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二章 灵犀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冉雅 书名:隋隅而安
    我转过头去看这位要叫大侠的人,他那个架势好像是真的要叫人的样子。不会吧,不会吧,有人会有这样的兴趣好。自找麻烦。真的是自找麻烦好不好。来到别人的地盘,还要炫耀自己的到来,世上还会有这样的人吗?

    我还来不及说一个不字,他已经引吭高歌起来,“这里有刺客,这里有刺客。”大大的声音,唯恐这地盘上的人听不到的声音。我眼睁睁地看着他咋呼得这么欢,只来得及感叹一句,“这不是真的吧。”

    之后,他的声音自己也止不住,直叫得我肝颤啊,都不敢看他。当然虽然他的面纱够薄,看起来像是有钱人家作寝衣的用料,表看起来也有点模糊,但是我确定,这人又在我前面微微一笑,“看来大家耳力不是太好。”

    我直视以对,大家都没有缓过来好不好,这样的明目张胆,他们根本就想不到,但是他们就不能转换一下思路想想吗。

    然后,地动山摇的吼声,他竟然为了召唤出来侍卫用了内力。我本来就被他的反常举动吓得不轻,这会儿又被他的内力震得心惊跳。好不容易捱过了一声,才被他拉到后。向前的内力涉及后面的很少,否则他就会直接让这个劫持终止。

    劫持得太顺利,反而不满,要呼唤一下这家的主人。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游戏人生?

    虽然已经是第二次被劫持,但是,怎么可以是这种吊儿郎当的样子。太不神圣了,也太亵渎了。怎么好意思,毕竟还记得我是个公主,就算不一定是真的公主,现在也是以公主的名义在绑架吧。真的是太过分了的说。

    这下就算有谁想要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不好使了。

    我们这一双本来就不平静的人,现在平平静静站在众人面前的样子,还真有点觉得不是太入戏。话又说回来,谁让这根本就是一个诡异的打劫呢。

    接下来,这里的侍卫倾巢出动,估计也是最心甘愿的一次。因为这样的事估计一生遇到一次都难。

    我预感到接下来的场面会有些混乱。

    结果却出乎的我预料,一院侍卫竟然一点儿也不吵,好像是在有意配合着我们的古怪劫持。李元吉出现在众星捧月处,这个样子可一点儿也不像之前说的那样要为我舍弃一切的人,其实,这样子看起来才真实的吗。从前说出那些怪话的样子才叫人怀疑。现在,连我自己也觉得这场劫持是很有必要的。就像是一场过滤。让所有的错误所见都消散也唯有如此。

    不过,大侠怎么一点儿要求也没有呢,这样深款款地看着李元吉,事不会是这样的吧。他真正喜欢的,也真正想要见的是李元吉吧。

    好像真是有点这个意味。如果是那样的话,这个就是传说中的那什么,那什么,啊不会吧。世上真的会有那样的人。要是这样,豁出命来看一次哪怕是被捅一下什么的也值了。

    所以,这个时候,是要看事的重点的吧。这个事的重点,说来,也有一些奇怪。这么表面地看起来,如果要是让大家做一个选择填空题的话。有半数以上的人是会选我的。可是如果是那样答案就是否定的,无疑是错的。

    只因为,这个表面上看起来是重点的我,其实一点儿也不是重点,重点是李元吉啊,所有的决定都是由他做出的。蒙面人的下辈子幸福都要依靠他的判断。而且也必然是他的错误判断。经过一番判断之后,此时的焦点虽然大家看得都是我,而于我而言最应该看的还是李元吉。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是至关重要的。

    此时,李元吉目光正瞄着我。我仔细瞧了一下他的目光,什么都没有,普通一般,真不知道要怎么形容才能形容出那种漫不经心的感觉,我们目光一对,他眯起了眼,不过旁边的这位大侠也不闲着,一见李元吉在看我,一下子像老鹰捉小鸡一样将我提了过去,现在这个感觉是有点儿像了。

    我不过看了李元吉个眨眼之间,双方就已经开始可贵的对话,“下位高权贵,所以会比我们多做一些选择的也是人之常。现在就有这种选择要给下,是要留下这位公主让她有所作为,还是要借我之手去除这个后患。”

    我看向蒙面大侠,这威胁的句子如此诡异,让人真想猜测他到底像是哪一伙的。不过,也说得太难了,我自觉着,比不得直来直往,让人明白得更快的那种。你看,他到底想要什么都没有说,还偏偏要那样客气,搞得好像是李元吉要什么似的。

