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六章 之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冉雅 书名:隋隅而安
    甫一落地,有月光突破重重乌云闲照开来,李晖琢的脸颊在那一瞬在我目前呈现得清楚,倚树而立,目光灼灼闪烁,借了星辉更加的光不可测。

    我当时,不过是脚尖刚刚沾了一点点的地面,却感觉认知已经消失,又被他带得高离了地面。俯下头时才发现,李晖琢又抱着我跳下了一棵树。

    此时,他的足尖不过将将踏着树枝,无风自动映在地上的影子也似飘渺难凭。

    只是说真的这种感觉不错,就像是在御风飞行,除了一直担心他一个不清醒,将我洒向地面什么的,其它的也还不错。

    我看了一眼高高出离视野的地面,又闭上了眼睛缓了缓心境。

    真是缓到了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的心境。

    最后四周湮灭一样的风声忽然止住,我咬着牙睁开眼睛,发现我们停在一株树枝上,而这株树枝只是微微地摇了摇。

    大概是突来的苦难不许它崩溃什么的。一下子经了我们两个不速之客的重压,它也只是轻微地摇了摇。

    此时,风停,叶止,月色淡隐,俄而又掩进云中,只得周围一圈光亮。

    他的目光深凝而来,夜色重重,也难碍他色相出众这事儿半分。

    这个在树上望望今夜良宵的事写写也还好,想想也是善莫大焉,可是像他这一副风流倜傥,有模有样地沉醉于其中的样子就真的是要不得,要不得。

    一时间,我看向他的眼光里才全是比之更加殷切的期盼。

    一时间我心中的苦水又化成一股恨意,只恨我当时给他喝什么清水,直接将他灌翻了也就了却这场风流债。

    本想着他就在这不高不低的地方歇歇脚,一会醒了酒,自然就相安无事。哪知道,他一瞧一旁的坚顶凉亭,我这个愿望便又出了纰漏。

    他抱我的手臂紧了紧一个纵。我们就栖上了凉亭。

    他指着半隐的月亮与我道,“夫人那月色为何如此不给面子。非要给乌云盖住,难道它今夜嫁人,是要等夫君来掀盖头。”

    我注意用脚别住琉璃瓦片。仔细小心地嗯了一声。

    旋即就一个惊呼,只因他不太满意月亮藏在云后,又抱起了我,把月亮追一追。

    我想此物这一次诚然真的是醉了。

    于是也不管他是不是紧紧抱住我,还是觉得我得紧紧抱住他心里才实诚。

    后来的后来更是怪是,等我睁开双眼,看到李晖琢正在自己边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我。

    我刚说了一个你字,他就大大地打一个哈欠。

    “我还有将军,那什么……”我偷偷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还是完整。就只是他怎么出现在了这个上。

    还有,我突然意识到我的手里死死地拉着他的衣襟。

    不声不响放开时,去蓦然发现,上好质地的衣服料子,被我攥得出了一大团的皱褶。我放开手后半晌,那个折度都不曾打开半分,就一直那么纠结着。弄得我也是好生纠结。

    他看了我一眼又叹了口气,“夫人昨夜就是这样一直拉着为夫的衣襟,让我只能,哦这个只能朝着这边睡,真是累死人了。”说完立即躺尸。说是要睡什么回笼觉。

    我目瞪口呆瞪着他顷刻之间进入梦乡,这个样子却是像久困成饥。难道昨夜的事只是梦境虚幻。

    我又想了想我那让人眼花缭乱的一梦幽长,果然也不像是真的,不让杏月与我梳洗打扮得好了,赶去看那个似是而非的凉亭。昨夜它出现在梦中的感觉何其真实。

    刚要出门时,李晖琢翻了个叫了声娘子。

    我心头一震。回头看他。他还在好睡。

    说不上是为什么,我只是觉得现在自己的心思很是奇怪,好像是要躲得李晖琢远远的。

    围着湖心转了几圈才找到出现在梦中的凉亭,这个距我住的那个院子委实有一些距离,我估计着像是梦中远逾的距离。可是现实却在告诉我这只是一梦虚妄。

    悻悻向回走,我又突然改了主意,返折了回去,在凉亭里坐了下来。今里天气发闷,树上的鸣蝉早早就叫了起来。与这鸟鸣蝉诵坐在一处,倒得几分的妙趣。

    我正仰头盯着这凉亭的藻井发愣,忽听边的杏月唤我一声,“三。”我抬头,发现,由打小拱桥那边快步走来一人,在他后有两个小跟班的,一时跟不上他的脚步被远远落下。

    我将目光细凝,这人不是李元吉却是哪个。

    长长呼出一口气,我已经转过目光不再看他。

    杏月还记得他,便低低的声音告我,“这位是昨来咱们府上的那位下。”

