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一章 无澜之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冉雅 书名:隋隅而安
    一声暖笑掠过耳畔,感觉上有丝丝的凉,我有些好奇地摸了一下耳朵。他一定是明白了我的意思。

    “夜有些深了,园中也起风了,我送你回屋去吧。”

    我简直觉得,这就是传说的中纶音洋悦啊,不过,这种快感也是要掩饰的,所以,压了压心中喜意,只是平静地冲着他笑,由他扶着我走出了凉亭。

    他的掌温不是很,可是,总是能让人觉得它们透过我后背的衣服,慢慢地灼烤着我。忍不住,偏头去看他,他正在看下阶的路,我放心地继续看着,可谁知道他突然转过脸来。

    他长得这样好看,就像天时的山花烂漫。洋洋的笑意,如此的悦人眼目。

    我连忙低头,还在心里不断地安慰自己,他只是长得像个好人,真的是仅此而已。

    不过,我现在这种特别奇怪的心,到底是因为他长得像个好人,还是因为,我自己的心意本不过就是如此。

    从这里开始,就已经对他想了太多。

    还好几步之间就已经上了台阶,就已经不用距离得这么近。

    我小跑着距开他几步距离。

    可是为什么余光中还是残留着他似笑非笑的脸颊。

    还有,始终这样不远不近的距离还真的是别扭啊。

    本来是个不错的夜晚来着。

    但是这个心怎么就么神秘莫测了

    不敢回头瞧他在坐什么,就这样漫无目的地一直走下去,走失了才好啊。

    举步之间听到他的笑声,“夫人好梦。”

    我站住脚步,回头远远地冲他福礼。

    他看了一眼,没有再说什么。

    眼下我不会在他面前拧巴的。因为事是越拧巴就越会拧巴的对吧。那么也就只有顺其自然,或许会天气晴好。总是天也需要力气 的。

    后的脚步声已转它向。

    终于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只是青石近头,站着的另一个前却涌入眼帘。

    是李元吉。

    是从何时他就站在了这里。

    我没有留心他脸上的表,只是惊异他的出现。

    他的目光定锁在我脸上。看得我很不舒服。但是我还是一直期望他是于我有用的人。

    他目光越过我落到远处的扶苏花木,“你哥哥落入了李晖琢的圈我这就带你去见他。”

    我惊疑不定,可是足下已经掩饰不住震惊,行出的一步有些摇晃。

    他动也不动只管仍看着我。

    想来已经将我眼中的疑惑看得很清楚。

    “你不相信我。那要我如何做,歃血盟誓吗?”

    “啊?”

    他没有等我真正的想明白这件事,已经侵近一步拉起了我的手,“走吧,好在这件事十分地好确认。不用等上一生的时间。”

    然后他示意我后的杏月走开。

    杏月不敢忤逆,做出要退下的姿势,不过她偷偷看着我。

    她不相信李元吉。

    我向她点了点头,“下去吧。”

    静静的空气中响起一迭声退去的脚步声。

    他拉住我的手又紧了紧。

    我并没有挣扎。跟着他快速地穿过了扶苏花木

    “啊!”他一个转之间紧紧抱住了我。与此同时掩住了我的嘴巴,用目光向我示意着什么。

    被他这样抱着,我吓得不轻不过还是注意到了他示意的目光。前面不远处有一池潭水,我有些记不清了,李府何时将这深潭也包括在内了。

    不过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潭水这滨,有一队兵士守卫。

    这好像确实能说明点什么。

    我心下一动已然迈出了步子。衣袖却骤然被制住,“现在还不行,我们要引开他们,如果让他们发现了我们知道有这一处所在,你哥哥就被被移开的。”

    那要怎么办,我求救似地看着他。

    虽然我不应该这么做,可是眼下我还有其它的办法吗。对了。我可以告诉衣福云,可是我却真的不能再等了。

    他眼神分外镇定,“当然是由我来想办法,”

    “什么办法。”

    “略施小计即可。”

    我半信半疑地将目光移向他摊开的手掌心,不知道何时他藏了一块鹅卵石在手中,掌心光滑。衬得鹅卵石分外圆润。

    “这个嘛,只有一块,这里却有这么多人。”

    “不是用来打人的,是用来吸引它们的。。”

    这样也行吗,我还是……

    未等我真的说出什么。那块滑石,如流线一般飙出视线。

    轨迹的尽头对面的山体上一声轻响,由于山体为壁形成了一些回声,所以响得格外清脆的一声啪。

    本来立如松的兵士一下子紧张起来,开始查找声音之源。不过他们未有想要离开的意思。

    是不是,下一瞬他们一齐转向东侧,目光随着他们动作,好价格是有人发现了什么,果然有人在向领头的副将禀报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他们全都转去了后面。

    机会好像是来了。

    只不过,我刚刚转过头来看他。

    他已经牵过我的手跑向池边。

    我的呼吸声中已经透出了紧张,我会见到哥哥吗,难道他将哥哥藏在了水下,可是我不会水,又可是……

    他忽然停下了脚步。认真地看着我,“你还是不要下去了,就在那边等我。”

    “啊?”

