那样。

    最后,又忍不住抬头偷看他,因为他接下来一直不再出声,而我又不知道到底要不要他出声才对,他应该是受了很重的伤。为什么会这样的心痛,难道真的就是我刚刚说的那些原因吗,还是因为在他上能明显感觉出来的与我相关的部分。到底是哪一个,真的是说不清。却无法抵挡这种,一直慢慢却越来越浓郁积累的,不想要他出事的那种无可名状的绪。

    其实,最近,我的心一直都很不好,虽然不至于真的去寻死,却变得一直无法对什么事衷,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死的感觉,但是,就是这个刚刚,我都觉得自己奇怪那种极度燃烧的不想要让他死去的感觉。但是但是,它怎么能在一个陌生人而且危险的人上产生,才是问题的所在。

    为什么?

    难道是因为那种天然的熟悉感。

    或者说本就是我臆断出来的熟悉感。

    我们不可能熟悉的。

    但好像就是熟悉,还达到了想要珍惜的地步。

    真是疯了,这都是些什么奇怪的感觉。

    可是心里竟然还会有种很喜欢的感觉。

    我们本该有的同样的愿望同样的目的。现在却这样的不清不楚。一片迷雾。

    我忽然想到,这人,应该是知道的吧。我不知道的那些事,他应该是知道的啊。他应该是那种,我一直都想要找到人。可是,我真的应该问他那些事吗,那些根本就不应该被想起的事,长久以来,我不是一直都觉得是,那种忘记,本就是天命所归。有时候,我很感谢那种忘记可以让不作它想,所以,才能这样简单地活着。

    沉静的男声响起时,我的思绪被打断,“你让开一下。”

    我反而上前了几步,“不要那么做,你快出去吧,出去了也可以想办法救我,而且,有时候,人是可以急中生智的,没准你那样一吓我,我就真的想出了什么路数,能解开那……”

    他反手将我推开,瞪着我,“退后。”

    不是我不想拒绝他想要让我离开这里的那个意思,而是,以我现在这个能力,根本无法拒绝啊,这个怪家伙,他推我时,用上了力气,所以,我直接撞到了后面的柱子上,所幸,他只是用了一半的力气,要不然,这根柱子也许会被我撞倒。当然这才是臭美,应该是柱子会将我撞倒才对。更当然,也有可能两败俱伤。反正每个选择里我好像都会受点伤。

    “等等,等等,你这么做不合我的心意。现在,怎么说我们也算得上是共患难,这个是要一起想办法的。我虽然很笨,但是三个臭皮匠也顶一个诸葛亮,算你一个顶两个,好不好。”反正,也找不到什么理由了,就用这种胡搅蛮缠吧。

重要声明:小说《隋隅而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