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七章 温柔镇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冉雅 书名:隋隅而安
    在这世上,有几人可以一生不圆滑,不媚,不欺世,说些伪心的话,仿佛已经成了生存的原则。同样,那些太过硬板的自持,只会让人走进死胡同,一生找不到出口。

    出口,我的一生又何尝不是在找寻出口。

    不断的找找寻寻,不断的欣喜与失望。收获的也许只是一分苍凉的心境,再多的,就是一双慧眼,第一眼就瞧出了破碎。而且是只见破碎。

    这还能称其为是慧眼吗?好像是太容易失望了,又可以说成是习惯了失望,自己也知道那是不好的,想改,又谈何容易。

    无需裁剪,心事已经变得空旷。不是满荷,而是空旷。

    到底是有心无慧的。灵气不通。当个笨姑娘,有时候是一件好事,所以,那些事,从前的事,我竟然全部都忘记了。唯知,它们的沉降处即是在我的心里。却找不出那沉降中的一丝一毫。也许,只要能妥善地保管它们,我就已经知足了。

    当然,我又发呆了,也又被他指责了。做这样的事,他怎么会落于人后呢。

    我大概已经发呆很久了,因为,这人正一脸的委屈地向我倾诉着那些饭菜被了两遍。

    本来,我有可能觉得,他吃了点苦,但是,一看他那副津津有味骗我的样子。

    我的同心也就风卷残云了。

    我看着他。一直想笑来着。

    他一看我,我就配合着点两下头,还是特别正式那种。

    他竟像是完全没有觉察我的不怀好意一样。还像竹筒倒豆子一样。只顾着自己“噼里啪啦”。我觉得,今天是这些子里,他表现得最不像他的一天。从前,他对一切都是不屑一顾的。可是。今天的他,竟然是一心一意在这里跟我讲着这些有的没的的闲话。真真的闲话啊,而且是因为一顿饭引发的血案。

    今天是什么东西刺激到了他呀,一副甘为庸人的样子。

    难道是今天有人想要抓他的差。他要到我这里躲清静,不过我瞧了一眼外面的天色,觉得,什么差也不是这大半夜要办的。

    否定过了抓差的事,却再想不到什么。

    这边,杏月已经排开了菜品。

    将军大人竟然是冲上席面的。

    我那颗正在惊的心,忽然就变得平和。

    他么,从来都是个不靠谱的人。这是他的本乃至天,我也用不着太过纠结。

    不过是将将的一个眨眼之间。一盘子菜一下就已经不翼而飞。

    所谓酒囊饭袋。说得可能也包括将军。可是。将军大人暴饮暴食得这么多,不怕腿上生赘吗。当然,这也不是我需要我关心的。总之。要想当一个合格的将军,只要还有一副铁石心肠就会万事大吉。最多。将军大人就不骑马了,坐在车里运筹就行了。所以,他是可以像这样胡吃海塞的。

    我忍不住又多看了他几眼。后来又怎么觉得,这桌子上反而是我在不安于桌呢。

    看来,世事总是如此的乱花迷人眼,盘子里的食物,在以飞的速度减少。可是,我又怎么会觉得他吃相仍然极是文雅并没有辱份。这样的观后感也太违和了吧。但事实的确如此,也并没有瞧见人家用盘子什么的向嘴里倒。那,他到底是怎么吃进去的,我都怀疑他嘴巴里有什么特殊结构。

    这种怀疑当然也是无疾而终。

    我所能想到,不过就是他乃是一个怪胎。怪胎当然也是看不透的,那我还吃惊个什么劲儿呀。

    贵族门庭的家教说白就是掩饰。况且,他还是个贵公子的典型。

    低头时,面前的食碟里赫然多出了两个狮子头。

    我又诧异看他。

    “夫人对为夫这么不释眼,会累的,快吃个狮子头补一补,今次的做法是苏菜一品。”又是他娘的煞有介事。声音不疾不徐,和说着正事时的神态无异。在这样的时刻里却没法叫人不去怀疑。

    说我对他不释眼,我赶紧释眼。

    看他就是他吗?我那是在瞪他、嫌弃他、编排他。这一次,我可再不敢瞧他,只得低着头,对着自己的脚尖发狠。

    有一只手,极是温柔地在我背上拍了拍,一的鸡皮疙瘩瞬时而起。我口中的食物一齐涌向了喉咙,硬生生吞了好大一口菜。

    他笑若山花,满眼的灿烂。这么有自然气息的笑,算起来,他还是第一次用来当做是对我发难的前奏。在这样的时刻,我居然又看他顺眼了。这人也就是这副皮囊极会骗人。而且也就是骗我的时候,屡试不爽。