    “可是他们,他们还是会回来 的啊,如果他们在这上面,你还带着一个人会吃亏的。”

    唇角上扬,他笑了一下,“你现在是在关心我吗?为这一刻,我希求的时间真的是漫长。”

    我猛然不知所措,因为近在咫尺的呼吸,忽然想伸手推开他,可是已经被他反手揽在怀里。

    “你!”视线一角,锦衣玉带的影在靠近。

    “下,难道是在自毁长城?”然后他影陡然靠近。似乎要在李元吉怀中将我拉出。

    不过比他更快一步,李元吉已经将我拉到潭边。

    潭风清流漾,连呼吸也变得水润。

    我回头,看到李晖琢目光的紧张光芒。

    他倒是很少有这样的时候。

    不过很好看。

    可以看他紧张一次。

    “我们是计败了吗。”

    李元吉笑应。“好像是这样的,看来他从来都不相信你。”

    “难道没有下的原因吗?”

    他又笑,“好像你借了我不少的光。”

    “的确如此。”

    “想不想报复?”

    “如何做到。”

    “我们一起从这里跳下去,装作是殉的样子。”

    “下放心不是装,我真的不会水。就只是从未想过会做一个水鬼,听说淹死的都是会水的。今天也许会制造一个意外。”

    李晖琢只是平静地看着我们。无视我们的对话。

    半刻后指着这潭清水对李元吉道,“下可见到过如此画境。”

    李元吉摇头,“是没有见过藏在水下的地宫。”

    李晖琢笑应,“下原来是对传说执著,难怪要一探究竟时竟携了末将的内。”

    李元吉将目光转向我。“我也一直在纳闷,自己如何也公偏执一人,曾想过如此真的是大错特错,不过后来最终的发现是如此执念,当然可谓为贪恋。早已经是改不得的了。”

    李晖琢轻声叹气,“所以呢,下竟想做出如此违背太子的事,就连我的夫人就是你们一直要找的人也不想告诉太子。其实末将也不想,如此说来真的是有劳下了。”

    我看向李元吉,心下有些意外,他真的没有对李建成说这些事吗。不过李晖琢好像真的是很了解他。

    他笑了笑,“此事本就是将军的意料之中,如此证实也只能说明将军还是从来一般运筹帷幄。”然后他又格外正式地提醒李晖琢,“如今我已经外绝路,如果做出什么非常之事,也断在理之中。”

    李晖琢摇头。“下此言差矣,这世上何来绝处,就算真的是有绝处也断然是可以逢生的。”

    李元吉一脸的古怪神色,“如果我说不要呢。将军仔细看,我们距这深潭不过是半步之遥。也就是说人生的机会也就只有半步,当我们有全部选择时还能做错事,也就是说在这半步之内,我也可能一时糊涂。”

    李晖琢眸中闪过一丝厉色,不过稍纵即逝,又渐渐变得和缓,“下本就想让末将知道,否则怎么会不阻拦杏月的离去。”

    “将军过奖,也有可能我一见到心宜之心就昏了头,或者是真心想要耍帅。”

    这是什么嘛,一直这样打哑谜,但是他刚刚说这下面有地宫,我真的后悔不会水,否则就可以激流勇进,这里当然也不是什么激流,一直就是这种镜子面一样的默水。

    正想得入神,耳边传来一阵轻语,“深深地呼上一口气,我们下去。”

    瞬间一股力量拖动于我,脚下一摇我与他齐齐坠下水面,堪堪激起水花的那一刻,我听到李晖琢极大声地喊着,“珂儿。”有些扭曲的音节,仿佛含着极大的惧意,他是在害怕着什么,是怕我死了吗?不过再没有机会无数的水花已经包裹上来,我再不能抬目看去。

    好像有一丝后悔,是啊,这样的后悔。

    可是这是在做什么,与自杀无异,因为我根本就不会水。

    可是几乎只是在转瞬之间,潭上的空间并没有如我脑海中所预料的那样憋闷,反而是焕然一新,我们似乎是辗转之间进入了巨大的秘室。

    还来不及真正地感叹什么,手已经被李元吉握紧,他呼唤着我的名子,又急又促,“珂儿。”

    我奇怪地抬头看向他。

    他脸上是一个慢慢变化出来的笑意。

    只是我觉得有点奇怪。与平时都不一样,仿佛是发自内心的喜悦在他的眼角眉梢,是因为刚刚与李晖琢说话占到了便宜。

重要声明:小说《隋隅而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