    接下来,我头皮麻上一麻,没等我真的叫出声来时,已经能够反应过来,这个发麻的感觉是如何造成的了——那位大侠,将剑在我脖子上做了一下来回拉锯的动作。

    这个是在光天化的吧,他是要李元吉看得清楚才这样做的吧,可是,李元吉的样子他也看到了,这个说到底是在威胁我的吧。如此就是有舍本逐末了。我不是重点好不好。因为全不对头,本来这个时候,蒙面大侠应该是一见李元吉就绪激动,然后,拎起我跟他比划,说是让他赶快答应他的条件,然后,再火速离开。可是,一切都不对。大侠好像是记不太好。他不会是忘记了自己在做什么吧。

    头晕,大侠啊大侠,你能不能掌控好方向啊。这个剑应该是向外一些的,我的脖子可不是铁做的。

    李元吉的目光开始变得复杂,其实不怪他,这个场面真的很奇怪,大侠什么也不要求,就只是意会了一下,要李元吉老老实实地站在那里不要轻举妄动。而且这就是全部。

    一切静止中。这种时候,不是时间拖得越长越危险的吗?

    比起真正的绑架,眼下的这个,会因为漫长而显得无比温顺。我能感觉出来的方式就是这样的。

    看起来,就是一个拐弯抹角的劫持。

    “我是公主”的所谓意义在他那里根本就是子虚乌有。

    这么磨磨蹭蹭的,我们要不要真的交流一下。我抱着他是一个不由己的人这样的想法,又一次试着与他展开交流,“那个,那个可以私底焉问一下吗,你这个是要救我,如你所说的那般吗,好像是另有用意,你把我用在这个排场上,好像是因为其它所留恋的事,啊当然不会是事应该是某人,难道是你深的人?啊真的是吗?”

    蒙面之下的眼睛静静地看着我。那是一双被说中心事的眼睛啊。我想了一下,他应该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这样做的话明明是来送死。

    “啊,我说对了吗?”

    “应该小一点儿声的。”

    “是吧,我说对了吧,这个够小吧,他们听不到的,这里没有人是顺风耳的对吧。”

    “是不是太静了一点儿。与该有的气氛不一致,是不是我要是让她见一点血,下的反应就会比现在快得多。下难道是因为见多识广之后才不觉得我这个样子凶狠,啊,也许是因为下本来就做到了 极致,所以我这个样子,可能会被误以为是小菜一碟什么的。”

    李元吉目光从上到下扫过他,“时间有些晚了,正在饭时,眼下迫切的可当然不是吃饭,手中的人也不是吧,所以,说不定还是在关心着别的人,难道是想围魏救赵。我很好奇的是之后会怎么样。但是为什么会蒙着面呢,这样有多闹心。我们本来该是偷偷见面的。想要什么,想要让我答应你的条件。而我该得到什么。”

    李元吉你不是吧,人家这是在威胁你呢,结果他的答语太地道了,还想也从其中得到些什么。这世上就不带这么玩的。

    大侠也有些受不李元吉的态度,“要不然是要血腥一点儿吗,这样是不是太文静了。下对我的决定有什么不喜欢的吗?”

    李元吉摇了摇头,“应该是已经看出什么了吧,刚刚不是说了吗,也就是说,你的想要的部分我很不喜欢。也可能是因为时间不太对头,在此之前,我刚刚被人威胁了一次。我只是在想你到是有什么过硬的把握才会觉得我一定会救下你手中的姑娘,而且还是要付出代价的那一种。”

    大侠冷笑,“下可以回顾前文,这样的事只消一眼就可以看得出吧,此时我猜下手中的冷汗已经出了不少吧。”

    李元吉的五指微微合起,目光闪了一下,“本来是想一箭双雕的吧,既要救你自己的心上人,也一并救了公主,而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你的第一雕可以最快殒失,我杀了你的心上人应该更快。只是不知道你想要真正见到的结果是什么。”

    颈上的剑抖了抖,我也抖了抖。不过又很快镇定,“如此就不要公主,拿公主来换她。这样我们也可以有一样的心境,得到与失去都有可能。下也许会说你一向拥有,所以可能不害怕失去一两样东西,但我知道那会是下的妄语,下会很清楚,这位貌美如花的公主在您心目中的地位。我如此知道是因为听到了下的表白,所以下也不要否认,就只是我比公主还要相信您,不知道算不算是心有灵犀于下。”

重要声明:小说《隋隅而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