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八章 无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冉雅 书名:隋隅而安
    我不甘心,很有可能,李晖琢也是强弩之末,只要再一瞬就倒下,可是,我却不争气地先行倒下。所以,我先行倒下的一瞬发觉一个将要影响我终生的事实,也就是说,你这一辈子不用做得多好,却只要比你的以手更高更强更快一秒就好。其它的天赋,真的是浪费。同是我也不无遗憾地发觉,在那些被浪费的天赋中,有许多是我可以做得很好的,但是它们通通与这个尘世无关。甚至不需要用来与任何人做比较。

    我对这种发现很是生气。

    于是,我不怀好意地冲他笑笑,“将军喜欢的东西我不喜欢。真的是很抱歉。”前一秒觉得倒霉得要死,后一秒才发现同样是个契机。可以废物利用。

    我要追求的,不过是我们的不同之处,只是追求得有点钻牛角尖,让他到窒息的地步。现在也只是一小步,我是一定会让他好好地感受到一切的。也好让他知难而退。有时候,知难而退是一种要让人死了的好品质。

    就只是一时技穷,可是只会技穷一阵子,不会技穷一辈子。但是话虽如此,那些究竟是些什么办法呢,我对着他仔细琢磨。

    我觉得,他的目光就像是大太阳,将我照得几乎要融化。有时候不自量力真的是非常非常痛苦,还没有等我真的痛有所成的时候,他已经回复给我,“没有啊,我与夫人一样都不喜欢桂花,但是我不喜欢表露出来。”

    我深呼吸一口,知道自己得意的时光已经被他掠夺。

    而我竟然完全没有防备。他是只狐狸。

    好吧,好吧,这世上最难的——是做好,最容易的——是做坏,如果我想做坏的时候还能做好。那就是上天他老人家太照顾我了。两两相厌,是我想做坏的风格。

    我觉得,如果要达到那样的地步。就要我自己首先发难。我低下头,不再看他。只是自己玩着手指,我这个样子,想要表达的中心思想就是他太难看了,我不想看到的意思。

    不知道他有没有感觉到。

    我抬头偷看他。他善解人意地任我看着。

    尘世的虚空之外,我的心重重跳了几下。这个人好像能自娱自乐,如果我没有看错,他现在的样子好像是心愉悦。

    我定了定神。然后固定住嘴角的位置,继续低下头去扮无聊。

    今天,一定要在他的心中种下深不见底的影。

    也就是说,我的努力有多深。他的影会有多高。

    他轻笑了一声,我努力在其中辨认他现在的心

    他的笑声偏向于有一点轻快。

    这样也能轻松笑出的人啊。

    他已经出声了,“我想给夫人讲一个故事。”

    我淡淡地点头,为自己没能一口否决而痛心不已。

    “我二十岁的时候曾被敌军围困,据说。当时帝都里已经拟好了为我殒殉国的悼词。”

    我慢慢抬起头,说不上是被他好听的声音吸引,还是被这个有些哀戚却注定也不那么哀戚的故事开头吸引。

    他将嘴角翘得更高一点,“我也做好了马革裹尸的准备。岂知,我们突围的时候。那些来的箭只好像齐齐将我躲避。”

    我一瞬觉得,他肯定又要臭,这个意思好像是在说,连那些为枯木的箭镞也认得他是个俊逸的将军。如此的我星微不敬也就是有眼无珠,思绪转到这步,我觉得,他也可能是在映我。

    “夫人不信?”他的目光在我脸上流连。

    啊,我表现得有那么明显吗?我本能地低下头,假装咳了两下来掩饰我脸上的古怪表,“没有啊,就是故事有些太高深了,我有些听不懂。”

    他思考了一下,“我被人看中了,她不让人向我箭。”

    果然变得简单了,简单到我都不好意思说我听不懂。他就是有这样的办法让一切迅速改变。

    我有个疑问,咬咬牙还是没有忍住,“可是,他们是如何做到的,只不你一个人,还那么成功真实做到了。”

    “我也纳闷这个,所以,就同意娶她为妻好看个究竟。”他换了只手握杯子,对着外面的一点点透进来的疏离夜色,“等我去看了才知道原因很简单,我们本已经中计,上的铠甲已经断裂只要他们开动班弩的声音,士兵上的铠甲就会断裂,直接变成利刃要了他们的命。而我的并没有被人动过手脚,我想不答应好了,因为结果本已经注定。但是这样看来,我也应该感恩。”

    我抬起头一瞬不瞬地看着他,“所以,你以相许了。”

    他摇头,“我也找了好多理由拒绝她,就和你现在这样。很是辛苦。”