    我只是若有若无地点了一下头。转头对她说,“你去看看福云的药吧,同她说昨里那药吃足了水分,今便少放些水吧。”

    这个……杏月有些迟疑。

    我不再接语。

    她只得拜了一拜,快步而去。

    忽忽的衣风临近,我蓦然转了个坐向,开始盯着湖水,眼前衣风带过,又转到了这边。

    我假意做出才将他发现的样子,猛然察觉了一般地站起,又退了数步,方才站住,又开始疑惑不定地将他打量。

    他那眼珠子就像是沾在我上了一般,挖都挖不去的入三分。我心中唾弃,嘴上,却惊问,“这位是……”

    他恍然一惊似乎是回过神来,目光中游过一丝怅然,“小王元吉。”

    我又假作惊呼,将一张嘴撑成了圈,然后化出一丝笑意,“王爷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死罪死罪。这里宽敞正合王爷的风度气量,王爷请坐,请坐。”说完我挥出袖子作势为他掸了掸眼前的石凳。

    他紧紧盯着我的一举一动,眼睛里的光色竟然跟天狗咬了的月亮一般,微微夹起。

    可能是我太客气了吧。

    他被感化成了一根木头。

    只是他若真是根木头,那脸上的年轮神色就当真是耐人寻味。

    他忽然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向我大近了一步,我们之间的距离本来就没有多少,如此可就是近在咫尺了。我的心抖了抖,他已经开腔。只不过略有压抑之感,“珂儿,这一定是天意,让我找到你。”他那入戏的神于细微处勒出了两道心痛之眉。我心中一顿感叹,几时不见,他倒也能修炼得这般,也是他从前也是个会唱戏之人。罢了罢了,这出戏还需得是演下去。

    我做出个直眼的样子,恰到好处再退出两步,捧着个柱子。与他好言理论,“王爷何出此言,想来是有些误会。”

    他那伤的模样在须臾之间出现,真的是为我称道,说来。今出来时我就曾对着铜镜摹过,真真的不像个真。

    我侧过一点来,并不打算与他直目相对。那样只会让他看出我眼中的恨怨来,此时时机未到。

    他那游戏人生的功力绝对在我之上,我从前骗人可就是动个嘴,哪有他这样的,一步向前摇了摇可谓是颤颤巍巍。好好就要摔倒,及时扶住了一边的柱子。

    若不是我此时与他口是心非,还真要冲上去给他点个赞。

    他表似乎是想忍住些心里话,打造出说还休的体境来,只是终究比我想的技高一筹,终还是脱口而出。“珂儿,你不信我。”

    这本是明摆的事,他还要问。

    可见扮假演痴的道行真是一流。

    所谓盖弥彰,所谓口是心非,所谓假痴不癫。

    我觉得戏份到了这般田地。我还是要发一呆的,然后红一红脸,幸好今晨补了些个胭脂,这脸是好红起来的。两只手抱住亭柱,蓦然又换了一根,声音也憋得有些发抖,“王爷,王爷,您莫不是认错了人。”

    到了今时今是,我何曾不知道,他们这种狠小儿,无不胆大心细,李元吉更是个中好手。现时他能花下心思来与我如此周旋,不过是因为李晖琢在他们眼中重要之故。说来,他们这个向李晖表传太达意的心思还真的是坚贞。竟让李元吉硬生生地换了子,此时他虽然是言语无度,可也总算是持着一定之规对我也算是以礼相待。

    如今他位份不同,放眼整个帝都何人能让他放在眼里,不喜的不愿的,又岂肯与他多讲上一句。

    今天却是硬生生地为了李晖琢破了这个戒,说来我们可是说上了好几句话。而且言不对题,他也不行恼怒之色。

    其时到了此时我还不大知道我的心意,到底是想要与他这般周旋,还是怕与他这般周旋。当年的事足以让我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可是有时候,有些决定你以为自己并没有想好时,其实早就已经放在了心里备用。等到机会一到就会自然而然地付诸实行。就像我现在一样,也许真正的事实是,我已经等这一天好久了,纵然会飞蛾扑火,我也愿意站在所有的失望之上,蓄势一扑,只为能够拿出我全部的温柔与坚硬与他做个了断。

    当时我心中算准了杏月来回的时间,也必料得她一见到李元吉自然会将李晖琢一道带来,而此一去一回的时间现下也是个刚刚好。

    我心下行了这许多的念头,他那里倒是简单省力只是对着我一味地看了又看。只不过这与多年前他禽兽一样的目光有了些许不同,其实也不是些许而是大大的不同。

    此时他投来的目光倒是极尽缱绻温柔。

    这些如水的时光不见,他倒是懂得动用目色勾引。足说明他用了些功夫。

重要声明:小说《隋隅而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