    杏月不晓得内,还以为我是喜欢吃那狮子头,赶紧又在那大盘子里面取下了好大的一块,添到我面前的食碟里。

    我顿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但见今,也知道注意着晖琢的手的动向了,人岂在同一个坑里摔倒两次。我也万不能叫这人的手拍呛了两次。

    不过,好像就是在今天,上天势必让我明白一件事——人会不会摔跤,与坑不坑的没有关系。也就是说,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

    我久久未动,后来觉得腹中空空便举了举筷子,等送到口里才知道这个东西它呛过我一次,再一入口就会心慌,本想送回盘子里,不过那样一定是丢了公主的脸。也就只好闭眼放到嘴巴里面,结果,还没有品出味道来,直接就呛了进去。

    那东西不上不下,正卡在我喉头处,我顿时急咳起来,却帮不上忙。一双手紧紧抓着自己的喉咙,无论如何就是吐不出那块狮子头。

    对面的将军立即闻声而动。伸过来魔爪,极是细致温柔地抚了两下子,那感觉真是熟悉,就是鸡皮疙瘩遍开花的感觉。一时之间竟叫我抗拒不得。

    再抬眼时,他已经归座,我才发觉自己早就不呛了。

    我直直看着他。

    他笑,“若是过意不去,就拿我当恩公拜了吧。”

    我脸上顿时黑线乱窜,这人脸皮都能当被子盖,若非他上一次将我拍得不是时候,我又岂能出现刚刚如此惶急的事,也万万不会被卡住。凡事也都是先有因,后有果的。可是如今,如今我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此次又是他救了我一命。

    罢、罢、罢,趁早将他吃得撑了,自己捧着肚子回去才好。

    我起离座,故意走得正式,不过是想让他觉得受用。如今相处的时间也不算短,将他的子摸得半清,剩下的得恐怕再多的时间也是无能摸清。

    子飘飘拜下去只一点点,就已经被他哈腰扶起,说得真意切,“为夫是在逗夫人玩儿的,夫人腰上不好,岂可做这样的动作,若是真是触了痛处,岂不是折杀为夫。”我经了他的实扶就不得不起。最后小胳膊拧不过大腿,又被他送到上,还顺手加了两个堆叠的垫子。连杏月的活也被他抢完了。

    我甚为同地看了杏月一眼。她可不那么想。她脸上也快开花了。还以为我真的和他家公子爷郎妾意了,从此我们这一双主仆就是在李家江山永固了。我真的不忍将事实都告诉给她。她想要的那些结果,我恐怕帮不了她。

    再转眼,他的目光落在了我叫杏月新买来的瓷枕上。

    我觉得奇怪,上面只是绘了一些黄瓜。

    如此简单的画面,倒是招来了他的考究。

    莫名地心中陡然突突,生怕又出来了什么僭越,惹了他可不是闹着玩的。且不用说别个,就是他有事没有事多出现在我眼前,我就得多倒几次霉。

    接着,他微垂的眉眼里呈出了笑意,那笑意又与从前的万千种风格不同,到了现如今,他的风格已经是枝繁叶茂不胜枚举了。

    我无比惶恐地搓了搓手。表也越发的僵硬。

    只因他的笑意,又到了**一步,去掉了深邃,只是让人蚀骨**。

    转眼,他放下了瓷枕,坐在沿上时,一双眼睛还是紧盯着那瓷枕不放。我立生出了一颗悔恨之心,难道是这瓷枕上即清新又创新画面随了他的意,又也许是早在前一世他便已垂倾过画瓷枕的人。反正,他那一脸切切深的样子,我倒是看得清楚。

    我这么说也不是混说。

    只因,这上面清新雅丽的画面,乃是出自一位窑口上的姑娘之手。

    况且帝都中早有风传,这位姑娘比之清影有过之无不及。

    我顿觉,这个思路很对,他一定是早听说了这个姑娘,一定是这样的,京城中又有谁不知道那位妙心巧手的姑娘。就连我这个被在深闺中的人都从杏月口中听说过她的名气,才让杏月使人排了几天的队排到了这个瓷枕。

    我又瞧了那瓷枕一眼,顿时觉得它哪里是个瓷枕,简直就是一个纰漏。一个大大的纰漏。要不然,我又抬头看了他一眼,无比大方地,“夫君若然是喜欢,那就拿了去。”

    他气势浩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我一时缓不过劲来,他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后来,我觉得他这个不说不答的样子,可能是想要一对的原因。

    于是,便耐着心思与他解释,“帝都的窑口属了她家的最盛,这个都是排了三天三夜才排来的。所以,只得一只,要不,就再去排一次。”

    他依然不置可否,还用极是温柔的目光镇压着我。

重要声明:小说《隋隅而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