    我一瞬间翻了个白眼。

    他还是看出来了,并且有动于衷。只是,现在他的意思还让人不大能看得出苗头来。

    我裹了裹上的纱衣,觉得,这个东西真的是溜须的东西,一点儿也不挡风,穿得如此的唔唔喧喧其实不能挡一丝风雨的侵袭。团花簇锦之间我们深深对视,因为这屋子里还有很多叫花的东西,尤其是挂在南墙上的大幅牡丹让人尤其不能忽视。它那么绚烂地盛开着,可是在我有些扭曲的斜视目光中它还是不成花形。

    作为一个一直想要做点什么,用以离他远一点儿的人,这会儿的我已然又一次地迷失了自我,我现在眨也不眨眼地望着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要做的是什么,只是,有一个不算是体会的体会,体会出来之后我已经想要先行将自己解决。我觉得他是一个长得很好看的人。其实他的样子,这种气质比那个新冰公子更有看头。新冰公子像是一本书,只有被风吹的时候才想要动一动。而他是一只出了鞘的剑,也许不经人指使,就能准备无误地吻上人的脖子。是那种独行天下的霸道之剑。

    可是,我又想到了一些事,心绪很乱的时候脱口问出,“其实将军早就是有妇之夫?”

    如果有人听故事到这里,还不揣测出这些结论,那他就是太纯洁了。

    我们的距离不难看出彼此脸上的尴尬。

    但真正的事实是,我尴尬了好一会儿,而他根本就是风清云淡,很有可能此时的他心安理得地以为,无论是我抱以如何的想法,都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他怎么想,怎么看。尘世上有他这样的人,真的是增加了特种的多样。他太自我,完全不需要做给什么人看,所以偶尔做给什么人看时就能特别地不落窠臼。

    不过,我羡慕他的。

    所以他说,他同意了娶那女子为妻,再然后并没有娶那女子为妻而是直接了结了她的部落。

    他现在说话的风格,就是如同林间小溪水的幽幽潺潺。可是残存在我脑海里叫想像的那东西,就上演出了惊天动地的一幕幕场景。

    我差点就要绝倒。那样的事大概也就只是他做得出来。如果他还有另一种做法我才是要刮目相看的。

    他没有移开过放在我上的眼睛,所以,我此时脸上的一切变化,他都看得清清楚楚,不知道是我哪一丝表,让他轻轻动了一下嘴唇,然后,又止住,“夫人相信我会那样做,杀了他们阖族上下。”

    我想,他还算是了解我的。他早已经看出了我的相信。

    他不置对否,但却问我,“为什么我要杀了他们而不是讨一个老婆,那样也没有什么不好。”

    我想,他的变态之心不是我所以理解得了的。所以这个问题我没有必要回答。

    可是他却始终想绕在这个问题上,也许是想给我应有的震慑。真是可惜,我现在糊涂得很,几乎认不清自己是谁,就更不知道震慑它到底又是谁。

    时间从没有流淌得这么慢,慢得让我看清他脸上的每一个光线的变化,而他的目光的定点从来就没有变化过,他一直定定地看着我。看得我不知所措。

    这个时候他才转过头,“可是那夜我醒来时一切就已经发生了,我担了铁血无的危名这么多年,其实还不知道是拜何人所赐。是不是太无辜了。”

    我一定是疯了,他那么一说,我就很有地相信了。关键是他眼中闪着从来不一样的光芒,更关键的是我几乎毫无差错地就接收了那些光芒。有些事是从洪荒开始时就已经注定好的了,尽管它们来得很慢,却也总会有一天到达。

    我的相信就是这样的。

    可是鬼使神差的我又不愿相信得那么直接,我只是慢慢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表示我不大听得懂。

    可是的可是我一向是在装相这件事上毫无建树的。所以他笑过之后很是惊异,“夫人竟然是相信我的。”

    我讨厌如此被人读出真心。也许这场我想要背弃真心的游戏被他以自己的意志篡改成了网罗真心的游戏。

    一想到我能随便相信他这样一个人,我就觉得有一瞬的不知所措感。我很惊慌,我的那些曾经坚定的看法已经不知所踪。现在的我能做到最好的程度就是完全没有想法。

    他凑了过来,“可是夫人不要相信我,不要相信我,你还是一直觉得我是个混蛋好了。”

    我在面前微笑,宣称我能做好不相信他这件事。我的真正想法是,恨不能能同他此恨绵绵无绝期。后来意识到,这个好像也是相的意思。只是反过来说后,意义强大到无敌。

重要声明:小说《隋隅而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